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手机版: 110.番外十

    德拉科·马尔福对今年的生辰礼简直不能更满意, 他巴不得让所有人都看见他脸上的可爱小牙印,可惜当他与郝乐蒂准备离开有求必应室时, 红痕已经尽消,光滑脸颊重新变成苍白一片。

    于是马尔福少爷再次弯下背,将脸颊靠近郝乐蒂, 磨刀霍霍的要求, “我需要个印记。”

    郝乐蒂敷衍的用手指戳戳他的英俊小脸蛋, 接着就开始赶人, “如果你再不离开霍格沃茨,坚持继续滞留下去,我怀疑斯内普教授恐怕需要再次接待一波又一波的告密者。”

    比如那位今日被德拉科的傲慢激怒,在背地里用近乎小人行径的方式, 向院长告密的斯莱特林七年级级长。

    当然,揭发者也有可能换成其他人, 毕竟不论是因为风秀于林的马尔福家族引人红眼,还是由于德拉科一惯最擅长与人结仇的原因,这双双导致霍格沃茨中有不少人看不惯这位铂金贵族。

    不敢正面攻击,背地里使点绊子也是好的。

    不过马尔福少爷可不是什么温和的烂好人, 他扣上一粒西装纽扣,面容苍白且险恶, 提起排除异己之事就兴致勃勃,“关于那个愚蠢的告密者, 无论是从家族生意上, 还是他期望入职魔法部的意图, 从今以后,就跟着沉船一起埋进湖底淤泥吧。”

    德拉科·马尔福完美继承父亲的行事手段——最喜欢仗势压人。

    他自己功成名就还不够,和他对立的所有人还必须统统失败,所谓冷酷锐利,不外如是。

    作恶多端恐怕是德拉科最擅长的领域了,不到三分钟里,他已经列举出七种对付告密者的手段,而郝乐蒂正在忙着将还剩下大半的接骨木花柠檬蛋糕分成两块,分别装进漂亮的雕花铁皮盒里,整理好后她才看向德拉科,“你可以使用飞路粉离开霍格沃茨。”

    虽然有求必应室里的壁炉并未点燃,但巫师依旧可以使用飞路粉进行距离传输。

    而德拉科浅色的蓝眼眸看着郝乐蒂,似乎因她的一再催促而不满,“你对我始乱终弃。”

    受到“感情骗子”指责攻击的郝乐蒂,这一刻真想用魔咒看看马尔福少爷奇特的大脑构造,但看在今天是他生辰日的份上,郝乐蒂忍住用蛋糕盒敲他脑袋的冲动,“三周后放暑假时再来接我。”

    “可我想现在就将你装在兜里带走。”德拉科明确表示到。

    郝乐蒂直接将摆在壁炉台面上,装着闪光飞路粉的瓷罐塞进他手上,“谈情说爱一向容易影响学业,如果我这个学期不能获得全优,将至少维持单身状态至毕业时期。”

    毫无疑问,这对德拉科·马尔福来说简直是最恐怖的威胁,虽然他觉得依照郝乐蒂的智力,即便她是对学业一点不上心,没准都能在期末折桂首席。

    可万一有所失常呢?后果对他而言不堪预料。

    为了不被郝乐蒂当成影响她学业的“蛀虫”,德拉科只得站在壁炉前,他抓起一把飞路粉,“马尔福庄园。”

    眼见德拉科·马尔福少爷终于准备返家休息,郝乐蒂抱上手边的几本变形术书籍,似乎准备在他走后随后便离开有求必应室。

    而在德拉科撒下飞路粉之前,他却一把将郝乐蒂抱起提高,她的后背抵在壁炉墙侧,而她面前的铂金恶龙离她近的过分。

    他肌肉并不夸张但强壮有力的手臂,紧搂住她的腰肢,将她往自己身体方向收紧的同时,嘴唇已经碰上她的,辗转难离。

    这个吻有着他不愿离别的些许恼怒,因此比先前多了许多狂热且意乱的危险气息。

    德拉科嘴唇离开后又贴在她耳边,“变形术那本破书难道比我强吗?还是那些科学工具书更值得你花费时间?”

