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手机登录: 113.番外十三

    这次的北爱尔兰古堡之旅,无疑令郝乐蒂极为满意。

    马尔福少爷完全摸准了她以貌取人的“好色”毛病, 在这座风景如画的孤岛陡峭山崖上, 一切景物仿佛都散发着中世纪的旧大陆神秘气息,而德拉科·马尔福身处此地, 他身上那种优雅沉郁、浮华矜持的气派更是令人着迷动容。

    但两人显然不能长久停留在这座童话般的白色城堡里, 尤其是已经作为成年巫师在魔法部与生意场上身兼数职的马尔福少爷,他今日必须要返回伦敦处理繁忙事务。

    “今晚在马尔福庄园内, 将举办一场庆贺英国魔法部与麻瓜政府合作顺遂的晚宴, ”德拉科走到正站在白色城堡塔楼上,吹拂着北爱尔兰海风的郝乐蒂身后,“我提前为你准备了宴会礼服。”

    实际上, 以纳西莎·马尔福夫人对“美少女养成游戏”的热衷程度, 想必在郝乐蒂就读于霍格沃茨的这一学期里, 又为她添置了不少新衣, 这表示郝乐蒂完全不缺新礼服,而马尔福少爷此时的行为,似乎有点多此一举。

    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何要亲力亲为, 几乎想要为郝乐蒂提供今日晚宴“一条龙服务”的原因——他预谋在今晚向她求婚, 并且至少要在今年里就举办订婚礼。

    魔法界一向早恋早婚,十五岁半时多了个未婚夫, 完全不算什么夸张事。

    可惜德拉科的谋算似乎在还未开始实施时, 就面临铩羽而归的危险——

    郝乐蒂转身看他, 她身后时阴郁变幻的海天一线, “可我今晚早有安排, 赫敏和波特将在下月成婚,而今晚我要和赫敏结伴前往摄政街,陪她选购几身蜜月礼服。”

    赫敏·格兰杰出生于麻瓜家庭,又是家中的独生女,因此与波特策划即将举办的婚礼时,两人更侧重于选择麻瓜界的一系列婚礼仪式,而不是传统古老的巫师婚礼。

    城堡塔楼上,直接被.干脆拒绝的德拉科,脸上那种时常挂着的虚假笑容,都几乎要无法保持。

    郝乐蒂身后的天空仿佛又即将降下雷雨,和他的心情如出一辙,“你可以通知格兰杰换个日子,而她今晚如果太无事可做,不如想办法把波特那头乱糟糟的黑毛给捋顺,防止他的脑袋在婚礼上被知更鸟误认成鸟窝孵蛋。”

    马尔福少爷又开始没事找事,无事生非,“看来魔法法律执行司是太清闲了,才让这对巫师情侣总是私事不断。”

    和从前一样,早在郝乐蒂四年前入学霍格沃茨开始,德拉科便发现郝乐蒂对哈利·波特和赫敏·格兰杰这对“头发乱蓬蓬”男女组合很是有些兴趣,给两人牵线搭桥的乐趣,甚至一度比和他共进晚餐的兴致还要高。

    比如此时,提起那对在毕业一年后,准备成婚的巫师情侣,郝乐蒂也极为支持,“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历经险境也从未放弃对方,谁能不喜欢这样的爱情故事呢?”

    德拉科·马尔福:他也曾表示要成为郝乐蒂最好的朋友,无论何等险境也不会放弃,她怎么就不能诚诚恳恳按照他的爱情剧本走?

    不管马尔福少爷如何在暗地里恼火,郝乐蒂今晚不出席宴会,转而与赫敏·格兰杰前往摄政街购物的安排,显然已经是板上钉钉。

    而当德拉科握住郝乐蒂的手掌,准备实施幻影移形返回魔法部时,有一秒钟,几乎想要就在此地询问她“是否愿意与他订婚”,但德拉科很快又压下这念头,坚持他的求婚礼应该在盛大场合进行,受众人祝福。

    不过马尔福少爷不知是真的为了获得旁人盛大祝贺,还是多多少少在潜意识里有些当众逼婚意图。

    在德拉科心底的一些小念头里,难免会担忧郝乐蒂不愿如此年轻就涉足婚约。

    毕竟两人的相处方式目前仅仅是年轻情侣的亲密程度而已,从第一个吻到现在,甚至刚刚过去一个月,而德拉科的占有欲已经旺盛到不但要将他的“小甜饼宝藏”缠裹住独享,还得刻上他的姓氏表示所有权。

    郝乐蒂·马尔福,难道还有比这听起来更棒的两个词吗?

    但德拉科甚至怀疑,郝乐蒂没准会觉得他的订婚打算完全是异想天开——他对于两人关系的进展速度简直是希望能够一日千里,最好在她满十六岁时就将她变成年轻的马尔福夫人,反正再过五个月她就满英国法定婚龄。

    英国法律规定男女满十六岁就能成婚,而他已经超过法定婚龄三年,德拉科·马尔福手掌攥紧郝乐蒂指尖,不管是为了上帝名义,还是梅林祝福,他都不该成为一个太过晚婚的人士,再给大不列颠严峻的人口形势添堵不是吗?

