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app怎么下载: 1418 朕绝对不会宫斗(三)

    “哈哈,真是可爱啊。”</p>

    “小姑娘吗,就要纯真善良一点才可爱,咱们才多大的年纪呢,本应该在家中享受父母的疼爱,享受这美好的时光。”</p>

    “就算是咱们来到了宫中,最起码也要做到保持本心嘛。”</p>

    “年纪轻轻的想的太多,容易老的快吗。就算是想要什么东西,也要堂堂正正的用阳谋去争取。”</p>

    “那些阴诡的计量,总有露馅的一日,若想要一辈子都赢下去,就要让自己站在制高点上。”</p>

    “当然了,这种心得不是谁都能用得上的,但是我顾筝儿还是希望,咱们住在同一寝内的几位,还是莫要搞这些勾心之事儿了。”</p>

    “我这么说,你们明白吗?”</p>

    一直被揪着脸的高姑娘那眼泪都在眼眶内打着转转呢,她倒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她嘴巴呜呜呜的……也说不出来啊。</p>

    还是同寝之中跟她走的最近的另外一位姑娘赶忙替她回答到:“顾妹妹,我们晓得了。不管在外边我们姐妹如何行事,但是我们保证,在这间寝室之内,我们绝对以顾妹妹马首是瞻!”</p>

    见到这姑娘答得诚心,顾峥但笑不语,他只是用目光缓缓的朝那两个未曾回话的姑娘看去,在看到了一个两个都跟着点头之后,才意犹未尽的将那拽着脸蛋的手给松了开来。</p>

    松开手的顾峥,为了尽显他不好惹的本性,他还不忘将那捏着高姐姐脸蛋的手指,凑到了鼻尖处十分深情的闻了一下,用一种极尽威胁的语气轻声漫语的做出了赛后总结。</p>

    “嘶,好香啊,这是宫中刚刚发下来的茉莉香粉吧,若是你们当中还有谁想要挑衅,我是不介意咱们院门口的那株茉莉花树下多一捧美人血做的肥料的。”</p>

    这话说的,让桌子上看似最大胆实际上却是最怂包的高姐姐嗷的一下就哭了起来。</p>

    她抽抽啼啼的哭着,就引起了她的背后之人,一直在屋外注意着这边动静的郑秀女的注意。</p>

    对于旁人的视线向来敏锐的顾峥,抬眼就朝着对方回望了过去,待到看清楚这来人之后,顾峥就明白了,自己为何会被找麻烦的原因了。</p>

    在每一个多情的帝王背后,都有一个阴魂不散的表妹。</p>

    当然了,这个表妹,是无数大女主书籍之中永恒不变的一个角色。</p>

    它也许会是女配,也许会是女三,但更多的是炮灰,踏脚石,亦或是挡箭牌。</p>

    但凡带着表的这个字眼出现,大家都会说一句:我艹,表妹来了。</p>

    因为这就意味着,一个带着家族羁绊的搅屎棍,会通过家庭以及长辈亲情来施压的方式来打击你的……最恶心人的敌人出现了。</p>

    表妹是打不得骂不得,甚至有时候连男主都奈何不得的生物。</p>

    若是女主是个自强不息的人设的话那还好一点,可若是一朵圣母小白花的话,那可是要被表妹这种生物,给欺负的嘤嘤嘤直哭的啊。</p>

    难道说,他顾峥也受到了女主的待遇,在如此早的时间段之中,就被表妹给盯上了?</p>

    顾峥的脑子之中各种念头转个不停,而那个一直在盯着他看过来的那位郑姓的表妹,她的脚步也不曾停下。</p>

    她的身后跟着两位住在同寝的秀女,虽说是身份相同,但那错开的半步,亦步亦趋的仪态,怎么看都像是这位太后娘家,皇帝表妹的丫鬟跟班才是。</p>

    这真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了。</p>

    心中有些暴躁的顾峥,啪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p>

    在此时他心中的焦躁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p>

    顾峥有一腔的憋屈与怒火想要发泄,当然冤有头债有主的他想要发泄的第一目标不是这些同为可怜人的女人,而是那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能书本之中唯一会出现的男人,这个国家的帝王,司徒景明的身上。</p>

