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娱乐好吗: 104.番外四

    波士顿的深夜, 已经接近中时区的清晨时分, 郝乐蒂身处伦敦近郊的马尔福庄园,刚刚和丈夫结束一段简短谈话的马尔福夫人正站在她面前。

    三十五岁的贵妇人面容光滑漂亮,脸色与她的丈夫一样苍白,金发比马尔福父子的颜色稍深一些, 仪态则优雅且傲慢。

    纳西莎·马尔福出生于极端信仰纯血的布莱克家族,甚至到了如果家族后代有任何事关此事的反叛行为, 便一律从家谱上除名的程度。

    一个合格的布莱克, 最基本的行为准则就是将麻瓜混血视为下等人,即便此时她面前这个混血小姑娘身上流淌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血脉, 但这也不能掩饰她是个麻瓜混血的事实。

    也许魔法界大部分巫师会将这小女孩看成贵重的“吉祥物”, 但像是布莱克家族这样的激进派,只会将她视作“卑劣的下等人”。

    即便事实情况是——魔法界真正完全纯血的巫师很是稀少, 除非像是冈特家族那样为了保证血统纯正而近亲通婚,但最后结果只会是自取灭亡,高发的遗传病不说, 还性情恶劣。

    可无论是自欺欺人也好, 信仰极端也罢,纯血巫师家族从来以血统高贵自称, 傲慢的将纯血纯种视作最为正当的政治立场。

    实际上,纳西莎从前也是这么做的,但现在的情况明显变得有点不一样——

    根据德拉科对今后十九年魔法界前景的陈述, 如布莱克家族这样持激进血统观点的巫师家族, 势必将被淘汰于历史长河, 而与麻瓜界通力合作反而成为兴旺发达的最佳选择。

    但即便如此,如果她还是一个典型的布莱克,想必宁可冒着前途灰暗的危险,也不会愿意与那些一向看不起的“下等人”合作,可她现在已经是马尔福夫人,而她的丈夫与独子是两个将左右逢源、投机攀附烙印在血液里的马尔福。

    对于纳西莎而言,没有什么比卢修斯和德拉科更重要的,她想这也许是她仅有的优点了,比起歇斯底里想要跟随黑魔王成就一番暴.政事业的姐姐贝拉特里克斯,纳西莎这个回归家庭的“全职妈妈”,更关心马尔福家族的兴衰。

    而她一向溺爱德拉科,她总会达成他的任何要求,不管他的愿望是要一盒巧克力,还是陪伴一个小女孩,她总会愿意为他实现。

    更何况她面前这个小姑娘长得非常讨人喜欢,是那种很容易令人放下防备的柔和长相,下垂眼还有点委屈巴巴的。

    纳西莎甚至差点怀疑当初和卢修斯决定只养育德拉科一个孩子的决定是不是太片面了点,尤其现在白白嫩嫩的包子脸小姑娘扬着脑袋看她,就好像下一秒就会张开手臂讨要拥抱一样。

    但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纳西莎当然会拒绝,她不喜亲密,虽然溺爱儿子但也不是常常将幼子抱在怀里的母亲类型,她对儿子近乎百依百顺,但依旧是典型的贵妇人育儿模式,习惯留出一些距离感。

    纳西莎又看向小姑娘微卷的黑色长发,她以为自己一向更喜欢浅发色,马尔福家的金发就浅淡的几乎要过渡到银发的程度,而她本身也是欧洲审美中典型的金发女性。

    但现在,马尔福夫人只觉得这个“吉祥物”混血女孩连头发丝都冒着可爱劲,她难道是看多了丈夫和儿子的金发,产生了审美厌倦?

    即便内心已经有点被可爱的棉花糖小姑娘动摇,但纳西莎·马尔福依旧摆出一副傲慢冷淡的样子,她并未看向一侧的金发父子,而是习惯性的微抬着下巴,对郝乐蒂说道,“波比已经将你的卧室整理好。”

    纳西莎想着波士顿与伦敦两地的时差,早就到了小女孩该上床睡觉的时间,她语气淡漠,“你可以回房休息。”

    郝乐蒂完全没被她的冷淡吓退,她对年长女性似乎总是很容易产生接近意图。

    她向前迈了一步,离纳西莎更近了点,香香软软的小身体离她腿边很近,蓝眼睛则专注的看着贵妇人,“是您要带我去看卧室吗?”

    纳西莎应该直接疏远的拒绝她,她虽然是个“全职”夫人,但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十分能干,她的生活日常是享乐舞会与日常消遣玩乐,换装、美酒、音乐、舞蹈,可完全不需要做这种带着小女孩认房间的蠢事。

    但在出言拒绝对方,继续摆出她日常嫌恶高傲的神态之前,纳西莎看着腿边的郝乐蒂,想的却是——她长得可真是瘦小,如果再不注意睡眠,如何能无痛无灾的健康长大。

    还有饮食上也要注意,马尔福夫人叫来家养小精灵,“准备一份小羊羔排和烤鸡三明治送到她房中。”

    想到自己童年幼时嗜甜的习惯,纳西莎又补充道,“再加上一份果酱布丁和巧克力松糕,还有草莓味冰激凌——”

    最后这句话她很快就自己反驳了,“不,现在天气太冷了,冰激凌取消,换成一份牛奶冻。”

    德拉科在一边越听越不对劲,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莫名有种危机感?