    连本破书占据郝乐蒂的注意力他都开始不乐意,可真是越发贪婪的没有尽头。

    好在他还知道自己的突然袭击有点过火,用一只手臂环住她,另一手掌则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在她后背安抚轻拍,他又紧密的抱了好一会,而郝乐蒂用手指缠绕了一圈他脑后金发,“你比科学更严谨优美,比魔法更瑰丽壮阔。”

    德拉科觉得他从眼眶到耳廓,脸颊,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在开始泛热,他甚至有些怀疑身后的壁炉是不是都被他烫的燃烧起来,在这个初夏的夜里。

    她可真是会哄人呀,这世界还有比她更会恋爱的姑娘吗?总是让他五迷三道的,她恐怕随时随时能想出一百种方法让他脸红心跳。

    夜已渐深,德拉科确实不适合继续停留,他松开怀抱郝乐蒂的手臂时,有种他的整个世界正在剥离最美好的那一部分的错觉,那是种让人想要叹息的难言感受。

    马尔福少爷浪费了十一把“每一勺就要两个银西可”的飞路粉后,才终于真正离开有求必应室,返回马尔福庄园。

    而他明日清晨依旧得早早到魔法部述职,可德拉科一点不觉得睡眠时间太少,他巴不得将时间全花在郝乐蒂身上,明早再直接从霍格沃茨返回伦敦总部才最好。

    可惜有霍格沃茨校规阻拦,而且郝乐蒂虽然已经满十五岁半,到了适合开始恋爱的年龄,但如果他整夜停留,显然可能会对她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毕竟离她毕业还有三年时间。

    不过——他是不是可以预谋筹划一个订婚礼了?

    成为未婚夫妻的话,可就没人能再轻易指手画脚,而且还能阻挡住一些轻浮蠢蛋。

    当马尔福少爷“一日千里”的都开始准备策划订婚事宜时,郝乐蒂刚刚走出有求必应室,而邓布利多校长的办公室同样位于城堡八楼,她拎着手上的两盒柠檬蛋糕,面对着摆在一睹厚重墙壁前的巨大石兽,她说出口令,“柠檬糖——”

    随着她的声音,石兽应声跳开,而墙壁则如同莫西分海一样劈裂成两半,露出一道自动旋转的螺旋形楼梯。

    郝乐蒂准备直接将蛋糕摆在办公室外那扇闪闪发光的栎木门前,因为是深夜,她甚至并没有扣响门上的狮身鹰首兽黄铜门环。

    在霍格沃茨求学这几年,不但蛇院院长斯内普教授对郝乐蒂越发青眼相待,就连原本因伏地魔的曾经事迹,而在最开始对她有所观察堤防的邓布利多校长,也完全放下了担忧。

    而且由于郝乐蒂这两年越发显著的厨艺天赋,极为喜爱甜食的白胡子校长,别提多欢迎郝乐蒂时不时捎上一份的甜点。

    从中式甜品到传统英式、精致法式应有尽有,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今天显然太晚了,所以郝乐蒂只是将切割完好的接骨木花柠檬蛋糕放在门外,便准备转身离开,不过她脚步还未迈出,身前的栎木门便应声而开,斯内普教授苍白阴沉的面容在门后出现。

    随着栎木门开启,显露出站在远处巨大办公桌后的邓布利多校长,他身后的墙上挂满前校长们的画像,他们正在像框里轻轻打着呼噜。

    而邓布利多穿着灰白色长袍,白胡子上还系着一个结,他远远的就看见了郝乐蒂又重新拎在手上的蛋糕盒,语气带着点和蔼亲切的跃跃欲试,“我刚刚泡上一壶热茶,就差甜品搭配。”

    巨大办工桌上分散着不少文件,看来这两位校园管理者正在助理繁忙校务。

    而一身漆黑巫师袍的斯内普教授,依旧站在郝乐蒂面前,其深不可测的眼眸从不远处雕刻繁复的纯金钟摆上扫过,接着,他对目前最偏爱的学生说道,“德拉科应该更早离开,深夜停留易损你的声誉。”

    比起或多或少成长在各种平权运动时代下的年轻人来说,在西弗勒斯·斯内普成长的年代,明显更为重视对女性的保护,至少在教授此时看来,德拉科的行为难免有些轻佻,他该更多的为身边的姑娘考虑。

    这不是郝乐蒂第一次觉得斯内普教授像个严肃父辈,古板但可靠,虽然他时常因态度严苛被人误解,但毫无疑问,他几乎是整个魔法界最为高尚的存在。

    郝乐蒂向院长举高手上的两份蛋糕盒,“这是德拉科的生日蛋糕,我本来准备给您和邓布利多校长分别送去办公室外。”

    这下省事了不少,跑一趟腿就顺利搞定。

    估计这两位校长院长还有事商议,郝乐蒂在递上蛋糕后,便礼貌道别,而邓布利多与斯内普重新回到办公桌旁,比起繁琐校务,当然是热茶与甜点更具吸引力。

    白胡子巫师本就喜爱甜食,这份接骨木花柠檬蛋糕简直能从即日起成为他新的最爱,“我觉得郝乐蒂作为精英人才,在毕业后应该获得留校任教资格,你认为呢?西弗勒斯?”

