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可靠吗: 118.番外十八

    被揪着后颈皮毛逮捕归案的黑魔王, 想将自己从猫身里解救出来都是个大难题, 估计短时间内是没什么兴风作浪的机会了。

    海拔近九千英尺的高地森林里, 魔法部年轻傲罗们时不时故作无意的看向郝乐蒂, 就好像只是在观察遮天蔽日的茂密灌木时, 不小心瞄到她一样。

    如果他们眼神里的好奇与纳闷, 能别表现的那么明显的话。

    但这无疑是正常表现,毕竟这一队精英傲罗已经在此地搜寻多时, 结果这位尚未成年的小女巫来到耶泽尔察山还不满二十分钟,伏地魔就在她手上倒了大霉, 还是自己撞上去的。

    而这个穿着条漂亮精致的吊带小裙子, 就像是在加州海滩或是南欧半岛度假的单薄少女, 刚刚还在众人面前直接跳到德拉科·马尔福身上, 将这个把阴险狡诈刻到了骨子里的马尔福,哄得既想得意炫耀,又害羞恼怒,连耳朵都开始烧红。

    整个魔法界所有花花公子捆一块, 估计都没她如此擅长泡妞(?)。

    在马尔福少爷被郝乐蒂哄得五迷三道,几乎将因为她刚才陡然消失,而升腾的危险怒火都抛到脑后之时, 吊带裙少女就轻盈的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郝乐蒂看向正在将黑魔王附身的挪威森林猫, 塞进秘银魔法牢笼的哈利·波特,“伏地魔顺利捕获, 你和赫敏的婚礼终于不用担心被迫延期了。”

    作为“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之星”, 哈利·波特在傲罗中的声誉当然极佳, 称得上一呼百应了,此时郝乐蒂提到他的婚礼,年轻巫师们无论男女都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脸上神色也都流露出年轻人该有的活力。

    而德拉科·马尔福听着身边大多毕业于格兰芬多的鲁莽小蠢货们讨论着波特的婚礼,视线却一直放在郝乐蒂身上,“你完全没必要对波特和格兰杰的婚礼如此上心,霍莉,你可以筹备自己的——”

    马尔福少爷还未说完,就直接被郝乐蒂打断,她不知从哪翻出一张老旧地图,“我们去亚得里亚海湾度假怎么样?乘船直接航向威尼斯,那里简直是亚得里亚海这颗海蓝宝石上的璀璨明珠,我们选一栋拜占庭式建筑住下来,体会伟大的文艺复兴魅力。”

    她语调柔软,语速却一点也不慢,将德拉科想说的话完全截住,他当然知道这小混蛋是在故意转移话题,什么见鬼的拜占庭建筑和文艺复兴,她纯粹就是不想听他提到婚姻,没有一点嫁给他的意思。

    这个滑头的小骗子是不愿意被他套牢?还是仗着年轻想要多积累几段恋爱体验?

    ——她难道准备甩了他?!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的想象力一向很是丰富,如果给他时间继续发散下去,估计都能想出一百八十个意图勾引郝乐蒂的泥巴种来,而他明显会将那些家伙全宰了沉进英吉利海峡里喂鲨鱼。

    郝乐蒂看着金发男人蓝眼珠里的恶意昭彰,他的金发与眼眸都是极浅淡的色泽,肤色同样苍白,一身黑衣巫师袍下,身姿高挑消瘦,形成一种带着点神经质的优雅俊美,如同中世纪哥特古堡中的瘦白公爵。

    即便英国魔法界并没有贵族、王子这样的存在,但德拉科的气质明显区别于阴霾森林中一众年龄相当的精英傲罗——

    儒雅中隐藏着透骨危险,冷淡且倨傲。

    郝乐蒂在马尔福的恶意显露之前,已经贴上去抱住他的手臂,“你不想去意大利度假?那希腊怎么样?盛夏正是爱琴海最美妙时分,不但有泛着金色光线的‘葡萄酒色之海’,海滩更是白沙细软,所有一切都充盈着浪漫情调。”

    马尔福少爷黑着脸,看着靠在他怀里一派乖巧,侃侃而谈的郝乐蒂,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准备兼职欧洲海岛导游,为了堵住他的话题可真是尽心尽力。

    你瞧她多具说服力,一旁的傲罗们都被她说动,“不如我们将伏地魔灵魂送至魔法部关押后,用这段时间积累的带薪假期,来场欧洲东南角海岛之旅?”

