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app: 5.chapter 5

    当史蒂文·罗杰斯步履轻松的将几箱食材搬进厨房后,郝乐蒂跟在他身后进入,“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来这里工作。”

    毕竟这位高大健壮的甜心拯救了世界,郝乐蒂当然不介意当个善良上司。

    中餐馆兼职并不是史蒂文之前计划好的工作,但他发现自己并不抗拒这个提议,也许是因为眼前这个亚裔姑娘的厨艺实在令人惊艳?

    即便他是个物欲非常低的老冰棍,当然也会有一定的口腹之欲。

    他漂亮的蓝眼睛看向郝乐蒂,对她说明情况,“我暂时还没租下公寓,所以需要先去见租赁经理人,明早可以开始工作。”

    史蒂文离开纽约时身上只拎着一个轻便的旅行包,这是他全部的行李,因此在租下公寓后并不需要多久的整理时间,唯一的问题也只是帕萨迪纳房价高昂,而他身上的现金有限,他长年投身军队,物欲低的同时,当然更不会选择利用英雄的身份敛财。

    当然,神盾局估计很乐意为他支付一大笔钱,但一向正直的美国队长却不想接受。

    郝乐蒂整理着食材,语气随意的就像在谈论天气,“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考虑做我的新室友。”

    她的住处和中餐馆只隔着一条街,拥有三间卧室,拿出一间出租很轻松,而且她还顺便有了一位实力惊人的保镖,虽然帕萨迪纳算是富人区,治安状况良好,但中餐馆结束营业的时间实在有些晚,所以个人安全还是很值得担忧的。

    但生活在上世纪中期,纯情真挚的“睡美人”史蒂文·罗杰斯对她的提议当然会迟疑,“这太影响你的生活——”

    郝乐蒂打断他的方式是直接朝他抛过去一把备用钥匙,“我需要一位合租者,洛杉矶的治安状况对独身女性并不友好。”

    这下史蒂文再找不出拒绝理由,以富人和中产占主导地位的帕萨迪纳虽然能勉强称得上治安不错,但娇小单薄且亚裔出身的郝乐蒂,确实极容易被犯罪者盯上。

    年轻女性,亚裔,瘦小,史蒂文的视线停留在她脸上——

    而且她还漂亮的过分。

    郝乐蒂已经利落的将食材整理收纳好,冲大胸甜心晃了晃车钥匙,脸上的笑容让人眼花缭乱,“走吧,罗杰斯先生。”

    史蒂文下意识就跟在她身后走出厨房,等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她表现出来的性格和外貌似乎千差万别,明明看上去单薄又好欺负,但行事却有点不容置疑的意味,甚至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却又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被冒犯感。

    史蒂文拎着自己全部的家当——一个轻便小行李包跟在郝乐蒂身后,绕过厨房从后门离开中餐馆。

    几乎是刚一出门,他就注意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美国火箭车巅峰之作——凯迪拉克银灰紫色老爷车。

    双层大灯和镀铬进气格栅很是浮夸,夸张的尾鳍设计更是抢眼,双子弹设计的尾灯有着奇特的科幻感,加上它超长的车身,这辆车浮夸又硬朗,更惊艳到了极致。

    罗杰斯先生看着亚裔姑娘打开车门坐上驾驶位,接着收起顶蓬,于是这辆火箭车变得更加夺目,而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史蒂文则忍不住想,这姑娘的喜好可真是复杂到让人难以捉摸。

    炎热而阳光过于充足的洛杉矶夏日里,实际上并不适合开敞篷车,如果你不戴上一顶遮阳帽,光线几乎能灼伤你的额头,而此时介于秋冬之间的天气就很适合收起顶蓬,让自己沐浴在阳光和微风之中。

    大胸甜心不是个话多之人,而且两人又不算熟悉,为了防止他尴尬,郝乐蒂拧开了车载电台,CNN电视音频直播正在播放新闻内容。

    “美国联邦调查局日前破获了自称‘北美童恋协会’的非法组织,这个组织拥有350名上层会员,其中不乏政客、教授、作家和富豪,这些人向协会缴纳高昂费用,公然在网上拍卖七至十四岁儿童。”

    “多年来,FBI与恋童癖罪犯斗智斗勇,在美国用高价收买漂亮幼童以供玩弄早已成为恶习,据洛杉矶的一位警方人士估计,整个美国有恋童癖者不下几十万人——”

    郝乐蒂面色平静的调换频道,意外的是这一赫兹电台依旧在播放和FBI有关的内容。

    “上周洛杉矶县警在南洛杉矶一处荒废房屋地窖中发现两具成年男性骸骨,经数日探查,两人身份被确定是贾斯丁·托特与迪克兰·布朗,为多起恶性绑架案犯罪嫌疑人,现案件即将移交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下属行为分析科处理。”

    郝乐蒂皱眉关上电台,双手搭在闪烁着金属银光的方向盘上,似叹息似嘲讽,“美国的治安可真是差到了极点。”

    正直且充满怜悯心的史蒂文·罗杰斯对这两则新闻有些愤慨,“这些作恶者就如同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纳粹,摧毁了无数无辜者的人生。”

    敞篷老爷车已经行驶到郝乐蒂的住处,她拔下钥匙,“被无辜抛下地狱的人,不会就此罢休的。”

    下一个瞬间,她已经冲史蒂文弯起嘴角,那种温良稚气好像甜到了骨子里,“你住侧卧可以吗?”

