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手机版: 91.身为男主他妈(十)

    此为防盗章  直到复古铜大门一开, 豁然开朗,简欧风格的装修看起来极其奢华,巨大的水晶吊顶穿过雕花的房顶垂下来, 大理石地板光滑明亮,整体营造出浪漫、休闲、华丽大气的氛围。

    顾子琛顺着扶手楼梯, 缓缓下楼, 看到来人,便打了个招呼:“爸。”

    顾父有些不苟言笑。

    仔细看, 两父子还有些相像,连表情都如出一辙。

    顾父点头,把手上的文件递了过去:“这个企划交给你来办, 以后,公司也是要慢慢交道你手里的, 对于你, 我很放心。”

    顾子琛神色一凛,随即点头称是。

    “对了, ”两父子刚错开身,顾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晚上别在公司待太晚, 工作重要, 身体也同样重要。”

    能从一向严厉的父亲嘴里,听到这样似乎带着关怀的话, 饶是顾子琛这样成熟稳重的性子, 也不免深有触动。

    他缓了一下, 连轻呼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

    “嗯”了一声, 就离开了别墅。

    看到他离去的背影,顾父也重重地叹了口气。

    儿子这样性格,作为公司执行董事是很好,可作为自己的儿子,他还是心疼的。

    这未尝没有他这个做父亲的责任。

    或许……

    应该给他找个媳妇了。

    夕阳的余晖,映在广袤的天地间,像血一样染红了一地。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季梨在便利店买了碗装的方便面……

    因为她懒得洗碗!

    剩下的钱买了根火腿肠和……两根棒棒糖。

    剥开糖纸,舔了舔。

    【季莲已经开始行动了】

    季梨:“她没去打工?”

    【应该……是吧?】

    季梨:“她不去打工,谁去赚学费?”

    【提醒一下宿主,现在的季莲,已经被扰乱剧情的根源穿了】

    “哦。”

    季梨顿时消了气,连眉目都疏朗了,仿佛刚才极其气愤不过只是错觉。

    “既然不是亲姐姐了,那也没有办法。”

    她把棒棒糖塞进嘴巴里,腮帮子立刻鼓出了圆滚滚的球体:“是不是两人发现灵魂互换后,跟着就是交换人生了?”

    顿时,眼前一亮。

    连唇边的笑容,看起来都有些不怀好意。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欢快地溜回家。

    在小区楼下,还跟熟悉的邻居奶奶阿姨打了个招呼。

    原身两姐妹别看孤苦伶仃的,在这小区也生活了十多年,跟住在这里的老街坊、老邻居都极为熟稔。

    姐姐成熟,妹妹活泼,没有人会不喜欢这对坚强的俩姐妹。

    这小区看着挺旧,实际上姐妹俩住的屋子更旧……(→ →)

    两室一厅,简单得就跟大水冲过一样,基本没剩下什么家具。

    季梨在家里,从华灯初上等到了深更半夜,连吞进肚子里的泡面都快消化了,才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季莲”。

    【宿主注意,男主顾子琛假扮季莲回来了。】

    顾子琛在汽车急速行驶的时候,即将撞上突然冲出来的年轻女人,在猛打方向盘之后,不可避免地撞上了一旁的护栏。

    而季莲,也因为受到了差点被车撞身亡的惊吓,也昏迷了过去。

    两人在医院同时醒来,几乎立刻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对方。

    在没有找到变回身份之前,两人商量,暂时先交换对方的身份,扮演对方角色。

    顾子琛知道,季莲家里只有一个妹妹,平常都忙着打工,没有其他复杂的人际交往。

    对于扮演这样一个女孩子,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他担心的是季莲那边……

    就这样,顺着季莲给他的资料上显示的地址,一路找到了看似危楼的小区。

    他一边迈上楼梯,一边掏出钥匙。

    门刚开,忽然一个身影朝他直直冲了过来。

    顾子琛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娇滴滴的声音:“你怎么才回来呀,人家等得都快睡着了~”

    女生一下就扑到了他的怀里,长长的黑发,在空中飘起了一个弧度,一阵幽香袭来,钻了他的鼻尖。

    这辈子,顾子琛都没跟女人这么亲近过,所以这一下,刺激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顿时怔在了原地。

    等他反应过来,想把少女推开,却见她已经自己从他怀中退了出去。

    “怎么了啊,姐姐?”

