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坑人吗: 116.番外十六

    菠萝纹淡绿色泽的水晶瓶里, 爱情魔药闪动着珍珠母贝的光泽,郝乐蒂揭开瓶塞, 瓶口处立即蒸腾出呈螺旋状上升的白雾。

    她闻到一股清冷阴郁的柏木与橡苔香气,掺杂着一点极淡的烟草味, 仿佛置身于上世纪的不列颠帝国。

    这是德拉科·马尔福身上的男士冷香味道。

    迷.情剂, amortentia,拉丁语amorr【爱】与tentor【引诱】的合成语。

    而这种魔法世界里最强大有效的爱情魔药, 气味一向因人喜好而定,每人闻到的味道都不尽相同, 郝乐蒂挑眉,这瓶魔药想必正是为她准备的, 而她闻到的却明确是德拉科身上的香水味。

    这足以表明她对德拉科·马尔福的好感程度。

    郝乐蒂接着观察这一柜子的瓶瓶罐罐魔药,很快又有新发现, 在堆积着美容魔王和护发魔药的桌面后, 竟然还藏着另外一瓶迷.魂药love potn。

    这是仅次于迷.情剂的爱情魔药, 比起迷.情剂带来的强烈痴迷感与迷恋爱意,这瓶迷魂药给人的喜爱错觉要温和一些。

    但显而易见, 他们都足够在使用时卓有成效。

    郝乐蒂将两瓶爱情魔药拿在手上,马尔福少爷还真是狡黠干练, 竟然还准备了两种不同药剂,方案a,方案b, 堪称未雨绸缪, 计划周全。

    ——————————————————————————————————————————

    德拉科·马尔福返回家中时, 已经是深夜时分,他几个小时前就在魔法部地下五层简便的用过晚餐,在过于忙碌时段,三明治通常是巫师办公室里的必备餐点。

    虽然那冷餐味道寡淡又无趣,更应该被用作减肥食物,堪堪充饥。

    “霍莉——”德拉科将外套挂在入口处的栎木衣架上,他手指微微用力将黑色领带解下来,握在手上在半空中甩了一下,有种脱离优雅刻板绅士的率性魅力。

    但他背脊依旧挺直,裹着长腿的西裤裤线更是笔直,这个年龄的年轻人一向最喜爱休闲装,但德拉科·马尔福却总是一身英挺正装。

    他已经看见他的女孩——

    郝乐蒂正站在厨房烤箱前,戴着隔温手套从里面端出太妃布丁,其实这更算是种湿润的海绵蛋糕,传统的英式甜品,自从十九世纪时维多利亚女王取消高昂的蔗糖税收后,糖终于不再是奢侈品,蛋糕与布丁类甜品才得以广泛流行。

    而郝乐蒂在制作时并没有选择寻常的烤盘,而是专门用了糖浆罐子烘烤,糖浆罐子内壁挂着的些许糖浆,随着加热融于口感丰富的膨胀湿润蛋糕里,产生奇妙的美味反应。

    她询问正朝她走来的英俊男人,“淋上太妃糖浆还是香草冰激凌?”

    “两者兼备。”德拉科已经来到郝乐蒂身后,有力的手臂缠住她的腰肢。

    因为她的娇小,他的十指并未在她腰腹部交缠,而是为了抱得更紧些,手掌紧贴着她,仅隔一层轻薄夏装布料。

    德拉科的鼻尖碰触着她的发顶,轻缓的呼吸间仿佛整日的劳累感全然消失。

    郝乐蒂拿着已经降下不少温度的糖浆罐子,印着金色与绿色复杂图形的金属罐非常漂亮。

    郝乐蒂在漂亮的咖啡色湿润海绵蛋糕上,淋上自制的浓太妃糖浆与香草冰激凌,她用银勺挖了一口,转身喂给德拉科尝味道,“会太甜吗?”

    欧洲的甜品总是容易有些过甜,不过郝乐蒂今晚烹制这份太妃布丁时,已经尽量减轻了不少糖分甜度。

    德拉科尝着布满太妃糖味的蛋糕与清爽可口的香草冰激凌,两者味道无比融洽,口感绵软细腻,却不会过甜,满是迷人的复合型香味,这恐怕是他品尝过最棒的太妃布丁。

    太妃布丁并不是太甜,不过德拉科觉得他的女孩似乎太甜了点,他的视线频频在郝乐蒂唇瓣上扫过,尤其是想到她今早用飞路粉离开时,似乎都没和他正式道别,更别说送上可爱的道别吻,真是失礼,难道现在不该补偿他一个吻吗?

