瑞祥国际手机版: 第241章 找个合理的死法

    蓝媚只是说了一句话,对她递过来的酒丝毫没有兴趣。

    “表姐不肯喝,是还不能原谅我吗?”蓝以柔好不容易才逮到机会,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蓝媚。

    “表妹知道,我向来滴酒不沾,家里管的严,父亲不让喝酒。”蓝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还喝了两大杯酒。

    她只是纯粹不想和蓝以柔递给她的酒,谁知道这酒里有没有什么东西。

    蓝媚在这方面还是被北冥枢教育的很好的。

    那些不怀好意的人递给她的酒啊,饮料之类的,千万不能喝。

    可是这才想到这里,蓝以柔就随手拿起了一杯饮料,递给蓝媚。

    “表姐不喝酒,那就以果汁代酒。”

    蓝媚犹豫了好一会儿,可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能把事做的太绝了。

    所幸那些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蓝以柔吃亏。

    再说这杯果汁是蓝以柔刚从长桌上拿起来的,应该没加什么料。

    蓝媚接过手,象征性的抿了一口,便放下杯子离开了。

    蓝以柔的眼中一闪而逝的阴沉和得逞的光芒。

    顾笙一家人坐在一起,再加一个唉声叹气的北冥枢。

    光那颜值就已经让众家名媛千金跃跃欲试。

    北冥枢大家自然是认得的,可是坐在北冥枢身旁的那一家子,大家都觉得面生。

    一个个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可是谁也不敢上前搭话。

    顾如墨只管填饱了肚子,这才想到蓝媚怎么没有来找她。

    然而周围的人太多,有些挡了视线。

    小声的询问着顾笙:“妈妈怎么没有看到媚姨?”

    “你媚姨是今天的主人,要负责招呼客人,很忙的,哪能一直陪你玩。”顾笙摸着顾如墨的脑袋说道。

    被顾如墨这么一说,北冥枢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蓝颢辰和商界的一些朋友在攀谈着。

    可是蓝媚呢?还是很显眼的人,怎么就找不到了。

    北冥枢有些不放心的拨通了蓝媚的电话,可是手机已经进入了关机状态。

    “怎么回事?”顾笙有些皱眉,蓝媚的电话她今天刚刚打过,早些时候还是通的。

    而这个时候,顾如墨说了一句话:“妈妈刚才的坏人也不见了。”

    “什么?”顾笙有些迷茫,不知道顾如墨说的是什么意思。

    顾如墨小手一指,指着那块蓝色帷幕的后面:“刚才我感觉到了,来自那里深深的恶意,可是现在没有了。”

    顾笙记得她抱着顾如墨离开的时候是蓝颢辰跟蓝媚在一起。

    北冥枢站起身,立马找到了蓝颢辰,询问他蓝媚的去处。

    蓝颢辰只是将当时他走开时候的情景描述了一遍。

    北冥枢立马就察觉到问题的所在。

    蓝以柔对蓝媚会怀着什么好心思。

    我可能真心的向蓝媚道歉,并请求原谅。

    “如墨你快说,刚才那个坏人在哪里?”北冥枢紧张的问着顾如墨。

    顾如墨将北冥枢领到了帷幕的后面:“就是这里。”

    被北冥枢这么一问,蓝颢辰也开始紧张了:“北冥枢,你不去找蓝媚跟一个小孩子废什么话。”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去找蓝媚吗,北冥枢却还在一个孩子身上浪费时间。

