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网址: 115.番外十五

    清晨,马尔福庄园沐浴在伦敦近郊特有的浅淡迷雾中, 而郝乐蒂起得很早, 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会。

    家养小精灵波比在她旁边很是有些手足无措, “郝乐蒂小姐, 准备早餐是我的分内工作, 我理应承担一切家务, 不该让您代劳。”

    “德拉科说纳西莎最近胃口不佳, 我为此查阅了不少中餐食谱,”郝乐蒂搅拌着锅中已经变得浓稠的甜粥,豆浆与香米、山药散发着诱人香气,她看向一旁瘦小的波比, 建议道,“不如你帮我将餐桌花瓶里的铃兰, 换成几枝最娇艳馥郁的大马士革玫瑰怎么样?我想纳西莎会非常喜欢的。”

    多比无疑是个典型以劳动为荣的家养小精灵,郝乐蒂友善的提议让他觉得自己又找到了新任务, 于是立即去更换鲜花, 而郝乐蒂则一边熬制着美龄粥, 又开始准备捏一盘油条肉松饭团。

    不同于以米饭鱼片为主料的日式饭团, 中餐南方饮食中的饭团,时常离不开油条与肉松, 而郝乐蒂在制作饭团时,选择了香米与乌米两种主料, 内里裹着酥脆油条与咸香肉松, 香米晶莹如玉, 乌米香而不腻,形成绝佳的外软内酥口感,几乎是咬上一口便能让人念念不忘。

    此时,锅中的美龄粥米粒几乎熬化,郝乐蒂关火起锅,乘入碗里时,还不忘在莹润飘香的白粥上,摆上几瓣细碎的糖渍玫瑰,洁净的润白配着艳丽嫣红,漂亮极了,很是有些美人点绛唇的美感。

    餐桌上,三位马尔福看着桌上不同以往菜式的中式早餐,呼吸间满是清甜的豆香与米香,比起传统英式早餐看起来清爽不少,但却有种含蓄的勾人食欲之感。

    尤其是最近胃口不佳的马尔福夫人,她面前这碗甜粥实在是符合女性喜好,更不用说这还是郝乐蒂特意为她烹制的。

    纳西莎将清润甜粥送进嘴里,感觉到那种温和软糯,她感觉清晨起床时紧绷的背脊都舒适不少。

    于是水仙花妈妈的偏心眼好像更严重了,她看向郝乐蒂,“马尔福家也许该搬去苏格兰居住,苏格兰不但有着美丽的淡水湖和高地,还能让你离家更近点,你觉得呢,亲爱的?”

    卢修斯·马尔福打断妻子,强调道,“纳西莎,我和小龙工作于伦敦中心地带。”

    “幻影移形能轻易解决这一问题不是吗?”马尔福夫人看向独子,“你怎么看,德拉科?”

    马尔福少爷吃着饭团,完全没有一点站在父亲这边的意思,“我们可以在距离霍格沃茨二十英里处的位置定居,那儿有座待售古堡还不错,文化气息浓郁。”

    显而易见,德拉科早有就近看守他的“宝藏”的意图。

    而纳西莎眼看就要拍板做主,“很好,在九月一日前,想必你能在那座古堡所有权名录上,添加马尔福的名字。”

    被无视的卢修斯·马尔福先生:“......”

    好在郝乐蒂及时表示,“但我更喜欢居住在伦敦附近,这里便捷又繁华。”

    于是马尔福夫人与金发少爷完全换了副嘴脸,“宝贝你说的没错,霍格沃茨附近太荒凉了,古堡说起来神秘,但没准会闹鬼。”

    被继续无视的卢修斯·马尔福先生:“......”

    马尔福家的早餐就在这一段“融洽和睦”的谈话中结束,马尔福夫妇今日需要前往德国拜访友人,并且要停留几日,而德拉科在魔法部的工作正是忙碌阶段,当然不能悠闲的留在家中陪伴郝乐蒂度过暑期假日。

    不过直到卢修斯与纳西莎携手外出,马尔福少爷依旧没穿上外衣离去,他站在起居室门外,看着拎上一个食盒准备外出的郝乐蒂,目光威胁,“你要去哪?”