    高大健壮的前超级士兵随她走进住处,看清房屋结构后说,“我选客房就可以,你父母来探望时住在侧卧更适合。”

    郝乐蒂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我没有父母。”

    担心自己提到她伤心之处,令史蒂文有些不知所措,“抱歉,我——”

    “请帮我取两个杯子,”郝乐蒂从冰箱里取出昨晚熬好的桂花酸梅汤,“需要加冰吗?”

    洛杉矶十一月的平均气温在22摄氏度左右,不少年轻人在中午会只穿短袖衣服,喝冷饮更是常事,而她眼前这位超级士兵更是夸张,只是因为穿了件薄外套,额头就有些冒汗。

    他可真是健康的过分。

    史蒂文放下行李袋,挑出两个漂亮的玻璃杯递给她,“谢谢。”

    他闻到一股酸甜香气,郝乐蒂为他加了几块冰,酸梅汤的酸甜和桂花的甜香在他嘴里化开,似乎几秒之中就将闷热空气和额头冒出的汗珠带走,沁凉酸甜的绝妙感觉从舌尖直达心里。

    这一刻,史蒂文无比庆幸到中餐馆应聘的决定,这简直不能更正确了。

    当美国队长为自己的兼职工作无比满意时,FBI行为分析部BAU小组成员,正坐在飞往洛杉矶的喷气式公务飞机上,讨论着棘手的新案件。

    电脑屏幕上,有着一头漂亮金发的FBI技术科成员佩内洛普·加西亚,正身处匡提科为众人提供信息。

    “洛杉矶县警法医称贾斯丁·托特与迪克兰·布朗死于十二年前,两人与至少十一起绑架案有关,受害者均为七至十四岁儿童。”

    “洛杉矶警局最新确认两人与一起十二年前发生在洛杉矶的绑架案有关,六名儿童被藏匿多日,而在绑架犯将他们带离洛杉矶当晚,五个孩子成功逃脱——”

    她停顿了几秒,BAU小组主管亚伦·霍奇纳察觉到她的反常,“加西亚?”

    加西亚呼出一口气,“瑞德是当年这起绑架案中被解救的五个孩子之一。”

    话音未落,众人全都看向面色苍白的斯宾塞·瑞德,在任何危险情况下都能保持头脑冷静,思维敏捷的天才博士,此时正焦灼的询问加西亚,“洛杉矶警局找到失踪者了吗?郝乐蒂在哪?”

    “郝乐蒂?”加西亚极快查阅文件,“郝乐蒂·弗兰肯?”

    面对焦虑又期待的望着她的斯宾塞·瑞德,加西亚有些不知所措,却只能说出文件内容,“瑞德,她十二年前就已经被认定死亡。”

    “不,没有任何人找到她的尸体。”瑞德交握着的手指泛着青筋,他被招募进美国联邦调查局后,曾经查遍所有关于这起案件的资料,“FBI只是收到了一张郝乐蒂躺在血泊里的照片,就以此认定她已经死亡而对她停止搜救。”

    加西亚见自己无法说服他,只能将文件中当做死亡证明证据提交的照片发给对方。

    照片上的光线很暗,地面简陋肮脏且血迹斑斑,黑色长发面色惨白的小女孩倒在地上,周身的血迹多到让人难以置信,天,人怎么能流出那么多血。

    见惯惨烈场面的BAU元老级成员大卫·罗西,都差点难以承受的移开视线,但他还是只能说出自己的预测,“这样的失血量,她不可能活下来。”

    人的血液量和体重成正比,当出血量超过全身血量的四分之一时,生命就会发生危险,而照片中的小女孩娇小且瘦弱,但她的失血量恐怕都能让一个成年人生命垂危了。

    拥有三个博士学位的斯宾塞·瑞德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他只是拒绝相信。

    在瑞德十二岁高中毕业进入加州理工之时,比他还要年幼的郝乐蒂已经是物理系无可争议的天才,所有认识郝乐蒂的人,无一例外全都确信她将是自己这辈子遇到过的最聪明之人。

    即便是他们被蒙上双眼囚禁数日,对身处的地点一无所知时,郝乐蒂也始终在尝试自救,她甚至真的帮助几个孩子逃下了那辆即将行驶出洛杉矶县的货车!

    此时,肤色黝黑且健壮英俊的德瑞克·摩根,看着照片义愤填膺说道,“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为什么他们会用如此残酷的方式谋杀一个年轻女孩?”部门对外联络官珍妮弗·让热甚至不忍心再对这张照片看上一眼。

    瑞德神情苍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面临崩溃,“她帮助被绑架的五个孩子全都逃了出来,包括我在内。”

    瑞德脑海中闪过那一晚漆黑洲际公路两侧足足半人高的荒草,那是仿佛永远跑不到尽头的荒芜之地。

    在那里,郝乐蒂将只有七岁的金发女孩交到他怀里,转而向另一侧跑去引开绑架犯。

    还有随着震耳枪声,郝乐蒂喊出的那句——

    “Run!Don't look back!”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