    这些年轻巫师长期工作于总是阴雨连绵的伦敦,东欧南欧的明媚夏日可谓极具吸引力,谁能不爱湛蓝的地中海呢。

    德拉科·马尔福看着一众被郝乐蒂带偏的青年巫师,再看看他的小骗子一脸无辜神情,他几乎想要捂着肋骨狠狠吸一口烟。

    她可真是不能再棒了,现在这势头他还说个鬼的求婚、订婚,这一帮毕业于狮院的单细胞蠢货,呵,他们都开始讨论起波罗斯岛上的柠檬树和米克诺斯岛的日光浴了。

    而郝乐蒂竟然还睁着她这双让他着迷沉沦的蓝眼珠望着他,“您又在生什么气,马尔福先生,您的脾气可真是糟。”

    德拉科压下邪火,手臂将她搂的更紧,贴在她耳边低语威胁,“你再激怒我取乐,我就——”

    因为离得十分近,郝乐蒂能轻易在他脖颈皮肤印上一个轻柔亲吻,离他的喉结非常近,他说话时喉咙声带的振动,仿佛贴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进行。

    德拉科觉得他脑压升的有点高,而郝乐蒂贴着他问,“你就怎么样?马尔福先生?”

    耳边那些鲁莽蠢蛋还在讨论爱琴海曲折狭长的海岸线,而德拉科感觉他好像又被郝乐蒂敷衍的打发了,只是一个吻,如此草率搪塞,他却每次都心软的一塌糊涂。

    而对付起死傲娇越发得心应手的郝乐蒂,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过分之处,如果她不学会适时搪塞马尔福少爷,恐怕会被这位占有欲旺盛先生,侵占生活里每一丝空隙,全然被打上他的专属烙印。

    不过关于魔法部傲罗讨论的东欧之旅,最终也未能成行——

    将禁锢在森林猫身体里的伏地魔灵魂,带回魔法部归案后,这位黑魔王仅存的几个狂热追随者意图施力营救,本职便是抗击黑魔法的傲罗们只能再次对这些食死徒进行搜捕抓获。

    而在将这些狂热邪恶,疯狂以折磨麻瓜为乐的食死徒投入阿兹卡班后,哈利·波特与赫敏·格兰杰的婚礼终于得以如期举行。

    这对少年时期便是彼此最重要好友的新婚爱侣,为了照顾女方亲人的麻瓜身份,并且不对外透露魔法界存在,决定在两地举办婚礼,格兰杰亲属为主的伦敦伊斯灵顿区婚礼,在上周已经举办。

    而这个周六下午,戈德里克山谷中,哈利与赫敏的这场婚礼,则迎来了数不清的魔法界人士出席。

    戈德里克山谷是哈利·波特父母成婚之地,也是他出生的地方,这处位于英国西南部的半巫师聚居地,绿意茂密,郁郁葱葱,盛夏里光线明媚。

    不算宽敞的英国乡村里,随处可见笑意盈盈的男女巫师,许多哈利和赫敏的同级毕业生,由于近年来魔法界的局势倾向变动,从前剑拔弩张的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近乎握手言和,因此婚礼观礼席上,也有零星几位蛇院毕业生。

    不只是年轻巫师,甚至就连霍格沃茨校长邓布利多,格兰芬多院长麦格教授都盛邀出席,与青年巫师们一同品尝着火焰威士忌。

    而被《预言家日报》多次展望将成为国际魔法合作司史上最年轻司长的德拉科·马尔福,则作为郝乐蒂的男伴陪同少女参加婚礼。

    不过德拉科从进入山谷开始,就在没完没了的嫌弃这个古老村庄,他调整着本就没有一点松散的领结,脸上的烂表情就好像吃了鼻涕味的怪味豆,“遍地的格兰芬多,空气都变得愚蠢稀薄。”

