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入口: 107.番外七

    几个小时的车程结束时,霍格沃茨特快车终于停靠在位于苏格兰的山湖旁, 而一年级新生需要穿上巫师袍, 集体乘船渡湖, 进入屹立在隔湖相望山崖上的古老城堡。

    郝乐蒂披着黑色巫师袍, 不远处负责迎接新生、看护他们顺利渡湖的教授, 是个头发乱蓬蓬的大个子。

    从德拉科的表情来看, 这位教授估计不被他施与多少尊重, 他语气冷淡,“鲁伯·海格,保护神奇生物学的教授,显而易见,他是个没脑子的格兰芬多。”

    即便德拉科·马尔福这几年装模作样的与邓布利多和哈利·波特三人组交好,但那无疑是因为有利可图, 在不涉及能谋求到利益之时,他依旧是个傲慢自负欺软怕硬的家伙, 指望他成为长袖善舞、温和正派的人士简直是做梦, 他对海格这种没有利用价值之人, 可不会萌生丝毫结交之心。

    海格教授再次召唤一年级小巫师集合, 而德拉科似乎依旧不准备松开她的手,“乘船渡湖本就有一定的危险性,而我们的海格教授一向有些鲁莽, 我可不希望你在他转动肥大身躯时, 被他的巫师袍掀翻到湖水里。”

    马尔福少爷的掌控欲无孔不入, 他分明是准备让郝乐蒂不参加传统的“渡湖仪式”, 而是和他一起乘坐马车走另一条路,等到进了霍格沃茨城堡,再让她加入一年级队伍,去戴上那顶破旧的分院帽。

    虽然他意图实施的做法不太符合规定,但他总能用自己狡诈思绪实现自己想要的,负责迎新的鲁伯·海格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郝乐蒂似乎不准备配合他,她掰开德拉科握紧她的手指,“我可不想一开始就成为异数。”

    德拉科攥住她要逃开的手指,“戴上那个脏分院帽后,不管他试图将你分到哪,坚持斯莱特林。”

    虽然分院帽是以学生特质区分入院,但佩戴者强烈的个人意愿依旧十分重要,比如当初的哈利·波特,他有着许多斯莱特林人专有的性格特征,不过因为个人坚持不入蛇院,就被分去了格兰芬多。

    而在斯莱特林学院里,明显也有不少与精明,野心,意志坚强等特征完全不沾边的小蠢货。

    德拉科之所以叮嘱郝乐蒂这句话,当然是因为他不希望她被分入其他学院,比如以智慧聪敏作为择生条件的拉文克劳。

    头脑精明,睿智博学,过人的聪明才智,郝乐蒂简直不能更符合。

    郝乐蒂披着黑色巫师袍,拽住他的领带用了点力气,德拉科顺势弯下背,郝乐蒂踮脚,在他脸颊轻碰了一下,“记得在你旁边给我留个位置。”

    刚才还因为郝乐蒂拒绝与他同船而脸色阴沉的马尔福少爷,立刻像是被幽灵附身一样,露出亲切极了的笑容,让不少等候在湖边准备乘船的小跟班们差点跟着一颤,就好像是空气中有鬼飘过一样。

    而德拉科就这样挂着诡异笑容,帮郝乐蒂又整理了几下巫师袍,他好像要抻平所有折痕才满意,过分的完美主义倾向,“乘船时离边缘远一些。”

    这大概就是看护小女孩成长的后遗症之一,在她长大后情窦初开,两人从“两小无猜”过渡到小情侣之前,马尔福少爷目前更像个一点细枝末节也不放过的贴身保姆,或者说是送宝贝蛋第一次上幼儿园的家长?

