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黑人吗: 12.chapter 12

    暂停营业的中餐馆内,郝乐蒂坐在软椅上,垂下视线望进汉尼拔的灰色双眸,“莱克特医生,您没必要牵涉其中,这件事很有可能会给您找上不少麻烦。”

    在全民陷入舆论狂欢盛宴时,一切走向都充满未知,所有牵涉其中之人,都可能被失控的舆论误伤,而汉尼拔已经是全美最受推崇的心理学家,何必为了这件事染上许多似是而非的小道传闻。

    “我是你的心理医生,让你免受会致使心理症状加重的外界困扰,是我的职责。”汉尼拔背脊挺直,宽肩长腿,屈膝姿势有种难以形容的高贵优雅气派,既像是中世纪欧洲上流社会的贵族绅士,又仿若尚武荣耀的法兰西骑士。

    他十分有古典味道的英俊面容上浮现笑意,“郝乐蒂,你十二年前并没有解雇我,难道现在准备抛下你年老体衰的医生?”

    年老色衰?郝乐蒂看着眼前完美到挑不出一丝一毫缺点的汉尼拔·莱克特,想问他是不是从来没照镜子看见过自己的脸?全世界还有比他更英俊的心理学教授吗?

    沉着冷静且足智多谋的汉尼拔,脸上时常带有面温文尔雅的笑容,但不知为何,那种完美笑容却总是让郝乐蒂觉得他内心其实非常冷漠。

    但他现在展露的笑意,却和他从前虚假的绅士笑容完全不同。

    尤其是他脸颊的那个伤疤酒窝,真是让人蠢蠢欲动的想要戳一下。

    郝乐蒂眨巴了下她湛蓝的大眼睛,“您能让我戳一下酒窝吗?”

    汉尼拔意外的挑眉,竟然莫名有点受宠若惊的错觉,毕竟郝乐蒂对他一向称得上冷淡,别说主动提要求了,她年幼时就连对他笑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她变得温和了很多,郝乐蒂以前就像是一只藏着自己血淋淋伤口的小刺猬,保护机制下拒绝任何有机会伤害到她的强势成年男性的亲近。

    但她现在却成长的举重若轻,即便外貌依旧少女气十足,但骨子里竟然已经是个坚定强大到不再畏惧的成熟女人。

    有一秒钟,汉尼拔有些怅然,他没能成为她成长路上的见证人,因此想象不出她究竟是如何长成了现在这副坦荡磊落,茫茫性感的模样。

    郝乐蒂看着眼前莫名陷入沉默的心理学家,“这要求太过冒犯?”

    毕竟他这个非常特别的伤疤看起来很像被狗挠的,也许是想到这件事让他不高兴了?

    汉尼拔微扬起下巴逗她,“如果你不准备解雇我的话,就考虑让你戳一下伤疤。”

    显而易见,他指的是如果郝乐蒂出庭作证,他将为这起公诉案件提供专业协助。

    面对汉尼拔·莱克特的英俊脸蛋,恐怕没有人能说出拒绝之词。

    “莱克特医生,您智慧超群,总能对一切全都了然于心,”郝乐蒂指尖白嫩柔软,真的好奇的戳了下他的酒窝伤疤,“但您这次的选择可真是有点蠢。”

    汉尼拔不为所动,“我从下周开始会任教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是全美最顶尖的公立大学之一,位于洛杉矶西木区,心理学在全美高校中排在第六位,其中临床心理学更是占据榜首地位。

    但即便如此,在从前几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频频向汉尼拔抛出橄榄枝邀请其前来任教,也依旧总是期望落空。

    谁能想到这一次莱克特教授竟然会愿意从巴尔的摩搬来加州,这简直太让人意外了。

    郝乐蒂早就收回了手,询问道,“薪酬如何?”

    如果莱克特医生为了帮助她定居加州,结果在经济上较从前滑落不少,郝乐蒂明显会直接让他回马里兰州巴尔的摩。

    汉尼拔故作皱眉思考样,“酬劳可观,但我几年前购置的不动产位于帕萨迪纳,并不在西木区。”

    汉尼拔·莱克特拥有祖上自十世纪起积累的惊人财富,这几年在全美购置了多处不动产。

    郝乐蒂挑眉,“帕萨迪纳?”

    这可真是太巧了点。

    汉尼拔优雅的点头致意,“看来我今后可能会经常来你的中餐馆解决三餐问题。”

    “我记得您厨艺非常出色。”郝乐蒂抱起手臂。

    年轻英俊的心理学家蓝眼睛迷人的不可思议,他态度亲善的勾起嘴角,脸上的疤简直成了绝佳道具,郝乐蒂挫败的举手投降,“好吧好吧,随便你。”

    她抬腕看时间,“吃过早饭了吗?”

    汉尼拔随即答否,“我不太喜欢在飞机上用餐。”

    他确实没说谎,但他之所以没吃飞机上的供应早餐,其中很大原因是他听说郝乐蒂开了间中餐馆。

    你瞧,这位名气耀眼的心理学专家,总是将一切全都了然于心。

    “您来的有点晚,今天的早茶供不应求,已经全卖光了,”郝乐蒂想了想,“厨房里还有刚煮好的奶茶,配菠萝油好不好?”

