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方网站: 24.chapter 24

    华盛顿罗纳德·里根国家机场

    审判结束后, 郝乐蒂几乎是被变装大师夏洛克·福尔摩斯直接裹进怀里, 才勉强离开被媒体围的水泄不通的最高法院。

    汉尼拔·莱克特并未与两人同行, 从前一位居住在华盛顿的病人, 希望能与他会面进行心理咨询, 因此汉尼拔将在明日折返洛杉矶。

    可惜两人抵达位于波托马克河南岸的里根国家机场后, 乘坐摆渡车从候机室到达停机坪后, 却未能当即乘上客机返回温暖的天使之城, 而是被告知需要暂时在飞机坪上等候。

    美国东部因为降雪原因, 为了保障安全,空中交通管制部门要求加大飞机之间的安全距离, 导致这架波音747在抵达华盛顿时延误,此刻还在进行客舱清洁、加燃油以及维护检查。

    目前来看,恐怕还需要三十分钟才能登机。

    广袤的停机坪,随着空中飘洒下的皑皑白雪, 一片银装素裹,皓然一色。

    郝乐蒂穿着一件牛角扣黑色大衣,脖子被侦探先生围上了他的深蓝色羊毛围巾,甚至将她半张脸都裹住了,越发显得面容苍白眼眸湛蓝。

    夏洛克穿着黑灰色的羊毛风衣, 颀长瘦削, 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气派, 而郝乐蒂正站在他面前, 大眼睛冲他眨了眨, 乖得不像话。

    咨询侦探却皱起眉, “你想干什么?上一次这样看着我,是在你十五岁那一年,因为将我的化学实验报告丢进壁炉里烧了个精光。”

    “那是因为你在家中开枪扫射,而导致我的物理器材被射穿了三个孔。”郝乐蒂认真说明前因后果。

    夏洛克垂下视线看她,他炫目的颧骨,极具男性魅力的狮子鼻和一双爱鄙视人调调般的绿眼睛,形成一种太过独特的魅力,嗓音更是迷惑,“你可真是睚眦必报的小恶棍。”

    “那你就是孤僻成性的瘾君子。”郝乐蒂可不会轻易认输。

    咨询侦探身体前倾,似乎离她更近了,“所以你找这个瘾君子做什么?”

    郝乐蒂指指不远处一片洁白地面,“我去踩雪。”

    夏洛克并不觉得吃惊,郝乐蒂有时经常冒出很孩子气的点子,这或者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被迫太早长大的孩子,智者与孩童是她的一体两面。

    “如果跑远,就将你丢在机场。”侦探低沉嗓音中有着不易察觉的纵容。

    虽然华盛顿经常降雪,但飞机坪上等候的一众乘客依旧握着手机连连拍照,还有一些年轻人玩起雪来。

    郝乐蒂并没有走远,位置依旧处于登机等候合理范围,不过这里的积雪尚未及时清扫,因此已经堆上了一层蓬松积雪,脚踩上去,能听见咯吱声响,很有趣。

    不过因为是在室外,当然会很冷,夏洛克皱眉,将她拽到眼前,又重新帮她裹紧围巾,“这见鬼的华盛顿机场。”

    郝乐蒂得仰头看他,“我忽然觉得你也许很适合做个幼教员,夏利。”

    夏洛克拍了拍她的头,“再胡扯就将围巾还给我,没良心的小矮子。”

    郝乐蒂冲他皱皱鼻子,一转身,一位坐轮椅的男士忽然撞进她视线——

    他穿着三件套西装与羊绒大衣,看上去还很年轻,但头发竟然已经完全脱落。

    这让人对他的年龄十分好奇,仅凭外貌,你会以为他最多只有三十岁,但那种沧桑且充满智慧的气质,又不是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能拥有的。

    就连长相也不能算是典型的帅哥类型,乳白色皮肤上略有雀斑,但面容又格外漂亮,尤其是那双蓝眼睛,简直能够倾倒众生。

    他对郝乐蒂露出笑容,那种温柔,让你觉得自己像是正融化在一汪幽蓝湖水之中。

    可郝乐蒂却收起了刚刚的愉悦神情,她快步与他擦身而过,令查尔斯·泽维尔心情瞬间变得极为失落。

    接着,他看见娇小姑娘竟然弯腰从厚重积雪里捡起了一只雪白幼猫。

    这只奶猫不知在雪里埋了多久,因为浑身雪白的毛发,极难被察觉,它的瞳孔放大,眼睛全然变成了黑色,身体僵硬,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查尔斯忍不住开口,“已经没法救治。”