    马尔福少爷又开始强词夺理,十九岁算个鬼的晚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中年单身汉,进入更年期才“老房子着火”情窦初开,一心只想着情场得意,最好热烈到烧得一塌糊涂。

    郝乐蒂看向若有所思的德拉科·马尔福,“你又在谋算什么作恶手段?”

    德拉科当然不会回答她,他及时施展幻影移形,以此忽略郝乐蒂的问题,不过当他在下一秒就抵达身处伦敦中心位置的魔法部地下总部时,很快又开始咬牙切齿。

    因为郝乐蒂竟然直接将他丢在地下五层的办公室里处理事务,而她则独自乘坐电梯上楼,前往地下二层魔法法律执行司,搭上一派干练利落魅力的赫敏·格兰杰扬长而去,前往摄政街进行一场女孩约会。

    而德拉科本来准备今晚进行的“求婚礼”不但遥遥无期,还失去女伴,需要独自出席魔法部与麻瓜政府协力举办的晚宴。

    当他抵达位于伦敦近郊的马尔福庄园时,奢华气派的宴会厅内气氛热烈,麻瓜官员与巫师们觥筹交错,得体寒暄,完美表现着双方合作的蜜月期亲善程度。

    洛可可式的水晶灯洒下暖光,德拉科·马尔福站在父亲身侧,黑色燕尾服与典雅的法式衬衣正统而优雅,从装扮到气势不见一丝松懈涣散。

    而正在与马尔福父子交谈的,正是那位仅年过三旬,便在麻瓜政府中被称为中心交换站的特务头子。

    麦考夫·福尔摩斯语调平缓,不动声色,“合作案发展顺遂利市,这要多谢马尔福家的通力协作。”

    “得军情六处首脑此言,荣幸备至。”德拉科手上握着香槟杯,却没有饮用的意思,他的思绪正一心二用的思考着郝乐蒂现在正在做什么,买了几条漂亮小裙子?还是又在韦其伍德瓷器店闲逛?

    马尔福少爷猜测的并不准确——

    郝乐蒂陪着赫敏添置了不少礼服,甚至还购买了几件居室装饰品后,于是准波特太太只能拎着满满的战利品先行归家,而郝乐蒂则被一家手工定制西装店吸引了目光。

    眼前的这家店铺门面完全算不上抢眼,摄政街本就曲折蜿蜒,这家西装店更是藏在角落里,简直能称得上是人迹罕至了,可在夜幕降临的现在,店门处却一再进入着礼服加身的人流。

    几分钟内,进入人数就已经多到这个看起来狭小闭塞的店面,完全不可能承载的程度,如果不是借此上楼,想必便是设有地下室。

    郝乐蒂一向记忆力绝佳,这些西装店“客人”的面容在她脑海中一一扫过,其中多位都有据可查,不是声名鹊起的社会名流,就是曾被登报通缉的危险人士,而其中超过大半人士身上似乎都有些好赌传闻,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所以是专门开给名流、恶棍的地下赌场?

    郝乐蒂的好奇心有限,她可没兴趣对这个不合常理的“西装店”一探究竟,正准备转身离去,在夜幕中令人看不清内里的西装店内,却传出一抹暗哑声响——

    “有兴趣玩局游戏吗?”

    郝乐蒂向声音方向看去,对她发出邀请的是一位年轻女士,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挑消瘦,面容惨白到仿佛长久不见日光,深色长发蓬松,一身简便的白衣黑裤,气质却阴沉危险到了极致。

    夜幕中,依旧在络绎进入的无数贵族名流与危险通缉犯,看向这位高挑消瘦的年轻女士时,目光几乎透露着不合常理的狂热,近乎催眠式的膜拜崇敬。

    她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可她的苍白面容却专情的只面对着郝乐蒂,灰眼珠仿佛不需要转动,从几分钟前这个瘦小姑娘进入她视线,她便开始如此,“我需要个玩伴。”

    郝乐蒂身姿未动,“即便是私人俱乐部集会,似乎也不该邀请刚满十五岁的未成年人加入集会,而且还是在一场赌徒盛宴中。”

    小西装店明显只是个幌子,吸引这群“客人”进入的当然不是精湛的手工西装或者漂亮的小领带夹,这是个保密性良好的地下私人俱乐部,而她面前这位女士,想必正是举办者。

    在这个渐失日不落荣光的老牌帝国里,大不列颠的心脏伦敦城藏污纳垢,而今晚,贵族名流们与危险罪犯同处一室,为了寻求更刺激的乐趣,将纸醉金迷的在牌桌上失去或赢得数百万英镑。

    “进入拉斯维加斯赌场必须满二十一岁才行,但这里可是伦敦,”面容惨白的女士朝她伸出手,“它用迷雾掩藏罪恶。”

    郝乐蒂看向消瘦女人,她身上有种邪恶的脆弱感,仿佛正身处悬崖之上摇摇欲坠,临于高空不懂如何着路。

    而那种惊心动魄的绝望与无助错觉,竟然带给她奇异的熟悉感。

    年轻女人看着她时,甚至有点像是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的不知所措,也像是极度渴望吸引到新朋友注意的孤独症患者。

    她说,“叫我欧洛斯。”

    the east wind is ing.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