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入口: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赤丘山

    十天内连续敲诈了第三波修士后, 南颜吸纳的本源灵气恢复到了巅峰期十之三四的水平,在这个过程中,她明显感到出手时的灵力要比之之前雄浑一些, 举动间隐隐契合自然。

    南颜听师父宝气如来同她说过,从元婴到化神的门槛, 便是要感悟自身的大道,在这其中灵气与天地万物的契合力越强, 修士越能寻找到真正的大道源头。

    寻常修士冲击晋阶的时间有所不同, 筑基需三五日,结丹需半个月, 结婴需一个月,根据修士资质不同, 不一而论, 但所有的元婴在晋阶化神时, 都说只需要一念之间,便可水到渠成。

    只是为了这一念,人界数万元婴, 皓首穷经不知凡几,到头来能化神者不过寥寥。

    南颜对比了之前遇到的修士,大约感觉到自己的进度在所有人中应该是处于领先的状态, 便放出元昂所赠与的偃甲鸟,正好偃甲鸟感应的方向靠近赤丘山, 便打算去谋取他说的灵气井。

    在山海之间行进了数日, 南颜本以为遇不到其他修士了, 直到在一个午后,她扬手超度了最后一头银环鬣狗,刚收取五条土属性灵气,便感到食指上的白玉戒前所未有地发烫起来。

    ……有很多人朝这边走来。

    戒指是互相感应的,而且靠得越近,感应越精准,发凉代表来的是右方,发烫表示来的是敌方。

    南颜也觉得这两日敲诈得有点过分了,如果他们是由某个帝子所带领的,那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她会遇上杀人夺灵气的后果。

    不过她连日赶路都是有目的的,此时此地,离赤丘山已不足百里,若是铆足了力气杀过去……

    只是动念之间,南颜便忽感一缕紫幽幽的光笼罩在她身上,一抬头,不知何时有一个明显是邪道的修士正念念有词地操控着一只黑白交错的法圈朝她套来。

    这么快?!

    南颜心底暗想还是不要小瞧天下英雄的好,同时反应极快地扬手佛珠一扫,打碎那紫色光幕的困束,抽身退开后马上瞬移出百丈外。

    果不其然,下一刻南颜便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兴奋——

    “帝子,这女人能轻易打破我的困束,恐怕收集的灵气比你还多!是个肥羊!”

    “拿下!”

    四面立时急速飞来九道身影,为首一人,双腿包裹着偃甲,却是南颜在道生天见过的酉洲帝子鲁胜。

    “又是你这尼姑,竟敢敲诈到我酉洲人的头上来了。”鲁胜显然是有备而来,扬手便是一梭子竹蜻蜓一样的偃甲打出去,那些竹蜻蜓一到空中便好似活了一般,瞄准了南颜从各个方向追了过去。

    “我劝你还是留下来吧,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只要交出灵气,我可留你一命。”

    旁边的人笑道:“那她已经炼化的灵气呢?”

    “那能怎么办?听说辰洲帝子拿她当妹妹呢,采补这事厉迟敢干,我是干不出来的,不过要是她愿意双修,那就皆大欢喜了。”

    背后势在必得的嘲弄声入耳,南颜轻轻扯了扯嘴角——她不是怕他们,只是现在这情况,打个两败俱伤对谁都不好。

    只不过那竹蜻蜓确实极其厉害,眨眼间便到了近前,南颜几乎能看到它们头部镶嵌着的一束精巧至极的牛毛针。

    “啧。”

    南颜一皱眉,周身佛光闪烁,半截千手观音的虚影猝不及防地浮现,直接将一个只顾着说笑没看路的修士撞飞。

    “这是?!!”

