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博彩: 15.chapter 15

    莱克斯·卢瑟在难以形容的情绪下站起身,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而郝乐蒂的声音就像是利刃一样刻在他心脏上。

    关于她的调查报告上,从来未提起一句她神乎其技的催眠能力。

    她让他卑微的向她下跪臣服,是如此轻而易举。

    但郝乐蒂却极为自然的绕开他,重新回到案台前,接着开火,开始又一次烹调翻炒。

    火旺油热,香辣扑鼻,很快,一盘质地酥嫩,咸鲜醇香歌乐山辣子鸡便新鲜出炉。

    郝乐蒂端起乘着辣子鸡的盘子,对尊贵的总统候选人说道,“您的晚餐,卢瑟先生。”

    不知是因为催眠后遗症,还是这盘中国菜看起来实在太诱人,莱克斯·卢瑟竟然真的抬手接过了来。

    但他没有就此离开厨房。

    郝乐蒂挑眉,悠闲的说风凉话,“您难道准备留在这里对我再跪一次?”

    这一次年轻政治家气急败坏的转身走了。

    当莱克斯回到餐桌附近时,跟随他多年的助理与保镖看着Boss诡异又恼怒的神情,简直期望自己能立即学会隐身才能。

    天呐,总是风度翩翩玩世不恭的卢瑟先生竟然被气成了这样?

    怎么办,好像忽然对这位尚未谋面的女士由衷产生了某种诡异敬佩感。

    一分钟后,当这一桌从华盛顿远道而来的食客,将香辣酥嫩的辣子鸡吃进嘴里后,那种敬佩感升到了新高度。

    而顶着一头金色卷毛的总统候选人则气恼的咬着香辣鸡肉,想起了郝乐蒂那单薄的纤细手腕——

    她的手腕比炒锅手柄粗点有限,竟然能掂锅翻炒,难道除了擅长神乎其技的催眠能力之外,她还拥有其他不为人知的能力?

    为了了解到所有实情,他一定要继续来这家中餐馆调查!才不是因为她做菜好吃!

    晚间六点至八点无疑是后厨最为忙碌的两个小时,郝乐蒂洗干净炒锅,终于能放松的休息一会,她攥起手掌敲了敲肩膀。

    当厨子可真是个力气活。

    史蒂文·罗杰斯从洗碗机里取出清洗过的餐具,整理好后擦干收起来,他走到郝乐蒂身后,动作礼貌且轻柔的将双手放在她肩颈处轻按,“May I?”

    郝乐蒂简直有点受宠若惊,拯救世界的超级士兵在给她马杀鸡?

    这可真是奇妙经历。

    不过他好像担心自己异于常人的力气误伤到她,“你可以按的重一点。”

    史蒂文加重了一点力气,但也许是因为两人的身高体重差距过大,他依旧有点小心翼翼的,他六英尺二英寸高,220磅重,而他身前这个年轻姑娘体重恐怕还不足他的一半。

    史蒂文手掌干燥且温暖,隔着一层布料触碰着郝乐蒂的肩颈处,尝试让她疲惫的肌肉得到一些放松,他的呼吸洒在她脖颈裸.露皮肤上,“郝乐蒂,你有多重?”

    郝乐蒂边整理厨具边回答,“98磅。”

    你瞧,果然不足他体重的一半,甚至还轻了22磅,他现在十分强壮,而她太单薄,看上去有种明确的差异感,莫名其妙的,史蒂文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些什么。

    正当“美国梦”先生情绪越发变幻莫测时,侍应生佩妮很是为难的走进后厨区,看见两人的相处状态后佩妮有些惊讶,她是不是打扰了什么?

    “佩妮?”郝乐蒂询问,“客人有其他要求?”