    他也没想到蓝以柔会这么大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对蓝媚下手。

    看来他是对三弟太过纵容了,手都敢伸到他宝贝女儿的头上去了。

    “你闭嘴!”北冥枢冷哼道。

    “如墨有办法找到那个坏人吗?”北冥枢小心的询问着。

    锦鸿庄园这条路便是通往后院,后院的小路通往市区,一个十字路口,三条道,每一条都通往不同的地方。

    这样找起来无疑是大海捞针,一点方向都没有。

    但是蓝以柔带着蓝媚,又不可能走太远。

    可是三个方向,他们的机会只有一次。

    因为折返的路程比较遥远,会浪费很多的时间。

    蓝颢辰被北冥枢一脸阴沉的样子吓到了。

    竟真的乖乖的不再开口。

    “当然有,这个实在是太容易了。”顾如墨一脸自豪的说着。

    “在哪里?那你快带我们去。”北冥枢焦急的说道。

    可是这个时候,顾如墨却傲娇起来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小脸,凑了过去,对北冥枢说道:“你亲亲我,我就告诉你。”

    顾如墨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问题,可是顾笙却有些生气了,对着她有些严厉的说道:“如墨,不可以这样,你媚姨可能有危险,你快带我们去。”

    可是顾笙的话这才刚说完,北冥枢已经“吧唧”的在顾如墨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个时候别说是只亲一口了,亲十口他都亲。

    因为顾笙的话,顾如墨低下了头,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儿:“妈妈,对不起。”

    “好了,如墨,快带我们去。”

    顾如墨只是凭借着本能给他们指了一个方向。

    虽然她意识不到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可是看到爸爸妈妈和北冥叔叔都如此着急的模样,心里也染上了几分急切。

    陈诺一脸痴迷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蓝媚。

    “陈诺哥哥,人我可交给你了,你答应我的事儿可别忘了。”蓝以柔双手环胸,坐在那里。

    “不会忘,回头我就去说。”陈诺这个时候眼里只有蓝媚,哪里还会记得答应过蓝以柔的事情。

    而且蓝以柔的事情,他也听说过不少。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做陈家的媳妇,她又哪里比得上蓝媚了。

    “陈诺哥哥,这可是你说好的,一次,就一次,之后你就要忘了她。”蓝以柔有些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却要送给蓝媚享用。

    不过用一个蓝媚,换取她和陈诺的婚姻,这还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好,以柔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辜负你。”陈诺哄骗着蓝以柔出去。

    锁上房门,这才小心翼翼的靠近蓝媚。

    一手在蓝媚的脸上流连着,摸索着,一手摸着自己的裤裆中央,不停的磨蹭着,眼中充斥着谷欠望的火苗。

    口中还不停的喊着蓝媚的名:“媚儿……媚儿……”

    脸上的表情如疯似狂,他像是不满足于只看到蓝媚的脸颊,伸手去解蓝媚的礼服。

    蓝媚完全是无意识的,可是在陈诺动手脱她衣服得时候,便醒了过来。

    “啊!你干什么,陈诺!”蓝媚人是醒了,可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想到了那杯果汁,蓝以柔递给她的果汁。

    她已经很小心防备了,没想到还是着了她的道。

    更没想到陈诺会和蓝以柔狼狈为奸。

    两个人居然会凑到一起。

    “媚儿,你别怕,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做一些快乐的事情,你会喜欢的,北冥枢是不是也这样对你。”

    “你放心,我一定会比他更温柔,更爱你,我会让你忘了他。”陈诺嘴角扬起一抹笑,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

    蓝媚身后的礼服带子有些繁琐,让陈诺一下子找不到捷径,只能一个环扣一个环扣的松开。

    “不要,你滚,不管什么事情我只愿意和哥哥做,你滚开!”蓝媚拳打脚踢,可是四肢却虚软无力。

    “哥哥……哥哥……”

    蓝媚喊着哥哥,眼泪从眼眶里流了下来。

    从小到大,她习惯了和北冥枢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习惯了北冥枢对她做任何事情。

    此刻陈诺一直压着她,让她有些恶心,胃里面翻江倒海,脸色也有些惨白,白皙如玉的肌肤上泛着点点红斑。

    整个人像是缺氧一样胸闷气短。

    陈诺发现了蓝媚的不对劲,赶紧停了下来。

    看着蓝媚皮肤有些泛紫,紧张的说着:“媚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不要……不要碰我……我会死的。”蓝媚本能的蜷缩起来,整个人瑟瑟发抖。