    那千手观音限于灵力,之出来了一般,不过饶是如此,那宛如一座寺庙般大的莲座也让在场的邪道修士一阵胆寒。

    “这是佛门的功法?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

    鲁胜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闪身躲开那莲座绽开的范围,紧接着便看见他的竹蜻蜓在这观音光影封印下,直接切断了灵力流,叮叮当当落在地上成了一堆凡铁。

    这一切实在是超出所有人对佛修的认知,不过鲁胜作为帝子也有过人之处,立即冷静下来一拍偃甲囊,上百条细细的锁链从铁球里伸出,一伸出便消失了踪影。

    “试我潜行镇灵锁!”

    潜行镇灵锁!

    南颜在封妖大阵尝过这东西的厉害,此物乃是偃甲一道集大成者才能造就的,但鲁胜到底是结丹期,能操纵的潜行镇灵锁只是等级稍弱的,能隐匿踪迹,但却无法隐匿挥过来的声音。

    南颜闭目让耳识扩大范围,当即判断出其轨迹,在鲁胜惊骇的目光下,一拧身完美躲过那潜行镇灵锁的封锁,朝着赤丘山的方向逃去。

    “我还就不信了!”

    偃甲道的至宝连抓都抓不到她,鲁胜是彻底绷不住了,非要抓到她不可,待追出十余里地,蓦然所有人的玉戒指都起了反应。

    而南颜从须弥戒里放出一只偃甲鸟后,那偃甲鸟对着一个方向疯狂拍打翅膀,她便眉梢一扬,计上心来,朝着白玉戒新感应到的方向疾飞而去。

    果不其然,就在戊洲众人各出偃甲铺天盖地朝南颜打来时,蓦然远处一道似雷非雷、似风非风的五色奇光一扫而过,那些飞在半空的偃甲当场灵力紊乱、摇摇欲坠起来。

    鲁胜气急败坏道:“元磁圣光!我追杀正道修士,元昂你插什么手?!”

    远处一座高山上,午洲的邪道修士汇聚了五六个,而坐在他们中间的正是元昂。

    元昂傲然道:“本帝子远远只看到你们凶神恶煞地带着偃甲杀来,哪里管的了这么多?”

    偃师在山海禁决的头一个月总是最厉害的,但偃甲是用五行灵石驱动,而扰乱五行之力的元磁之力便是其不可硬撼的克星。

    鲁胜咬了咬牙,道:“分明我们才是同阵营,你要包庇正道的人,不怕我告诉巳洲同僚?”

    “包庇?”元昂瞥了一眼南颜,看到她被追杀若久,灵气还隐有充沛之态,微微不悦,“你要杀谁我都不管,只是你若要拦着我占据灵气井,那我就不客气了。”

    灵气井?!

    鲁胜心头一喜,瞬间便换了个脸色,道:“元兄发现灵气井了?”

    元昂道:“还没有确定具体位置,不过前方有一座石碑,用古妖文写着‘赤丘山’三字,我在那里感觉到厉害的妖气和鬼气,多半是有一口灵气井。可惜山上盘踞着一巢血蜂,莫说我们如今只有筑基期的灵力,便是集结三大阵营的所有修士,都不一定能突破血蜂的包围到达灵气井。”

    鲁胜听他话里有话,面上挂起笑容道:“我也算是看明白了,这山海禁决里的灵气井,十有八九都有大妖盘踞,其他地方的妖物说不定还会更厉害,元兄若有主意,不妨就说与我听,至于灵气井嘛……咱们都是结丹期,吸是吸不完的,有什么不好说的?”

    元昂似是正等他这句话,但姿态仍是十分高冷,道:“你们鲁家的人还是这么奸猾,我的确需要偃师的协助,不过你们也要记得,没有我的元磁圣光,你们休想最快定位到灵气井的位置。”

    鲁胜又连连说了些好话,而且保证绝对不动可以抵挡鬼潮的佛修,他们这才化干戈为玉帛。

    “好,我先说说血蜂的特性,你们且认真听来……”

    数个时辰后,天色渐入黄昏,修士们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临。

    “……那片血云就是?”

