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手机登录: 456玩什么羞耻Play,滚

    陆清欢,“本来我还想让他们先试穿一下,看看有没有地方需要修改的,以防不合身,但是我想,服装尺寸都是对的,而且还采用的是他们最新的个人信息,不过三哥,亏得你能拿到他们两人这方面的资料。”

    顾衍和黎汐是部队中的人,而且顾衍和黎汐这个医疗兵不同,他的保密程度很高。

    想要拿到他的个人信息,比徒手接炮弹都要难。

    厉景琛,“拿到资料不难,再说这是我的婚礼,就算我不问,他也会主动告诉我。”

    厉景琛办婚礼,这么重要的事情,顾衍说什么都不会错过。

    陆清欢,“这样啊。”她点点头,随即说,“我们待会先不用急着回去,最近阛阓路那边新开了一家川湘菜餐馆,我看网上好评不错,都说那家的东西很好吃,刚好我们也是从阛阓路这边回家,就顺便去那里一趟吧。”

    厉景琛问,“往哪里走?”

    “我给你开导航,好了,现在可以跟着导航走了。”

    陆清欢三五下就弄好了。

    到了餐馆,两人进到里面,因为此刻刚好是用晚餐的时间,平时在这边工作的那些上班人士,一下班都会选择这家餐馆,除了他们,还有一些学生和其他专门出来聚餐的家庭成员。

    看着很挤。

    陆清欢哇了一声,“没想到生意这么好,人真是多。”

    若是放在以前,厉景琛肯定不会到这里来,但他被陆清欢带着去像眼前这样的地方太多次了,多到现在他看到这样的场面他都没有想过要掉头离开。

    谁叫他习以为常了。

    不过在此刻,他却有了换个地方吃饭的念头,“人太多,不小心你可能就会被撞到,要不然我们下次再来?”就算是有厉景琛护着,但也架不住人多,这边来一个,那边来一个,总会有肢体接触。

    陆清欢拒绝。

    她轻松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撞到的,你看那边,那边的孕妇都有七八个月大了吧,她都敢来这里,哎,原来她是去的孕妇专用区,没想到这家餐馆还挺人性化,我们就去那边吧。”

    见陆清欢坚持要在这里吃,厉景琛再想换个地方也不行,他牵着陆清欢的手,走进里面,服务生过来,“你好,请问先生和太太是两位吗?”

    陆清欢,“两位。”

    服务生,“好的,请往这边走。”

    服务生带着他们来到空桌边,厉景琛过去把椅子往后轻微拉开,看着陆清欢坐下,他才来到对面坐下。

    陆清欢接过菜单,上面是一片的红红绿绿,她好久没有吃过辣,前几个月她是不能吃,现在终于可以吃了,她当然得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用它们来开胃。

    陆清欢没有立刻就点,她抬头问厉景琛,“你点还是我点?”

    “我来。”他伸出手,示意陆清欢把菜单给他。

    陆清欢问,“你有想吃的?”

    厉景琛淡淡道,“我是替你点。”

    “我要是不看着你一点,谁知道你会点些什么菜,虽然孕妇偶尔吃一次辣的食物可以开胃,但也不能毫无节制。”最后一句,他加了重音。

    陆清欢干笑。

    她嘟囔道,“早知道我就应该在一开始就让你同意让我来点菜。”

    厉景琛,“就算你一开始说了,我也不会同意。”

    “小气。”

    “这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这是底线。”他随口回答陆清欢,然后对服务生说,“来一份糖醋里脊,酸辣土豆丝,清蒸肥牛,辣炒鸡胗,再来一份水煮肉片。”

    陆清欢问,“点太多了,只有我们两个,吃不完的。”

    厉景琛开口,“那就不要鸡胗,其余几份记得量少一些,不要太多。”

    “好的,你请稍等。”服务生拿着菜单离开。

    陆清欢听到厉景琛点的前几份菜时,她还感到不满,但等她听到他后面点的,陆清欢满意了。

    她说,“来这里要是不吃点辣都对不起自己,唉,只是可惜了,这家的辣炒小龙虾这道招牌菜我是吃不到。”见到厉景琛要开口,陆清欢立刻说,“你别开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外乎是我不能食用小龙虾这类海鲜的话,我知道我不能吃,所以你刚才点的时候,我都没有提这种不合理的要求。”

    “那你很乖。”

    “……”还能不能走心了?