    虽然有霍格沃茨其他学院人员出席婚礼,但压倒性人数的当然还是狮院成员。

    郝乐蒂撞了下他穿着法式衬衫与古典礼服的肋下,“如果你因为刻薄尖酸被一村子的格兰芬多巫师吊到教堂塔楼上暴晒,纯属自作自受。”

    即便她言至于此,马尔福少爷也没有一点收敛,站在棕灰色石板铺就的小广场上,他目光轻蔑的上下扫视着眼前的古老小型教堂,也许是因为曾经历巫师战争,教堂墙壁被熏黑了些,“这婚礼举办地看起来可真是狭窄闭塞,彩绘玻璃也窄小的可怜。”

    郝乐蒂看向教堂上在金色光线下,映出如同宝石光辉的漂亮彩绘窗,“你简直到了恶毒的程度,这教堂虽然小巧,但明明典雅优美。”

    “典雅优美?”德拉科·马尔福浅蓝色的眼珠在午后耀眼阳光下,形成几近于银色的美丽色泽,“我能为你提供一座比这破灰房子盛大古典十万倍的婚礼地,一场真正的世纪婚礼。”

    郝乐蒂冷酷拒绝,“马尔福先生,你不觉得现在提婚礼太早了点吗?我甚至还没到法定婚龄。”

    “所以人们才发明订婚礼。”德拉科牢牢握着她搭在他手臂上的纤细手指,柔软的不像话。

    订婚后六个月步入婚姻殿堂,这是完美的安排不是吗?

    不过郝乐蒂小姐明显没有一点如此早婚的念头,她动作娴熟精准的从他臂弯里抽出手臂,抛下男伴去探望新娘,经过长廊进入一间漂亮圣洁的等候室,一身白色礼服带着面纱的赫敏·格兰杰,正握着一束铃兰风信子捧花。

    深褐色的浓密卷发如同波浪般,极具魅力,不过她看上去有些紧张,与郝乐蒂拥抱时说道,“梅林,我几乎要靠背诵算术公式缓解焦虑,我的恐慌症简直都快要发作。”

    “正常的反应,”郝乐蒂开玩笑逗她,“如果你在婚礼上紧张晕倒,我会朝你扔大米和五彩纸屑将你砸醒的。”

    亲人好友朝新婚夫妻扔大米和五彩纸屑是英国婚礼的传统,以此表示祝福,赫敏漂亮的薄唇终于翘起来,“郝乐蒂,你为我和哈利准备的婚礼礼物太棒了,爱琴海两周旅行,实在让人惊喜。”

    郝乐蒂看向室外长廊,似乎已经到了快要开始仪式的时间,哈利·波特已经等到教堂圣坛处,而赫敏的父亲正朝等候室走来,他将带着唯一的女儿走过长廊,将他的爱交到新郎手上。

    “我们的十全十美小姐可一定得获得幸福,罗曼蒂克的蜜月期当然也不可或缺。”郝乐蒂在仪式开始前又匆匆和赫敏拥抱一下,对她说出真切祝福。

    在风琴开始演奏结婚进行曲前,郝乐蒂已经回到教堂观礼区,坐在德拉科身侧,而马尔福少爷似乎还在因为她刚才匆匆甩下他的行为不满,神情傲慢冷淡,却又强势的握住她的手,手指插入缝隙,不留一点空闲的与她十指紧握。

    此时,哈利和赫敏已经交换完结婚戒指,来到院子里准备抛出新娘捧花,不少年轻姑娘都跃跃欲试,看来是准备为这个幸运噱头而争夺一次。

    而郝乐蒂却是被德拉科·马尔福拖入人群中的,他一脸倨傲,却在赫敏·格兰杰抛出新娘捧花后,抬手将挡在身前的金妮·韦斯莱和潘西·帕金森拨到一边,以身高优势精准的握住铃兰风信子花束。

    下一秒,郝乐蒂看着被马尔福少爷硬塞进她手上的花束,耳边是他磁冷威胁的嗓音,“你必须是下一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