    郝乐蒂诚恳告知,“谢林福特,我的新朋友住在那。”

    准确的说是被关在那里,欧洛斯自幼便因为她所表现出的高功能反社会犯罪倾向,而被关进谢林福特监狱。

    不过这座号称能关押魔鬼的监狱,似乎已经被欧洛斯全然控制,至少昨晚她一直在与郝乐蒂旁若无人的发送短信。

    不但告知郝乐蒂谢林福特堡垒的具体所在地,还和她聊了不少法典律例、文学史诗、数学工程相关话题,甚至就连讨论巴赫时,两人都你来我往的发了至少十几条信息。

    德拉科脑后又开始疼起来,“她非常危险。”

    他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或是单单因为不希望郝乐蒂被他人影响,“欧洛斯·福尔摩斯拥有极为强大的心理暗示能力,她的言语、眼神、行为都能构成催眠术,重塑他人记忆与性格。”

    郝乐蒂想到欧洛斯的提议,“福尔摩斯小姐说她要教导我她懂得的所有一切,包括你刚才说的言语与操作催眠。”

    教导?!德拉科现在简直想要冲进麦考夫·福尔摩斯的白房子里,质问英国政府建造的那座所谓的“军事化全封闭堡垒”,到底是个监狱还是欧洛斯·福尔摩斯举办的课外教育基地。

    郝乐蒂眼见就要抓起一把飞路粉离开,德拉科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我必须和你一起。”

    东风大魔王的危险性,让马尔福少爷宁愿今晚跑去魔法部加班忙碌,也必须要将郝乐蒂牢牢看牢,防止她被拐走或带歪,甚至以至于又开始萌生出“爱是不良因素”的情感观。

    而郝乐蒂却一副理智沉着的表情看着他,“德拉科,恋人间相处需要个人空间。”

    见鬼的个人空间!等等,恋人——

    这是她第一次明确肯定两人的恋人关系。

    这个简单的词开始一遍遍在德拉科脑袋里打转,他觉得呼吸都开始有点热,而郝乐蒂已经站在壁炉前,一把洒下飞路粉,说出谢林福特准确地点后,便原地消失,赶去了她今日的“女孩约会”。

    而被郝乐蒂“抛弃”的马尔福少爷,似乎比从前还好打发了些,至少昨晚还有个脸颊吻,而今早,一个词就让他脑袋发晕。

    直到德拉科进入魔法部办公室,都没能压下一再翘起的嘴角。

    郝乐蒂顺利抵达谢林福特孤岛堡垒时,此地正是暴雨连连,天空氤氲灰暗,海面上雾气弥漫,那种寒冷仿佛不该属于夏日。

    在欧洛斯掌控下,这座被称为整个大不列颠最为坚固、能用来关押魔鬼的军事化囚牢,似乎失去了它所有效力,郝乐蒂如入无人之境,手上拎着个漂亮的小粉饭盒,装着依旧温热的甜粥和饭团。

    她脚步停下,隔着足以承受防爆袭击的特殊玻璃墙,郝乐蒂看向白色牢狱内正在演奏巴赫e大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的福尔摩斯小姐。

    她惨白的肤色几乎与身后的白色墙面融为一体,身上的囚服,或者说是病服,同样也是白色布料,但看上去质感有些粗糙。

    比起昨晚与她格格不入的醉生梦死地下赌场,欧洛斯的气息似乎与这座囚牢有着同步呼吸,就像她早已成为牢狱的一部分,就像那座单人床,那把椅子一样。

    欧洛斯已经看见郝乐蒂——她亲自选定的,将救她灵魂,寻她于室,成为她最后庇护所的姑娘。

    哦,她还带着个漂亮的小粉饭盒,真是可爱,像只柔软的兔子。

    郝乐蒂看见欧洛斯的手指碰触到玻璃墙轻按几下,瞬间,一侧的防弹金属门敞开。

    她手上依旧拿着小提琴,灰眼珠里映着郝乐蒂的面容,语调竟然有些失措暗哑,就像是握着烫手的茶杯,但又不愿就此放手,“——你想学习制做琴坯吗?”

    欧洛斯从没交过朋友,她只是两个哥哥的影子,还是被抛弃的阴影。

    制作小提琴并不是个短暂周期,从琴坯到刷漆整体需要几个月时间,而郝乐蒂此时却回答道,“当然,我们可以从头到尾亲手制作一把。”

    ———————————

    郝乐蒂回到马尔福庄园时已经是夜幕降临,不过身兼数职的德拉科此时还未能归家,想必是正在魔法部办公室里忙碌工作。

    而郝乐蒂想到她今早有点不负责任的偷溜离开,为了防止脾气不佳的马尔福少爷再次生闷气,她决定制造点恋人间的日常小惊喜。

    比如躲在他卧室窗帘后,在他经过时扑上去来个亲密拥抱之类的。

    德拉科的卧室充分表现出他曾经是个斯莱特林,祖母绿丝绒窗帘,雕花银质器具,就连卧床也是个古典的四柱床,不过这些熟悉布置却只是在郝乐蒂眼中匆匆闪过,最吸引她注意的,是德拉科摆在床边矮柜上的一排魔药。

    美容魔药、防脱发魔药、美丽药剂、速顺滑发剂,甚至竟然还摆着一瓶世界上最有效的爱情魔药——迷.情剂。

    郝乐蒂蹙眉:马尔福少爷励志要做整个大不列颠最美貌的巫师就算了,他准备迷.情剂干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