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网站: 20.chapter 20

    周末夜里华灯初上,中餐馆内食客满座,今日的气氛似乎尤其高涨,也许这其中很大原因,正在于晚餐是令人垂涎欲滴的鸳鸯火锅。

    郝乐蒂已经在厨房忙碌多时,她将熬煮成的清汤和红汤分别倒入用铜片隔成两半,造成太极图形的鸳鸯锅里。

    鲜到极点的清汤,用了老母鸡、老肥鸭、火腿蹄、火腿棒骨和排骨加水熬制,加入的猪肉茸和鸡脯肉茸,则令浓郁白汤更为清亮。

    在中国烹调术中,对美味的追求几乎达到极致,这一锅红汤的要求就更高,郝乐蒂将牛油融于高汤中,郫县豆瓣、永川豆豉、辣椒末、姜末、花椒、盐、绍兴酒、冰糖、醪糟汁更是不可缺少的配料,只有如此,才能最大程度保证红汤口感丰富,味浓适口,且鲜香回甘。

    郝乐蒂帮着侍应生将鸳鸯火锅送到一桌桌客人面前,顺便每一桌都赠送一壶自酿米酒。

    以糯米作为主料的米酒酿制工艺简单,味醇而香甜,极低的酒精含量,令其刺激性很弱,非常适合平日里适量饮用,味道极佳。

    气氛热络的餐桌上,清鲜醇浓,辣而微麻的鸳鸯双锅相得益彰,麻辣清淡各别,各取所需,不但能同时满足吃辣与不吃辣的食客,更能达成重咸清淡或荤素同锅的效果,简直堪称绝妙。

    更为令人欲罢不能的,是在食材投入沸汤时发出的一声声“咕咚”声中,那种无法抗拒的烟火气,好像在边烫边享受美食的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热气腾腾,汤物合一。

    比如这一天由于没有找到其他饭友,而拼桌坐在一桌上的两位超级富豪——

    不太能吃辣的托尼·斯塔克先生,正目光灼灼的盯着涮着红汤锅大快朵颐的哥谭首富。

    虽然他这边的清汤锅十分香浓美味,扑鼻浓香阵阵袭来,味道更是浓鲜香烫,诱人食欲到了极点。

    但坐在他对面吃的酣畅淋漓的韦恩老爷,明显让托尼·斯塔克越发对红汤锅蠢蠢欲动,十秒钟后,睫毛精终于忍不住将牛肉放进红汤涮锅里。

    秘制的红汤配方味浓鲜香,在不会过于麻辣的基础上,又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味道咸鲜且油而不腻。

    托尼感觉到极为入味的牛肉仿佛在他嘴里跳动,肉汁与汤汁同时在口腔中迸发开来,再饮上一口香甜米酒,真是酣畅至极。

    ——今天依旧沉迷中餐无法自拔,郝乐蒂对食客来说就是上帝本人!

    而科学怪人四人组,今晚也再次打破了固定每周食谱,在周末这一天继续来品尝中餐。

    谢尔顿在郝乐蒂为他特制的微辣红汤锅里涮着牛肉丸,“我已经开始系统的学习中文——”

    他脸上的小表情看上去别提多自得了,音调怪异的说着普通话,“猴子睡在我肚子里。”

    郝乐蒂正巧为他端上酒酿小圆子,听见这句话忍不住挑眉,试探猜测道,“你难道是想说——好滋味在我肚子里?”

    谢尔顿睁着大眼睛卖萌,看上去好像是在求夸奖。

    郝乐蒂清清嗓子,“甜心,你还会其他中文吗?”

    “梅毒驴子!”理论物理学家一脸得意。

    书呆子里中文更好一点儿的霍华德指正,“是美的日子!”

    “…Good day?”郝乐蒂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将日常问好说成“梅毒驴子”?

    她今后再也不会嫌弃夏洛克·福尔摩斯将唐人街的“大保健”洗脚城,直接用谷歌翻译成了中文“马蹄内翻足”。

    面对一脸甜笑求表扬的库伯博士,郝乐蒂只能昧着良心夸赞,“非常有天赋,中文十级。”

    ——————————————————————————————————————————

    将每一桌食客的鸳鸯火锅汤底全准备好后,郝乐蒂端着一壶米酒和新鲜烘焙出炉的小蛋糕,走近今日特别开放的私人包厢。

    充满东方风韵的私人包厢内,透过展开的菱形木窗能隐隐看见窗外的迷人夜色,暖光源从天花板上洒下来,随着火锅的袅袅热气,两位英国绅士看上去似乎没有往日那般生人勿进。

    结束华盛顿特区数日的会议晚宴,在一小时前刚刚抵达洛杉矶的大福尔摩斯先生,身穿一袭深色英伦三件套西装,坐姿斯文矜持,一举一动宛如经过测量般优雅得体。

    但他此时说出的话却不是这样,“夏洛克,如果你继续放任自己成为瘾君子,只会越发愚钝。”

