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入口: 463【可悲的女人】

    装饰华丽的客厅里,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美女主播甜美的声音从电视里传了出来,黑色的真皮沙发上,穿着真丝长袍睡衣的女人,手中端着酒杯,嘴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认真的听着女主播播报的最近的财经新闻。

    “曲氏集团即江南工地曝出野蛮施工并挖出两具骸骨后,又被知情人士匿名举报涉嫌偷税漏税,检察机关已经对此事开始立案调查……”

    嘴角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她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够久了,她终于还是等到了,所有想要和她争的女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也许朱玉莲并不是最惨的一个,但却是让她觉得最解恨的一个。

    一杯红酒被她一饮而尽,她打开红酒的盖子又为自己倒了一杯,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这一连串的好事,需要有人分享,只是不知道她想要分享的人心情会不会像自己这样的好。

    从外面回来的杜钰君瞥了一眼电视里的内容,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司徒美雅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故意将电视的音量放大。

    杜钰君当然知道她是故意放给自己听的,他也懒着理她,拄着拐杖走向餐厅,朱玉莲迫不及待的拿着酒瓶跟在他的身后走进餐厅,坐在杜钰君对面的椅子上,将一个酒杯放在他的面前。

    “今天我特别高兴,陪我喝一杯。”

    杜钰君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杯,“大白天的就喝酒。”

    “怎么?你不高兴,还是你关心我?”她将两个酒杯里都倒满了酒,拿起自己的那一杯送到嘴边。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抢过她手中的酒杯。

    “别喝了。”他冷声道。

    司徒美雅从他的手中抢回酒杯,“我高兴,你管我,不陪我喝就算了,不要管我喝酒。”

    杜钰君脸色铁青,“随你。”他站起身拿过拐杖就要离开。

    “杜钰君,我今天特别的高兴,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司徒美雅,是适可而止吧,不要太过分。”他拄着的拐杖用力的敲着地面。

    司徒美雅脸上的笑意顿时敛起,狠狠的将酒杯放在桌子上,走到他的面前。

    脂粉未擦的脸上满是细纹,但是比起同龄人来说已经是保养的非常的好了,但是这张美艳的脸却是杜钰君不愿意看到的,每当他看到这张脸就会让他不由的想起方茹临死前面黄肌瘦,憔悴不堪的样子。

    “杜钰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见不得我高兴,还是你心痛了?心痛那个女人现在失去了一切,选择了自杀,活着比死还要痛苦。”

    “够了,不要每次都为这点事没完没了,烦死了,这个家还有没有一天是安静的。”

    司徒美雅气的脸色惨白,用手指着自己,“杜钰君,我没完没了,你说我没完没了,我现在变成这样都是被谁害得,如果不是你,我会变成这样吗?你让我适可而止,这些年朱玉莲她的小动作就断过吗?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但我不瞎,我看得到,现在她变成这样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我。”

    杜钰君也厉声的喝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小动作,只要是你做的不太过分的,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非要赶尽杀绝吗?多少年了,你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

    “我赶尽杀绝?你以为我不知道江南那块地你给了她不少钱,你还真是出手大方,这些年你暗中帮了她多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不然凭她一个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女人,曲氏怎么会有现在的规模,她还真的以为曲氏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奋斗出来的,没有你,曲氏早就完了,如果我想要赶尽杀绝,我也不会任你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帮着她,可这次朱玉莲太贪心了,我不可能让她再如愿,我这么做也只是在保护本来就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杜钰君,你不要以为你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可以将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是事情都掩盖过去,已经有两个女人为你而死了的,其中一个还是朱玉莲的……”

    杜钰君脸色铁青,拄着拐杖的手不停的颤抖着,用力将拐杖扔到地上,怒声道:“司徒美雅,你想怎么样?你还想怎么样?是不是我死了你就高兴了,你就解恨了,这些年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痛苦吗?煎熬吗?我也一样……”

    “你终于说出来了,你也痛苦,你也煎熬,但是你有我痛吗?你们男人就知道享受,心里再痛找个温柔的女人春宵一夜就什么都忘了,可是我那,我能和你一样吗?我不会像你那样的脏,这些年我一个人承受了所有,你给我带来了什么?是一次次的羞辱。”熟悉的泪水却是让她感觉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痛,她用手擦拭去,走到身后拿起餐桌上的酒瓶,猛地往嘴里灌,这些年她发现只有酒是她做好的良药,可以让她暂时忘了一切。

    杜钰君感觉心口痛得厉害,他用手按住,一点点的挪到餐桌前。

    “你明明知道朱玉莲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就只是因为她爱着你吗?难道你就没想过她这样做的目的或许是在报复我,她想要将你从我的身边抢走,想让我变得一无所有,你那么精明不会想不到的,可你却放任她这么做,放任她继续威胁我,我才是你的妻子,她算是什么?”

    他感觉到胸口越来越痛,弯下身子,捏着心口的位置,虚弱的道:“不要再说了”

    “我为什么不能说,你不是对方茹用情至深吗?可如果让她知道你除了我以外还有其她的女人,你说她在地下会不会伤心……”她咕咚咕咚又灌了几口酒,好像是真的喝醉了一样,这次她没有像以往一样大哭大闹的,而是一边笑着一边道。

    杜钰君的脸色越来越青,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一手死死的抓住心脏的位置,咣当一声倒在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