    他话音未落,竟然看见郝乐蒂抱着幼猫的手掌发出一阵金色光芒,很微弱,也许只有他所在的位置与距离能察觉到。

    就在下一秒,幼猫开始动了,瞳孔恢复到正常状态,甚至发出了一声极轻叫声。

    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幼猫,竟然因她的一次触碰便活了过来。

    但X学院的脑波追踪器从未察觉到她的存在,甚至就连此刻,两人的距离如此靠近,查尔斯依旧无法阅读到她的任何思维与记忆。

    郝乐蒂平淡的看了查尔斯一眼,将小猫放进温暖怀中,然后回到夏洛克身后。

    而咨询侦探因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神情越发冷峻,眉心紧皱——

    他的眼睛与郝乐蒂实在太过相似。

    也许是因为曾在牛津生活多年,查尔斯·泽维尔有着优雅的英伦气质,纯正的英式发音更是动听,“郝乐蒂,我很抱歉,我是你的——”

    他被打断,郝乐蒂语气平和,“查尔斯·泽维尔,X战警组织负责人,具有地球上最强大的心灵能力,并且是我血缘上的祖父。”

    她的一席话不只令查尔斯震惊,就连夏洛克也表现的极为讶异,郝乐蒂却只关心如何让怀里的小猫更温暖点。

    她重新看向面容十分年轻的变种人领袖,“我十四岁在《纽约时报》读到你的专访,后来通过多方查询,就大概猜出了这段无趣故事——”

    “您有一个儿子,虽然您是在他成年后才知道有这个儿子存在,他名为大卫·查尔斯·豪勒,自幼被诊断出患有人格分裂与精神分裂症,年轻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精神病院出出进进,直到他的多重人格症被确认为是一种非凡的超能力。他作为欧米伽级变种人名为‘大群’【军团】,更被认为是目前已知的史上最强变种人。”

    郝乐蒂摘下围巾裹住小猫身体,声音真诚,“泽维尔先生,我并不责怪你们,但我已经成长为独立女性,并不需要再以血缘认亲寻求庇护。”

    查尔斯·泽维尔越发内疚到了极点,但夏洛克对她的语气却称得上训斥,“你十年前就知道这些事,为什么从没有对我透露过?”

    “我不想离开欧洛丝。”郝乐蒂当时刚到福尔摩斯家不久,她很怕理智无情的麦考夫将她送走。

    咨询侦探的神情更危险了,目光深沉,“只有欧洛丝?”

    ——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他这些年的照料简直是喂了狗!

    郝乐蒂看着小卷毛简直称得上恐怖的神情,勉强加上,“还有你和麦克,福尔摩斯夫妇。”

    “中年发福控制狂可以排除在外,”夏洛克看向变种人领袖,“抱歉,郝乐蒂在福尔摩斯家长大,她并不需要其他莫名其妙的家人。”

    查尔斯比海水更幽蓝的眼睛,却依旧在注视着郝乐蒂,“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令我无法察觉到你的能力,但郝乐蒂,你需要有人教你控制能力,并接受系统化的指导教学。”

    夏洛克无疑对X教授口中的“控制能力”很是惊讶,但他并未表露,更没有就此逼问郝乐蒂。

    “控制能力?”郝乐蒂看向温柔悲悯的漂亮先生,“您确定我是变种人吗?”

    她的问询令查尔斯神情一怔,显而易见,他确实从未遇到过无法被他感知的变种人,于是他只能回答,“就当是一个试验,我可以为你制造思维护盾,避免强大的精神力令你失控,直到你能控制它们为止。”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十分诱人的提议。

    “试着和我谈谈,郝乐蒂,你可以乘坐我的私人飞机返回洛杉矶,”查尔斯看上去温柔且正派,“就当是为了你怀里的小猫,毕竟民航不会让你带着它登机。”

    郝乐蒂并未直接同意,她首先致电了机场工作人员,询问近日有没有在托运中丢失的猫咪,当得到否定回答后,才暂时打消了为这只猫找到原主人的想法。

    如果它是只流浪猫,那将它留在机场显然也不是什么好选择。

    五分钟后,郝乐蒂与夏洛克进入黑鸟战机,这架世界上最快的飞机,拥有3.5倍音速,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飞得过它。

    咨询侦探坐在郝乐蒂左手边,看着被她放在腿上的奶猫,它现在看上去很是健康,正软趴趴的躺在郝乐蒂腿上,露出肚皮呼噜呼噜的睡着。

    夏洛克斜睨郝乐蒂一眼,“这只猫和你一样没心没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