    咨询侦探双腿交叠,面容苍白眼眸剔透,“推理与冒险能在大部分时间里代替尼古丁和可.卡.因令我维持兴奋,但你面临中年发福境况,似乎依旧无法狠心扔掉小蛋糕。”

    郝乐蒂清清嗓子进入,打断两位福尔摩斯先生永远不会告终的剑拔弩张,她将小蛋糕摆在大英政府面前,“低糖,能让您免于牙疼与体型困扰。”

    麦考夫觉得他该拒绝食用这块小蛋糕,但悠然而至的浓郁烘焙香气令他踌躇。

    ——这是低糖的不是吗?

    郝乐蒂坐进夏洛克身侧位置,“麦考夫确实有些嗜糖问题,但你抽烟喝酒又烫头,可比他严重多了。”

    咨询侦探咬牙切齿,“我、这、是、天、然、卷——”

    郝乐蒂态度极为敷衍,“你抽烟喝酒天然卷,但你是个好男孩?”

    权倾大不列颠的特务头子一边满意的吃着小蛋糕,一边欣赏幼弟的气急败坏,你瞧,最小的这个他养育的多出色。

    但麦考夫没能得意多久——

    墙上的菱形木窗传来某种低沉的敲击声,几秒钟后,竟然从窗外飞入一架微型无人机,而无人机最上方,放置着一枚近似椭圆形,有着众多切面的银色物体。

    微型无人机持续逼近,夏洛克声音低沉,“上头那个银色东西是什么?麦考夫?”

    “是DX-701耐性榴弹,我不久前授权购买了一批。”大英政府话音未落,这一枚耐性榴弹的感应器瞬间被激活,“我们一动,榴弹便会爆炸。”

    “威力如何?”

    麦考夫与幼弟对视,“足以摧毁整间餐厅。”

    在两位福尔摩斯先生讨论期间,郝乐蒂一言未发,她始终在观察这枚耐性榴弹,直到在它有着上百个切面下侧位置上,发现一处极为隐秘的小写希腊字母ε.

    “The east wind is ing.”郝乐蒂带着某种特殊情感的柔软嗓音,在几近凝滞的空气中响起。

    她抬脚走向无人机。

    直到郝乐蒂将这枚感应器已经被激活的银色小东西握在手上,依旧没有引发爆炸。

    因为这是个假货,或者该说,这是经过特殊处理已经无法再引发爆炸的榴弹,毕竟假货可无法骗过两个福尔摩斯。

    包厢房门从外部被推开,传来一阵脚步声,仿佛是踩着某种独特节奏款款而来。

    欧洲女人身型高挑消瘦,常年不见阳光的面容惨白,那双灰色双眸深邃莫测,像是能轻而易举催眠任何人走下地狱。

    显而易见,军情六处多年来长久维持的最高防范等级,对她而言形同虚设,本该被关押在谢林福特堡垒的欧洛丝·福尔摩斯,再次成功越狱。

    因为今日是郝乐蒂的生辰之日,即便是她身在炼狱,也会回到她身边。

    被英国政府视作“恶魔”的欧洛丝,此刻语气竟然能如此轻柔,“霍莉,生辰快乐。”

    郝乐蒂几乎是撞进她怀里,“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当这两位划时代的天才女性同处一室时,其他人几乎都会变成多余存在,此刻,智商极高远超牛顿的欧洛丝,目光冷淡的看着两个哥哥,“你们两人步入中年后越发滑稽蠢钝。”

    步入中年?!时年三十二岁与三十九岁的大福小福先生言辞指正,“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年龄分段,中年为四十五至五十九岁年龄。”

    郝乐蒂显然不喜欢别人反驳欧洛丝,“联合国界定年龄分段,主要是为了探讨如贫穷、教育、就业、健康、吸.毒、犯罪等相关议题,其中青年的年龄分段为十五岁至二十四岁,过了今晚,我也将要被划分出青年范畴,欧洛丝说你俩步入中年,当然没错。”

    两位平日里总能呼风唤雨,立于不败之地的福尔摩斯先生——

    天才妹妹从小智商高到可怕,几乎成为他俩的童年心理阴影,然后有一天大魔头妹妹捡到一个小姑娘,没两年就将小姑娘丢给他们养,结果他们就养出了个白眼狼!

    而东风妹大魔头看着郝乐蒂格外真诚的小脸,则觉得心都要化了——

    我家郝乐蒂全世界最可爱,想把天上的星星全摘下来送她!兜里的糖也要全给她!

    这两个嗜甜肥胖症患者和愚钝小卷毛,竟然想要跟她抢妹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