    而就是这种宛若实质的怒火,以及顾峥突然的起身,一下子就打断了郑表妹继续前行找茬的脚步,让她因着这一耽误的功夫,顾峥刚才用手拍过的桌子的一角……就噗啦啦的掉了下来。</p>

    在此时,无论是门内的人,还是门外的人都齐齐的低下了脑袋,略带茫然的看着那落在地上的厚约寸余的小三角形木头块。</p>

    顾峥略带忏悔:手误。</p>

    高姐姐一翻白眼:眩晕。</p>

    郑表妹拎着裙子:逃跑。</p>

    其余围观群众:将惊叹号往头顶一戳,哦!</p>

    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除了那位倒霉的生活无法自理的高姐姐,其他人在反应过来了之后,那是毫无仪态,脚下生风一般的就逃了一个无影无踪。</p>

    反倒是将顾峥一人留在了现场,既要收拾尚未吃完的碗筷,又要将略显丰腴的高姐姐给扛回到床榻之上。</p>

    也就因着这么一闹,顾峥刚才冒出来的那一点火跟着就熄了下去。</p>

    待到他冷静下来之后,就略带疑惑的询问笑忘书道:“话说我又是如何得罪了那秀女之中权势最盛的郑家表妹了呢?”</p>

    “这么多天的宫内生活,除了平日间必须准时报到的礼仪培训以及才艺讲解的课程之外,我就连吃饭都是在屋子里边的啊。”</p>

    与那些有事儿没事儿就想着在外边的小花园之中闹出点动静,从礼仪课大殿到寻芳殿的住所那只有一条走廊的道上也想着偶遇的秀女们相比,他可是其中最老实的一个了。</p>

    这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p>

    这不,就在顾峥疑惑的时候,笑忘书这两天也不算是白忙活了,立马就接上了话茬。</p>

    “顾爷,不对,是顾奶,也不对,是姑奶奶,我跟您说啊,根据我搜集的情报分析,大概是因为顾爷那一笔太过于出挑的行书给闹得。”</p>

    “您忘记了,您的书画老师,在课堂上见到您的行书之后,曾亲口称赞过过,就算是本届以书画双绝闻名士林的探花郎也不见得拥有你这一笔好字儿。”</p>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这位郑表妹才会对你大加刁难的吧。”</p>

    “因为啊,这位大魏国的皇帝,乃是一位附庸风雅,最喜欢名士诗词的皇帝。”</p>

    “他的后宫啊,现如今最受宠的淑妃娘娘据说就是一位才女。”</p>

    “而他的表妹,也就是现如今的大魏国皇太后的娘家,乃是勋贵之后,往上三代数过去,也只不过是侥幸习得了几招的泥腿子罢了。”</p>

    “您瞧瞧那一家子的彪悍劲儿,她能对那有才有貌的女子看顺眼?那才叫奇怪呢。”</p>

    哦,原来与此。</p>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p>

    做人太过于优秀了,也容易引起旁人的嫉妒啊。</p>

    这原因已经找到了,顾峥应该如何去应对呢?</p>

    这还用问?</p>

    都已经这样了,谁还敢找他顾筝儿的麻烦。</p>

    邪笑一下的顾峥,啪的一拍桌子,就将放置在床边的小案的一角也给拍了下来。</p>

    待到他看到木屑纷飞的时候,才恍然认识到,现在并不曾有人挑衅,自己的力气可以收回去了。</p>

    对于自己的不小心,他也是笑了:“哈哈,这又不是宫斗的时候,没必要使这么大的劲儿。”</p>

    就因为他是背对着高秀女的床榻,顾峥就错过了因为他这一拍,又说了一句话,那躺在床上的姑娘不自然的就抖了两下。</p>

    努力的躲在被窝之中的高姑娘那是瑟瑟发抖,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p>

    这位刚被发现十分的与众不同的顾秀女,仿佛,大概,有可能对于宫斗这个词儿有什么误会?</p>

    若是女人之间的斗争都被他如此的解读的话,高姑娘觉得,哪怕她入了宫,得了宠,她也绝对不要和顾筝儿对上的。</p>

    不过,转念一想的高姑娘又打了一个哆嗦,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怕的而是高兴的。</p>

