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入口: 第四百八十七章 到底怪谁

    chapter487

    颜秋意觉得自己其实说不上聪明,最起码很多事情她都看不明白也猜不透,但是有的时候她的脑子又转的很快,比如说这次。

    容怀的枪口都已经指向她了,她还能迎着枪口冷静的分析他这个人。结合从沈勇嘴里套出来的只言片语还有蒋峻有些奇怪的态度,当然还有艾雍关于莫宁溪死因的简短叙述,她差不多就能拼凑出当年的一些真相。

    蒋家老爷子虽然脾气很大,但是她知道,蒋家从来就不是飞扬跋扈的主儿,他们始终恪守自己的底线不曾伤天害理。不然就单凭夏凡礼被人算计这一点,他们就能想手段阴回去,哪会按兵不动从长计议。不过颜秋意想这大概也是萧家这一派系人的通病,不屑阴狠手段太过光明磊落,是优点但也是致命缺点。那容怀口口声声说蒋家是罪人,蒋家欠他的,恐怕也就只有早逝的莫宁溪能够成为合适的原因了。

    不过在刚才的对话中,每当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蒋峻的反应就有些意思了,他看着容怀的目光,有愧疚有些许的愤怒,有伤怀,有唏嘘,但唯独没有心虚。这说明当年的蒋家虽不是全然无辜但事情肯定有蹊跷,否则容怀不可能把蒋家而不是莫松宇视为仇敌这些年,而蒋峻不可能容忍容怀这般放肆。

    基于这些猜测,颜秋意才敢大胆的连蒙带猜说出这些话,来刺激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容怀。他应该是幼年生活不幸或者受了很大的心理创伤,被莫宁溪救助并且认真照料,当然蒋家以蒋峻为首的人可能提供了一些帮助和照顾。而后来,莫宁溪自杀身死,最大的可能就是死在容怀面前——从他刚刚见到她那个激动反应来看,可能性基本上一半一半了。

    于是她就凭借这些推测半真半假说了一些话。

    不得不说,颜秋意的猜想很大程度上符合当年的真实情况,这一点蒋峻在后来予以证实。

    她一步一步走近容怀,眼中好似燃着火,受了打击的容怀不可置信的颤抖着身体,他无助的看着颜秋意那张与莫宁溪有九分相似的面容,被逼的一步一步往后退。

    “自欺欺人的过了这么多年,恨了蒋家这么多年,现在知道真相感觉如何?”

    沈勇眼见容怀被小姑娘三两句蛊惑的险些精神崩溃,整个人的状态已然不对,他心里已经,有些紧张的握了握手枪,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枪膛里一颗子弹也没有。

    虽然觉得这个小姑娘邪性的很,但是想到外面的那一群人,他心里又有了底气。他喊道,“老板,你别听这小丫头片子胡说,她都是在骗你!”

    可是没有用!

    就哪怕沈勇喊的再大声,容怀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眼,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蒋峻有些讶异的看着颜秋意,片刻之后眼里闪过一丝赞许和欣慰。想到刚刚小姑娘的举动,他现在还有些后怕。

    颜秋意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话效果这么好,或者说她没想到容怀对莫宁溪的感情这样深,以及……

    “宁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宁溪……”他嘴里念叨着什么。

    颜秋意放低声音,“有些事二十年前做不到,二十年后你还做不到吗?”

    “什……什么?”容怀的声音很低。

    “替你的宁溪报仇,找真正害死她的凶手报仇。”

    沈勇觉得自己不能眼看着自己老板被蛊惑,他决定做的什么。眼下小姑娘背对着他,正好是他出手的好时机。

    果然,他出手时她连头也没回,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忽然双手被擒住卸了力道,腿上受到重击不由自主的贵在地上。转头就看见蒋峻冷冷的看着他。

    “对容怀我可以让他三分,但并不代表他的狗也能在蒋家狂吠,这里容不得你们撒野!”

    哎,这才像话嘛!

    颜秋意分神注意了一下身后的变化,心说这才是蒋峻该有的反应,之前对容怀和他的手下也太过容忍了吧。要说刚刚沈勇偷袭,她不是没注意到,她就是想看看蒋峻到底什么反应,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那你的仇人是谁?”

    容怀眼中沁血,眼中充满恨意。

    “莫松宇,龙令彬……”容怀后面还说了一个人的名字,但他声音太低,颜秋意并没有听清。

    不过好歹是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过程中的一些瑕疵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颜秋意忽然拍了拍手,这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很是引人注意,“嗯,很不错,还能想起来谁是你的仇人,可喜可贺。”

    容怀就在这清脆的响动中眼神逐渐清明,情绪逐渐平复下来,跟刚才神情激动状态疯癫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他平静下来,冷冷的看着颜秋意,“你催眠我?”

    颜秋意笑的纯良,“对啊。让你看出来了,真不好意思。”

    她的话里半分不好意思都没有。

    容怀目光阴鸷,眉目间都是杀气。

    颜秋意没有任何不自在,她仍旧保持刚刚那副温婉模样。

    “你年龄也不小了,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怎么连点心眼都不长?”颜秋意颇有些可惜的摇摇头。

    这话乍一听是在讽刺容怀居然被她一个小姑娘给催眠,但他却从中听出了别的意味。

    “你什么意思?”

    颜秋意耸肩,“我的意思就是,大概你不知道,早在我催眠你之前,你就已经被人催眠了,而且是深度催眠,对方道行很深,就是我也解不开。”

    容怀虽然没有作声,但从他紧皱的眉头来看,他并不怀疑颜秋意说话的真实性。

    倒是蒋峻突然发声,“伊伊,你说的可是真的?”

    颜秋意知道蒋峻问这话并没有质疑的意味,所以就顺带多解释几句,左右这个容怀跟蒋家有旧,蒋峻这般容忍不肯下狠手,她又何必当这个恶人。

    “自然是真的,他被催眠也是有些年头了,情绪在某个特定场合下非常容易失控。我猜测这个触发点应该就是莫宁溪或者说是跟莫宁溪长相相似的脸。这两种情况无论出现哪一种,他都会出问题,所以我的意见是。”说句实话,颜秋意对容怀并没有什么恶感,反而还有几分同情,抛开别的不讲,他为了莫宁溪画地为牢几十年,这一点就够让人敬佩和同情的,当然——这种同情是建立在她自己和家人没有受损害的情况下。“你最好找个权威的医生好好看一下,试一下解开催眠,毕竟这种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对你来说并不是件好事。而你之前接触过的任何医生或者懂些医术的人都有可能是催眠你的人,所以这段时间最好不要接触他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