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官方导航: 第726章 远离她就是解脱

    婆媳俩聊了一会,言小念充分发挥自己职业媒婆的素养,轻而易举的就试探出婆婆的心。

    夏瑾还爱着萧君生,而且爱得很深,虽然嘴上并不承认。

    言小念心里有数了,既然郎有情妾有意,只要姑姑萧君如的态度好一些,不再为难弟媳,那么他们复婚就是分分钟的事。

    “妈,还有一件事。”临挂电话的时候,言小念又不经意的提了一句,“爸爸居然让我带孩子回去给奶奶看,瘆得我头皮都麻了,萧圣的奶奶应该早就去世了吧?”

    “啊?”夏瑾惊得手一抖,电话差点掉地上,萧君生这死男人,嘴真不严!

    家里的污点已经够多的了,她可不想子孙后代再抬不起头,所以萧君如的真实身份,永远别想在阳光之下展示出来,这个秘密就死了带进棺材吧!

    “妈,怎么了?”言小念觉察到婆婆的恐慌和异样,秀眉微拧,眼里的疑虑更深。

    “哦,没什么。其实萧圣的祖母是个可怕的女人,想起她我就不舒服。”夏瑾强装镇定的解释了一下,全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幸好言小念也没再追问什么,“没事的话,那我先挂了。”

    “好的,你睡会午觉,别累着了。”夏瑾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就怒不可遏的拨了萧君生的号码,有生以来第一次把贵如神祇般的老公臭骂了一顿……

    “瑾儿,我们已经三个多月没通过电话了,也没见过面,找个时间出来吧。”萧君生被骂了,语气依然淡淡的,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觉得夏瑾终于有血有肉了。

    至于她包了三十岁小男人的事,他根本不在意,哪怕她再给别人生一次孩子,他都没有意见。萧君生的心思就是个迷,让人琢磨不透。

    这男人要和她约会吗?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夏瑾耳根子一热,本就风韵犹存的脸上,浮起一抹晕红,有些窘迫。

    “怎么不说话了?”他的声音依旧干净低磁,能引起人心灵的共振,“不想我么?”

    夏瑾呼吸有些乱,羞愤的说,“萧君生,不要自作多情,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说罢,她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只是过了许久,她的心还砰砰跳,好像掩着个脱兔。

    不管怎么说,萧君生比以前进步多了,居然知道约她出来看电影吃咖啡了,只是……她并不是一个好了疮疤忘了疼的人,不会再深情错付。

    ……

    铭心别墅。

    言小念一边给萧圣熨烫衬衫,一边忙里偷闲给邬珍珠打电话。

    听好友好像没有什么精气神,她寻思着该去看看和邬珍珠,但突然接到楚昱晞的信息,说他已经到水木流香咖啡厅了。

    言小念不想让楚大夫等太久,只好先把邬珍珠的事放一放。她拎起包包,趁夏管家没注意,偷偷溜出了门。

    她一向低调,不喜欢被保镖围着。再说青天白日的,哪有那么多坏人?

    以前自己和欧烈是被杀手袭击过,但自从出了那档子事之后,许坚就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打黑除恶上,这也是顾斩宁倒霉的原因之一。

    所以哪个不怕死的敢闹事?言小念大着胆子往约定地点赶去……

    楚昱晞在水木流香咖啡厅等候多时了,他枯坐在靠窗的位置,俊美的脸上布满疲倦,几次站起来,想找个地方抽支烟解乏,又怕错过言小念。

    虽然他不甘心,但这真的是他最后一次和言小念单独相处了。

    昨夜,楚昱晞熬了一整夜,亲手把角膜从顾惜宁眼里取出来,还给了顾明药。

    他从业五六年了,什么样的惨事没见过?说生死看破一点都不夸张。可取角膜的时候,他的手却颤抖了,心里不太舒服。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楚昱晞再次和顾明药商议,请她正视现实,不要再造成二次伤害,他会从角膜库里选一副年轻人的角膜给她换上。

    顾明药没说什么,但顾辞修却冷冷的拒绝了,坚持要拿回姐姐的那副。

    “可这样太残忍了。”楚昱晞不想从活体身上摘器官,再说顾明药快死了!就算余大夫再厉害,也不可能起死回生的,不然他光靠治癌症就能发大财,没必要躲进穷山沟沟,装世外高人……

    “楚大夫,如果你姐姐的角膜被人活摘了,难道你就不想要回来?”问这句话的时候,顾辞修的眼神,恨不得吃了他,楚昱晞一辈子都忘不掉。

    “昱晞,算了。”顾惜宁拉住他的白大褂摇了摇,柔弱无辜的说,“谢谢你为我争取,但他们的心非常狠毒,绝不会答应的。”

    到底谁狠毒啊?顾明药气得哆嗦,本来自己来日无多,加上楚大夫再三为未婚妻乞求,她寻思着要么算了吧。

    楚大夫毕竟是宫炫默的朋友,她死之后,还希望这些大老板们能照应一下自己的弟弟,防止弟弟孤苦伶仃,所以特想给楚大夫一个面子。

    但堂妹的一句话,又把她的求生欲激发了出来。

    顾明药决心配合余大夫好好治疗,争取多活几天,留一双眼睛看看花鸟虫鱼,看看蓝天大地,也看看身边这些可爱可亲的人。

    尤其是……看看余大夫,他声音很好听。

    ……

    余冲回梨花别墅收拾了行李,准备连夜出发,多一秒也不想停留。

    既然小薰并不在中州城,他走得更利索了。凭着自己的直觉去找小薰,如果找不到,他就回红枫岭过年。

    一旦留在这里,言小念肯定要逼着他去相亲,被心爱的女孩推向别人,那种感觉……痛彻心扉!

    走之前,余冲很有人情味的帮顾明药装好了眼角膜。至于她身上的病灶,顾辞修一再恳求他帮忙医治,差点跪下了。

    余冲不喜欢被人跪,优雅的托住了他的手臂,俊如谪仙的脸上沉着一道思考。

    治疗癌症,尤其是晚期的,真特别耗时耗力,而且顾明药曾躲着不肯医治,延误了时机。按理他不应该再接手,可治好顾明药,是小薰的心愿,所以……

    “顾小姐,在我眼里,病人是没有性别之分的。”余冲说这话,就代表他答应了。

    但顾明药毕竟是未出嫁的女人,所以他很有礼貌的征求了她的意见,以免唐突了这位温婉善良的江南姑娘。

    顾明药知道自己病得不是地方,感激的同时又很难为情,但还是主动的解开了衣扣,“医者如父母,只怕污了您的眼睛。”

    余冲没再说话,脑海里却闪过了言小念的胸,洁白润泽,酥如春雪,好像指尖一碰就化了。

    当然,他是没有碰过的。

    唉,自己这是怎么了?余冲蹙了蹙好看的眉峰,有些唾弃自己,他向来志趣高洁,在言小念这里竟然跌下神坛了……也许自己不见她,反倒解脱了。

    顾明药的病灶已经溃烂不堪,但也不是没得救,只不过这里并没有相应的药物。也就是说,顾明药得立刻和他回红枫岭,不能再拖了。

    在找小薰和救人之间,余冲选择了后者。相应的,顾辞修义不容辞的充当他的跑腿工具,承担起找小薰的任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