    陆清欢瞪他,“我怎么听着你这像是在带小孩子。”

    尽管厉景琛很想回她一句你不就是小孩子吗,不过他还是理智的没有说出来。

    “你都快当我的厉太太了,虽然我很想把你当小孩子照顾,这样你出行都得我抱着,我才能放心,但要是作为厉太太,可不能被当成小孩子,顶多在私底下可以被允许。”

    陆清欢没好气的说,“那我需要叫你爸爸吗,玩这种play,三哥你就不觉得羞耻?”

    厉景琛点了点她的额头,“别胡闹。”随即他沉吟了几秒,低声对她说,“不过你要是想这么叫,也不是不可以。”

    陆清欢,“……滚。”

    这么打闹着,他们刚才点的菜也送上来了。

    虽然菜点了好几份,不过量不怎么多,等到他们吃饱,桌上的菜也没有剩下多少。

    厉景琛问,“吃饱了?”

    陆清欢点头,“饱了。”

    “我想喝饮料,三哥。”

    厉景琛回,“你等等。”他抬手,示意服务生过来,等人过来了,他询问有没有饮料。

    服务生指了指某个方向,说,“先生,那边有饮料区,都很新鲜,有柳橙汁,酸梅汁,醪糟,纯白开,还有一些冰淇淋。”

    “要是两位有需求,请告诉我,我马上给你们送过来。”

    服务生在这里见过不少人,她隐约猜测厉景琛不是什么普通人,普通人能有他这样的气质?普通人能有他这样的贵气?

    所以面对这样的人,服务生的态度简直是好得不行。

    面对服务生这样的献殷勤,厉景琛并没有感到不适,他让他去接了杯白开水,等人送过来,陆清欢喝了几口就放下。

    等到结账的时候,厉景琛额外给了一直为他们忙碌的服务生一笔小费。

    拿着小费的服务生高兴的把小费放进自己身上的口袋中,看着远去的厉景琛和陆清欢,他不由得感慨,“果然不是普通人。”

    刚回到家,陆清欢他们拍的婚纱照就被送过来了。

    婚纱照被精心包装过,下属见到厉景琛就恭敬问好,陆清欢把门一开,她就让下属把东西放下。

    陆清欢蹲在玄关,她用工具刀把外面包裹的那一层包装划开,然后小心的拿出里面的婚纱照,有很多张,大的足有陆清欢的腰身高,小的也有,可以放在相框摆放在桌上。

    厉景琛换了鞋,俯身看着被陆清欢摆弄的婚纱照,他随意拎了一张,陆清欢看他这么随意,她拍了拍他的腿,“小心点,别把它弄坏了。”

    听到她的话,厉景琛的动作果然小心了很多。

    陆清欢把所有的都拿出来,厉景琛拿起它们,往客厅沙发走,“别蹲在这里看,你到沙发上坐着看。”

    “哦。”

    陆清欢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坐在沙发上,陆清欢把婚纱照按照大小分类,她指着那几个大的说,“它们就用来挂在我们卧室的墙上,客厅也挂一张,其他的也都要挂着,那些小的找相框放进去,家里有空余的相框吗?”

    厉景琛应道,“有,都放在了一楼的储物室里没有动,我待会就去拿。”

    “可以。”

    陆清欢说,“现在我们家里被送了一套过来,师傅那边没有底片,不过我有让他准备两套,另外一套没有这么多,不过它们是要被放在婚礼上。”手指抚摸着照片中的人,陆清欢眉眼轻垂,嘴角含着笑。

    厉景琛薄唇微启,“你喜欢就好。”

    “是挺喜欢的,毕竟是人生的唯一一次拍婚纱照。”

    厉景琛眉梢动了动,神情平静,“你还想有第二次?”

    想要第二次拍婚纱照,如果陆清欢点头,那她可是真正的是要在他的禁区上踩地雷了。

    陆清欢微微一笑,她笑得眼角都带上了风情,同样也笑得流露出几分刻意的恶意。

    厉景琛面无表情,沉声问,“真的想要第二次?”

