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网址: 第九百四十九章 小皇子失踪

    他身边的人,他还是放心的。

    少主有些抓狂,一转身进了屋中,正要叩住佘红姑的下颌是,佘红姑已闪躲开来,“你以为是我通风报信的?”

    “不是你还有谁?”

    “你说是就是吧。”

    他怎么就没想到混乱中抓来的“小殿下”,若不是此,连她也未想到,陛下手里居然如此可爱的小侏儒,长着一个三四岁小孩子的脸,却有着三四十岁的心智。

    “不好了!北燕人打来了!”

    有人在狂呼。

    有羽箭掠过夜空,落在屋顶,跳出一团火苗。

    有人在惨叫:“救命啊,着火了!着火了……”

    火光映天,别苑里一片混乱,生与死,吃与拉,逃与抓,这是两个不同的极端。

    少主抛下佘红姑,纵身一闪进了厢房,从小榻上抱起“小皇子”纵身而去。

    “坏人!坏人……”“小皇子”愤怒地拍打着少主。

    少主厉声道:“臭小子,再打,本座就一把捏死你。”

    他怎会要他死,这小孩子还有大用。

    佘红姑道:“少主要逃,不带着我么?”

    “哪边凉快滚哪儿去。”

    逃命要紧,让他带佘红姑,这怎么可能?

    少主抱紧怀里的孩子,纵身一闪,消失在夜色中。

    不多时,御卫营副统领等人进了院子。

    佘红姑穿着一袭大红的衣裙,“邪教少主逃了!”

    面具人道:“小皇子在他手里?”

    副统领道:“佘红姑,你为何不救下小皇子。”

    “你当我不想,可我打不过邪教少主。”

    打不过,自然就不救了。

    她笑,那可是个假的,少主只当是真的,只要少主带着小皇子,无论他逃往何处,都会被北燕天眼阁训练的猎犬寻到。

    他们只需坐等就好。

    *

    北燕,元隆二年的冬天,朝廷数次捣毁了邪教据点,邪教弟子折损严重。

    江南、南方等地屡屡传来了蛊毒爆发的消息,有人说是邪教在这两地为祸,更有人说邪教六大长老的三位长老与少主亲自下令,要用蛊毒掌控天下。

    而此时,定王府暗中派人在江南、在南方抗巫丹卖出了天价,从早前的十万两银子起价卖出了二十二万两银子一枚,成为江南商贾、南方权贵家家必备的良药。

    八月,又有几批银钱、粮食从中原、江南一带运来,原本因军饷亏空的国库又储满的钱粮。

    北燕的“小皇子”依旧在失踪中,御卫营上下发誓要从邪教手里救里“小皇子”,太上皇与定王见到御卫们,脸上的不满越来越无法掩饰。

    御卫营上下觉得邪教打了他们的脸面,对邪教更是恨之入骨。

    小皇子是在皇宫被劫走的,而他们的存在就是保卫皇宫,在自家家里被人劫走了人,也难怪御史直斥统领、副统领无用,就连担了副统领之职的慕容计也屡屡被弹劾无用。

    元隆三年十月,西北大捷,北燕统一西北之地的晋、秦、甘三省与中原的鲁豫之地,统一了湘、鄂二省,成为天下最强大的北燕。

    然,对于江南,北燕朝廷却没有急于一时,而是驻军徐州、陈留等地静待时机。

    北燕各地的乡试刚结束,新举人们正在积极备考,准备参加元隆四年春天的会试。

    永乐府又有八十人从秀才考中举人,此次参加会试的人数依旧有一百人。

    永乐府知府钱武,在郡主花园挑出了一处院子,令一百举人在此集中学习、练习会试题目,又请了名师进行点评,依旧要做出一番大功绩。

    少主带着“白昊”去过江南,亦到过南方,兜转一番后,近日回到了燕京。

    他微眯着眼睛,这孩子这两年就长高了一点点,他一脸嫌弃道:“昊儿,过来!”

    “白昊”颠颠地走近,仰望着小脸,“师父……”

    弟子急促地高呼一声:“报——”

    医长老喝问道:“何事?”

    “启禀少主,金陵传来急讯,江南分坛被毁,三处联络点及我教弟子被杀。晋陵、广陵、姑苏、钱塘等地的联络点尽数被当地官府所毁……”

    又毁了!

    “白昊”一脸无辜,正垂首立在案前翻着书籍。

    少主怒不可遏。

    医长老道:“少主不觉得这件事很古怪?”

    外头,传来另一名弟子的呼声:“报——”

    “说。”

    “启禀少主,福州传来消息,南方分坛被毁,联络点、店铺尽数被毁。”

    少主扬手,一巴掌拍击案上,“本座就说过江南人不可靠,南人也不可靠!”

    太多的江南贵族中了蛊毒,可他们却把这笔账算到拜仙教头上。

    他们要对付的是北燕人,北燕才是拜仙教最大的敌人。

    解释不清了!

    北燕在后头大赚了一笔。

    江南各郡、各州的太守、刺史正在积极训练水兵,想联手抵抗北燕。

    唯有后晋、西魏纷纷示好,想拉拢拜仙教共同御敌。

    医长老道:“本教出了细作?”

    不仅是南人的细作,还有江南细作。唯有这个理由,方能解释苏、浙、闽、粤四地分坛被毁,联络点招到破坏的原因。

    少主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医长老是老教主留给他的人,而两名婢女是江南分坛的女弟子,自小由南长老养大,信得过。

    他将眸光移到了“白昊”的身上,这个小孩子他带了两年,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就算被北燕称为神童,也不会如此逆天,能毁了他的拜仙教。

    医长老示意二人退下。

    少主铁青着脸。

    南方分坛被捣毁,受创不小。

    “医长老,南长老还在么?”

    “金陵太守行事迅速,恐怕……”

    少主微微勾唇,“唐正……”他笑,“此人是北燕人,曾经做过永乐邑的县令。”

    “可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他与北燕的关联。”

    “他毁了江南分坛!”

    “白昊”似在玩耍,对案上那本书感兴趣,时不时翻看一页。

    二人俱未留意到他脸上的变化。

    金陵太守确实是北燕的人,当初陛下将此人安插入江南,原就有做接应的意思,只是江南时局复杂,远超过他们的预料。

    世代传承的太守、刺史,甚至于世袭的郡丞、知县不计其数,为了保住他们的地位,这些人勾结一处,想要抵抗北燕。

    少主怒极,“医长老,带昊儿下去罢。”

    医长老牵着“白昊”的小手,“昊公子,随我回你的屋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