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网站: 13.chapter 13

    汉尼拔·莱克特并未能多做停留,就动身返回了马里兰州巴尔的摩,作为在东海岸首屈一指的心理学家,他有许多交接工作需要完成,才能在下周如期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大洛杉矶地区。

    而身份暴露的美国队长史蒂文·罗杰斯,面对郝乐蒂时则更为坦然,且不用再担心郝乐蒂会觉得他是个过时的老冰棍这种忧虑。

    不得不说,因为郝乐蒂极为自然、似乎一点不觉得这有什么异常的态度,让史蒂文从醒来后隐隐在心理上出现的那些归属问题,治愈了大半。

    午餐时段里,中餐馆内食客络绎不绝登门,老顾客加州理工科学四人组,正占据着餐厅内通风、光照最好的位置,显而易见,这是强迫症狂人谢尔顿的意思。

    四位物理学家围坐一团,正在热火朝天的吃着今天午餐主推的水煮鱼。

    这道重庆渝北风味的创新名菜鲜香味美,油辣不腻,鱼片嫩白爽滑,令人赞不绝口。

    郝乐蒂考虑到美国人不太能吃辣的习惯,将水煮鱼辣度控制在了大众能接受的程度,产于山城重庆的干红辣椒辣中带甜,麻椒香而持久。

    水煮鱼简单原始的做法,就更讲究原料与做工的考究,郝乐蒂将新鲜生猛活鱼烹调的不但保证了肉质鲜嫩,且香而不腻,辣椒红亮浓香,辣而不燥,鲜美鱼肉与香浓麻辣简直堪称绝配。

    就连极为嗜甜不太能吃辣的托尼·斯塔克,都忍不住大快朵颐,顺便还对好友罗迪上校抱怨道,“我应该从马里布海滩搬来帕萨迪纳,洛杉矶这见鬼的路况让我将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了堵车中。”

    洛杉矶是全美出了名的堵车城市,1100万人,1000万辆车,不堵才是奇迹,部分路段更是能从清晨5点堵到夜间10点,2个路口要生生等上半小时。

    但比起同在洛杉矶、只不过是在不同社区城的斯塔克先生,最近沉迷中餐的哥谭首富韦恩老爷明显更难办——

    他总不能因此搬来洛杉矶住吧?谁让他晚上还得化身令罪犯闻风丧胆的黑暗骑士拯救世界。

    于是布鲁斯·蝙蝠侠·韦恩化悲愤为食欲,气恼的将几片鲜嫩鱼肉吃进嘴里。

    超级英雄蝙蝠侠为了今后不能轻易吃到美食犯愁,变种人激进组织兄弟会成员火人和雪崩,则一边吃着水煮鱼,一边开始思考他们能不能退出兄弟会,转而来中餐馆应聘。

    ——推翻人类统治干什么?统治人类干什么?是餐馆老板郝乐蒂厨艺不好?还是中餐不好吃?

    这两位实力强大的变种人,该庆幸自家领袖万磁王不是擅长心灵感应的精神系变种人,不然估计已经控制着无数金属匕.首,将他俩捅成了对穿。

    兄弟会组织还没有中餐馆吸引力大?说出去让他这个超级反派怎么做人!

    万磁王埃里克·兰谢尔吃下一片鱼肉,开始思考该如何让那位旧友兼对手,与这个亚裔姑娘见一面,两人如出一辙的幽蓝双眼,实在太过相似。

    ——可惜年龄却怎么也对不上,难道是远亲?

    午餐营业时间结束后,两位侍应生如常下班休息,而今日摄入热量明显超标的超级士兵先生,则独自前往了健身房。

    至于郝乐蒂,她只想返家补眠。

    美国人并没有午睡的习惯,但她却很喜欢在午饭后小睡,这能让她的大脑运转速度更快。

    驾车回到住处时,郝乐蒂远远就看见家门外停着一辆高级轿车,车身前,一位身穿优雅威尔士格纹三件套的成熟男士身影矜贵且迷人。

    他正从三件套西装背心口袋里掏出金色怀表,另一只手握着黄竹伞柄,伞尖自然的支在地面上。

    听说这支小黑伞能发射出子.弹、毒针等各种致命武器。

    麦考夫·福尔摩斯默不作声的站在那儿,他大权在握的强大气场,仿佛掌控着整个世界的运转法则。

    郝乐蒂停车熄火,叹口气走向这位成熟睿智,执掌大权的英国绅士。

    “我以为会是夏洛克最先跑来天使之城。”在福尔摩斯兄弟里,当然是她的这位前合伙人更爱出外勤。

    麦考夫·福尔摩斯嘴角牵起一抹矜持笑容,公学标准音优雅的超乎想象,“如果没有加强三支军情六处特工分队对他的行踪控制,他确实会在今早抵达洛杉矶。”

    郝乐蒂打开房门进入,走向厨房询问道,“伯爵茶加一些金盏花花瓣可以吗?”