    看他的样子,似乎只要陆清欢回答一个是,她马上就可以见到一场大风暴。

    陆清欢笑着说,“除了你,我还能够嫁给谁,婚纱照这东西,拍一次就够了。”

    而且如果真的陆清欢有能第二次拍婚纱照的机会,她都还不知道找不找得到人来拍。

    所以她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

    看到厉景琛的表情舒缓下来,陆清欢探过身,凑到他的下巴吻了一下,“三哥,你真可爱。”

    厉景琛敛眉。

    然后长臂一伸,把她从那边捞了过来,借着姿势就这么深吻了下去,来了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他嗓音喑哑道,“现在的我更可爱。”他轻咬着她的唇瓣,理所应当的接受了陆清欢对他的评价。

    陆清欢不由得笑出声。

    ……

    厉景琛和陆清欢的婚讯,以帝都为重心,用形同蜘蛛网的形式往四周发散。

    安城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城市。

    安城的地势主要以丘陵和高山为主。

    城市的绿化环境很好,各种高楼树立在这座城市,厉景琛结婚的消息一传来,安城的金融圈和政治圈都纷纷在议论这件事,那些电视杂志也都找专业的撰稿人来写稿,不管是分析厉景琛给陆家那融资134亿的聘礼,还是分析厉景琛和陆清欢的感情,只要能和他们挨边,都能够得到很高的收视率和订阅。

    安城某个区域。

    一个形同老城区的小区,小区里的楼层都很陈旧,楼有好几栋,每一栋都有七层高,没有电梯,交通也不方便,但这里的房租便宜,而且这里很吸引外来人口来租房。

    小区中的人口成分复杂,环境很混乱,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有混社会的,放高利贷的,外来打工的,从事某些特殊行业的小姐姐等等。

    不过就算如此,小区里还是有一些生活在这里很久的本地居民,只要有点本事的,都在这里有一套房子,虽然房子陈旧,但毕竟也是自己的。

    中午,a栋楼五层又爆发出一阵叫骂声,尤其是以一个男人的声音最为响亮,楼下乘凉的人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迅速的回家拿出小马扎坐着开始看好戏。

    越是靠近五楼,那股叫骂就听得越清楚。

    五楼的某个门口前,有一个头发凌乱的年轻女孩儿,她警惕的看着那道门,似乎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年轻女孩儿惊慌的往后退,一边退一边叫,“救命啊!这里有人要杀人了!”

    门内传来一个男人粗声粗气的声音,“你这个破烂货!你瞎叫什么叫,我是你老子,你别跑,看老子不把你砍成几块,你个没用的东西,我让你给你哥做饭,你倒是跑出去不知道到哪里玩了,你是想把你哥饿死啊!还有老子也没有吃饭,你不光是想饿死你哥,你是不是还想把我也饿死?!李青青,你再给老子动一步试试!”

    “你跑,我看你跑到哪里去。”

    年轻女孩儿,也就是李青青被吓得不敢动,她眼睁睁的看着那挺着啤酒肚的男人拎着一把菜刀往她走过来。

    李青青的双腿都在打颤,“爸……爸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不给哥做饭,我真的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你千万别杀我,爸,我求你了。”

    男人走过去,一脚踢在李青青的身上,李青青一个踉跄滚到了地上,见到她这样,男人恶声恶气的说,“没用的东西。”

    “老子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你这没胆子的,我看你是一点都没有那个臭丫头的性子,老子不过是吓你一下,你就哭爹喊娘,要是早知道你是这幅德行,老子就不白白期待你也能够像那臭丫头被一个有钱爹娘接走。”

    “真是晦气!”

    他把菜刀扔到李青青身边,“你还待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饭,你真想把你哥和我都饿死啊,妈的。”

    李青青慌乱的站起来,拿着菜刀就往家里走。

    男人从身上摸出一包烟,烟已经很皱了,不过他还是放在嘴上抽了起来。

    楼下的人见闹剧结束,回家的回家,吃饭的吃饭,但有的觉得不够热闹,不够精彩,于是就高声对男人说,“光荣叔,你今天是因为没吃饭就没力气了吗,几年前你回来要是没有吃饭,你都是要把青青打一顿,怎么你今天不打了,害得我们大家伙都没有看够。”

    “哈哈,就是啊,光荣。”

    “我说光荣你也不要总是打骂青青,她再怎么说也是你女儿,哎呀,说到女儿,我记得你以前还有一个女儿吧,好像还是养女。那姑娘长得真是忒好看了,当初在可是我们这小区里长得最好看的,不少人都想把她娶回来当儿媳妇,不过后来被她原本的家人找回去了,那时候还给了光荣你们一家不少钱吧。”

    李光荣,“钱钱钱,你们这些死老太婆长舌妇们就喜欢盯着那点钱,你们是自己没有男人吗,你们有这个闲工夫看我家的热闹,还不如回去和你们男人多睡睡觉,一个个的都闲得扯蛋。”

    “你们也不照着镜子瞧一瞧自己是什么玩意,就你们这样,还想要那丫头当你们媳妇,她可是我给我儿子养的童养媳,她长得再漂亮再听话,也没有你们的份!”