    九月的夜晚,湖水却带来阵阵寒冷气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也许湖底生长着什么神奇生物,神秘而莫测,一条条木船搭载着一年级新生渡过深邃湖泊,建于山崖之上的霍格沃茨城堡已经触手可及。

    塔楼高耸,古老城堡巍峨又带着些童话气息,在夜色中显得地形复杂,郝乐蒂走在小巫师中间,他们全都穿着黑色巫师袍,黑压压一片。

    而她瘦小的身姿藏在人群中似乎很不起眼,再加上长发也是黑色的,几乎与巫师袍和黑夜融合,但她的柔和面容却很是夺目,一年级小巫师中不少人都忍不住偷偷观察她。

    进入城堡,依旧是现任格兰芬多院长以及变形课教授米勒娃·麦格,负责引领新生前往礼堂进行分院仪式,她戴着黑色尖顶巫师帽,面容苍白无血色,“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麦格教授看似严厉,但提到四大学院时却表现出一视同仁的态度,而在她说完那一段每年都无甚区别的分院引领及学院杯讲解之后,便亲自带领小巫师们进入灯火通明的礼堂。

    霍格沃茨大礼堂古典且宏伟,有着绝佳的典雅气息,墙上挂满优秀卓越的巫师画像,而画像们似乎对新到来的小巫师很有兴趣,画像变换着似乎为了更好的观察新生。

    而在礼堂正面,从校长邓布利多到四学院院长,还包括了每堂课的教授,他们围坐一排,面对着年幼稚嫩,表情难掩紧张的小巫师们。

    而在小巫师围聚的区域两侧,摆满长礼桌,四学院未成年巫师们各自坐在属于自己的学院桌上,等候新学员的到来。郝乐蒂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斯莱特林学院首位的德拉科·马尔福,也许是因为他的金发太扎眼了。

    他旁边留出一个空位,郝乐蒂满意的冲德拉科展露一个笑容,不同于她经常故意将他气到跳脚的不怀好意坏笑,这个笑脸甜津津的,让斯莱特林学院桌上不少人都有种被治愈的错觉。

    德拉科皱眉,他一点不喜欢别人看见郝乐蒂的笑脸,因为她每次脾气好时,简直就像是从美少女工厂跑出来的甜心芭比,清新动人又神秘。

    在马尔福少爷思考如何将他的美少女藏起来时,米勒娃·麦格院长已经将磨得破旧打着补丁的尖顶分院帽拿在手上,“叫到名字的同学出列,我会将分院帽戴到你的头上,它是顶充满智能与思想的魔帽,将确定你要去的学院。”

    随着麦格院长的声音,小巫师一个个出列,被划分到不同学院,而还没轮到的郝乐蒂排在后段,她站在队伍里,最大的感受是这顶分院帽好像话有些多,它很少直接就报出学院名称,有时即便很快就做出决定,也会多唠叨几句。

    等它将一位红头发男孩分到格兰芬多学院后,礼堂内终于响起米勒娃·麦格院长的声音,“郝乐蒂·李——”

    卢修斯·马尔福为了能提升郝乐蒂的“吉祥物”影响力,最开始很是希望她能将姓氏改成斯莱特林,反正她本来就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仅存的后裔,再添上这个大名鼎鼎的姓氏加持身价有何不可?

    可惜郝乐蒂一向性情坚定,不为他人所动,她坚持冠以母亲姓氏,马尔福老爷也没什么办法能勉强她照自己的安排行事。

    随着郝乐蒂走上前坐到凳子上,除了一些在霍格沃茨特快车厢里,见过她与德拉科同行的五年级小巫师,礼堂内不少近几年已经听到过关于萨拉查后裔传言的未成年小巫师,并未将这个黑发蓝眼女孩与斯莱特林家族直接想到一处。

    但在校长教授那一排成年巫师中,此时几乎全将视线一致投在她身上。

    教导层之所以如此关注这个十一岁小女巫,除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耀眼名声外,和黑魔王也脱不了关系。

    毕竟在这个养在马尔福家的小女孩横空出世之前,那位原名汤姆·里德尔的伏地魔,才是萨拉查的仅存后裔,而他曾掀起的腥风血雨至今依旧令魔法界草木皆兵。

    有汤姆·里德尔在前,难免令人下意识形成些不好的联想,毕竟今日入学的郝乐蒂·李与那位黑魔王还能算得上是远方亲戚,虽然在几个世纪的血脉传承中,估计已经一表三万八千里。

    郝乐蒂一向敏感多思,不过她面对众人或探究或好奇的目光,并未有丝毫胆怯,德拉科坐在长桌旁注视着她,此时,他的姑娘已经戴上那顶又脏又旧的分院帽。

    郝乐蒂神情温和,但眼神却冷淡,似乎发生任何事也不会引起她的动容,即便接下来发生了一件很是意外,并且从未出现过的异事——

    分院帽戴在郝乐蒂头上,试图感受她的思维与记忆,几乎是瞬间,它就自己跳了起来,就像是被火星溅到了一样,几乎发出尖叫,“我要炸毁了!”

