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手机登录: 第56章 我们一起学鸡叫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昭昭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七夕就要到了,多多少少要有些节日的气氛,毕竟在刘长安印象中这是一个大节日。

    刘长安端了一大碗水放在太阳底下晒,到了中午时分,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凝结水汽成了膜覆盖在水面上,刘长安放了一根针在膜上,观察水中的倒影。

    只见白色瓷碗的底部,有云雾,花卉,鸟兽幻化的影子,小小方寸之间在光影交织下有一方天地的气象,针影横亘其中,端正大气,须臾才破开薄膜,落入了水底,刘长安满意地点了点头,此乃是七夕乞巧占卜之术,能够预测出……玩玩而已。

    刘长安正准备抓只蜘蛛放到盒子里,通过观察它翌日结的网状来占卜,却看到白茴走了过来。

    “稀客啊。”刘长安放弃了去抓蜘蛛,意外地看着白茴。

    “我路过。”白茴扯着压在胸前的肩带随口说道。

    “哦,那再见。”

    “路过的意思就是顺便来看看,而不是马上走!”白茴气的都说实话了。

    “那你看吧。”刘长安去锤砖头了,这段时间忙着做伞,砖头都忘记锤了。

    白茴走到刘长安身前,眼神在砖头和刘长安之间打转,这个人怎么如此无聊?和一个美少女聊天,难道不比锤砖头更有吸引力?

    “你不问我来看什么吗?”

    “你来看什么?”刘长安在这种情况下都很配合的。

    “我问我表姐,你有没有在家,她用望远镜看了一眼,说你在家里盯着一碗水看,我觉得你极其无聊。”白茴有些得意地说道,感觉好像自己拥有千里眼的能力一样。

    “所以你就来了?”

    白茴“嗯哼”了一声点头。

    “那你这叫特意来找我,不叫路过。”刘长安纠正她的用词错误。

    白茴踩着碎碎的脚步退后了一点,“我……我这也是路过。”

    “随便你。”

    “我问你啊,我发给你看的那个舞蹈,你看了没有?”白茴想要让刘长安知道,她现在的人气也是很高的,附中毕业的这一届学生里,不止是安暖在网络上有不少人气。

    “你放给我看吧。”刘长安无奈,就是那个叫“七夕的单身狗蹦蹦跳跳”的舞吧?

    白茴喜滋滋地拿出手机,放在刘长安身前的砖头上,蹲在刘长安身边和他一起看。

    原来不叫“七夕的单身狗蹦蹦跳跳”,视频的名字叫“学猫叫”。

    舞蹈是在宝隆中心商场里录制的,白茴穿着一双黑色的细带高跟鞋,角度的问题让她看上去比现实里高了许多,双腿更是夸张的修长,一条黑白格子纹短裙,露肩白色刺绣老虎头t恤,没有梳着习惯的双马尾,长发披肩,少女元气满满的活泼,动作轻柔而可爱,仿佛猫儿的化身似的。

    “怎么样?”白茴看着刘长安的表情好像被吸引住了,有点得意。

    “为什么是学猫叫?”刘长安有点不理解地问道。

    “这舞曲就是这歌名!”

    “为什么不是学鸡叫?”

    “啊?”

    “我们一起学鸡叫,一起喔喔喔……也挺阳光的啊,让人联想起晨起的公鸡。”

    白茴把手机收了起来,刘长安这个神经病。

    “你看猫这种动物,现在的猫,除了拉屎,还会干吗?学鸡叫,学鸭叫,学猪叫,都比学猫叫有意义。”

    白茴让自己很有耐心地和刘长安解释,“关键是可爱,喵喵喵,多可爱?”

    白茴做了一个舞蹈里模仿猫咪的动作。

    “小孩子做这个动作很可爱,你这么大了,很做作。这个年纪的少女,就不要强行装可爱了吧,看着辣眼睛。”刘长安客观地点评。

    他竟然是这么看的!白茴觉得刘长安的品味真的是……算了,他终究不明白她这样的美少女最可爱的地方,也不要指望他这样的现充和视频网站的宅男一样,看到美少女随便装个可爱就喊着“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白茴遇见刘长安,倒是屡屡有心肌梗塞的感觉。

    “其实呢,我来就是想问问你……”白茴绕着刘长安的砖头转了一圈,“明天七夕节,你和安暖有什么计划安排啊?”

    刘长安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我就问问,我参考下……”

    “你也有准备约会?”刘长安意外地指了指白茴的手机,哦,不对,那个舞不叫“七夕的单身狗蹦蹦跳跳”,误会了。

    看着刘长安的表情,白茴矜持地抬起头,点了点头,“当然。”

    “我们没有计划和安排。”刘长安摇了摇头。

    白茴很意外。

    “两个人在一起不自然,相处的尴尬,甚至可以说不知道干嘛……才需要计划和安排,以解决在一起相处别扭的感觉。真正的恋人,见面就可以了。”刘长安无所谓地说道。

    白茴抿了抿嘴唇,这根本不是她想知道的答案,尽管他说的很有道理……她原来打算如果打听到了,明天反正没事做,就去悄悄看看刘长安和安暖怎么约会而已……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闲的。