    两片深紫色的唇紧紧的咬着,往床头缩去,想要和陈诺保持距离。

    从她去到北冥枢身边之后,已经十六年不曾发病了。

    北冥枢也将她保护得滴水不漏。

    她在北冥家小心翼翼,从来不予北冥枢之外的男性接触,所以就连北冥枢也不知道蓝媚体内潜伏着这样的病。

    妈妈说,她要靠自己,北冥枢就是她唯一的解药。

    这些年她隐藏的很好。

    陈诺没想到会这样,这下完全慌了神。

    “媚儿,怎么会这样?我要怎么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要害你。”陈诺想要靠近,可又害怕靠近。

    “哥哥……哥哥……我只要哥哥……你滚……你滚……”蓝媚的意识有些凌乱,一双眼中的清明慢慢的消失,全部都被血腥所取代。

    “媚儿……”陈诺的一声声呼唤似乎让她心中的怒意颓然爆发了。

    猛然的抬头看着陈诺,那双眼睛,让陈诺整个人都震惊了。

    幽暗的眸子泛着紫色的光芒,点点血丝充斥着,浑身上下难掩的戾气,紧紧的握着拳,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勾魂索命。

    “闭嘴!这两个字!你不配!”蓝媚冰冷的说着,声音深沉的不像样。

    让人如置身冰天雪地一般。

    “媚儿……你……”陈诺有些害怕的想要远离。

    可是蓝媚的动作更快,一下子用右手掐住了他的喉咙。

    陈诺想要挣扎,可是任凭他此刻怎么挣扎都不管用,蓝媚的力气大的可怕。

    蓝媚紧紧的扼制着他的喉咙,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啦。

    想要喊救命,都没有机会。

    只能眼看着自己胸膛的气息一点点耗尽。

    抬起手想要去触碰蓝媚,可是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

    抬起的手最终无力的垂在身侧。

    蓝媚却被混沌充斥着,直到眼前的危险彻底消失之后,才像甩开什么脏东西一般,将陈诺扔在地上。

    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便转身准备离开。

    可是才走了三步路,整个人就顿住了,头疼欲裂。

    “啊!”剧烈的头痛让蓝媚有了几分理智,整个人都在地上打滚,看到不远处的陈诺,才想起来自己做的事情。

    天呐!她杀人了,还是康城集团的太子爷陈诺。

    可是蓝媚心中却没有一丝后悔。

    只是有些烦恼改如何善后。

    强烈的头痛让她无法思考,记忆有些断片。

    不过应该是自己病发的时候做的。

    蓝媚强忍着头痛坐起身,便听到了门外慌乱的脚步声。

    她根本来不及思考,心一横,将自己身上的礼服给扯破了。

    又在自己身上掐了几个红印,看到一旁的水果刀犹豫了一下。

    “表姐开门,表姐我知道你在里面!”门外传来蓝以柔的声音。

    蓝媚想也没想就往自己身上划了几下,再把刀子在陈诺的尸体上划些伤口,以掩饰他颈部的伤痕。

    蓝以柔的声音假的要死,

    让北冥枢一点耐心都没有。

    推开她,直接一脚踹了房门。

    而里面的情景让众人都震惊了。

    “啊!”蓝以柔尖叫出声,这情况跟她预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房间里慢慢的血腥味,陈诺就那样倒在血泊之中,毫无生命的气息。

    “陈诺哥哥,陈诺哥哥,蓝媚,你是杀人凶手!杀人凶手!”蓝以柔看着蓝媚指控道。

    蓝媚却有些失常的摇头,一副不堪凌辱的模样,嘴唇都咬破了。

    缩在角落里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眼眸中满满的狂乱。

    似乎所有的情绪都很到位,场景也很符合实际。

    北冥枢脱下自己的外套,将蓝媚整个人搂进怀中,心痛的在滴血。

    “媚儿,对不起,我来完了,我真该死!”北冥枢狠狠的甩了自己两巴掌。

    狠厉的眼神直射蓝以柔。

    蓝媚的眼神有些复杂,有些抗拒北冥枢的靠近,不想让自己身上的血腥味玷污了他。

    可是北冥枢却紧紧的搂着她不放手:“媚儿别怕,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都过去了。”