    楼下的人哈哈大笑,“还童养媳呢,那姑娘都被自己的爸妈找回去了,你李光荣算老几,你觉得我们不够格,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样。”

    “呸!我懒得跟你们说下去。”

    李光荣对着楼下那些人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就直接关门回去了。

    楼下那些人都震惊了,其中有讲卫生的人对李光荣刚才吐口水的行为很是鄙夷,“李光荣他是要死啊,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我们不就是随便说说吗,他这么大火气做什么,我们倒是想有个蛋,但谁让我们是女人,身上没有长蛋。”

    “别说了,他那个人迟早要得报应,你看他这些年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当初他老婆还没死的时候,他家那两个孩子还算是好的,但自从他媳妇死了,没有人管他后,他简直就不是人,他那儿子跟他这个老子一样,整天无所事事,跟他这个老子倒真的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还真的是这样,他儿子不是个好东西,他那女儿同样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我那天还看见他女儿李青青和几个男的在小树林里说说笑笑,你说一个姑娘,整天和那些男人待在一起做什么,她也不觉得羞耻。”

    “你懂什么啊,你看不惯李青青那丫头片子,她还看不惯我们。”

    “没错,那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李光荣,自打当初那个被他们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姑娘被家人接走,这李光荣整天就做着他的白日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再来一个有钱人来把李青青也接走,他也不想想,那个叫清欢的女孩子看着就不是他能生出来的人,那李青青跟他老婆长得多像,明显就是他亲生女儿,他这个白日梦还不知道想做到什么时候。”

    “当初我就觉得那叫清欢,唉,现在也不知道改没有改名,她就是个不小心掉到地面来的凤凰,而且那丫头当初走的时候,她家人还给了李光荣一笔钱,要我看,那钱就不该给李家,李家对她又不好,如果不是清欢自己能干,从小就拿什么一等奖学金国家奖学金,还有各种学校补贴,李家说什么都不会让她去学校念书。”

    “所以李家就是造孽嘛,他们当初把人从孤儿院接回来,一是因为自家还没有生下孩子,二来嘛,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是当初李光荣因为赌博在外面欠了不少钱,而且还是高利贷,他们家又没有钱,还不起啊,正好那阵子政府又出了一个什么补贴的政策,他们就把人从孤儿院带回来,然后就去政府领补助还债。”

    “哎哟,那他们还真的造孽,幸好那孩子是个有福气的,家人还是把她找回去了,要是她现在没有被带走,李家的那几个东西还不知道怎么作贱别人。”

    楼下的人在议论,楼上李家却一点都不知道,不过就算李光荣听到她们的议论,他也会不当回事。

    李青青煮了两碗泡面,面上浮着两个煎蛋,李青青小心翼翼的对李光荣说,“爸,家里只剩下泡面了。”

    “那你就去买菜啊,难道你找不到菜市场在哪不成,每天都吃泡面,你就不怕把你老子吃死。”

    李光荣说得唾沫齐飞。

    “爸,你小心点,口水都到我碗里来了,你还让不让我吃饭啊!”李福宝抱怨道。

    “滚犊子,就一点口水,你吃了又怎么样,你还是老子的精子呢,当初我把你射到你妈肚子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一点口水又吃不死你。”

    李光荣骂骂咧咧的吃着泡面,李福宝完全不想吃了,他啪的一下放下筷子,气冲冲道,“不吃了,青青你要是想吃就吃吧。”

    李光荣,“咋地,你还真不吃啊?”

    “恶都恶心死我了,我还吃什么吃。”

    “算了,你不吃就不吃,饿死你算了,反正我也没期待你来给我养老,青青,你坐下吃,你哥不要,你要。”

    李青青乖巧的坐下来,“行呢,那我就吃了。”

    李福宝抽着烟,看着老旧电视上放出的连续剧。

    李青青向来都会看人脸色,跟李福宝一样,都喜欢偷赖耍奸,好逸恶劳,总之什么都干做,只要能有钱,她什么都干。

    李青青陪笑的看了看李光荣,“爸,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李光荣不耐烦道。

    “来,这是我最近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宾馆给别人下套得来的钱,一共两千。”

    “两千吗,你还算孝顺,知道有钱了就把钱给我,不像你那哥,别说是给家里带钱回来,他是没少从家里拿。”

    李福宝恶狠狠的说,“你知道什么,我都是拿去做大事的。”

    李光荣,“做什么大事?就你那样能做什么事,我被高利贷追了几个月,怎么就不见你来救济一下我。”他三两下吃完泡面,问李青青,“说吧,你找我做什么?”

