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方网站: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 愤怒的灰发老人

    魔族,并非是单一一个种族。

    在圣印大陆上的魔族,圣古万族中起码有上百个。而其中能称之为正宗魔族的,仅仅只有那么几个。

    像如今大陆上的黑魔一族,就是正宗魔族之一。

    血魔一族,虽然也称之为魔,但它们并不算正宗的魔族。而是比较另类的一种魔族,但论实力却比正宗魔族都要强。当然,这其中不包含恶魔一族。只是对于恶魔一族,哪怕以伞神女的见识,也是一点不知。

    因此在她的眼中,红炎魔应该是属于黑魔一族等几个正宗魔族中的一员。

    “可惜了……”

    看着已经远去的二大人与红炎魔,伞神女眼中掠过一丝惋惜。

    圣印就在眼前,但她此刻却已无力争夺。

    红炎魔刚刚的一拳直接胸口,虽然她体内的圣印自行护主,挡下了绝大部分的力量,但仅存的那一部分力量,还是将她给震伤的,并且伤的不轻。

    毕竟红炎魔这厮攻击的位置,可是她的心口处。

    “也罢。”

    轻忽了口气,伞神女撑起纸伞,起身迈向了草原之内。只是还未走出几步,她的柳眉就邹了起来,冷声喝道,“出来!”

    “呼——”

    她的声音落下,虚空间忽然拂过了一阵轻风。轻风过后,四下的虚空间,忽然蒙起了一层浓重的白色雾气,将事先完全遮挡。就连脚下的草坪,也只能勉强看清。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陡然在伞神女后方几米处的白雾间浮现。

    伞神女转过身,淡漠的望着这道在雾气间,看不清模样的身影。

    “伞神女,这任务可还没完成,你就想中途而退吗?”身影微微晃动,淡淡的声音传响而起。

    “报酬我不要了。”伞神女淡淡道。

    “你想放弃任务?”

    雾气间的身影再次晃动,似乎接近了伞神女一些,但却又像远离了一些。在白雾间,飘忽不定。

    伞神女平淡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说罢,她就转身朝着雾气的一端,迈步而去。

    撑着纸伞,身着白裙,此刻在这白色雾气间,她的形象仿佛一道幽灵,朝着雾气的一边渐行渐远。

    “咻咻咻——”

    但没等她走出多远,四下的雾气间,忽然生起一阵破风之声。

    只见一道道漆黑利箭,从雾气的四面八方,同时朝着伞神女聚射而来。她脚步一顿,手中纸伞轻轻一转,一圈无形的气劲顿时席卷而开。

    “噗噗噗……”

    这一道道漆黑利箭,在气劲下一一给震散,化为了点点黑色的气息消失不见。

    伞神女冷冷的声音,在同时响起,“你们要对本座出手?”

    “接了任务,就得完成。完不成,死!”

    冷漠声音响起,只见在雾气间的身影闪动,瞬间来到伞神女的面前。

    伞神女眼中光芒一闪,一对精芒射出,直接就将面前的身影洞穿。

    身影‘蓬’的一声炸散,只是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新的一道身影浮现。并且这道身影,双手带着尖锐的爪芒,直向着伞神女后背呼啸而下。

    伞神女面容淡漠,就好像没有察觉这爪芒一般,任由其落在了身上。

    爪芒落下,伞神女的身子硬生生给抓散,但却没有半点血液。

    “呼——”

    倒是周围,忽然生起了一阵浓烈的狂风,直接将这范围并不算大的雾气完全吹散。

    身影浮现而出,是一位浑身笼罩在漆黑长袍之人。

    至于伞神女,则已经消失不见。

    “让她跑了。”

    黑袍身影微微沉默,拿出了一块黑金令牌淡淡说了一句。

    与此同时,无名势力总部,林之一脉主核心山头,一座宫殿之中。

    灰发老人高坐在主位之上,他身前的桌子上,有着一块紫金色令牌。听得其中传来的声音,他微微沉默。

    片刻后,才开口道,“那目标呢?”

    “给远古宗族的柔云尹带走了,湛之一脉的人正在追。”草原之上,黑袍身影淡淡道。

    灰发老人再次沉默了下,问道:“能将目标带回来么?”

    “机会不大。”

    黑袍身影淡淡道。

    “那就先回来吧。”灰发老人说道。

    “好。”

    草原之上,黑袍身影对着手中令牌应了声。目光朝四下望了眼。身影就在一阵雾气之下,消失不见。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一道身影在这里浮现而出,正是先前消失的伞神女。

    望着黑袍身影离去的方向,伞神女自语了声,“林之一脉,此次,我记下了!”

