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博彩: 105.番外五

    一九九五年, 伦敦

    九十年代的英国魔法界发展速度,完全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在左右逢源的马尔福家族斡旋下,魔法部与麻瓜政府一改往日争端态势,将协力共赢实施到极致,开始了漫长的蜜月期。

    而卢修斯·马尔福的官职与政治影响力也因此直线攀升, 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董事会中的名望更是日益稳固。

    就连年仅十五岁的德拉科马尔福,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地位也越发水涨船高, 五年级开学后当选斯莱特林级长早已是板上钉钉。

    即便魔法界不存在所谓的王子与贵族, 但马尔福家族近年来的权势力量明显已经到达这一实质地位, 没有爵位与王冠?在钱权面前,谁需要那些古老遮羞布。

    不过让不少巫师意外的是,大权在握的卢修斯·马尔福并未趁机抹黑或对付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或者试图取而代之, 接管霍格沃茨。

    要知道这两位分属不同领域的魔法界代表一向关系紧张, 马尔福在年轻时更是从不掩饰对邓布利多的轻蔑,但近年来, 倒是少见的给人一种和平共处错觉。

    当然,马尔福和邓布利多也不可能真的握手言欢, 这两位年龄相差七十岁的魔法界举足轻重人物, 完全没有成为忘年交的可能,只不过是目前与麻瓜界合作的基本准则形成重叠, 因此暂时休战而已。

    而能形成相安无事状态, 做出更多让步的无疑是卢修斯, 毕竟他可是一个最擅长四面投机的马尔福,这当然不是个错误决定,即便再自大狂妄,卢修斯也不会真的轻视邓布利多的影响力,这个老蜜蜂不但是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主席,还被公认为当代最伟大巫师。

    马尔福家族追寻的一向是无上的钱权地位,至于是站在正义一方还是邪恶势力下,这对铂金父子并不在乎,而目前两人不但能顺势获得权力地位,与麻瓜界合作一事还能占据“平等自由”的道德制高点,何乐不为呢?

    这对阴险父子在忙着争权夺利时,还不忘消除掉暗中威胁,比如那位留了几个魂器,试图卷土重来的黑魔王,即便两位马尔福都曾经或情愿或被威胁的发誓效忠过那位不可说人士。

    但这不是很正常吗?德拉科对销毁魂器一事从头到尾没有丝毫犹豫与畏惧,反正他本来就是个两面三刀的混蛋。

    而他试图清除一切伏地魔卷土重来的可能,当然不是为了什么见鬼的正义。

    正义?这世界对他有利的才是真理,反之即是谬论。

    德拉科入学霍格沃茨这几年,可是没少为此事忙碌,比如装模作样的与邓布利多与哈利·波特三人组交好,接着不时或多或少的释放出似是而非的内幕消息,利用这些勇敢的格兰芬多们,去销毁魂器——

    先是象征伏地魔身世的戒指,接着是藏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挂坠盒,然后是赫奇帕奇的金杯、拉文克劳的冠冕。

    大蛇纳吉尼暂时不知所踪,而魂器之一的哈利波特当然也活得好好的,毕竟他是对付伏地魔的秘密武器。

    而销毁魂器过程中最不顺利的,要属那本卢修斯·马尔斯收藏多年的汤姆·里德尔日记本,它明明该好端端的摆在书房角落,却莫名其妙的遍寻不见。

    就像是家里遭了贼一样。

    晚夏的上午时分,德拉科·马尔福再次将父亲那间收藏了不少黑魔法物品的书房里翻了个底掉,却依旧只能铩羽而归。

    年满十五岁的英俊少年高挑瘦削,他最近又长高了不少,已经超过六英尺,衬衫西裤更是让他显得十分挺拔,而那头铂金短发简直漂亮的不像话。

    温和光线下,德拉科苍白的面容和尖下巴让他看上去很是不好惹,外貌极为精致,但明显不是善良正派的类型。

    抬腕看时间,他理了理衬衫领口与袖摆,转身走出书房锁上门。

    披上西装外套,传统得体的扣上两粒纽扣,笔挺裤线下,德拉科·马尔福穿着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鞋底踩在大理石阶梯上趋级而上。

