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坑人吗: 108.番外八

    一九九九年六月五日, 伦敦

    四年时间过去,德拉科·马尔福已经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毕业一年,并顺利进入魔法部任职。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他并未选择魔法部第一大部门魔法法律执行司, 而是将原本唾手可得的入职机会让给了“救世主”哈利·波特, 而自己则选择了看似中庸的国际魔法合作司。

    但非常明确的一点是, 完全不会有人因马尔福目前似乎不算“优越”的工作部门而轻视他, 更何况这位年纪轻轻的成年巫师, 还同时隶属于魔法部最高机密机构神秘事物司。

    在这座坐落于伦敦心脏部位的魔法部地下总部中, 德拉科·马尔福是无可争议的明日之星。

    魔法部总部地下九层,与较为接近地面的几层楼不同, 神秘事务司所在的地底建筑别说典雅奢华,甚至从天花到墙壁地板全部都是黑色, 更不用指望灯火通明之感,整层楼中,只有一些灯光微弱的蜡烛置于墙上,冒着冰冷的蓝色火苗,一扇几乎与黑色墙壁无法区分的房门打开, 德拉科从预言大厅中走出, 接着闭门上锁。

    他苍白的面容在走廊两侧蓝色火苗的映照下, 越发显得棱角分明, 也更面无血色。

    也许是因为再往地下探寻就是电梯无法到达的地牢与审判室, 隔着一层地面, 在初夏时分依旧传来阵阵寒意, 凉风呼啸而过,吹动起德拉科黑色的巫师袍。

    他神情冷淡到近乎无情的程度,步伐优雅至极的迈在如同一汪黑水的大理石地面上,结合所处之地的阴暗氛围及地牢里传来的囚徒哀嚎声,形成一种难以形容的文雅暴力之感,但异常迷人。

    马尔福乘电梯直达位于地下五楼的国际魔法合作司,进入国际魔法法律办公室后,他脱下身上非常正式的巫师袍,露出内里一身漂亮的三件套西装,只不过和巫师袍一样,依旧是漆黑色泽。

    作为年纪轻轻便前途无量的男士,德拉科在魔法部可谓非常受欢迎,当然,除了他本身的才能之外,更值钱的也可能是马尔福姓氏。

    德拉科求学时便从不缺乏跟班,进入魔法部工作后依旧如此,不管是为了家族还是个人发展,或处于生意合作、政治投诚,总会有人跑来向他示好,以谋求更多攀附机会。

    马尔福家族趋炎附势了几个世纪,曾经为了家族崛起,先后依附麻瓜界与纯血巫师族群,以获得权势地位与卓越名声,卢修斯·马尔福当年能成为黑魔王的走狗亲信,到了今天,自然也有无数巫师愿意攀附马尔福家族,希望能借此狐假虎威。

    德拉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见风使舵、过河拆桥是人之恶念本性。

    英雄难免迟暮,而得志的通常都是小人。

    如果马尔福家族一朝倒塌覆灭,现在这些看中“铂金贵族”滔天权势的巫师们,恐怕瞬间就会转变立场,当场痛斥他是个十足的混蛋,但在马尔福们在整个欧洲魔法界都越发兴旺发达时,德拉科的走狗跟班人数只会继续增多下去。

    比如此时,几个就职于不同部门的年轻巫师,便特意从各办公室跑来,准备邀请他参加聚餐,“德拉科,今天是你——”

    可惜跟班们被直接打断,德拉科整理着白衬衫上的绿色碧玺袖扣,“抱歉,我今晚有约。”

    嘴上说着抱歉,他的语气可没多少诚意,尤其在说话时,他始终背对着众人,整理完袖扣后,又目视银镜将领结调整到完美状态。

    而在下一秒,马尔福少爷已经使用幻影移形消失于魔法部地下五层。

    德拉科的目的地是位于苏格兰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作为毕业生,这一年他返校的次数多到过分的程度。

    只不过每次幻影移形的落脚点,都是在霍格沃茨附近地点,这所建于山崖之上的魔法学校禁止使用幻影显形和幻影移形,他只能通过魔法到达附近,再步行入校。

    但无数次的“返校探友”经历,今天无疑是让他心情最差的一次——

    在德拉科试图到斯莱特林寝室找人时,先是直接扑了个空,他转往地下休息室转了一圈再次一无所获,这让他难免心情有些不佳,就好像怀抱无数期待,最后却成了被扎破的气球。

    他最后冷着脸走向图书馆。

    六月份已经快接近学期末,为了应对考试测验,小巫师们很是忙碌,夜幕降临,图书馆里依旧几乎满座,不时响起一阵“刷刷”的翻书声。

    而德拉科·马尔福的到来,早已让斯莱特林学院在校生们十分习惯,“他一定是又来见郝乐蒂。”

