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手机官网: 121.番外二十一

    “近日以来,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的“恨嫁”程度, 在整个魔法界都出了大名。

    他可爱的小未婚妻在今年七月初才完成大胆求婚的浪漫举动, 不但令不少男巫师艳羡不已, 更引得欧洲魔法界一众女权人士纷纷叫好。

    她们认为郝乐蒂·李小姐漂亮的行使了与男性相等的权利,女性能在学业、职场上辛苦打拼养活自己, 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财富,自然也能主动向男性示好, 抛开各种明目众多的传统束缚, 求婚这事当然不该永远是男性专属。

    由于郝乐蒂·李在还未正式毕业时, 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便已对其抛出留校任职的橄榄枝, 本报记者与编辑曾一致认为这对年轻爱侣的盛大婚礼, 将至少在圣诞季期间才能拨冗举办。

    但令人意外的是,我们巴不得立刻被婚姻套牢的马尔福先生,竟然以英国传统谚语‘marry in septembers shine,  your living will be rich and fine’【九月成婚正当时, 生活富庶又幸福】为借口,坚持在九月二十一日,这个周六下午举行婚礼。

    由于准备时间紧张, 德拉科·马尔福甚至直接取消了理应在婚礼前一个月筹备张罗的传统婚前派对, 看来这位魔法部最年轻司长,早就做好了告别单身的准备。

    据悉婚礼将在位于英格兰北部山谷中的一座初建于十五世纪的古堡内举办, 约有八百人获邀, 其中除了这对未婚夫妻的家属及同窗好友外, 还包括众多欧洲魔法界名流政要。

    不过魔法界目前最关心的, 可不是这些权势政客出席与否,令女巫们陷入每日热切讨论的,除了郝乐蒂那件连德拉科·马尔福目前都还没见过的婚纱外,就是她的捧花和婚鞋了。

    对了,还有那枚德拉科·马尔福将在婚礼上为她戴上的婚戒,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我们的郝乐蒂小姐一向没有在手上佩戴首饰的习惯,但德拉科依旧亲自设计了一枚10.87克拉的钻石铂金婚戒,甚至在指环内侧刻上箴言——‘以上帝与梅林为誓,使我成为郝乐蒂的丈夫’。

    这场婚礼无疑已经成为近日里欧洲魔法界最受瞩目之事,但这很正常不是吗?谁能不喜欢童话故事成真呢。”

    ——《预言家日报》编辑巴拿巴斯·古费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一日

    午后的英格兰北部这一处死火山山谷间,青翠绿茵染上了点点明黄色泽,悬崖下的海面是动人的蓝,全然是童话里的瑰丽色彩,饱和度极高。

    九月下旬介于夏秋季节之间,兼顾夏日清新与秋日舒爽气候,十五世纪初建的哥特式城堡立于山顶浩瀚林海之中,尖塔钟楼直冲云霄,巍峨壮观。

    城堡下三面悬崖,唯有一处可进入此地的巍峨石板通道,两侧城墙则是哥特式修道院式的,在云雾缭绕中仿佛已经与世隔绝了几个世纪。

    德拉科·马尔福已经早早等在结合着罗马式与文艺复兴式建筑风格的圣殿中,石造的拱门穹顶复杂且华贵,流光溢彩的吊灯将光辉洒在地面上铺着的红丝绒上。

    观礼席上坐满各国巫师,除了未来可期的年轻明日之星外,便是身居高位的政客名流。如果此时再冒出个意图摧毁现有巫师政权的黑魔王,只需要对这个婚礼现场丢上一车炸.药,没准就能让整个欧洲魔法界伤筋动骨,溃不成军。

    德拉科耳边就是唱诗班伴着乐曲的声音,可他却全然无法将这些玩意留在大脑里。

    他目光始终放在圣殿外的翼廊方向,恨不得想要直接踩着红毯经过廊道,直接将因为此时还没到典礼时间,而等在他看不见的中殿内的郝乐蒂给一把抢过来。

    德拉科摸了下衬衫领口处的白色丝绸领结,接着又恨不得将身上的黑色燕尾服每一处可能有的褶皱都抻平,虽然它们本来就被熨烫的整体光滑,不存在一点折痕。

    他还没看见过郝乐蒂的婚纱,如果他这身燕尾服与婚纱不般配怎么办?到底是谁想到这种婚前不让新郎看见婚纱的见鬼传统?那个人一定是个万年单身汉,才想出这种烂主意给新郎添堵。

    万一因为他的女孩,不,他的妻子看起来迷人的翻天,而令他因为兴奋激动而头脑发晕,影响了婚礼进程可怎么办?