    很快,他就出现在一扇深棕色房门前,德拉科苍白的手指握住扣门环轻击两下,“郝乐蒂,我们该动身前往国王大道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了,十一点整你需要坐上火车。”

    今天是九月一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开学日,也是郝乐蒂作为一年级入学的日子,她出生于年尾时节,去年魔法学校开学时还没满十一岁,因此只能延后一年,入学时和德拉科差了四个年级。

    房门应声而开,十一岁半的黑发姑娘出现在门后,她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蓬蓬裙,这似乎让她的蓝眼睛看起来都更为清澈剔透了些,整个人甜的不像话。

    这件剪裁精致的女童礼服裙并非来自脱凡成衣店,而是伦敦摄政街。

    对角巷显然早已经不能满足沉迷于美少女养成游戏的马尔福夫人,随着这几年魔法界与麻瓜政府的通力合作,纳西莎没少购入麻瓜世界的日常物品,比如郝乐蒂身上的这间dr童装线连衣裙,以及她现在拎在手上的淡粉色gucci童包。

    马尔福夫人近日里很是沉迷购入奢侈品时装,就差成为伦敦时装周秀场的座上宾了。

    卧室门前,这样近的距离下郝乐蒂需要仰头才能与德拉科对上视线,她手上拖着已经整理好随身物品,可以随时出发的双肩包,不太乐意的看着德拉科,“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长个魔药分我一些?”

    马尔福少爷身高蹿升的速度很是惊人,而郝乐蒂的矮个基因却很是难以改善,她目前的身高依旧偏矮,即便她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获得剑桥大学的物理学位,但点亮到智商上的技能点却不能分到身高体型上,瘦小再加上一副好欺负脸蛋,这令郝乐蒂非常不满意。

    超过六英尺高的马尔福少爷觉得自己还是不打击郝乐蒂为好,毕竟她即便到了二十五岁,也是这样的好欺负相貌类型,只不过性格堪称霸王龙,谁招惹她谁倒霉。

    德拉科接过她手上的粉色双肩包,对他而言几乎可以忽略的重量,但郝乐蒂的小手腕拎着无疑还是有些压力,“你又装上了不少物理工具书?”

    郝乐蒂两手空空,一边伸出纤细手指牵住他冰凉的手,一边将房门关上,“一年级新生的必备物品,你已经帮我放到车上了是吗?”

    霍格沃茨新生需要准备的东西可不算少,不但包括三套工作袍与尖顶帽、手套、斗篷,还需要带上魔杖、标准尺寸的锡鑞制大锅、望远镜、黄铜天平,以及一套玻璃或水晶的小药瓶,在这之外,还可以携带一只猫头鹰或一只猫、一只蟾蜍,再加上其他寄宿日常物品,通常都是大包小包的满满一推车。

    而郝乐蒂并没有带上动物的打算,反正她可以借用德拉科的猫头鹰,准确的说,大部分物品都是抢他的用。

    马尔福少爷对此安排明显没有质疑,他回握住郝乐蒂柔软手掌,用了点力气,“你的魔杖暂时还在二楼藏物阁放着,我们最好将它随身携带。”

    德拉科所说的魔杖,并非在对角巷奥利凡德魔杖店购买而得的,而是他用了不少时间精力,再次从美洲大陆寻回了那根诞生时间超过十个世纪的蛇木魔杖。

    它原本属于萨拉查·斯莱特林,现在理应由后裔继承使用不是吗?

    郝乐蒂想到那根她十一岁生日时收到的礼物,“你当初就确定我能让那根进入休眠状态的魔杖重新得以使用?”

