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娱乐好吗: 第四百二十一章:晋贵妃、讨山海

    郑、葛二妃既已受了处置,那她们的娘家同样不能放过,跟着享了这么多年的福,到清算的时候自然不能走漏了。

    好在这两家就在京师,控制范围之内,锦衣卫掌印指挥使李若链得了皇帝旨意,带着人就愉快的来了次抄家之行。

    当然,看见飞鱼服、绣春刀的锦衣卫来了,两府的仆人们也不敢多做抵抗,一些卧底多年的听记们纷纷浮出水面,帮着锦衣卫寻找一些密室、暗道什么的。

    有了这些人的相助,李若链很快就将两府翻了个底儿朝天。

    “来来来,将这些物件都归类,什么是从宫里流出来的,什么是从哪里采购来的,都要标注的明明白白,皇上用得上!”

    “还有,府中发现的文书和笔墨都要留存,交到东厂一份备案便是,咱们锦衣卫留着原件!”李若链不断比比划划,神采奕奕的喊道。

    锦衣卫们在大张旗鼓的抄家,这种事儿虽然在前些年屡见不鲜,但毕竟皇亲国戚被查抄还是非常解气。

    百姓们也知道,厂卫出来办事向来都是有头有尾,没什么事儿一般不会清扰自己,所以胆子大前来围观的倒是越来越多。

    不光围观,这些吃瓜群众们也习惯边看边指指点点。

    一名锦衣卫百户忽然竖起耳朵,不过他注意到的却并非周围百姓窃窃私语,原来是听见了景阳钟的五十四响钟鸣。

    众多锦衣卫放下手中活计,一些围观的百姓也望向声音来处,每人都是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这钟鸣声悠远而长,每一下都像敲在众人心底。

    有人叹道:“皇上上朝了!”

    自永乐年间开始,这口景阳钟就扮演着召唤历代文武百官上朝议事的角色,崇祯二十年三月五日这一天的朝议,是崇祯皇帝率军回京以后举行的第一次朝议。

    说实在的,对这位皇帝的看法,京师乃至京畿一带的百姓已经完全改观过来,崇祯朝前十五年天天上朝,有时候甚至一天数次,当时没人有什么感觉。

    因为你上再多次,他们该吃不饱饭的还是吃不饱饭,生活该怎么样的还是怎么样,没有一丁点儿变化,更有甚的反倒愈来愈差,那你上不上朝又有什么差别?

    现在不是每天上朝,但老百姓却都盼着上朝,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每当上朝的时候,就是皇帝责问那帮大臣,为百姓讨说法的时候了。

    伴随着钟鸣声,文武百官穿着各补子官服,依次序上殿,每到这个时候,老百姓在外头议论纷纷,可这些大臣们心里却在敲鼓。

    不知道今日皇帝又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言,又会有谁被处置。

    文官守首列是内阁首辅蒋德璟、阁臣冯铨、张尔岐等人,后一些的便是户部尚书倪元璐等六部堂官,武官、勋戚此时也有了不小的队伍,为首的是英国公张世泽、新建伯王先通,后又有城防军都督董琦等人。

    他们大多都是崇祯皇帝近几年提拔起来的新人,但论起朝中威望,此时俨然已是不低,尤其张世泽,京城勋戚之首的位子无可动摇。

    待众人入殿,当即对着正北朝南端坐着那人叩拜山呼,没人敢有一丁点儿马虎,要知道,被这位皇帝随便找个由头敲死在殿上的,也不是没有。

    “前些时日郑妃、葛妃与内廷韩大用的事儿大家都听说了,朕失去了一个皇子,也有可能是公主,这事儿让朕想了很久。”

    崇祯皇帝的话中带着倦意,见底下没人吭声,便道:“王德化,宣旨吧。”

    崇祯皇帝说完,就是靠在龙椅上微眯起来,阶下百官从而议论纷纷,这时候见王德化站出来,拿出一份早拟好的圣旨,正儿八经的宣读道:

    “......册皇贵妃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二帝三王以来,未有家齐而天下不治者也。

    朕率是道,以临万邦,厥有褒升,必先内德。申锡赞书之美,载扬彤管之华。庸进锡于徽称,乃克彰于异数。

    皇妃哈达氏,柔明而专静,端懿而惠和,率礼称诗,实禀贞于茂族;进规退矩,遂冠德于后宫。动则闻环佩之音,居则视箴图之戒。宠愈加而愈慎,誉益显而益恭。

    副予关睢乐得之心,克谨鸡鸣儆戒之道,相成既久,辅助良多,是用度越彝章,进超位序。

    兹特以金册金宝,加封尔为皇贵妃,于戏!位亚坤仪,峻陟列妃之首;明章妇顺,用刑四方之风。

    惟仁以进贤,惟敬以相祀,惟谦以崇德,惟善以荣身。上以奉慈闱之欢,下以增椒寝之庆。荣膺显命,永荷嘉祥。钦哉!”

    这道旨意谁都没想到,传到后宫的时候,懿安皇后差点没气背过去。

    你说说,这托娅到底是给皇帝下了什么药,犯了这么大的事儿,没遭到丝毫惩处,却反倒是晋封为贵妃了。

    那可是大明皇贵妃啊,自本朝立国以来,可曾有一个女人做到这个位子上来的?

    除了托娅晋封为皇贵妃的旨意,剩下的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因为崇祯皇帝没有对方正化做过重的惩处,内厂提督的职位依然让他来做,反倒特意提了提方正化如此这般的忠心耿耿。

    当这个专门“褒奖”自己的旨意传到内厂时,却是让方正化整个人都变得面色苍白,说道:“瞧瞧你们干出的这些事儿,你们这是叫本督去死!”

    方正化现在非常后悔,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瞒着的事情败露下来,皇帝若是严重处置,还叫他心安,但这么一来,却是让方正化心中老有个梗过不去,所谓伴君如伴虎,大概就是这般。

    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明白,崇祯皇帝对托娅是真的晋升,而对方正化,明面上看是褒奖赞扬,但通篇丝毫实质性奖赏没有,暗中意味实是打压和警告。

    就在朝中人还在回味这几道旨意的时候,却是有一名抚宁卫兵士气喘吁吁跑到皇极大殿上,直接“噗通”一下跪到地上,打破了所有人的思绪。

    这兵士双手上呈一份急报,口中高喊道:“抚宁卫八百里加急!!”

    抚宁卫八百里加急,这话一出,整个朝堂上立即噤声,百官虽然平日沉迷党争和明争暗斗,但此时注意还是一下子就从内政转到了兵祸上。

    这个地方距山海关不过数十里,抚宁卫加急,必定是山海关出了什么乱子。

    待崇祯皇帝看过急报之后,冷哼一声,道:“吴三桂狼子野心,为了夺关,竟擅杀朕派去守关的参将赵忠和游击宋喜,看来眼中早就没了这个朝廷!”

    “这这这,本官早就说过,此人是一匹中山狼!”

    “陛下,不能轻易饶了吴三桂!”

    在百官声讨中,内阁首辅蒋德璟出来道:“启奏陛下,吴三桂僭越犯上,请陛下发兵讨之!”

    兵部尚书朱大典附议道:“山海关重地,岂容此等贼人胡来?陛下还当从速发兵,拿回山海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