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 117.番外十七

    郝乐蒂的暑假日程安排的很是安逸悠闲, 劳逸结合——

    陪伴纳西莎·马尔福夫人交际应酬、怡然购物;

    前往谢林福特监狱与福尔摩斯小姐一同手工制琴;

    伴随赫敏·格兰杰这位准新娘,继续添置婚礼必备品;

    在马尔福少爷休假日里, 老老实实当他的甜心蜜糖。

    只不错最近马尔福少爷很是忙碌,不但要兼顾生意场与魔法部公务, 在搜寻肃清那位不可说黑魔王一事上, 也花费了不少精力。

    实际上,所有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傲罗们, 近来全都正因此事劳碌异常——

    伏地魔的黑魔法力量多年后再次出现波动,英国魔法部有充分理由怀疑, 这位曾在魔法世界掀起腥风血雨的危险人士,其灵魂正隐藏在欧洲大陆东南部阿尔巴尼亚。

    可即便是形灭神散的黑魔王, 明显也没那么容易被歼灭,至少近日里魔法部的正直英勇傲罗们, 无一能找到其有效踪迹。

    因为此事的危急紧迫, 连哈利和赫敏的婚礼都有可能需要延期举办, 总而言之,在一九九年的炎炎夏日里, 对整个英国魔法部而言,将黑魔王逮捕归案是所有事务职责的重中之重。

    而在魔法部这群抗击黑魔法的精英男女巫师们, 恨不得将阿尔巴尼亚翻个底掉的现在,盛夏午后里,郝乐蒂正端着一碗薏仁芋圆, “摧残”她刚愎自用, 绝不服软的远房亲戚汤姆·里德尔日记本君。

    被禁锢在日记本里多日的少年黑巫师, 此时终于得以现出高挑身影,他微卷的黑发与他的心情是一般颜色,而那双黑色眼眸看向娇小少女时,几乎泛着诡异莫测的血色光泽,一闪而过。

    而郝乐蒂一派“关爱亲属”的友善面孔,她将芋圆推到里德尔面前,“芋圆是我手工制成的,口感香甜顺滑,而里面的芋头绵密松软,薏仁则解热消暑又清香开胃。”

    作为魂器,汤姆·里德尔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品尝过任何食物,而他面前这份消暑甜品看上去是如此美味诱人。

    但他依旧维持不为所动的冷淡诡谲神情,语调阴冷沉压,“我绝不会照你妄想的那般称呼你,趁早打消你的可笑念头。”

    至今为止也没能让少年黑魔王叫出一句“小姨妈”的郝乐蒂,神情别提多温和亲善,她又将芋圆朝他方向轻挪了点,“伦敦的海洋性气候在夏日里可真是难熬,吃上一碗冰芋圆再合适不过。”

    汤姆·里德尔的视线放在清甜诱人的芋圆上,而郝乐蒂托着下巴看他,温和甜软笑容全然无害,就像只软兔子。

    黑发少年的手指碰上冰凉润泽的白瓷汤匙,反正他是魂片,又不可能食物中毒。

    这份中式甜品比他想象中还要令人满意,软嫩中带点弹牙,绵密口感绝佳,味道清新爽口,并不会像大多数欧洲甜品一样的过于甜腻,而几种不同食材更是使其口感完美搭配。

    郝乐蒂托着下巴欣赏汤姆·里德尔沉迷中式下午茶,她笑的别提多甜,语气更是柔软,“很好,吃了我做的中餐,从今以后就是我的跟班走狗。”

    少年黑魔王喉咙一紧,差点被一颗芋圆噎死,“你——”

    郝乐蒂蓝眸瞪他,“你什么你,真失礼,快叫小姨妈。”

    如果不是魔杖早已被夺走,汤姆·里德尔一定要对她说出至少三百六十遍阿瓦达索命才能解恨,她太无耻了,如果他当初像她一样口腹蜜剑、阳奉阴违,恐怕早就能称霸整个欧洲魔法界。

    而郝乐蒂看着一脸阴鸷狠毒神情,却没影响他将满满一碗芋圆吃光的汤姆·里德尔,“很好,做反派最重要的就是能屈能伸。”

