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苹果版: 第1580章 遗忘,谪仙如画

    第1580章 遗忘,谪仙如画

    风帝的双手,都已经抱在了素女琴上面,微微颤抖着。

    她生怕时机掌握的不好,功亏一篑。

    而即便是做好了所有准备,在看到前方那一道银白色身影飘然出现时,她还是不由心悸——

    当年,就是此人,银衣雪发,指如白玉,只是轻飘飘一掌,就让她差点命丧黄泉!

    那种恐怖的感觉,像是一场噩梦一样,这么多年始终盘庚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以至于午夜梦回,都是极致的惊恐。

    随着慕容骋的靠近,风帝的嘴唇逐渐苍白。

    按时深埋在骨血灵魂当中的恐惧,无法消泯。

    转眼,慕容骋已经来到了阵法外面,凌空而立,整个好似谪仙下凡。

    白衣墨发随风而起,他俊美如铸的脸上,幽邃双眸一片寒意,好似要将人吞噬一般,却又无比淡漠。

    他的目光,只是落在素女琴上面。

    对于风帝,他脸看一眼都懒得。

    风帝心中有些受伤,抱着素女琴的手心里,沁出细密的汗珠,额头冷汗滴滴滑落,嗓音都带着几分颤抖,“慕容骋,你想要素女琴,就过来拿!”

    下方,龙族长老几乎陷入绝望。

    风帝是他们龙族崇拜了多年的神,是至高无上的庇护者。

    可如今,风帝在慕容骋面前,却颤成了这个样子,好似见鬼了一般,当真可笑!

    可慕容骋,何时就变得如此可怕了呢?

    他突然感觉到,在这场角逐当中,龙族已然被彻底淘汰,连争的资格都没有了!

    那是属于风帝和慕容骋这种顶尖强者之间的战斗。

    而龙族,如今和人类没什么两样,都是蝼蚁……没有改变时局的实力,只有被殃及的命运。

    前方,慕容骋站在浓云密布的天穹之下,明明一身银白,身上的气息却如魔神,令人心惊胆战。

    他像是俯视蝼蚁一般,俯视着风帝,眼尾余光扫过脚下,“你以为,区区一座阵法,便能够阻止本座?”

    漠然一笑,极尽嘲讽,“异想天开!”

    话音未落,凌空而行,只扑素女琴!

    风帝的神经像是弓弦一般,猛地紧绷到了极致!

    她不顾一切的,将搁在塔尖上的素女琴抱了起来!

    刹那之间,血阵四起!

    银灵子甚至都没来及闯进来,而整个阵法当中,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色。

    风帝送了一口气,而还未回过神来,手上的素女琴就已经被慕容骋摄入怀中,紧接着,一道掌风迎面而来,只扑风帝心口!

    风帝不顾一切的躲避,用尽多年来所有修为。

    即便如此,掌风还是扫过她的左肩,刹那间左臂残废,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样,从七宝塔顶端坠落下去!

    但是,坠落的时候,她是笑着的。

    那笑容,竟然带着一些劫后余生的意味,她的嗓音,在阵法内的鬼哭狼嚎当中沉浮,“忘了,要忘了,要忘了哈哈哈……”

    这么多年来,她受尽折磨,生怕有朝一日被他找上门来。

    如今,她不怕了!

    什么都不怕了。

    她望着头顶浓云密布的天穹,眨了眨眼,“玄女,我很想知道,被他遗忘的你,会活成什么样子。这一局,你还是输了。

    你抢了本帝的夫君,让他对你比本帝都温柔。

    明天,本帝就抢了你的夫君,也让你尝尝这妒火中烧的滋味儿!”

    下坠的过程中,她的表情几度扭曲,过往种种,都在脑海中如烟花一般。

    外面,银灵子根本看不清大阵里面都发生了什么,眼前只是一片血光。

    天空中的云,都像是被染红了,透着诡异的色彩。

    大阵当中,慕容骋抱着素女琴,转身欲走时,陷入了迷茫。

    他垂眸,静静地打量着素女琴,好似在想:这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抱着它?

    刚觉得哪里不对的时候,大阵突然像是被戳破的泡泡一样,消散了。

    慕容骋环顾四周,下方一片狼藉,龙族的尸骨遍地,下面还躺着一个金袍女人,他……不认识,也不知道刚刚发生过什么,记忆一片空茫,什么都没有。

    就像是天地初开前,那一片混沌。

    没有记忆,没有七情六欲,他看上去更加淡漠,眼底没有一丝一毫人间情愫。

    那双眼,寂寞而繁华,却冰冷如星光。

    他缓缓落下时,看上去比以前更像是谪仙。

    不,不是像谪仙!

    他本就是谪仙。

    或者,比谪仙更加尊贵的存在!

    他的双脚终于落在了地面上,迷茫的穿过下方的白骨,好似初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切,都是不熟悉的模样,他的目光掠过这种种,脑海里只是有个浅浅的想法:

    这里发生了何事?

    此时,重伤在地的风帝突然拔剑,扑向了阵法外面愣神的银灵子!

    银灵子是唯一一个目击者,她必须要杀了他灭口!

    金色的剑芒,瞬间飚出几十丈远,穿透了银灵子的胸腔,剑气震荡之下,银灵子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风帝,残破身躯轰然坠入大海。

    巨大的响动声,让慕容骋缓缓转身,循声看去。

    风帝竭尽全力,这一剑几乎透支,反噬到了自己,一口血猛然喷了出去!

    但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下,她还一点点四肢并用的,爬向不远处那淡漠的银衣男子,眼底一片赤诚的喃喃着,“师尊,师尊救我……救我!”

    “师尊?”慕容骋微微蹙眉。

    而后,淡漠道,“师尊是什么?”

    风帝愣了一下。

    这局是她设下的,可她没想到,他把一切忘的那么干净!

    眼下的慕容骋,根本就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风帝转念大喜:那岂不是说,她把这张白纸画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她手脚并用的爬到他跟前,跪着,仰头看向他,满眼热情,“师尊,您忘了弟子呀?所谓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是弟子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

    她突然抽泣起来,“若不是师尊护着,弟子早就没命了,师尊也说过,要弟子一生跟在师尊跟前伺候您,可谁知道天不遂人愿,这世上奸佞太多,竟是害的师尊失忆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