    顾笙这个日后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顾墨琛冷静的看着周遭的一切,他总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

    比如陈诺尸体的位置,身上的血液,还有种种,让他微微的皱眉,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蓝媚。

    特别是陈诺胸口的那把刀。

    顾如墨意识到了顾墨琛的思绪,闭上眼睛,用摄魂术还原了现场的一切。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难以置信。

    她在顾墨琛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顾墨琛眉头皱的更紧了,像是在顾如墨的小脸上再确认一下。

    顾如墨很认真的对他点点头。

    北冥枢将蓝媚紧紧的抱在怀里,打算离开。

    跟在北冥枢身后的特助姜林带着人守在将整个房间给封锁了。

    看到蓝媚被带走,蓝以柔激动的扑了过去。

    “蓝媚,你别想走,杀人凶手,你要给陈诺哥哥偿命。”

    可蓝以柔还没靠近就被姜林给拦下了。

    蓝以柔想打电话报警,姜林欲夺走她的手机,可还没来得及动手。

    蓝以柔就出现了奇怪的反应。

    整个人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像个布偶一般,脸上也没有情绪的波动。

    只听着顾如墨说了四个字:“忘记,回家。”

    蓝以柔像是接到了命令一般,一步步朝门外走去。

    北冥枢回头一看,顾如墨朝他眨眨眼。

    但是他要在真的没有心情逗如墨玩。

    “那个女人别管了,至于这个陈诺,替他找个合理的死法,不要牵扯到蓝家。”北冥枢吩咐道。

    “是,总裁。”姜林对这种事情是最拿手了,合理的死法可多得很,就是死后的名声如何。

    敢对他们总裁夫人动手,大概也不需要什么好听的名声。

    回程的时候,是顾墨琛开车。

    顾笙抱着孩子坐在副驾驶。

    北冥枢抱着蓝媚坐在后座,安静的车厢内甚至只有呼吸的声音。

    可是顾如墨却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

    “媚姨以为来的人不是我们。”顾如墨的话像是在询问蓝媚,又像是在述说事实。

    蓝媚的身子一阵僵硬

    而一直紧紧抱着她的北冥枢自然也感觉到了蓝媚的异常。

    蓝媚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我听到了蓝以柔的声音。”

    蓝媚这会儿人已经好了很多,她靠在北冥枢的身上,贪婪吸着他身上淡淡的清贵之气。

    身上的红斑已经消退了,瞳孔的颜色也恢复了正常。

    剧烈的头痛也消散了。

    “媚儿……”北冥枢一头雾水,想要询问。

    可蓝媚却主动开口了。

    反正这里只有他们几个人,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而且所有的事情都逃不过顾如墨的摄魂术。

    “哥哥,不用担心,我没事……”

    “人是我杀的,我不知道来的人是你们,所以伪装成了自卫杀人……”

    蓝媚避重就轻的将事情说了一下。

    顾如墨还想说什么,却被顾墨琛瞪了一眼,示意她别说。

    顾如墨便乖乖听话。

    爸爸不让她说,她就不管了。

    索性那样的媚姨还挺有杀伤力的,就是有些不安全。

    北冥枢久久不能回神。

    这是什么跟什么?这是他认识的蓝媚吗。

    他怎么觉得有些陌生。

    可是这样的蓝媚却更让他心动不已。

    好想内心深处那个角落更加柔软了。

    所以刚才蓝媚却是被绑架了,蓝以柔把她降低了陈诺。

    陈诺对她意图不轨的时候,她将陈诺给杀了,而自己也搞成了这个狼狈样。

    不过不管怎么样,蓝媚没事就好,像陈诺这样的男人,死了也就死了,或者也是多祸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