    在德拉科·马尔福又开始脑子混乱的胡思乱想时,被邀请成为证婚人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看着昔日的得意门生,深不可测的黑眸中带着点微不可查的嫌弃,“新娘不会逃婚,你紧张过度了。”

    斯内普教授今日一身崭新整洁的巫师袍,就连头发也认真梳了梳,及肩的黑色长发不见一丝油腻,作为男女双方信赖尊敬的院长教授,他无疑是最佳的证婚人人选。

    征婚仪式多少有些宗教感,而巫师们虽然并不强调宗教信仰,但各国魔法界整体还是继承了各自国家的较多传统,比如英国巫师界,便极为尊重基督新教信仰。

    而德拉科看着他最为敬重的院长,像是被他话语里的“逃婚”一词震慑住,他眉心甚至抽搐了一下,脸上竟然爬上了些恐惧神色,“不,她当然不会——”

    如果郝乐蒂真的突然后悔,而在今日逃婚,德拉科怀疑他有可能会当场心悸猝死。

    在马尔福少爷疯狂的想象力将自己吓死之前,圣殿内终于奏响礼乐,而在他视线可看见的廊道尽头,出现了曼妙的女性身影,而不是新娘逃婚后抛在原地的头纱。

    感谢梅林。

    郝乐蒂搭着父亲大卫·豪勒的手臂,她身穿一袭美好的像是艺术品的复古婚纱,白色婚纱以三种不同层次的白色组合,带来极致的罗曼蒂克梦幻视觉。

    典雅的一字肩袖摆是帝政时期流行的小型篷起抛袖,以轻盈薄纱制成,在上臂围拢,露出漂亮的锁骨与光洁手臂。

    而裹着她动人起伏与纤细腰肢的,则是珍贵且难得的纯手工古董蕾丝,来自纳西莎·马尔福夫人的收藏,是些诞生于维多利亚时代的古董货。

    德拉科忽然很是嫉妒这些与郝乐蒂肌肤相触的白色蕾丝,它们凭什么能紧贴着她。

    再向下,与古董蕾丝相连的,是浪漫至极的绸缎长裙摆,优雅且梦幻,又满是英国古典风情。

    而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已经又开始咒骂起了“不让新郎提前看见婚纱模样”的见鬼传统,他现在眼眶灼热,仿佛下一秒就可能当众落泪,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原来是个真真正正的爱情蠢蛋。

    郝乐蒂踩在丝绒红毯上,她努力使每一步都优雅平稳,可却控制不住因为紧张而呼吸急促,她怀疑手上的捧花手柄都要被她捏的变形。

    英国人的婚礼总是极为偏爱白色,郝乐蒂手上的捧花便是如此,象征“幸福归来”的铃兰,株形小巧,却香气馥郁,小巧的纯白钟状花朵生长在绿色根茎之上,清新淡雅。

    而点缀在铃兰之中的,是花语“纯真,无邪”的白色小苍兰,以及象征“忠实婚姻”的常春藤。

    这是德拉科选定的捧花,代表着他对郝乐蒂全然的爱与誓言。

    而他此刻,终于能触碰到他的新娘——

    德拉科·马尔福几乎是急切的将郝乐蒂从她父亲大卫手臂间夺走,大卫·豪勒眼含威胁的瞪了他一眼,而马尔福少爷神色自若,令观礼席上的不少宾客忍俊不禁。

    好在同样脾气不佳的两位男士,还知道这是婚礼现场,而第一次担当证婚人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也及时发言,很快进入婚礼宣誓仪式。

    “郝乐蒂·泽维尔·李,你是否愿意接受以他为夫?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疾病或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郝乐蒂回答的并不迟疑,可仅仅是零点一秒的时间都能令德拉科心生焦虑。

    “德拉科·马尔福,你是否愿意以她为妻,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德拉科几乎是在斯内普教授话音未落时,便抢先说到,“我愿意——”

    斯内普看了一眼早早就将郝乐蒂的手给夺到手掌里的德拉科·马尔福,但依旧按照规程说到,“请将新娘的手交给新郎。”

    明明应该此刻才将宝贝女儿交到马尔福手上的大卫·豪勒,表情不算多愉快的回到观礼席。

    而德拉科·马尔福在为郝乐蒂戴上戒指时,他的誓词还在继续,“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我也在那里住;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我向你承诺。”

    马尔福少爷全程向婚礼席客展示什么才是真正的“恨嫁”表现,在证婚人斯内普教授发言之前,他就已经急切又彻底的吻住郝乐蒂。

    而且完全将所谓的“轻轻一触便离开”的传统仪态给抛到脑后,反而热情辗转,将坏男人气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沉沦于他的蜜糖令他着迷至极的芳唇之时,德拉科·马尔福脑袋里想着——

    为了能将郝乐蒂套牢的更紧点,他们得尽快生个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