    她歪着脑袋,明眸眨了眨,微撅的小嘴红润丰泽。

    从他这个角度,轻而易举地都看到了她身着吊带的睡裙下,露出半球的两团,两条白皙的双腿修长笔直,就这样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面……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这是季梨?

    这个身体的妹妹……

    他在想什么?!

    人家这都未成年!

    顾子琛把脑中不合时宜的画面努力甩去,调整了一下面部,假装和颜悦色:“这么晚还不睡啊?明天是不是还要上学?早点休息吧。”

    季梨:“……”

    他这演技可不咋地,装得一点都不像!

    明明看起来不常笑的样子,这么一牵脸部表情,跟皮笑肉不笑似的,看上去就像在拍恐怖片……

    他是走错频道了吧?

    “姐,你累了吧?快去洗澡,也早点睡吧。”

    季梨一副好妹妹的样子,对他甜甜一笑,转身去给他拿换洗的衣物。

    总算是把人家妹妹哄过去了,顾子琛揉了揉眉角。

    这种操蛋的事是怎么给他碰上的?

    就一次车祸……

    现在身份一对调,也不知道季莲那边能不能蒙混过关。

    他对那女人的智商保持怀疑。

    顾子琛一边想,一边在浴室脱衣服准备洗澡,忽然想起,他现在这具身体是个女人……

    浑身又开始僵硬了!

    他他他……要怎么洗啊?!

    崩溃!!!

    顾子琛觉得,他都快把一辈子的气都在今天叹完了。

    正当他做了许久的思想准备,打算一闭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随便冲个澡再说的时候,浴室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浴室本来就没有锁门,顾子琛在自己家里也没那习惯,所以,此时就被人轻而易举地开了门,钻了进来。

    少女恍若未觉,把捧进来的衣物在他面前分了两叠,然后笑盈盈地抱着她手臂。

    “姐姐,我们一起洗吧~”

    一起……洗?!

    季梨:“五千块一把刀,你怎么不去抢?”

    【嗨,别这么说,谁让你明明知道危险,还非要将计就计落入圈套,五千一把救命刀不贵啦~】

    自从遇上宿主,它也只能走向越来越无耻的道路。

    没办法,近墨者黑……

    季梨:“奇怪,他们绑架我有什么用?我又没钱,再说,也没人知道我跟男主认识啊……等等!季莲?”

    【就不兴人家看你长得漂亮,绑你来轮x?】

    季梨白了它一眼,理直气壮道:“我长得这么好看,只要是男人,又怎么舍得对我动粗?”

    【……】又一次地被她的厚颜无耻惊呆了。

    “如果是季莲,也说不通啊,她绑我做什么?要是顾子琛知道了,以他的能力和魄力,找到我也是迟早的事,难道……”

    像是察觉到系统正好奇地竖着耳朵听,她仿佛在卖关子似的,顿了良久,才确定了一个猜测:“难道,是想让人把我绑来轮x,或者砍个胳膊砍条腿,把我弄个半身不遂的,好让顾子琛嫌弃我?要不再狠一点,干脆剁成肉泥喂狗,连尸身都找不到……”

    【……】

    瑟瑟发抖的系统给她的脑洞跪了。

    被捆的时间太长,血液不通,又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季梨想坐都做不起来,浑身都不舒服。

    “先来把刀。”

    不管怎么说,先得把绳子松开,不然她怕还没被人砍死,就先把自己憋死了!

    【一把德国军刀,五千块钱,加上一次的老鼠王,一共欠七千元整,请宿主尽快还浅。】

    好不容易把绑到背后的手上的绳子割开,季梨先把头上的黑布摘了,又撕掉嘴上的胶带,再解开脚上的绳子。

    踢了踢绑成同一种标配的男生:“喂,还活着没?”

    听到她的声音,孟言浑身都激动得扭了扭,无奈嘴上的胶带导致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呜咽地发出可怜的动静。

    给他把手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把刀丢给他,让他自己来弄,她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生锈的铁门就在前方五六米处,两边并排密密麻麻的全是布满灰尘脏得都看不清外面的玻璃窗,多数的玻璃窗还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季梨:如果真是季莲的话,让人把我绑来非但没有半点好处,还有可能惹得一身骚……而那些人只负责把我绑到这里,却不对我做些什么,也没人来问我话,真是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男主根本就不知道你被绑架了,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