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网站: 106.番外六

    伦敦国王十字车站

    天气温和, 阳光不算明媚刺眼,但似乎也没有降雨的预兆,郝乐蒂站在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的那堵墙前, 而帮她推着装满两人必备行李车的当然是马尔福少爷。

    而且他肩上还背着个小粉书包,本来因为漂亮外貌就回头率惊人, 加上黑西装小粉包另类搭配的加持就更十成十的吸引眼球了。

    郝乐蒂嘴里的薄荷糖球只剩一个小糖片,她看见几个同样推着大皮箱和猫头鹰的少年人出现在这个特殊站台附近,他们加快脚步冲进票亭, 直接消失在那堵看上去非常坚固的墙壁前。

    不过郝乐蒂暂时不着急进站检票,她还得用点时间和家人告别, 除了照养了她五年的马尔福夫人外, 就连远在美国纽约的泽维尔父子——郝乐蒂的亲生父亲大卫·豪勒与祖父x教授,也特意前来送她入学。

    实际上, 在五年前卢修斯·马尔福依照郝乐蒂的意思,通知x教授她的存在后, 这位变种人领袖便曾数次提出将郝乐蒂带回身边照顾。

    作为身家超过三十五亿的超级富豪,即便查尔斯·泽维尔过度忙碌于变种人事业,将整个人生都奉献于和平大计,但他当然也能为郝乐蒂提供最佳物质生活。

    尤其是在查尔斯找回儿子大卫后, 父子俩更是坚持希望将郝乐蒂带回纽约,可惜却总是被现实因素影响——

    前几年变种人内部纷争不断,查尔斯和大卫身边并不安全, 而郝乐蒂也要忙于剑桥学业, 作为英国顶尖名校, 剑桥在物理学领域能提供的教育资源无疑要优于纽约本土高校。

    更何况她还早就决定满十一岁后就要入学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于是x教授和大群只能尽量说服自己,就当孩子从小就在异国求学,唯有尽量多去看望她或者是在假期时将她接回纽约度假。

    而因为郝乐蒂的存在,泽维尔家与马尔福家不但在商业上开展密切合作,巫师与变种人群体也罕见的多有来往,结成有力盟约。

    不过让查尔斯和大卫唯一不满的一件事是,即便是在郝乐蒂休假期间回到纽约,那个见鬼的小马尔福也总会阴魂不散的跟来,这让变种人父子很是提防。

    比如此时,查尔斯看着德拉科·马尔福牵住郝乐蒂的手,意有所指,“即便你们自幼一起长大,也理应给对方留些空间。”

    可惜马尔福少爷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他一脸皮笑肉不笑的附和,“当然,如果郝乐蒂希望的话。”

    才怪!他要像一颗焰火弹一样,烧光两人之间的所有空气缝隙,几乎想要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郝乐蒂将嘴里的薄荷糖咬碎,乖巧可人的上前去抱了抱几位家长,仰着还有点婴儿肥的白嫩脸蛋,一脸认真的对纳西莎说道,“我会帮你照顾德拉科的,一定不让他吃脑子笨的亏。”

    马尔福少爷:谁照顾谁?还有——脑子笨?

    纳西莎·马尔福似乎完全没有帮儿子反驳的意思,她摸了摸郝乐蒂的头顶,“如果有人胆敢欺负你,就让小龙出面摆平,或者直接找卢修斯,别忘了他是霍格沃茨校董事会掌权人,记得向马尔福庄园寄信。”

    毫无疑问,马尔福夫人是那种如果有人敢欺负德拉科或郝乐蒂,她会直接举起魔杖对准小巫师,亲自出马的“熊家长”,傲慢又护短,而且完全不觉得让卢修斯·马尔福仗势压人有何问题。

    看着难舍难分的两位女士,被无视的德拉科清了清嗓子,“妈妈,我们该进站上车了。”

    时间已经临近十一点,德拉科握紧郝乐蒂柔软的手指,“照直朝第九与第十站台中间的检票口走,无需畏惧或紧张。”

    德拉科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郝乐蒂女士别说紧张,她兴致勃勃的牵着他的手,还用了点力气让他单手推着的手推车向前更快——

    而在没有魔法天赋的查尔斯和大卫看来,两个少年人触碰到墙壁的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但此时在郝乐蒂面前,已经出现一辆漂亮的深红色蒸汽火车,列车上标牌显眼——霍格沃茨特快车。

    站台并不算拥挤,德拉科和郝乐蒂算是到的偏晚,大多未成年巫师早已上车等候,现在还在站台上转悠的不少都是初次乘车的一年级生。

    而德拉科显然一点不打算让郝乐蒂和这些小萝卜头坐在新生车厢,作为早已内定,今晚就要正式对外宣布的五年级级长人选,他可以提前使用级长专属车厢。

    这辆霍格沃茨特快车上,每一列车厢都是数个包厢,在私密性上来说做的非常不错,而且布置的舒适且典雅,可却又绝不是老旧,行李箱已经被家养小精灵带走放置,德拉科现在手上只拿着郝乐蒂的蛇木魔杖和粉书包,另一只手当然是牢牢牵着她。

    他们正在从车厢内穿过,而终点则是级长包厢隔间,不过在他进入专属区域前,作为一位准五年级生级长,德拉科需要巡察本年级秩序。

    德拉科·马尔福无疑是斯莱特林学院的风云人物,家世优渥不说,单凭夺目外貌就能收获不少芳心,更不用说他还成绩出色,不管是在魁地奇还是日常学业上都当仁不让,怪不得能成为西弗勒斯·斯内普院长最喜爱的学生。