    郝乐蒂在入学这几年里,不但成功取代马尔福成为了斯莱特林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最偏爱的学生,收服跟班这方面也是不遑多让。

    甚至还青出于蓝,毕竟德拉科当初的小跟班们仅限蛇院,而郝乐蒂的追随者遍布四大学院,拉文克劳觉得她智慧超群,格兰芬多看重她的胆识气魄,赫奇帕奇则偏爱她正直忠贞。

    总而言之,新一代“校霸”诞生了。

    等德拉科终于从这座古老到几乎有点阴森,只有依靠温和的暖光源才能勉强驱散深夜黑暗的庞大图书馆里找到郝乐蒂时,她正坐在一排长桌中间,十五岁半的姑娘漂亮的不像话,动人心弦的少女模样。

    她坐在人群中,四周椅子上围满向她询问各学科考点的霍格沃茨同级生,不同于四大学院泾渭分明的平日状态,未成年巫师们穿着各色专属制服,一致沉迷学业难以自拔。

    而郝乐蒂不时转身为他人解答疑惑,她总能用非常短的时间,就让询问者露出恍然大悟的理解神情,马尔福少爷抻了抻紧系在喉咙口的领带,他从前怎么不知道霍格沃茨学校里这些见鬼的小巫师如此热爱学业。

    按照这一派好学模样,估计他们毕业后都能顺利成为出类拔萃的精英巫师。

    前任“校霸”带领跟班无恶不作,而现任“校霸”则负责教导学业,还真是差距甚大。

    怪不得她能成为斯内普教授的得意门生,斯莱特林院长一向对学生要求严格,并不是因他本人性格孤僻无情,他恰恰是为了让小巫师们在校时能掌握更多才能。

    以郝乐蒂目前的表现来看,估计斯内普教授恨不得希望她能留校任教,做他的继任者。

    不过今晚郝乐蒂对书籍的沉迷,却让德拉科很是有些气闷,心头升起被忽视的不满,他迈步走近,锃亮的黑皮鞋在地板上发出皮革与木板接触的轻响。

    当他停下脚步时,郝乐蒂凑巧停笔,她拎起一盏手边的银制油灯,扬起视线看向德拉科,她弧度优美的下巴微抬,在油灯晕黄的光线下,那种肌肤质感让德拉科几乎难以抑制的想要触摸感受。

    “我需要去找一本古罗马文的变形术书籍,”郝乐蒂从长桌旁站起,越过一个个小巫师走向德拉科,用有点不讲理的语气要求到,“你得帮我。”

    一惯总是对他人下发指令的马尔福少爷,几乎下意识就点头表示同意,但他又紧接着想到在这个特殊日子里,她不但对自己一点表示也没有,还留在图书馆教导一群小蠢货,这让他忍不住气闷恼火,还是她根本就忘了今天的特殊性?

    德拉科的死傲娇性格眼看就要发作,而郝乐蒂面对正生闷气的恶龙少爷依旧没什么表现,她提着油灯看向图书馆最深处的尽头,朝那处并未点亮任何照明灯火的冷门书籍区域走去。

    德拉科在原地等了三秒,漂亮的浅色眼眸死死地盯着她,少女细腰长腿的背影很是迷人,可她总是擅长将他气的跳脚,但最后,他竟然还是迈步跟了过去。

    最深处的两座深棕色书架中间,狭长细窄的彩绘玻璃窗透过来些许月光,郝乐蒂提着油灯举高,查阅寻找她需要的那本古罗马文书籍。

    这两座书架上的书籍大多都是用拉丁文与古罗马文书写而成,有几本年代古老的书不但用铁夹装订保存,还被银色链子锁在书架上,因此只能留在此处阅读。

    但也许是由于这里甚少有人翻找,因此也缺乏整理,不说乱堆乱放,甚至还夹杂着几本完全无关的“异端”——比如《苏格兰旅游精选》、《霍格沃茨三千问》和《格林童话》。

    四周寂静无人,只有一道脚步声逼近,郝乐蒂踮脚碰触硬壳书书脊时,她的背后被来人罩住,他甚至不用多努力的抬手,就将书抽了出来。

    郝乐蒂转身,借着幽暗月光与晕黄灯盏,他漂亮的面容仿佛沐浴在冰与火之间,德拉科将硬壳书放在她手上,语气凶巴巴的,“我的生日礼物在哪?”