    郝乐蒂皱眉,似乎在为分院帽的聒噪不满,身旁的麦格院长当然得负责处理意外事件,她询问分院帽,“发生了什么?”

    “太多了!她脑子里的内容!”分院帽绕着郝乐蒂转圈,“她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东西多到差点让我吸收分析时难以承受,难以置信,她竟然没因此发疯?”

    麦格教授看向校长邓布利多,这位最受尊重的白胡子巫师,露出看上去非常和蔼的笑容,“看来这位小巫师是个拥有过人才智的天才。”

    随着他的声音,郝乐蒂转身看向众位教授,邓布利多继续温和说道,“也许你可以尽量放空思想,让分院帽再尝试一次?”

    郝乐蒂不太高兴现在的发展,尤其分院帽还在她耳边唠叨,“太奇妙了,你为什么还没发疯或者精神分裂?”

    郝乐蒂最不喜听见精神分裂这个词,她声音冷淡的回复,“是你的承受力不佳,我每天早上都会利用沉思冥想,以清除掉每日吸收到的多余信息,维持大脑最高效运转。”

    准确的说是,她必须得捂着脑袋让她大脑中过多的思绪与念头冷静下来,以防止她成为下一个发疯的高智商精神分裂病患,众多信息与内容拥挤在她的记忆中,它们很难自己遗忘,需要她逐条清除。

    分院帽问题很多,“我在你思维里看见了一座惊人庞大的城堡!”

    “那是我的记忆宫殿。”郝乐蒂抿着嘴唇,这已经是她不太高兴的表现。

    礼堂内,未成年巫师们讶异的看着坐在凳子上的娇小姑娘,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听说牛顿也是这样,脑子里的念头过多到难以承受的地步。

    邓布利多与大多教授对她越发好奇,而拉文克劳院长菲利乌斯·弗立维更是热切,“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大的财富,你将在拉文克劳遇到睿智博学的同道。”

    长桌上的德拉科眉心紧皱,他的担忧似乎即将成真。

    正在他准备出面说服教授时,郝乐蒂将分院帽一把揪过来戴在头上,分院帽又想夸张的尖叫,而有着白嫩脸蛋的姑娘像是恶霸一样的吼它,“闭嘴!”

    分院帽立刻气势萎靡,紧接着它又惊讶,“你还没入学就能成功掩盖部分思想内容?这几乎是大脑封闭术的范畴,不过似乎是改良版?”

    面对一排教授的震惊目光,郝乐蒂表示,“自学魔法书籍很简单。”

    霍格沃茨未成年巫师与各学科教授们:“......”

    自学魔法很简单?整个欧洲魔法界有证可查的千年历史中,能自学魔法的巫师不超过三个好不好?

    在众人的难以置信中,分院帽一再询问她,“你真的坚持去斯莱特林?你同样具备睿智博学与英勇无畏的品格,拉文克劳与格兰芬多可比蛇院受欢迎的多。”

    这倒是事实,尤其是格兰芬多,勇气胜过一切。

    而郝乐蒂已经被话唠的分院帽磨得快要显露坏脾气,她表情冷淡,“斯莱特林,我坚持。”

    当分院帽高声说出斯莱特林时,蛇院长桌上响起阵阵掌声,无疑非常欢迎这位新生的到来。

    她的混血巫师血统并未受到冷待,事实上斯莱特林学院本来便不是只招收纯血,甚至学院几乎半数学生都是混血,而长桌上那几个原本极端信仰纯血的巫师,在马尔福威胁下也不敢表现的太为过分。

    郝乐蒂摘下还在烦她的分院帽,抱着手臂气呼呼的朝德拉科走去,还没等她在椅子上坐稳,一惯冷淡高傲的马尔福少爷,就差点捧着她的脸在两侧脸蛋上吧唧几下。

    可惜小女巫直接推开他,手指探进他的巫师袍里,从他的裤兜里摸出一颗奶糖咬进嘴里。

    郝乐蒂一圈长睫毛框起的蓝眼睛看着德拉科,鼓着脸蛋奶凶奶凶的,“为了如约坐在你旁边,真是劳心劳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