    身为老板无脑吹的佩妮,对郝乐蒂的聪慧敏锐已经习惯,“来了一桌新客人,其中一位表示对肉类忌口。”

    “我去了解一下,”郝乐蒂跟随佩妮走出厨房,看清新客人后眨了眨眼,这一桌新客人看上去可真不好惹,她对佩妮说道,“你去休息一会,我负责这桌客人。”

    不好惹已经是非常温和的形容词了,实际上,这几位高大强壮且气势惊人的男士,应该被称为邪恶残忍。

    尤其是为首的一人,他看上去年龄在四十岁左右,面容虽然不算惊艳,但也堪称英俊,但仅仅是坐在那里,就显得极为冰冷无情,仿佛没有一点人性,简直如同邪恶缪斯化身,令人观之色变。

    这位男士,正是本名约翰·施密特的九头蛇领袖红骷髅。

    或者该说是拥有红骷髅所有意识的克.隆体。

    约翰·施密特在七十年前与美国队长的决战中丧命,但在这之前,他的身体由于实验气体的注入,使其精神得以永远不灭,可以在不同载体中转换。

    九头蛇科学家阿尼姆·佐拉利用他生前的DNA克.隆了一个新的完美身躯,近期终于成功将红骷髅的意识转移进去,使他得以重生。

    生于德国小村庄的约翰·施密特从小饱受贫苦折磨,幼年成长经历更是充满暴力,父亲在妻子难产去世后,甚至曾试图淹死他,这之后他被送进孤儿院,7岁逃走后开始以乞讨和偷窃为生,十余年间生活只剩犯罪与暴力。

    而施密特成年后受到了希特勒的赏识与重用,但他过往的经历导致他对人类极端仇恨,而他天生的领导才能,他对政治、军事的敏锐嗅觉,以及超强的策略天赋,让他成为犯罪界邪恶大军中极难对付的超级反派。

    这具克.隆体拥有约翰·施密特从前的身体机能与天赋,同时让他在上世纪由于自己最臭名昭著的武器“死亡之尘”,而导致面部皮肤溶解枯萎的红骷髅脸恢复正常。

    而他今天之所以带着左右手交叉骨布洛克·朗姆洛和几位九头蛇青壮派特工出现在这家中餐馆里,正是因为九头蛇线人在这里发现了美国队长行踪。

    显而易见,即便沉睡了七十年,两人依旧将互为死敌,不死不休。

    中餐馆内,郝乐蒂走上前去,嗓音轻柔,“我是餐馆厨师,除了一位先生对肉类忌口外,还有其他需要注意的食材吗?”

    面对着这位眼尾稍垂看上去委屈甜美,且稚若单薄的亚裔姑娘,坐在首领旁边的交叉骨布洛克·朗姆洛,忽然开始觉得自己像是正在欺负无辜少女的恶棍。

    虽然他本来就是一名恶棍,但今天竟然少有的萌生出了一点羞愧——

    即便领袖与美国队长是多年宿敌,但自己刚才是不是该拦着手下不要故意找茬?

    而且找茬理由竟然是不吃肉类。

    交叉骨视线在几个手下的健壮身形上绕了一圈,这听起来可真是扯。

    经过时间打磨,约翰·施密特越发成熟危险,但他看上去竟然无比优雅,“您准备将主菜为他换成什么?”

    他语调韵律奇特,磁性声线有着冰冷的金属质感,张力十足。

    郝乐蒂看上去就像是个年幼稚气好像都不懂的小女孩,“麻婆豆腐怎么样?”

    她在买鸡腿肉时,顺手买了两块新鲜豆腐。

    对方并没有为难她,他仇恨人类世界,但却不喜欺凌弱小,“当然可以,多谢。”

    郝乐蒂回到厨房,开始为这桌看上去就十分难搞的客人烹制麻婆豆腐,她选择了北方做法,南方菜系中麻婆豆腐多数会放些许肉末,而北方通常只用辣椒和花椒。

    麻婆豆腐极为看中手艺与火工,简单的原料更是讲究一个“鲜”字,红白相宜,色味俱鲜,麻味纯正,翠绿的蒜苗最后加入,使其香味更加诱人,豆腐软嫩光泽、味道麻辣香嫩,堪称无可挑剔。

    郝乐蒂将歌乐山辣子鸡与麻婆豆腐一起端上桌,麻辣鲜香的味道沁人心脾,简直能勾起无限食欲,味道鲜美,色泽诱人,阵阵香味让人垂涎三尺。

    这两道菜无疑堪称下饭神菜,胃口大开的交叉骨差点将配料辣椒都吃进肚子里,至于那位最开始号称忌口肉类的九头蛇特工,更是不知道吃了多少辣子鸡。

    食客盈门的中餐厅里,九头蛇上到领袖下至特工,开始思考一个严肃问题——

    他们到底还要不要毁灭世界?中餐竟然这么好吃,简直让人怀疑人生信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