    还没等郝乐蒂回答,他就将手腕抬高,露出衬衫上精致的绿色碧玺,“不要用期末学业紧张做借口,去年这个时候,你甚至为我亲手镶嵌了袖扣。”

    德拉科当然不是在强求一个珍贵礼物,准确的说,他在发邪火。

    随着郝乐蒂的成长,越来越多人对她表现出不掩饰的好感,而在这种情况下,郝乐蒂每一年精心备下的生日礼物,已经成为他在她心中重要性的象征。

    郝乐蒂已经十五岁半,而德拉科依旧处在守护者身份上,在她有朝一日表示出想要改变两人的关系前,德拉科至今从未想过,要对郝乐蒂过多要求什么,即便大多数欧洲青少年十二岁左右就开始了初恋经历,多情的法国人甚至八九岁就知道交男女朋友。

    但即使郝乐蒂是准备十八岁再“晚熟”的情窦初开,或者仍然到了二十五岁也不愿探索感情,德拉科·马尔福依旧将甘愿等候下去。

    可他今日特意从伦敦赶来,几乎这一整个月都在期待她会将他的生日当回事,至少他以为自己能得到一个她亲自烘培的蛋糕。

    而此时,他却身处古老阴森的图书馆,郝乐蒂还一副完全忘了这事的模样,当然让德拉科难免恼怒,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圣人。

    郝乐蒂将古老厚重的书籍放在书架旁,仰着脸看向心情不佳的成年巫师,她语调轻松,似乎并未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关于生日礼物——”

    在被她不上心的表现激怒之前,德拉科感觉到她的手指触碰上他的手腕,有点凉的温度,却好像能感知到他脉搏的跳跃,而她继续说出的内容似乎也和正在进行的谈话无关,“虽然社会调查通常真实性存疑,但最近得出的信调结果显示——全球初吻平均年龄为11.6岁——”

    德拉科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正在撞击胸膛,在他巨大的心跳声响中,他看见夜风伴着月光拂过她的长发,而郝乐蒂另一只手已经又拽住了他的领带。

    他几乎像是着了魔一样的弯下背,而她柔软的唇瓣碰上他的之前,还在不乐意的抱怨道,“你让我拖了全球青少年后腿,需要改正。”

    德拉科一惯塞满阴险计谋的大脑,已经完全无法分析这句话,那种柔软的触碰让他觉得自己的世界正在沦陷,美好的让他心脏发疼。

    可她很快就离开了,巨大的惊喜与失落笼罩他,德拉科怀疑他有可能因此患上心脏病。

    而郝乐蒂表现的比他自然多了,她直接将那本破书抱在怀里,清清嗓子,还想从他臂弯下钻出去,“我烤了蛋糕,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可惜德拉科·马尔福却没有放她离开的意思,他将刚刚夺走他初吻的小骗子抵在他的身体与书架之间,“所以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是带我来图书馆偷情?”

    郝乐蒂差点被空气呛到,压低声音,“什么偷情?你别胡说!”

    而被“先抑后扬”耍了一圈的马尔福少爷,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她,他视线从郝乐蒂有点晕红的脸蛋转到她身后的书架上,看见这些古旧书籍里,竟然塞着一本德语版的《格林童话》。

    他如愿以偿用手指捏住她漂亮的下巴,“不是偷情,难道是来让我给你读童话故事的?”

    这次恶作剧的发起者变成了德拉科,他并未抽出她身后的《格林童话》,而是目光专注的凝视郝乐蒂,嘴角弯起一点不怀好意的弧度,竟然开始吟诵童话内容——

    小红帽说,“外婆,你的手怎么这样大?”

    “为了更好地抱着你,乖乖。” 狼外婆回答。

    德拉科嗓音动听的不像话,像是如同实质的丝绸笼罩着她,也像是月光,他的声音继续。

    小红帽又问,“外婆,你的嘴巴怎么大得吓人?”

    “为了能一口将你吃掉——”狼外婆对着小红帽张大嘴。

    而马尔福少爷一口亲在了郝乐蒂脸颊上,然后他张开双唇轻咬,故意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个牙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