    李青青,“那什么,爸,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钱?我有急用。”

    “你有什么急用啊,你爸我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钱。”他把两千往衣服口袋里面一塞。

    李青青知道李光荣是什么性子,不见兔子不撒鹰,她说,“我最近在网上钓到了一条大鱼,我看他出手挺大方的,我找他要了八千,他二话不说就把钱给我了。”

    “我想和他见面,不过他说他只喜欢处女,但我的处女膜早就破了,我就想找你拿点钱到医院去补一个膜。”

    李光荣问,“要多少?”

    李青青,“两万。”

    “你补的是什么膜啊,怎么这么贵。”

    “处女膜啊,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我是打算去锦连医院补,锦连医院补出来的膜,口碑也很好,到时候就算我和那人上床了,他肯定不会看出我是后来修补的,我这不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吗,现在都是为了投资。”

    “那也不是你这么放长线的啊,你爸我下个月还要还高利贷,我要是把钱给你拿去补膜,你是想让我被放高利贷的人抓去沉塘啊,再说你到哪不能补膜,随便在外面找个小诊所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去那锦连医院,你不知道那地方贵啊。”

    说着,李光荣就从李青青上交的那两千块钱中抽出了五百,“给你,这点钱给你补一个处女膜了,多的我这没有。”

    李青青撇撇嘴,他手里拿的钱还是她交给他的,她给他两千,他倒好,只给她五百。

    李青青还想让李光荣再多给她一点,于是她就给李光荣分析锦连医院和普通小诊所的区别。

    听着李光荣觉得她烦死了。

    李福宝在看连续剧,他看得正起兴,它就插入广告了,“操,什么玩意。”他上前手动按着电视上的按钮转台,转着转着,他就没动了,他的眼睛直挺挺的盯着电视。

    他看的刚好就是讲厉景琛和陆清欢婚礼的一个节目。

    李福宝只是被电视上说的那什么134亿的聘礼震到了,134亿,他这辈子就没看见过那么多的钱。

    “这世界真是操蛋,就结个婚都能随便扔出那么多钱,什么时候我也能转转运,不说多的,给我几十万白来万我就满足了,操……”忽然,李福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猛地扑倒电视机前,就好像要把自己塞到里面去。

    他看着那照片上的人,脑袋里一片空白,“这……这这这……这不会是……”

    李福宝赶紧按了暂停,他仔细的打量,“不会错的,就是她!哈哈哈,没想到我上次亲自到帝都想找她没有找到,这次她倒是自个出现在我面前了,看这上面是怎么说的,这134亿的聘礼都是她的,我操,134亿啊!”

    李福宝大叫。

    他整个人都疯狂了。

    他的眼睛都被刺激得红了,他狰狞着脸,兴奋的转头对李光荣和李青青叫道,“你们别在那说什么膜不膜的了,你们快过来看这是什么!草草草!我这下是真的要转运了!”

    李光荣上前,推开李福宝,看到电视屏幕上的人,他兴奋了,李青青同样也把眼睛睁得比铜铃都要大。

    “我的妈呀,哥,你掐我一把,这上面的人真的是李清欢啊。”

    李福宝,“什么李清欢,她现在叫陆清欢了。”

    李光荣跪在了地板上,他喃喃道,“别管她叫李清欢还是陆清欢,她就是从我们家走出去的那个人,她现在都要嫁人了,还有这么大一笔聘礼,不得了啊,134亿,那得是多少钱,我们三个人一辈子都花不完吧。”

    李青青嫉妒得脸都快变形了,陆清欢从小就比她漂亮,比她成绩好,比她有人缘,什么都比她厉害,现在陆清欢都要嫁到豪门当贵妇了,她还要为了两万块补膜的钱发愁。

    为什么陆清欢都这么大了,她还会被她的家人找回去。

    如果被接走的是她该多好,那样李青青就可以有很多钱,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李青青嫉妒得快要发狂了,她说,“爸,哥,我们去找她吧,反正我们这下上帝都可以找到她具体的地址,我们家可是养了她这么多年,她现在这么有钱,怎么都该给我们一点养育费。”

    ------题外话------

    好戏不断的上场啦啦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