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网址: 119.番外十九

    二零零二年七月

    马尔福少爷抢来的新娘捧花, 在三年后已经成为了植物标本, 而他依旧没能顺利将郝乐蒂拐入婚礼殿堂, 实现自己“你必须是下一个”的恐吓威胁。

    别说满法定婚龄就成功让郝乐蒂冠上马尔福姓氏, 时至今日, 她成年礼都过去了半年多,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却连未婚夫头衔都没能捞着。

    盛夏的苏格兰,绿色山峦重重, 湖光山色神秘且静谧,日暮傍晚时分, 终于到了霍格沃茨又一场毕业舞会的举办夜。

    古老城堡中, 英国巫师们换下了平日里清一色的黑袍, 身着华丽典雅的晚礼服。

    毕业舞会晚八点才正式开始, 但在还未到七点时,一对对携着舞伴的男女少年人,就忍不住早早进入礼堂外的门厅处,等候那扇厚橡木门被开启。

    今晚过后, 郝乐蒂和她的四学院同级生将正式成为七年级毕业生,而这一晚,不舍离去的七年级巫师们沉浸于少年之梦中, 他们的青春与动人魅力仿佛能令时光永驻。

    和圣诞舞会相似, 今晚的毕业舞会同样配有宴席,因此不少挤在礼堂侧门厅处的小巫师们, 都并未提前进餐茶点充饥, 少许饥饿感加上对舞会的跃跃欲试, 令他们忍不住在平时能算得上宽敞,今晚却因为塞满五至七年级生而显得有些拥挤的门厅室里来回打转。

    人群中,恨不得将“郝乐蒂专属舞伴”几个字刻到额头上的德拉科·马尔福先生,身处拥挤空间里,一脸孤僻倨傲的神情就好像是他身边围着一群腐烂长毛的烂土豆一样。

    可他却依旧侧着身体在人群间行走,因为他已经看见被几个年轻姑娘围在中间,一脸兴致勃勃不知在聊些什么的郝乐蒂。

    十分钟前,她竟然将他独自丢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而她自己却跑来和姑娘们谈笑解闷?

    她现在是什么意思?不但抗拒婚礼,难道已经对他心怀厌烦,觉得他还比不上几个还没毕业的年轻女人?

    德拉科的视线灼热中混着怒火,全然放在郝乐蒂身上,女巫们选择舞会礼服时一向以长裙为主, 郝乐蒂却选了条精致短礼服,浅淡的地中海蓝,肩带窄细,露出皮肤薄且透亮的手臂和锁骨,以及线条漂亮的白皙双腿。

    她的装扮清新迷人又不过于暴露,满是轻盈灵动的少女感。

    从德拉科的方向看去,郝乐蒂侧面对着他,他的视线从少女的鼻梁,脸颊,唇角,下颌骨一路下滑,脖颈到锁骨,肩背的曲线优雅挺拔,又不过于紧绷。

    身前发育则恰到好处,不夸张的起伏却让他耳侧都烧红了点。

    腰肢细软,再向下是蜜桃一样的臀部曲线,修长双腿微微交叠着,脚踝上绑着jimmy choo三英寸高跟鞋的细绑带,脚背上只有一根皮革带触碰着她的皮肤,就连鞋跟也很细。

    德拉科觉得她看上去就像个踮起脚尖的小美人鱼,但不得不承认,这双鞋她穿着实在漂亮,并且诱人。

    德拉科觉得他今晚应该给这个创立于伦敦东区的鞋履品牌拨通电话,订购至少三千双高跟鞋,然后让郝乐蒂每天轮番换样式,但只能穿给他看。

    当马尔福少爷充分发挥想象力,遐想郝乐蒂踩上一双又一双迷人仙履时,他的女孩脚尖一点侧过身来,已经看见他高挑出色的身影。

    两人中间隔着不少身着华服的年轻巫师,德拉科并未听清她对围在身边的姑娘们说了句什么,她们就很快散去,勾着男舞伴手臂朝礼堂方向走去。

    此时,礼堂宽厚的橡木前门已经被开启,络绎不绝的人群急匆匆进入。

    而德拉科·马尔福的目标从不是舞会,他拨来身边的“烂土豆们”,迈着长腿朝郝乐蒂逼近,即便脚步稍急促,却依旧优雅得体的不像话。

    而郝乐蒂在马尔福少爷质问她“为何无礼将他丢在公共休息室”的原因之前,抢先帮他整理着他喉咙下方一点没歪的天鹅绒领结,“你一定是今晚最迷人的男士,虽然作为舞会伴侣年龄有些超标。”

    霍格沃茨的毕业舞会之所以通常都是五至七年级学生唱主角,便是由于一条众人早已铭记于心的隐性传统——

    除主宾席的教导人员之外,参加舞会的年轻巫师年龄最好不超过二十岁,不低于十五岁。

    而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上个月都已经满二十二岁了,他估计是今晚毕业舞会上被在校生邀请的最高龄舞伴。

    而德拉科之所以能够突破传统规定出席舞会,还要得益于他曾是霍格沃茨优秀毕业生,外加魔法部最年轻司长的杰出声誉。

    而此时,德拉科听完郝乐蒂的话,内心升起强烈怀疑——所以她现在就已经开始嫌他老?她刚刚与那几个女人难道是在谈论分手方式?