    “嘘,别出声。”

    夕阳坠落入海的彼方,映照在海水里的紫色余光开始一点点变得血红。

    那血红的颜色极容易让人连想到某种夜行野兽的凶残目光,慢慢地,南颜看到那片血云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影子。

    一会儿是某种残缺的鸟类,一会儿是一整只巨龟,甚至还有身首分离的熊怪……她意识到,那片血云,是无数只血蜂刚从外面带着狩猎到的猎物满载而归。

    既壮美又残忍。

    而血蜂归属的地方,是一座赤色的山峦,在一片碧幽幽的林海中,这片山峦显得尤为突兀。

    “……我已经在此地观察五六日了,等到血蜂回巢后,会有两个时辰的享用猎物的时间,只要不动用灵力,不会惊动赤丘山上巡逻的工蜂,这便需要偃甲代步,最好在半个时辰内穿过血蜂的领地,只要到达山中央的山谷,我们就暂时安全了。”

    时辰已至,修士们全数打起精神调息好,每个人坐上一只只偃甲蜘蛛,瞬息没入忙忙林海中。

    整个赤丘山散发着一种不祥的血腥味,修士们没遇到一只巡逻的工蜂,就停下来,让一只小偃甲苍蝇涂了血往相反的方向飞,把工蜂引走,才继续驾驭蜘蛛向前行进。

    直到走出一丛灌木,南颜听见旁边的人低低惊呼了一声,顺着他惊恐的目光看去,只见近十里外,有一座火山形状的小山坡,山口的位置几乎成了通透的火焰琉璃色,隐约能透过火山口,看见里面住着一尊巨大的蜂后,正在享用工蜂猎杀回来的美食。

    修士们本年屏息凝神,甚至让偃甲蜘蛛也放慢了动作,宛如最警惕的小鼠一样悄悄避开了这片区域。

    又过了半个时辰,南颜眼前倏然一亮,看到一片所有的植物都散发着幽蓝光泽的峡谷,甚至在空气中都能嗅见一丝丝微弱的本源灵气。

    “果然是灵气井!”众人喜出望外,但仍十分警惕地来回用神识巡查这峡谷,片刻后好似有人发现了什么,低低惊呼出声。

    “有条大蛇在看我们……”

    修士们连忙将法宝拿在手上,只见一株幽蓝的水晶树上,盘踞着一条懒洋洋的白蛇,与南颜之前见到的那条蟒蛇不同的是,这条白蛇散发着一种和九色鹿极其相似的仙气,浑身雪白,头顶隐约能看见小小的角,眼睛也是宛如玻璃珠一样十分美丽。

    对峙了片刻,那条白蛇好似十分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尤其在南颜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便又将头埋回盘着的身躯里睡过去了。

    有人松了口气,道:“我在图鉴上看过,这是水木蛇,靠天地精华和灵气滋养便可修炼成蛟龙,十分温驯,从不会主动攻击其他活物。”

    有些贪婪的修士道:“既然如此,那能不能收服来做……”

    “你疯了?这蛇少说有元婴!”

    修士们更提了一分小心,不过所幸这赤丘山外围被血蜂重重包裹,血蜂属火,虽可吸收这灵气井中主要蕴含的木灵气,但木灵气吸收太多也对血蜂的修炼无益,若非这峡谷炸了,应该不会惊动他们。而那水木蛇又不伤人,他们有惊无险地穿过一片发光的草海后,便看见一个散发着浓厚本源灵气的地坑。

    “这就是灵气井……”包括南颜在内,所有的修士都目露热切之色。

    “来吧,真圆道友。”元昂一脸自信地站在地洞前,道,“我以元磁之力轰开这地洞上的五行乱流,若有鬼潮出现,就看你的了。”

    南颜从他的神色上捕捉到一丝微妙的算计之意,但她什么都没说,颔首微笑。

    “帝子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