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登录网站: 第250章 你什么也得不到

    苏语婧和霍祁劭一起带着奕奕走进去,霍祁劭还有准备一些东西带过来,这也是他以前一直在做的事情,后来,他把叶德海接回到这里来,他一有时间就会过来,只不过是前阵子事情太多了,他也有好一阵子没来了。

    所以,他才会带苏语婧一起过来。

    苏语婧和霍祁劭一起走进去,他带着她径直走向了一个房间,敲了敲门后,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他才推门进去。

    “祁劭,你来了。”开口说话的是叶德海,但他看到了霍祁劭进来的时候,还有苏语婧和奕奕。

    苏语婧在看到了叶德海的时候,也有些惊讶,“叶老先生,是您啊!”

    叶德海笑笑,“语婧,你怎么也回国了?真的是巧。”

    “你们认识?”霍祁劭看着他们。

    “是啊,以前在美国的时候,语婧一直都在照顾我。”叶德海当时在美国养身体的时候,苏语婧照顾了他很久,一有时间就去看他。

    后来,他回了国,他还以为他和苏语婧很难再见了。

    当时,他还觉得苏语婧有点眼熟,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苏语婧不记得过去的记忆,所以,他也就没提。

    “我没有想到,回了国,还能碰到您。”有时候,她会感叹这个世界太小。

    霍祁劭想起,那个时候,他去接叶德海回国的时候,他还曾提过有个人经常照顾他,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便是苏语婧。

    奕奕看到叶德海,也亲昵地叫着他叶爷爷。

    他们几个人一起开心地聊了一天,一起下厨,吃饭。

    回来的路上,霍祁劭看到苏语婧脸上带着笑意,她是很开心的。

    如果他早知道她和叶德海认识,她和叶德海聊聊天可以这么开心,他早就带他来见他了。

    回到了别墅之后,苏语婧给霍祁劭倒了一杯茶,“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她知道,霍祁劭对她是很用心的,这样的用心,她是由心底里的感激。

    也许,霍祁劭是最了解她的,那个过去的她。

    这种感觉和肖浚给她的完全不一样,她和肖浚之间,总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疏离感。

    “每次听你说这话的时候,我是很失望的。”霍祁劭淡淡地说着,但他也不能怎么样,现在他心里再急,也不能改变什么。

    苏语婧只能苦笑,“我……”

    “你不用为难,我也就是随便说说。”霍祁劭还能怎么办?

    他也不想这样的,可现实就是这样,让他没有一点点的招架之力。

    “秦小姐她……还好吧?”苏语婧知道秦心岚是爱着霍祁劭,一个女人用全部的感情爱着一个男人,这份深情,如果只能辜负,秦心岚会怎么样?

    霍祁劭看向了苏语婧,“不管她怎么样,或者说她对你说些什么话,你也没有必要太过于在意。”

    他这话也说的很明白了,他不会对秦心岚有感情,除了苏语婧,他的心里不会再有别的女人。秦心岚好不好,他是不会在意的。

    苏语婧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的心里也是很矛盾的,这么久以来,经历的这些点点滴滴,在她的心里是很深刻的。

    肖浚终于到了,他一下飞机,先到了酒店,他入住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任嘉瑶打电话。

    任嘉瑶知道肖浚一定会来,因为他的心里是在乎苏语婧的,他怕苏语婧会出事,所以,他才会来,他才会找她,这对她来说,怕是最大的讽刺了吧?

    可她却偏偏爱上这个男人,所以,有些痛苦是她应该去承受的,不管怎么样,她也不想放弃,她更不想让苏语婧这个女人得到。

    “任嘉瑶,我们见一面。”肖浚对着电话那头的任嘉瑶说道。

    有些话,他要当面说,有些事情,他要当面确认。

    “你现在要见我了吗?当你把我赶出去的时候,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一直没有对苏语婧怎么样,我就在等你,等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任嘉瑶这话摆明了就是威胁。

    可是,肖浚为了苏语婧,会怎么做?