    郝乐蒂准备深切灌输给少年黑魔王一句至理名言——跟着小姨妈有饭吃。

    ————————————

    “我要陪你一起前往阿尔巴尼亚。”郝乐蒂要求。

    德拉科·马尔福只不过是为了此次临时出差回到马尔福庄园,准备携带上更多近战时能发挥效用的魔法器具,没想到却被他的蜜糖姑娘直接扑到身上拦下。

    因为身高差有点大,郝乐蒂手臂挂到德拉科脖子上后,双腿还得缠在他腰侧,才能长时间维持力气,不让自己掉下来。

    这姿势有点危险,德拉科贴在她背部防止她身体不稳而坠落的手掌开始发烫,可他一点不想将她弄下来,还得故作淡然的说明此次出差公务之地不适合游玩,“阿尔巴尼亚是亚热带地中海气候,夏季干燥炎热,最高温能超过四十摄氏度,而且魔法部一干傲罗坚持进入森林搜寻,蜜糖,我可不想让你去喂蚊子。”

    郝乐蒂的反驳方式很简单,她直接“啵”的一声在他嘴唇上制造了个响吻。

    德拉科觉得他应该板起脸,他不能让郝乐蒂养成这坏习惯,好像不管她什么要求,只要一个敷衍的吻就能在他这全然达成目标。

    “此次主要搜寻的耶泽尔察山高地森林,平均海拔超过八千英尺,你还未达成年而且先天体质羸弱,前年冬季曾在海拔仅有七千英尺的瑞士雪山滑道上,出现轻度高原反应。”

    “但那是冬季雪山,气压比起夏日里低上许多,而且我当时的呼吸局促和头疼症状,也许仅仅是因为被冻感冒了。”郝乐蒂双腿缠着他的腰,睁大眼睛胡扯。

    德拉科觉得他恐怕必须得将她从身上弄下来了,他脑袋都被她甜蜜气息弄得发晕,再这么下去,他下一秒就会同意她所有不合理要求。

    然后在魔法部其他精英巫师都忙着准备围捕歼灭黑魔王时,他则带着他的女孩在东欧悠闲度假,没准再被她一个吻搞得五迷三道,直接跑去浪漫的意大利或希腊。

    而郝乐蒂似乎完全不准备给马尔福少爷清醒的机会,她浅蓝色吊带裙下,肤色白皙,线条漂亮的双腿紧贴着他的腰侧,隔着衬衫与西装布料,他感觉那里炙热的像是正在被烙印上她的专属。

    而她的双臂收紧,嘴唇在他脸上发出一声声亲吻声,简直要命。

    郝乐蒂最后贴在他薄唇上响亮的亲了一下,离开一点距离后要求,“带我去阿尔巴尼亚。”

    德拉科将脸埋在她锁骨上,咬牙切齿,“等到你成年——不,等到你满十六岁,你给我等着——”

    虽然有数据显示全英超过三分之一的青少年在十六岁之前便有过性行为,一向传统早婚的英国巫师界数据想必更是会提早些。不过在英国法律规定中,十六岁不但是法定婚龄,也是法定性行为年龄,可郝乐蒂此时一点不担心马尔福少爷的暗示“威胁”,反正无论如何,他永远不会勉强她做不愿意的事。

    无论德拉科·马尔福心情如何,郝乐蒂依旧顺利得偿所愿,当她与德拉科携手抵达阿尔巴尼亚北部,最高峰耶泽尔察山时,以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为首的魔法部年轻傲罗,已经在此地搜寻多时。

    位于欧洲东南部的阿尔巴尼亚,西与意大利隔亚得里亚海相望,南端则与希腊接壤,而这片自然景色甚是出色的国土,经济却几乎是整个欧洲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典型的欧洲古老散漫国度,不过郝乐蒂此时身处高地森林中,并不能体会她的慵懒小城魅力。

    海拔已经逼近九千英尺,四周高树遍布,几乎遮天蔽日,阿尔巴尼亚电台播报的三十七摄氏度高温,在此地荡然无存,几乎透不进阳光的森林中湿冷昏暗,原始森林里遍布野生动物,随着风声不时传来野羚羊悲鸣般的叫声。

    德拉科·马尔福顺利与魔法部法律执行司一众傲罗会和,阴冷森林里,似乎所有人都蒙上了一层灰质色调,德拉科本就比寻常人苍白的面容,更是冷的发蓝。

    虽然年轻精英巫师们对马尔福出差公干时,却带上未成年小女巫“疑似度假”的行为有点莫名,但因为马尔福的权势与郝乐蒂在霍格沃茨的优秀名声,倒是并未有人站出来怀疑质问。

    尤其郝乐蒂也是个蛇佬腔,和哈利·波特一样,他们能与动物对话。

    哈利一向与郝乐蒂相处的不错,率先与她谈论此次围捕,“伏地魔在被击败后,以仅存力量附身于动物身上苟延残喘,蛇类是他的首选,因此成为我们的搜查重点。”