    而郝乐蒂似乎知道马尔福少爷在想些什么,她直接将手上装着太妃布丁的糖浆罐塞进他手上,自己则转身走向厨房边的小餐厅。

    比起平日里常用的正规用餐厅,这间小餐厅布置的更为温馨,漂亮的胡桃木桌椅,十九世纪风格,仅仅是个四人位餐桌,但桌上依旧被可爱的家养小精灵摆上了一束娇艳的英格兰玫瑰。

    迷人的红粉色泽,竟然还挂着点新鲜水珠,在壁灯的金色暖光映照下下,像是钻石切面般闪烁。

    而德拉科·马尔福拿着郝乐蒂特意为他烘烤的餐后甜品,继续如影随形,他坐在少女身侧,开始“审问刑讯”,“福尔摩斯都说了什么?让你明日继续前去?”

    郝乐蒂用手指摆弄着白瓷花瓶里的英格兰玫瑰,好让她们看上去枝条形态更漂亮些,语气随意,“欧洛斯教我制琴,这是非常棒的一天。”

    “还有呢?”马尔福少爷想到“危险的福尔摩斯”竟然和郝乐蒂相处了一天,他的语气就温和不起来。

    瞧那一家三兄妹的处世价值感,如果不是其高功能反社会的危险性,他们鄙夷摒弃爱情的程度,简直都能去当罗马天主教神父,巴不得终生独身不婚。

    他的郝乐蒂绝对不能再被灌输什么见鬼的“爱是危险的劣势”思想,想到这些事,德拉科又用银勺挖了一口太妃布丁,恶狠狠的咬进嘴里。

    郝乐蒂一手拨动着玫瑰花枝,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他食用餐后甜品,“欧洛斯倒是确实提到了些年少恋爱的弊端,以及男性的轻浮狡诈,极度自私总想着索取霸占。”

    德拉科神情冷淡阴郁,“她的言论片面刻薄,毫无可信性。”

    果然如此,这些福尔摩斯总是让他的爱情之路永无坦途。

    郝乐蒂土耳其蓝色的清澈眼眸看向德拉科,“不,我认为欧洛斯说的有些道理,尤其在我今晚从你卧室里发现了两瓶爱情魔药后。”

    她望进德拉科泛着冰色的浅色眼珠里,“你要让我对你产生强烈的痴迷感?”

    意外的,德拉科·马尔福竟然没有一丝被郝乐蒂发现他“不怀好意”意图的慌张反应,他强调,“爱情魔药不能真的创造爱情,实际上,我认为爱已经真实的存在于你我之间。”

    早在多年前知晓迷·情剂这类爱情魔药的存在起,德拉科对其的态度就一直很是嘲讽不当回事,他可不是那些蠢货,指望用这些和三流骗术没区别的爱情魔药,从心爱之人身上获得痴情。

    但他确实准备了几瓶爱情魔药,除了郝乐蒂在他卧室里发现的迷.情剂和迷魂药,他的书房抽屉里甚至还放着更多。

    他从不掩饰自己的不择手段,如果郝乐蒂在相处多年后最终依旧无法爱上他,即便是用上迷情剂这样可悲的玩意,他也要将她束缚在自己身边。

    德拉科·马尔福永远不可能成为慷慨圣人,即便是在爱情里,他也是个两面三刀的混蛋。

    他看向郝乐蒂,面容轮廓挺括,眼神专注至极,由于一惯总是十分冷淡的神情,德拉科几乎没有笑纹,这在欧洲人里并不多见,而他五官更是英俊到近乎刻薄锐利的程度,“我从没对你用过那些玩意。”

    从前没用过,但这不代表今后永远不会用,这是他看守住宝藏的底线,即便是可悲的三流骗术。

    郝乐蒂对德拉科·马尔福这一派破罐破摔的态度有点不满意,她故意冲他说道,“我今晚在烤太妃布丁时,往里面加了点料,不如你现在说说这两瓶爱情魔药味道如何?”

    郝乐蒂说的当然不是事实,她是脑袋进水才会给一向占有欲旺盛的马尔福少爷再加些猛料,但德拉科却趁机一把拉住她手腕,微一用力就将他的姑娘拽过来,让她被迫侧身坐在他腿上。

    而德拉科的指尖已经插.入她黑发中,指腹力度温柔的摩挲着郝乐蒂的脑后,可他的面容却悍然逼近,唇瓣直接压上她的。

    郝乐蒂并未闭上双眼,他也没有,她看见德拉科漂亮的瞳仁舒展扩张,那是迷情的表现。

    可她并没有在太妃布丁里加入任何爱情魔药。

    德拉科的手臂缠在她的腰肢与背后,过了好一会,嘴唇才很不情愿的离开他最爱的娇艳唇瓣,啄吻着来到郝乐蒂的耳畔。

    他语调磁冷却暗含着汹涌暗潮,“相信我,蜜糖,即便你不喂我吃爱情魔药,面对你的每分每秒,我心中那份强烈痴迷感就已经足够可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