    不过其他三大学院学生对马尔福的印象就难免大打折扣,认为他虽然算不上狠毒,但阴险狡诈性格却很是不宜深交,当然,他还傲慢的过头,也不可能放下身份和谁深交做一对真心好友。

    比如现在斯莱特林学院那些一看见他出现,就跃跃欲试想要搭讪奉承的跟班们。

    虽然马尔福这几年似乎并未做过带领跟班欺凌弱小的行为,但每当他用冰冷目光在旁人身上扫过时,那种像是被冷血动物盯上的感觉实在难以忽视,就好像他懒得攻击你只是因为对你不屑一顾,而完全不是出于什么正直良善性情。

    比如此时,他面对众多或热情恳切或畏惧嫌恶的注视,完全是目不斜视的越过车厢,只不过他不斜视的目光方向并非前方,而是身旁比他矮上不少的白裙子女孩。

    一间包厢内正巧坐着马尔福少爷的两大跟班文森特·克拉布和格雷戈里·高尔,两人正想探出头与德拉科打招呼,就听见“校霸”少爷蹙眉对白裙子姑娘说道,“你这双皮鞋看起来走路非常不舒服——”

    郝乐蒂耸肩,“新鞋总是如此,但我还并没走几步路——”

    以克拉布和高尔对马尔福的了解,他们原本以为德拉科会语气嘲讽的嫌弃这小女孩走路慢,结果却目瞪口呆的看见,还没等他旁边的小女孩说完话,马尔福少爷竟然就直接一把将她提起抱在怀里,而且他还在皱眉,“怎么总是这么轻。”

    总、是、这么轻?这什么意思?

    难道平时在学校里连一件轻行李都有跟班抢着帮他提,从来高傲骄横到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德拉科·马尔福,早就不是第一次抱起这小姑娘?而且没准还经常充当她的“代步工具”?

    “校霸”变身育儿保姆,让小巫师们一时难以接受。

    而德拉科怀里的郝乐蒂,无疑收获了车厢内不少巫师的关注——

    “是她吗?那个混血斯莱特林?”

    “我爸爸说萨拉查·斯莱特林仅存的后裔,近几年一直寄养在马尔福家,看来这不是传言。”

    “她不会是马尔福的未婚妻吧?你瞧他现在温和的模样,可真是虚假。”

    “什么未婚妻,只是个没长大的小鬼!”

    德拉科目光冷淡的在谈论者身上扫过,小巫师们立即闭口不言,而郝乐蒂却转了转蓝眼睛,将脸埋进德拉科的肩窝里,还故意蹭了蹭,“我想喝冰南瓜汁。”

    她又仰起脸看德拉科,白嫩脸蛋晕着点粉红色泽,蓝眼红唇漂亮娇嫩的不像话,别提抱着她的金发少年,就连车厢内刚才几个想要讽刺郝乐蒂的马尔福爱慕者姑娘们,都差点眼冒红心。

    天呀,软软嫩嫩的小姑娘比阴险少年可爱一万倍啊!

    在马尔福少爷的后援团倒戈个彻底之前,他终于迈步走进了级长专属包厢隔间,非常典型的英式古典装饰风格,几乎都能称得上豪华了,无比讲究。

    郝乐蒂坐在柔软的双人椅上,鞋底却有点够不到地面,于是她很无奈的摇晃了下脚,接着就从粉书包里掏出一本工程学书籍看了起来。

    德拉科不甘愿被忽视,直接将她摊开在双腿上的硬壳书合上,“火车上阅读容易头晕。”

    “你只是希望我将注意力放在你身上。”郝乐蒂戳破马尔福少爷的真实意图,不过却并没有阻止德拉科直接将她的书丢在一边的行为。

    而将铂金短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尖下巴英俊少年,正专注的看着她,“你厌恶我的行为?”

    总是试图占据她一切关注,希望她喜爱的所有一切都排在他后面,他依旧是如此傲慢又贪婪,不管在重来多少次,他也不可能改变成那种最容易被她接受的善良诚恳正派人士。

    他是个狡诈又贪得无厌的混蛋,不管他再多上几个十九年记忆,他的本质依旧无法更改。

    恶龙贪图宝藏,源自于与生俱来的贪婪与占有欲。

    郝乐蒂看着面容年轻英俊,行事却越发老练成熟的铂金少年,此时,他苍白面貌映在她的蓝眼睛里。

    德拉科专注凝视,看见随着阳光映照,自己的面容在她眼中晃动,就好像是他正在发疯的心脏一样,如果她的答案是厌恶,他怀疑那颗一惯如同蒙着寒冰的心脏会因此破碎。

    在他听见郝乐蒂的回答前,一位女巫推着食品车穿过列车,停在包厢旁。

    德拉科立即移开视线,逃避郝乐蒂近乎百分之百的不喜回答,他掏出金加隆,“薄荷糖和冰南瓜汁。”

    女巫找回他十银西可,德拉科将冰南瓜汁摆在郝乐蒂桌前,“薄荷糖今天不能再吃,它会让你又闹牙疼。”

    德拉科对刚才的询问只字不提,他不需要郝乐蒂的回答,反正即便她真的厌恶他贪婪的占有欲,他也不可能就此更改,当个圣人将她拱手让人。

    他本来就不是好人,即便怦然心动也依旧是个混球。

    郝乐蒂饮下一口冰南瓜汁,她托着下巴看向对面的苍白少年,红唇微动,有点不怀好意的说,“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没办法讨厌你。”

    德拉科·马尔福:从今天起,他要开始学习熬制美容魔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