    汉尼拔当然没有意见,他站起身来跟随郝乐蒂走进厨房。

    而当郝乐蒂走进厨房,看见正在帮她整理餐具,并没有先行离开的史蒂文·罗杰斯时,显得有点惊讶,大胸甜心实在太温柔贴心了点。

    郝乐蒂走过去,非常自然的和他一起将蒸笼收纳起来,接着对两人介绍彼此,“史蒂文,我的室友,汉尼拔,我的心理医生。”

    此刻,两位同样高大英俊,但气场却截然不同的男士看向彼此,没原因的,美国队长和心理学家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太好。

    这很反常,不提平日里作风如同典型绅士的汉尼拔,队长更是无可指摘的正派人士,友善真挚,机智正直。

    两人自我介绍,握手时很快就分开。

    郝乐蒂没关注这两位先生相处的如何,她正在取出几个之前烤好的菠萝包。

    她不喜欢吃刚刚烤好的面包,里面不但存有很多气体,常吃容易伤胃,而且口感还不如放两小时后的,但菠萝油比较特别,一定要趁热吃,因此她通常会在吃之前,再将菠萝包放进烤箱加热五分钟。

    等候加热的五分钟里,郝乐蒂倒好两杯丝袜奶茶,摆在两位英俊男士面前,“很快就好。”

    加热结束,她将烫手的菠萝包横切一刀,夹上刚从冰箱取出的厚切黄油,“趁热吃口感最好,尝尝看。”

    两位金发先生从善如流,拿起菠萝油放到嘴边,一口下去,菠萝包酥脆香甜的外皮咬起来发出一声很轻的咔嚓声音,有盐冰黄油已经开始溶化在极为柔软的面包中,又似溶非溶的,外皮甜香酥脆,面包甜软至极,与黄油的咸香简直堪称完美搭配,浓厚香醇但丝毫不腻。

    趁热喝上一口茶浓奶浓的丝袜奶茶,入口便觉幼滑如丝,延绵细蜜,让人只能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

    于是两位先生很快就将菠萝油全都吃尽了肚子里,一个不剩。

    郝乐蒂抱着手臂靠在墙边,看向大胸甜心,“亲爱的,原来男人也有甜咸两个不同的胃?”

    史蒂文不久前吃早茶时就已经吃了不少点心,果然是经过强化的超级士兵,不但力量、速度、耐力都远超出于常人,还光吃不胖,想想就让人羡慕嫉妒恨。

    一惯机智又正派的史蒂文看着郝乐蒂的笑容,竟然有点赧然,“与你相遇后,我可能要花费比从前多一倍的时间用于健身。”

    汉尼拔优雅的啜饮着奶茶,觉得这位看上去充满圣父正派气质的男人,越发让他觉得碍眼。

    这实际上并不正常,汉尼拔一惯是个强大到毫无漏洞的反社会人格绅士,他智商超群、冷静理智、从容优雅,且无情。

    但他现在确实觉得这个与郝乐蒂看上去关系亲密的傻大个很碍眼,也许这是因为他身为郝乐蒂心理医生的保护欲作祟?

    心理学家视线在中餐馆兼职生身上不易察觉的巡视探究,然后,他发现了某种熟悉感。

    汉尼拔知识构架之全面,几乎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不提他精通多国语言,在心理学、药剂学、物理学、哲学、音乐、历史、绘画、雕塑和格斗等方面极高的造诣,他在解刨学方面的深厚功底,当世也没有几人能并驾齐驱。

    精湛的解刨学与雕塑知识,让他对人体骨骼、肌肉走向有着极为精准的记忆力。

    眼前这个穿着白色T恤米色长裤的健壮男人,面部特征明显与二战时期那位立下显赫战功,被视为美国精神象征的超级士兵一般无二。

    而从郝乐蒂与他的相处看,他很明显没有对年轻姑娘坦白过这件事。

    汉尼拔放下茶杯,笑容得体,“听你的口音想必是来自东海岸,纽约?”

    “我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史蒂文对这位看上去高深莫测的心理学家,同样没什么好印象。

    “这还真是巧,不久前苏醒的美国队长就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汉尼拔看向郝乐蒂说道,“你不觉得他们的面部骨骼特征与肌肉走向完全一样吗?郝乐蒂,我记得你十一岁时修读过基础解刨学。”

    你瞧,汉尼拔总能将人看的透彻。

    史蒂文立即看向亚裔姑娘,有点无措的坦白,“郝乐蒂,抱歉,我并不是刻意隐瞒你——”

    史蒂文·罗杰斯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美术科学生,因为注射血清成了超级士兵,他并不是与生俱来的的强者,因此即便成为强者后,依旧对力量充满敬畏,有爱心,且懂得怜悯。

    而在他醒来后,只觉得世界已经物是人非,显而易见,因为这些特殊经历,让他在心理上有些归属问题。

    他甚至一直担心如果郝乐蒂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会不会觉得他是个过时的、没一点用处的老古董。

    而郝乐蒂却打断了他的解释——

    “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察觉出你的身份。”

    美国队长:???

    心理学家:???

    郝乐蒂眨巴着蓝眼睛,有点孩子气的说道,“我很聪明的。”

    美国队长看着眼前甜软又狡黠的年轻姑娘——

    怎么回事,他真的超级想将郝乐蒂亲亲抱抱举高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