    年轻女孩总是喜欢这样做,花时间和身边姑娘讨论男友的种种缺点,然后再密谋如何甩了他们。

    在马尔福少爷认为自己随时可能被郝乐蒂没良心抛弃的此刻,两人已经越过开启的橡木前门,进入舞会礼堂。

    礼堂古老石制的墙壁上挂满闪亮银霜,与天花穹顶上的星辰夜空几乎连成一体,色泽浅淡的蓝紫色、粉白色风信子与常春藤缠绕着编成花环,在星辰夜空下浪漫而雅致。

    四张学院分属的长桌换成了上百个小型圆礼桌,摆放着金光闪闪的餐盘与剔透水晶杯,银质餐具在每张桌上的秘银镂空灯笼映照下,流动着金属光泽。

    明日才是正式离校日,郝乐蒂目前仍是唯一的学生会主席,因此她的用餐位置离主宾席非常靠近,她和德拉科落座后发现,这几乎是在邓布利多校长和斯内普教授眼皮子底下进餐。

    邓布利多的白胡子似乎更长了点,他正高兴的喝着蜂蜜酒,而斯内普教授则面无表情的将老蜜蜂刚刚放在他桌前的甜腻黄油啤酒扒拉到一边去。

    目睹全过程的郝乐蒂早已习惯眼前场景,她打开菜单说出,“酒浸覆盆子牛奶冻。”

    她餐盘中立刻出现这道甜品,而德拉科切完法式小羊排摆到她面前时却被拒绝,她手掌贴在胃部,“我今晚只需要这道牛奶冻。”

    吃多了可能会影响她的舞会特别节目。

    灯盏映照下,马尔福金发浅淡到近乎铂金色泽,而他眼见郝乐蒂今晚少的过分的食量,眼中仿佛凝起寒霜——

    她现在难道到了与他共同进餐都厌烦的程度?

    德拉科忍着脾气将小羊排吃完,接着是一份橘酱布丁,可惜马尔福少爷明显不是慷慨大度的性格类型,他一把将餐盘推开,几乎想要将领结扯开丢到一旁,才能微微平复此时糟透了的心情。

    他试图再次谈起延迟了三年的订婚礼,“郝乐蒂——”

    “邓布利多校长要正式通知舞会开始。”郝乐蒂出言打断他,德拉科觉得他的太阳穴血管正在一跳一跳的。

    她可真是熟能生巧,总能找准时机打断他,见鬼!

    而主宾席上的白胡子巫师已经站起身,上百张餐桌上的年轻巫师们熟悉的跟着站起退后,于是校长一挥魔杖,所有礼桌便嗖的飞到墙边,给毕业舞会让出宽大空地。

    邓布利多估计是音乐爱好者,对于现场舞台毫不敷衍,三英尺高的舞台上铺着银霜烁烁的墨兰色天鹅绒地毯,两侧摆着钢琴,吉他,低音提琴,架子鼓,甚至还有几支深金色的短号与长号,风琴与大提琴当然也不在话下。

    舞台最中央位置,则放着一支金色的复古麦克风架。

    舞池上方的星辰夜空浪漫极了,小型舞台则精致夺目,德拉科看见近十位年轻人走上舞台,似乎准备演奏乐器。

    也许是巧合,这些年轻巫师中有几个姑娘,正是不久前曾围住郝乐蒂兴致盎然交谈一番的女巫。

    舞台上响起爵士乐,不少巫师已经跃跃欲试的结伴走上舞池,德拉科·马尔福当然不会放过共舞机会,可在他正要握住郝乐蒂的指尖时,她竟然挣脱了。

    德拉科发誓,这一刻他怒意升腾的差点大脑充血,如果他今晚再次收到她的任何一次拒绝,他恐怕就快要忍不住让他准备的爱情魔药尽早发挥功效。

    而郝乐蒂却只是回头看他一眼,便轻盈的越过舞池人群,接着,他看见今晚让他一再恼火的坏姑娘登上舞台。

    她纤细的手指已经握住麦克风架,郝乐蒂看向与她几乎隔着整个舞池的德拉科·马尔福,爵士乐曲中,响起她丝绒般的嗓音——

    “if you need me, call me

    若你需要我,就呼唤我

    no matter where you are

    无论你身在何处

    no matter how far

    不管距离天涯海角

    just call my name

    只要呼唤我的名字

    i’ll be there in a hurry,on that you can depend

    我就会急忙飞奔到你身旁”

    德拉科听见他仿佛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声,他恐怕是患上了心脏病,可他宁愿他的心脏停止跳动,也不愿意他的女孩停下歌声。

    “no wind, no wind,no rain, no rain

    风雨无阻

    nor winter's cold

    即使凛冬严酷

    can stop me,babe,oh babe baby baby

    也不能阻止我,宝贝,噢,宝贝,宝贝,宝贝

    if you're my goal

    如果你是我的目标

    no wind, no wind,no rain, no rain

    一切便将风雨无阻”

    德拉科眼中冰雪消融,没有任何风雨严寒,亲爱的,永远不会有,不管是什么碍眼的东西想挡在你我面前,相信我,蜜糖,我都会让他沉进大西洋里当海草养料。

    郝乐蒂身侧的乐队与她配合的极为默契,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乐曲越发激昂振奋。

    而她的声音几乎让德拉科全身发抖——兴奋,得意,快活。

    即便是最过火的毒.品全部相加,都不可能与她这几句话带来的兴奋感相提并论。

    “ain't no mountain high enough

    不管山有多高

    ain't no valley low enough

    不管溪谷多深

    ain't no river wild enough

    不管河有多宽广

    nothing can keep me,to keep me from you

    没有任何障碍能将我,将我从你身旁分离”

    德拉科·马尔福狂热凝望着舞台上的郝乐蒂,他瞳孔舒展外扩,心跳快到失速。

    蜜糖,这一定得是你的真心话,如果你是在欺骗我,这恐怕会要了我们两个人的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