    德拉科牵着她步下台阶,“我几年前就曾目睹你和动物进行类似交谈的沟通,萨拉查是位蛇语者,作为后裔血脉我想你也许遗传了蛇佬腔。”

    这根强大蛇木魔杖之所以进入休眠状态,便是由于十七世纪时一位传承人使用蛇佬腔造成的后果,而魔杖要想再次焕发生机,当然也需要蛇佬腔来下达指令。

    于是德拉科·马尔福少爷再次成了个满脑子讨女人欢心的败家子,将这件无出其右的荣誉珍宝说送人就送人。

    虽然郝乐蒂作为仅存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后裔,本来就该是魔杖传承人,但纯血家族巫师们可不是什么百分百的正义之师,换成任何其他一个斯莱特林,恐怕都会将蛇木魔杖据为己有。

    ——————————

    马尔福夫妻等在一楼会客厅,这座三层挑高的英式古典庄园是一座上世纪初时建造的古堡,占地面积不算多惊人,但布置的却极为精致。

    而雕着银饰的墨绿色丝绒沙发上,苍白高傲的贵妇人正在朝丈夫说道,“也许最开始就不该同意郝乐蒂就读霍格沃茨,她因此要与我分离数月,圣诞假期才能返家,这五年中,她从没有离开我超过一周。”

    霍格沃茨的假期安排与大多数英国中学差不多,除了十二月中旬到一月中旬的圣诞假期,便是复活节休假与暑假。

    一旁的卢修斯·马尔福啜饮着红茶,“小龙今日也要再次入校,而且这已经是他和你每年都要分离数月的第五个年头。”

    卢修斯最近越发开始怀疑起当初照养郝乐蒂的决定,这混血姑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几乎都要成为纳西莎心中的头号宝贝蛋了。

    尤其是在纳西莎目睹德拉科已经有充分的自理能力与成熟睿智的思想,不再需要父母庇护后,她基本上快要将所有的慈母心肠都放在那个年幼又聪慧的小女孩身上。

    比如此时,纳西莎就直接表示到,“小龙在斯莱特林学院如鱼得水,可郝乐蒂还只是个小姑娘,而且她还是混血,非常容易受到信仰纯血巫师的孤立与偏激对待。”

    马尔福夫人越想下去眉心越紧,她声音有点阴沉,就好像真的目睹郝乐蒂被欺负一样,“而且郝乐蒂面貌还有亚裔特征,那些种族歧视者也有可能会针对她,她长得如此瘦小,该如何应对欺凌。”

    卢修斯呼出一口气,“她不但拥有罕见魔法天赋,智商更是高达187,不管谁和她发起纷争,倒霉的都不会是她。”

    “话虽如此——”马尔福夫人眉心舒展一些,但似乎依旧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好在这时左侧旋转阶梯传来脚步声,马尔福夫妇向着声音方向看去——

    深金色狭长阶梯上,黑发蓝眼的小姑娘穿着漂亮精致的白色短裙,她皮肤白皙,虽然身高不算出众,但腿却很长,纤细手指则正牵着又高又瘦的金发少年。

    德拉科一身黑色笔挺西装,白色衬衫上系着墨绿色窄细领带,整个人显得冷淡又高傲。

    但不幸的是,他手上拎着的浅粉色双肩包完全打乱了这份贵族气派,英式纯黑西装和粉色小书包的组合,实在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

    而马尔福少爷完全不觉得他拎着郝乐蒂的粉色小书包有什么问题,他牵着小姑娘的手走下楼,用低沉恶狠狠的声音叮嘱,“如果霍格沃茨有人敢因为你的混血身份和亚裔特征而招惹你,就狠狠整治他们知道吗?”

    但他旁边的小姑娘似乎不太放在心上,郝乐蒂把本来手上拿着的蛇木魔杖也塞到德拉科手中,自己则从他兜里翻出一颗薄荷糖。

    她剥掉糖纸后将硬糖丢进嘴里,依旧有些婴儿肥的脸颊鼓起了一点,“用不着我花时间,反正你不是会帮我对付他们。”

    她声音里几乎有点不讲理的信任,让德拉科差点忍不住翘起嘴角,他清清嗓子,“当然,我会为你剔除一切不良影响。”

    对早已将不择手段刻在骨子里的德拉科·马尔福少爷来说,他手上牵着的姑娘就是他藏在山腹中的宝藏,而他是那条看守宝藏的恶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