    “不能更满意。”福尔摩斯先生脸上笑容仿佛经过严格测量一般,永远维持最优雅斯文的模样。

    郝乐蒂端上来自不列颠骨瓷名门斯波德的两人壶,以及细致秀润的茶杯,麦考夫不露痕迹的解释自己为何前来美利坚,“晚间我将前往兰利,与CIA负责人商讨关于中东地区几个恐怖组织的情报信息。”

    CIA,即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英国军情六处和以色列摩萨德,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组织”。

    而麦考夫·福尔摩斯先生,正是权倾大不列颠的军情六处特工头目。

    但他今天本来不必亲自前往兰利与CIA负责人会面,之所以改变行程,是因为那位将郝乐蒂列入蒸发密令名单的CIA高层,向他透露了昨晚美国联邦调查局了解到的一些信息。

    麦考夫视线扫过红茶托盘,茶匙以左斜45度的角度置于托盘右上方,这是英国上流社会的习惯,也是他在十年间对郝乐蒂最细枝末节的的教导之一。

    比起一惯任性妄为的夏洛克,欧洛丝十九岁时控制了整个军事化全封闭监狱,轻松越狱后从洛杉矶捡回的郝乐蒂,倒更像是他养大的孩子。

    欧洛丝·福尔摩斯智商傲人,远超牛顿,她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仿佛生来理解一切,却也是个缺乏关爱的天才,她因在幼年时杀了哥哥夏洛克的好友,被从此关进封闭小岛监狱。

    麦考夫告诉父母妹妹已死,而夏洛克同样也忘了欧洛丝,他改写了自己痛苦的童年记忆。

    没人来带她回家,她谁都没有。

    在痛苦迷失到欧洛丝几乎想要报复家人、报复一切之时,她在一次越狱外出时捡到了同样无家可归的郝乐蒂。

    她们同样天赋异禀,同样内心孤独,同样只身身处高空中,却唯独不懂如何着路。

    被家人放弃的欧洛丝为自己找到了新家人。

    十九岁的欧洛丝将郝乐蒂带回了已经被她完全控制的军事化全封闭监狱,在这里她是郝乐蒂的母亲,姐姐,与唯一的家人,她向郝乐蒂教导自己懂得的所有一切。

    欧洛丝曾迷失炼狱,惟有郝乐蒂救她灵魂,寻她于室,成为她最后的庇护所。

    每当抱着她,欧洛丝就感觉她同时慰藉了从前独身一人的自己,而郝乐蒂的温暖最终让她学会从迷失已久的高空中着陆。

    欧洛丝清楚自己精神错乱的程度,全封闭监狱才是她的唯一归处,但郝乐蒂不是,她是一个尚未迷失的自己。

    在郝乐蒂十四岁那一年,欧洛丝·福尔摩斯再次越狱,她将郝乐蒂带到了福尔摩斯家,将她交给了年过三旬便顺利执掌整个大河之房【军情六处】,被称为大英政府中心交换站的麦考夫·福尔摩斯。

    麦考夫至今仍清楚记得当天的场景,欧洛丝常年不见阳光的面容过分的苍白,称得上高挑的身型消瘦单薄,她紧紧牵着那个瘦小的看上去仿佛只有十一、二岁的亚裔女孩,凝视他的灰色双眸深邃莫测,“给她最好的教育,由你亲自教导她。”

    老福尔摩斯夫妇知晓唯一女儿在世的真相后,无法认同麦考夫的行为,记起一切的夏洛克更是惊愕,且愧疚。

    但欧洛丝却没有从此留在福尔摩斯家,她选择回到谢林福特,那座孤岛监狱。

    欧洛丝在被押解她的防弹警车带走时,只是专注的看着郝乐蒂,她灰色眼眸中竟然有着某种脆弱色彩,仿佛只有郝乐蒂才能唤醒她唯一的人性。

    郝乐蒂同样在注视着她,眼神里有着只有她们彼此才懂的情感。

    从此以后,郝乐蒂被养在了福尔摩斯家,除了每周都会前往谢林福特监狱里住上一天,以及她超群傲人的智慧之外,她的一切表现都和常人无异,甚至更为亲善,讨人喜爱。

    和福尔摩斯家亲生的几个孩子相比,她好相处的让人难以相信,因此当麦考夫数个小时前得知真相,一惯无懈可击的冷峻面容上,才会极为罕见的震惊失色。

    麦考夫·福尔摩斯理智且独断专行,强大自制力从来凌驾于一切之上,作为一个为达目的最大限度掌控他人的智者,在他身上仿佛没有任何感情存在的痕迹,一切维持他头脑高速运转的,只有超强的责任感与控制欲。

    而经过十年教导,郝乐蒂已经是他的责任。

    “一周后,英美两国警方将联手打击恋童癖犯罪者,”麦考夫强大气场中蕴积着无尽威势,但他看向郝乐蒂的目光却暗含着不易察觉的姑息纵容,“放手做你想要的一切,不必担心任何失控后果。”

    麦考夫并不准备多做停留,该飞往兰利的直升机已经等了他近四十分钟,他站起身,“该到你的午睡时间了。”

    离开前,一惯冷峻无情的麦考夫·福尔摩斯,温和的摸了摸郝乐蒂头顶,“做个好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