    教授饮着茶,决定暂时无视“老蜜蜂”为了口吃的,就准备送出一个教授职位的冒失行为,虽然他这两年也经常认为郝乐蒂确实非常适合做他的学术接班人。

    ——————————

    当郝乐蒂回到寝室时,深夜灯光黯淡,四柱床帷幔轻晃,窗外湖水轻敲彩窗传来阵阵声响,她将手上的几本书籍摆在书架上后,又低头看了看,弯腰将一本垫桌子角的日记本,从桌子腿下抽出来。

    黑色皮革封面的日记本边角裹着雕花铜片,郝乐蒂看着封面上的“汤姆·里德尔日记”几个词,却完全没什么震惊讶异神情。

    而此时,她身后传来一阵像是踩着亡灵哀鸣节奏而来的脚步声,“延误我灵魂释放近十年,你说我该如何回报你?”

    郝乐蒂转身看向来人,他颀长且削瘦,浓密的黑玉般头发与苍白面容、漆黑眼眸相得益彰,一袭黑色巫师袍穿在身上,却好像比顶尖定制晚礼服更优雅夺目,不过他的神情却极为邪恶,如同捕获猎物的野兽一般。

    汤姆·里德尔,或者该称他伏地魔,魔法界的不可说。

    可惜这位黑魔王几年前却在年仅六岁的郝乐蒂手上遭了秧——

    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当初被这个一副懦弱、不堪一击的可怜相小女孩,从卢修斯书房里夹杂着几本魔法书籍带走时,他满怀邪恶的兴奋念想,只需等她阅读日记,他便能借机控制她,夺去她的生命而重新强大起来。

    可该死的结果却是,她仅仅匆匆翻了几眼,就将日记本丢到了一边,像是丢一片垃圾一样。

    更加令汤姆·里德尔预计落空的是,她意志坚定到完全不受日记本的蛊惑影响。

    作为一个魂器,他多年来被她塞在卧室里堆积着繁杂丛书的书架内落灰,后来又带来斯莱特林寝室垫桌子角,别说等来他人释放,她轻视到将他视作垃圾对待。

    想到这,汤姆·里德尔漆黑双眸更为阴沉,阴鸷目光透露出一种骨子里的暴戾诡谲。

    而郝乐蒂拍了拍日记本上的灰尘,它甚至还被桌子角压出了一道印痕,“所以你休养生息也能强大自身力量?这倒是在我意料之外。”

    少年时期的汤姆·里德尔虽然比不上成年时期的狠毒诡谲,但也差不到哪去,他抬起魔杖对准郝乐蒂,“钻心咒与阿瓦达索命想必非常适合在你身上轮流用一番,等解决掉你之后,我将重开密室放出蛇怪,那将成为让人震撼的盛况。”

    郝乐蒂挑眉,“你可真是心狠手辣,没人告诉你咱俩是远房亲戚吗?”

    “萨拉查·斯莱特林只需要一个继承人,”汤姆·里德尔高傲鄙夷的看着她,“你这种卑微小鬼还是埋入地底化作土壤养分为好。”

    郝乐蒂身上披着巫师袍,她一脸“关爱傻子”的表情叉腰看着里德尔,“你才是小鬼,我的辈分可是比你高。”

    汤姆·里德尔当然觉得她是在胡扯,而他怀疑自己有可能是被禁锢太久,现在竟然也在跟着她犯蠢,竟然还真的下意识多此一举解释到,“我出生于1926年。”

    郝乐蒂耸肩,“但冈特家族辈分低有什么办法?家谱里我就是比你高一辈。”

    汤姆·里德尔脸上阴鸷怒容更甚,可在他的钻心咒发出前,他面前的瘦小女巫竟然极为迅速的抽出原本属于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强大蛇木魔杖,“除你武器——”

    随着一道缴械咒,汤姆·里德尔手上那根极为强大的,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长,紫杉木、凤凰羽毛魔杖瞬间脱手。

    而郝乐蒂则傲慢的抬着下巴,一脸颐指气使,“快叫我小姨妈,不然就揍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