    因为反过来再一想的高姑娘觉得,她知道顾筝儿的厉害,但是旁人不知道啊,也许这对于她高鸿兰来说,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尖刀,在某些时候能够起到奇效呢。</p>

    于是,自认为自己已经解决了麻烦的顾峥并不知道,在今日之中目睹了他的厉害的几位姑娘,竟然心有灵犀十分默契的对于他表现出来的异于常人的力气具都是三缄其口,权当不曾见到。</p>

    她们不单单是不再找顾峥的麻烦了,反而还十分主动的替他挡了不少来自于其他姑娘们的明刀暗枪的麻烦。</p>

    单纯如同顾峥这般的钢管直男,就在这几个人的保驾护航之中,顺顺当当的等到了殿选名单新鲜出炉的那一日。</p>

    此时有能力有资格站在顾峥身旁的姑娘们,拢共不过余下七八十人。</p>

    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样貌出众的好姑娘。</p>

    到了这个时候,是否能进到这五十以内的名额之中,靠的也全都是运气了。</p>

    不是顾峥吹,在比拼小概率机遇以及全凭撞大运的事件之中,他从不曾惊慌过。</p>

    也许以前会,但是现在不会。</p>

    这不,在这五十人的名单被宫内的女官给诵读完毕了之后,不出意外,这一届秀女之中身份最低的两位,顾筝儿与高鸿兰的名字那是双双出现在了名单之内。</p>

    此乃上位者的常态。</p>

    她们巴不得每届的秀女都如同顾峥二人这般的身份呢。</p>

    家世差的女子,除非是拥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否则就算是侥幸被陛下留用了,最初封赏的级别也不会高到哪里去的。</p>

    高位妃嫔的位置本就少的可怜,皇帝陛下虽然亲政不过三年,但是曾经府邸之中的老人却是不少。</p>

    现如今正二品以上,皇后,四妃,夫人之位已经五占其三,但总归还剩下两个空置的名额,总给后边的人留下了机会。</p>

    大家原本就斗得如同乌鸡眼一般的,现如今这三年一过,第一批的新人,可算是新朝新帝新气象当中,最有机会的一波人了。</p>

    她们那些府邸旧人能不心生警惕,想尽方法的将危险人物给排除在外?</p>

    怎么想,顾峥这一七品芝麻官的女儿,也必须要占据一席之地的啊。</p>

    事情就是如此的顺利度过,那些未曾出现在名单内的姑娘们这最后的一晚上是如何度过的,顾峥可并不知道。</p>

    哪怕在这最后的一晚上,旁的寝室之中并不曾安宁,那嘈杂的脚步,不甘的哭泣以及女官嬷嬷们惊怒的呵斥之音,都不曾将熟睡的顾峥惊醒。</p>

    待到第二天清晨,顾峥在司仪宫女的伺候下梳洗整齐,换上统一的觐见襦裙的时候,才从一旁因为同样入选了名单而略有亲近的高鸿兰的口中得知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p>

    原来,就在他们隔间的房间内,就有三位在名单上出现过的秀女出了事情。</p>

    一位是夜半时分莫名其妙的就开始上吐下泻,被宫内的医女瞧过之后,就被连夜给挪到了偏殿之中。</p>

    那里是宫内安置生病的侍女的位置,里边的人要等到身上的病症痊愈了之后,才能被从中放出。</p>

    另外两位,一个是昨天晚上,一个是今儿个清晨,脸上身上都莫名其妙的起了一片的疹子。</p>

    像是这样的情况又哪里有机会去面见天颜呢?</p>

    听到如此的情况,顾峥一边嫌弃的整理着鬓角簪着的绒花,一边奇怪的问高鸿兰道:“那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为了防止有传染的可能,这三个人应该早就被司寝局的姑姑们给移出这寻芳殿了才是,为何到了马上就要出发的时候,咱们这院里怎么还如此的吵闹呢?”</p>