    这时候看到有个不认识的姐姐在和长安哥哥说话的周咚咚下楼了,跑到刘长安身后打量了一会白茴就尝试着要爬到刘长安后背去,但是失败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白茴正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和刘长安继续聊天,正好来了个解场的,看小朋友和刘长安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

    “我叫……”

    “她叫周咚咚,是个愚蠢的小孩。”

    “是个机智勇敢的小孩。”周咚咚大声地说道。

    白茴咯咯笑了起来,看着周咚咚圆乎乎的脸颊十分可爱的样子,想起了刚才刘长安说只有小孩子才适合装可爱。

    “周咚咚,你不要玩砖头啊,会弄脏手的。”看到周咚咚去拿砖头玩,白茴连忙说道,很有成年人看到小孩子就要教育一下的觉悟。

    “如果手都不会弄脏,那每天都要洗手是干嘛的呢?”周咚咚不以为意地说道。

    白茴愣了一下,周咚咚的话竟然让她无言以对。

    刘长安笑了两声,给了周咚咚一把小锤子,周咚咚和别的这个年龄的小朋友一样喜欢模仿大人做的事情,例如刘长安埋小母鸡,她就埋塑料小鸡,刘长安烧火,她就把小凳子往火里丢。

    “姐姐教你跳舞啊!”白茴灵机一动,想到了展示自己才艺的机会,而且可以让刘长安见识下她的亲和力,能够征服小朋友的女孩子,才更有魅力,所以幼师和小学老师才那么好找男朋友。

    周咚咚使劲用小锤子砸砖头,她想起了自己获得“最具幽默才艺奖”的飞机舞。

    白茴牵着周咚咚的手,站在了梧桐树下,“来,姐姐先跳给你看哦。”

    白茴一边唱歌,一边跳,给周咚咚表演了一次,她有偷偷留意刘长安在聚精会神的砸砖头,也懒得理会这种榆木疙瘩男孩子了。

    “怎么样,好看吗?姐姐教你。”

    “我已经学会了!”周咚咚大声说道。

    “啊?”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周咚咚学了猫叫,然后双手转动起来,像小飞机一样跑了,这个姐姐不像其他的姐姐一样给周咚咚好吃的,只会揭露周咚咚惨痛的记忆,于是周咚咚根本不想和她玩,跑去找妈妈了。

    “她……”白茴指着周咚咚的背影,一片好心和热情被周咚咚的反应打击的有些委屈,白茴回头看了看刘长安。

    “你这么闲,帮我砸点砖头吧?”刘长安捡起周咚咚丢下的小锤子,伸了过来。

    白茴看了看自己可爱的花边白袜,白皙的双手和爱马仕包包,犹豫着接过了小锤子,鬼使神差地坐在了刘长安身边开始砸砖头。

    白茴没有料到自己居然和刘长安砸了一下午砖头,等到收工的时候,已经手臂酸软了,但是看到一堆碎碎的沙砾,竟然很有成就感。

    “劳动使人快乐,劳动使人充实,劳动使人健康。”刘长安对白茴的表现有那么一丁点刮目相看的感觉,满意地点了点头,至少她比某个仙女强多了,要是那个仙女,大概只会拿起手机喊人来砸,还一副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这还用说?”白茴揉着自己的手腕,有点儿得意。

    “看在你帮我干活的份上,晚上我请你吃饭。”刘长安指了指水龙头,“先洗手吧。”

    白茴凑过来洗手,只有一个水龙头,她伸过去的时候被刘长安碰到了手掌心,白茴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脸颊微热,竟然心跳了一下……自己也太害羞了,大概因为自己是一个不大懂得和男孩子相处的少女吧。

    刘长安没有在家里给白茴做饭,他和白茴一起去了宝隆中心,去的路上给全明星打了电话,这个人原来来过早点摊吃过米粉,并且送了一张名片给周书玲,表示宝隆的美食中心十分欢迎周书玲的米粉铺子入驻。

    刘长安和白茴到了美食中心,全明星已经等着了,带了一份计划书给刘长安看,这里的装修都是统一的,不可能让各商家放飞自我,但是计划书里也有提到一部分店面元素是商家可以自己设计和拟定的,剩下的商铺位置都比较偏僻了,但是刘长安本来就是不是走早点摊的路线,更何况宝隆美食中心这里人流量也足够大,偏一点他也不在意。

    “你要当老板了啊?”白茴吃惊地看着刘长安。

    “正好我们缺点本钱,你要不要入点股?”刘长安笑着说道。

    “不要……”白茴连连摇头,“我要买房子,买房子最赚了……不过你们缺多少?我可以借给你们。”

    “那倒不用了。”刘长安拒绝了。

    白茴看着刘长安的表情,“我不入股……你是不是有点不高兴?还是觉得我不识好人心。”

    “都没有。”

    “你有……”

    “没有。”

    “你肯定有!”白茴忍不住噘着嘴跺脚。

    刘长安奇怪地看了白茴一眼。

    “我点菜。”白茴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举起菜单挡住了自己红红的脸,都是以前偷偷关注刘长安和安南,一不小心居然学安暖撒娇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