    一众就职于魔法部的傲罗和德拉科·马尔福都穿着纯黑的巫师制服,而郝乐蒂却身穿一条漂亮的吊带裙,她在身上施了保温咒,在阴霾湿冷的森林里,没有任何寒冷担忧。

    但马尔福少爷显然不会放心她独自行动,在一队傲罗四散后,他对郝乐蒂强调,“如果你离开我超过三英尺,我今后就用魔法绳索将你拴在身上。”

    郝乐蒂无辜的看着他,摆出一副“你小人之心”的清白表情,她甚至还用身体贴上他的手臂,在湿冷森林里,她是唯一的温暖之源。

    马尔福少爷忍不住有点害羞,他转开脸,目光正直的看向前方,搜寻伏地魔可能附身的动物,蛇类无疑是重点盘查目标。

    而郝乐蒂则退开一些握住他的巫师袍衣角,她听到耳边传来阵阵怪异声响,“德——”

    德拉科立刻转身,他身后的少女却依旧在眨眼间消失,他从未如此慌乱失措,“不——”

    在遮天蔽日的高地森林中,是令人无法辨别方向的阴霾昏暗,而德拉科·马尔福脸上几近疯狂的阴鸷神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这整座山峰烧成灰烬。

    而此时,郝乐蒂眼前的景象却几乎未变,只不过灌木仿佛更为茂密阴郁,迷雾丛生。

    而她耳边传来嘶哑诡异声响,“你侵占了属于我的东西,作为赎罪,理应成为我的宿主——”

    郝乐蒂视线在四周巡视一圈,没有任何蛇类存在的痕迹,最后,她将目光放在距离她仅仅十英尺处的一只虎斑纹挪威森林猫上。

    这种原本栖息在斯堪地半岛的猫科动物,有着厚密被毛与强壮体格,身型非常漂亮。

    因为蛇类成为傲罗重点搜查动物,转而附身在森林猫上的伏地魔,明显是意图将郝乐蒂驯服为暂时寄主,“将我带回霍格沃茨,我需要禁忌森林内的独角兽血增强力量——”

    “你都沦落到这份上,还跟爸爸讨价还价?”郝乐蒂已经将蛇木魔杖对准强壮森林猫,“不对,你该和日记本一样称呼我小姨妈——”

    蛇木魔杖发出极为强大的力量,一阵幽暗绿光袭中猫身,而郝乐蒂步履轻盈的走过去,一把拎起附身在挪威森林猫身上的黑魔王。

    典型的抓猫手势,几根手指揪住它脖颈连接脊背位置那块宽厚皮毛,这个部位让猫科动物并不会感到多少痛感,却能有效的将身体与四肢极为强壮的大型猫提起来,拎在半空,它飘逸美丽的毛发还在空气中轻晃。

    而郝乐蒂看着挪威森林猫泛着金色的圆溜溜浅色绿眼睛,对黑魔法说道,“既然你喜欢附身动物,那灵魂就一直从里面呆着吧,非常不错,再开学时我可以带上只宠物猫。”

    被强制困于猫身的黑魔王:这个该死的小鬼是在挑衅我的底线。

    随着伏地魔驯服寄主的任务失败,他阻隔开郝乐蒂与其他人的魔法幻术也得以消失。

    “郝乐蒂——”德拉科·马尔福的呼唤声阵阵传来,如同跨越一个世纪重新降临。

    随着迷雾消失,金发黑衣男人的身影全然浮现,他身后还多了一队傲罗,正是为了寻找她。

    于是郝乐蒂一把将被禁锢灵魂,没法再继续作恶的“大型猫”,往哈利·波特的方向狠狠一抛,它发出凄厉叫声,漂亮的毛发在空中几乎都要炸开,可真是典型的炸毛表现。

    而郝乐蒂已经奔跑过去,一下跳到德拉科·马尔福身上,吊带裙与漆黑巫师袍颜色对比强烈,而她双腿已经缠在他腰侧,娇艳唇瓣再次碰上他的,响亮一吻。

    接着,郝乐蒂又赶紧安慰起刚刚因为她的消失,同样“炸毛”的马尔福少爷——

    她眼眸动人的仿佛能媲美迷.情剂,“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呼唤我,我就会出现,朝你狂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