    声落,她的身影才再度消失。

    ……

    “姓林的,果然是你!”

    无名势力总部,湛之一脉核心山头。坐在小院亭子中的老者,似感应到什么,睁开了那一对闭了一会的浑浊双眼,冷冷自语了声。

    声音落下,他的身子也是消失在凉亭中。

    再出现时,已是在林之一脉的核心山头。

    “来人止…止步……”

    山头大门,两位林之一脉的半圣,看到身影浮现在山头之前。当即就欲开口斥喝,只是声音刚起,看清面前之人,顿时让他们语气一塞。

    “乌…乌大人,您…您怎么……”

    两名半圣看着老者,声音略带颤抖的开口。

    “没你们的事!”

    只是话未说完,就给打断。两名半圣身子一颤,而后就双双昏倒在地。老者身子一闪,就掠入了山头之间。

    山头核心宫殿内。

    正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的灰发老人,闭着的双眼猛地睁了开。眼神直射向宫殿大门处。

    “嘎吱——”

    那本来闭着的大门,此刻无风自动的打了开。

    大门外,老者的身影立在那,目光直指宫殿最前方的他。

    看着老者,灰发老人目光一闪,袖袍下的手掌微微一紧。老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问道,“乌老头,你怎么来了?”

    “老夫为何而来,你还不清楚吗?”老者就这么站在大门前,淡漠的看着灰发老人,冷冷问道。

    灰发老人眼神一眯,袖袍下的手掌更紧了一分,淡笑道,“老夫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听不懂没关系,他听得懂就可以了。”

    老者说着,在宫殿内的某一处,忽然‘嗖’的一声。只见一道身影强行给揪出,来到他的身边,悬浮在半空。准确的说,是仿佛给一只手掌掐在了半空中。

    至于这身影,赫然是一位壮硕青年。

    “啪!”

    见状,坐在宫殿最前方的灰发老人猛地一拍扶手从位置站起,怒喝道,“乌亦然,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老者轻哼了声,而后只听‘嗤啦’一声,就见他伸手将壮硕青年的一只胳膊强行撕裂了下来。一时间,鲜血四溅。

    壮硕青年眼神一瞪,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因为此刻他仿佛给一只无形大手完全掐住了脖颈,根本开不了口,就连呜咽声都发不出来。而给撕裂下的胳膊伤口处,鲜血不知为何涌动的十分之快,瞬间就在地上落了一滩,他的半边衣衫也完全给染红。

    “乌亦然,你找死!”

    宫殿最前方的灰发老人,顿时就如一只暴怒的雄狮,一身恐怖的气势席卷而出。

    在这股气势之下,他的身形也是如一道闪电般冲出,一掌直轰向了老者。

    老者凛然不惧,抬手就是一掌迎了上去。

    “嘭!!——”

    两掌相撞,一股恐怖的气劲顿时席卷而开。

    “轰轰轰……”

    宫殿内的一根根殿柱应声碎裂,其内阴影处不少身影,一一给震出了身形。赫然是一位位圣境强者,但此刻在这股气劲下,他们却是齐齐给震得吐血,撞在了宫殿内的各处。

    整座宫殿也是随着殿柱一一碎裂,‘轰隆’一声崩塌了大半。

    但掉落下方的石头,旦凡靠近到老者与灰发老人五米范围内,尽皆在瞬间就化为了湮粉。

    “滚!”

    老者一声怒喝,抵着灰发老人的手掌猛地向前一退。

    灰发老人整个身子,顿时给直推入了宫殿内,撞在了一堆碎石之间。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乌亦然,你!!”

    见状,灰发老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老者。

    “还给你!”

    老者手一挥,那还悬浮在他身旁的壮硕青年,顿时如一道炮弹般射向了灰发老人。

    灰发老人神色一变,连忙伸手将如炮弹的壮硕青年接了住,那股冲击力震得他身子一晃,但却稳稳将其接了住。

    “这只是一次警告,再有下次,老夫灭了你林之一脉!”

    没等他反应过来,再看去时,老者已经消失在宫殿大门前。同时在他耳边,响起了冷冷的一句话。

    “混蛋!”

    见状,灰发老人脸上瞬间充斥起了一层愠色,忍不住一掌拍在身旁的碎石上。一堆的碎石,在这一掌之下尽皆化为了湮粉炸散。

    “乌亦然!!”

    望着老者离去的方向,灰发老人牙关紧咬,一张老脸愤怒到近乎扭曲。

    作为林之一脉首领,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不过最让他震惊的,却是老者的实力。

    “乌亦然,明明守个大门,为何也能让你变强!该死!真的该死啊!!”灰发老人双拳紧握,状若疯狂的怒吼起来。

    ……(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