    “那你想要怎么样?”肖浚怎么会听不出来任嘉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他还是要去见她。

    “如果你真的要来见我,你就过来吧。”任嘉瑶把她住的酒店地址告诉了肖浚,她就在酒店里等着他。

    肖浚直接坐车去了任嘉瑶的酒店,而此时的任嘉瑶洗了澡,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裙,她还喷了香水,她就在等着肖浚来,她就是想要知道肖浚为了苏语婧,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苏语婧那个女人跟她比起来,在对肖浚的付出和情感上,任嘉瑶一直都觉得她要比苏语婧更多,可是,往往付出的多,却得不到任何一点点的回报,对肖浚来说,任嘉瑶再爱他,她也不是苏语婧,她只不过就是在他得不到苏语婧的时候,她成为他的消遣,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任嘉瑶不会再这样下去了,所以,她才会这么做。

    肖浚到了酒店,按了门铃,就看到任嘉瑶一身性感的睡衣走来开了门。

    “肖浚,你来了。”任嘉瑶伸手拉着他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间的门。

    肖浚想要甩开她的手,却被她牢牢的拉住,“浚,我们有好一阵子没见面了,难道你不想我吗?”

    说话间,她拉着她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肖浚看着她,一双冷眸没有任何的温度,这个女人除了会这些,她还会什么?

    可是,任嘉瑶就是愿意用这种手段。

    “我想要女人,随时都可以有,但并不是非你不可。”肖浚知道,任嘉瑶穿成这样,把他叫来这里,她打的什么主意,他心里很清楚。

    “我知道。就算我再有魅力,在你的心里,也是比不上苏语婧,对吧?”任嘉瑶知道,如果她非要坚持,那么,肖浚也不会轻易就会接受。

    肖浚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你明明就知道,还何必再明知故问?”

    他以前和任嘉瑶在一起,无非是因为她是个安静又听话的女人。

    可后来他才知道她是个贪得无厌,心机算尽的女人。

    但他有的是钱,他也不理会要给她多少钱。

    可当他真正明白了一份感情的时候,他才会觉得他会对在意的一切,才会愿意付出,关于其他的,他是不会在意的。

    “我知道,只不过,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说,我当时跟着你,愿意做你的女人,我想要的是钱,可我却还是爱上了你。”任嘉瑶苦笑着,她倒了两杯酒,她自己端起了其中一杯,喝了一口。

    “肖浚,你知道吧?人总算这样贪得无厌的。有了钱。就想要名分,有了名分,就想要得到你的爱。”任嘉瑶这番话是真心的。

    她也是这样一步一步经历过来的。

    “从我身上,你什么也得不到。”肖浚现在该给的都给了,这几年来,他给了任嘉瑶足够的一笔钱,早就足够了。

    任嘉瑶将红酒杯递给了肖浚,“不管怎么样。也喝一点吧,我们好久没有坐下来一起喝酒了。”

    肖浚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多想,一口喝尽了杯中的酒。

    “肖浚,如果我说,只要你愿意陪我,我可以放过苏语婧,你会愿意吗?”任嘉瑶知道答案,可是,她就偏偏却还是要问。

    肖浚摇头,“不可能!”

    他那么坚定的拒绝,不给她一点点的机会。

    “那你是想要看着苏语婧死吗?”任嘉瑶看着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她好像很有把握,应该怎么做,怎么样才会让肖浚退让?

    肖浚在乎苏语婧,所以,他才会为了苏语婧,而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哪怕他不愿意,他也不愿意看到苏语婧有事。

    这也是任嘉瑶为什么这阵子以来,并没有对苏语婧做些什么。

    她就是在等这一刻,等到肖浚在她的面前出现,等着他愿意为了苏语婧,而和她温情暖暖,这才是苏语婧所想要的结果。

    肖浚放下了酒杯,“那你想怎么样?”

    “我当然不会怎么样,我只是很想你了,想你以前爱我,抱我的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回到过去的那个时光吗?”任嘉瑶又朝他贴近几分。

    肖浚却有些嫌弃的推开了她,但是,却在两人的推搡间,苏语婧身上的睡裙吊带滑落,而她也并没有急着拉回衣裙。

    “浚,苏语婧会这么亲近你吗?她有我这么热情吗?她不会的,对不对?”任嘉瑶当然清楚,苏语婧那个女人如果可以有她的十分之一,肖浚也就不会去找她了,更不会几年来,一直都没有变。

    苏语婧不爱肖浚,是个事实,所以,这才是任嘉瑶可以利用的机会。

    “她不管怎么样,也总比你这般下贱放浪要好。”肖浚看着她,许久,“你也只不过是我带回来消遣的玩物而已,如果没有我,那你也是在那个地方被其他的男人轮流玩乐而已,而你却太得寸进尺。”

    任嘉瑶拉过了他的手,“是啊,我不是苏语婧,我不是高贵的大小姐,我只不过是个为了钱为了活下去的下贱又肮脏的女人,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