    总于轮到她出挑一把的高秀女,那本就修长的脖颈就又多探出了两分,她拢起袖子作为遮挡,用手指悄悄的朝着那吵闹最厉害的地方戳了一下,只说了两个字儿:“你听?”</p>

    接下来一个年轻女子愤愤不平的声音就朝着屋内传了过来。</p>

    “程司仪,我想多问一句,这三人被挪出寻芳殿,依照以往的惯例,不是要从那些被裁撤的秀女之中再选出候补的三名,凑齐人数之后再进行殿选的吗?”</p>

    “为何您现在就让我们这群未曾入选的秀女们就这样被遣至六局呢?”</p>

    听到了领头者的质问,那些未曾被列入名单的秀女们也跟着应和了起来。</p>

    作为被质问的对象,站在人群之中的程司仪却是冷冷的笑了。</p>

    “稍安勿躁,看来尔等被淘汰裁撤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啊。”</p>

    “像是你们这般沉不住气的秀女,就算是侥幸入到了名单之中,也只有最终被淘汰的份儿。”</p>

    “本官现在站在这里,正是要宣布此事件的处理结果。”</p>

    “宫内的郑太后协王皇后一同发布了一道口谕,太后娘娘仁慈,皇帝陛下宽厚,本就不是留恋后宫之人。”</p>

    “而殿选秀女的名单既已经拟定,出得意外的秀女,那就是福气太薄,承受不住皇家的威仪,无缘做皇帝的女人。”</p>

    “再加上,这新朝新气象,后宫第一波参选的秀女,更是应该精益求精。”</p>

    “在一开始就没有资格入选的秀女,必然是有不如人的地方,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这呈元年间的第一次选秀,就不依照惯例实行递补的政策了。”</p>

    “所以啊,各位秀女们,你们啊和这个皇家和我们大魏国的皇帝陛下,还是差一点缘分。”</p>

    那水鸭子啊,再怎么扑腾它也变不成天鹅啊。</p>

    听到司仪姑姑竟说出了如此的消息,原本还吵闹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p>

    那群就等着这三个递补名额的秀女们,一脸的沮丧懊恼。</p>

    顾峥通过观察为首的几个人的微表情,仿佛还看出了几分的门道。</p>

    这几位姑娘一定是这个事件直接或者是间接的实施人,因为与其他的被淘汰者相比,她们的脸上还多了一分难以置信。</p>

    在瞧着这几位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就用更加仇恨的眼神盯向了那些已经收拾打扮好的有资格参与殿选的秀女的方向的时候,顾峥就什么都明白了。</p>

    如此的氛围,他的身旁全是莺莺燕燕,每一个都是纯天然不带任何人工雕琢的娇嫩女子,但是顾峥却感受不到一点的旖旎之情。</p>

    此时的顾峥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女人真的是好可怕。</p>

    而笑忘书更是十分配合的在他的脑海之中播放起了一首背景音乐,音乐十分的俏皮,却愣是被顾峥给听出了几分恐怖的味道。</p>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山下的女人是老虎》</p>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p>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p>

    ‘遇见了千万要躲开……’</p>

    “够了!闭嘴!”</p>

    一嗓子,吓得笑忘书就打了一个嗝。</p>

    “现在是唱歌的时候吗?我被你和那个狗屁天道给坑成了如此的模样!”</p>

    “一想到以后天天月月年年都要面对这么一群不怀好意的女人,我这气儿就没法顺了。”</p>

    “不但如此,还想要老子去色诱那个狗皇帝!”</p>

    “娘的!不行!小爷我要想个办法!”</p>

    “啊,对了!依照世界意志的规律,这个小世界之中的外来产物一定也少不了。”</p>

    “那些依凭着女人所产生的系统,才叫稀奇古怪呢!!”</p>

    “笑忘书,现在我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要保证完成。”</p>

    “若是完不成,待到殿选的时候,我见到那个想睡谁就睡谁的狗皇帝之后,我就把头上的这簪绒花的簪子给拔下来,当成暗器给使出去了。”</p>

    “你也知道我手上的本事,到时候我杀了这个狗皇帝,那这世界意志就这么崩溃了,那可不赖我!”</p>

    听到这里笑忘书就急了,它是一个高的就蹦到了顾峥的面前,急火火的就表起了忠心:“顾爷,姑奶奶您说什么任务,我保证完成。”</p>

    ……</p>

    第六个故事《大明军魂》的番外写完了,在‘起点的二宝天使’上可以看,新微上。</p>

    想看的去瞅瞅吧,下一个番你们要看哪个故事?</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