    对波比吩咐完,纳西莎并未低头看向郝乐蒂,但却说道,“跟我来,你的卧室旁各有一间起居室与书房。”

    马尔福父子:妻子/妈妈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她难道不是应该抬着下巴傲慢离开,完全不将郝乐蒂放在眼里?

    父子俩视线跟着两人移动,竟然看见在走上旋转阶梯时,郝乐蒂大胆的仰着小脸对目不斜视的贵妇人说道,“我能牵您的手吗?”

    纳西莎下意识发出冷淡的一声轻嗤,但下一秒,她竟然就将手掌向小女孩的方向伸了伸,而郝乐蒂握住她纤细的手指,“您的指甲颜色真好看,与丝绒唇膏的色彩非常般配。”

    她迈着小短腿上楼梯,赞美说的别提说真心实意了,“您的金发美的冒泡,搭配黑裙子真迷人,只有向您这样的金发女郎才能将无聊的黑色衬得如此精彩绝伦。”

    纳西莎已经有点维持不住脸上的面无表情,她垂下视线看向郝乐蒂,“但我不喜欢你现在身上的灰外套,等你睡醒一觉后我准备带你去脱凡成衣店,白色和蓝色将非常适合你。”

    而郝乐蒂不但握着马尔福夫人柔软的手,还将身体都贴近了她不少,纳西莎别提拒绝,在极为了解妻子的卢修斯看来,她恐怕都有点想将这小女孩抱在怀里了。

    看着两人背影,卢修斯·马尔福以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看向儿子,“你捡回来的这姑娘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劲?”

    德拉科觉得他有些胃疼,他知道郝乐蒂有点恋母情结,但没想到她六岁时倾向就已经这么严重,她不但以貌取人,还喜欢奉承漂亮女士,故意讨人欢心,简直像是个性转版花花公子。

    他忍不住有点生气,感觉自己的重要性眼看就要被妈妈取代。

    不得不说,马尔福少爷的认知非常正确,从初次入住马尔福庄园这天开始,郝乐蒂简直成了他妈妈的小尾巴,从外出购物到日常消遣,纳西莎·马尔福夫人恨不得将郝乐蒂装兜里随身携带。

    魔法界甚至已经不知从哪流传出这莫名出现的黑发小姑娘是马尔福夫人私生女的小道谣言,由此可见两人一日千里的相处亲密程度。

    而德拉科意图培养两小无猜深厚感情的打算不但进展缓慢,就连从前专一的母爱都开始有点摇摇欲坠。

    比如此时,在伦敦冬季少有的光线充足温暖午后里,德拉科目视他妈妈从郝乐蒂卧室中走出来,轻声将房门关上。

    对“养成美少女”游戏上瘾的马尔福夫人,刚刚说服硬要抱着一本厚重数学书籍做竞赛习题的郝乐蒂上床午睡,为了防止她像前几次那样又偷偷钻出被窝解题,纳西莎直接将这本竞赛题拿在手上,而不是留在卧室中。

    她看向起居室沙发上的尖下巴英俊少年,即便不是出于母亲的偏爱心理,纳西莎·马尔福也不得不承认,德拉科外貌的漂亮夺目程度,完美继承家族优秀基因不外如是。

    不过纳西莎看看手上的竞赛题,再想想儿子虽然算得上聪明但却依旧不能跟天才人士挂钩的智商,她最终还是坐在德拉科对面,以一种母子谈心的语气询问道,“小龙,你和妈妈说实话,从前郝乐蒂甩了你是不是因为嫌你智商低?”

    德拉科:“......”

    那个对他溺爱成性、无比骄纵,觉得儿子世界第一优秀完美的马尔福夫人到底去了哪?

    纳西莎的问题当然没能获得答案,德拉科摆出一副恼怒不满的脸色离开起居室,看上去要前往书房继续阅读魔法书籍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却七拐八拐的来到了郝乐蒂卧室前。

    他并未敲门,而是直接无礼的推门进入,随着一阵细微声响,他看向罩着流苏帘幕的四柱床,德拉科掀开一角,他看见郝乐蒂小小的身体陷进柔软大床里,粉嫩小脸细腻嫩白,呼吸轻缓而柔顺,看的人心脏都开始发软,就像在冒着甜滋滋味道一样。

    但德拉科却故意戳她的包子脸将她弄醒,小姑娘的蓝眼睛像是带着雾气,用一种迷糊又可爱的表情看着他。

    而马尔福少爷的反应却好像很冷酷,“小骗子,将你被窝里的数学题交出来。”

    郝乐蒂无辜的看着他,德拉科环抱着手臂,“你的书房少了至少四套竞赛试卷,我想它们现在恐怕全藏在你的被子里,你可不会乖乖睡午觉。”

    “我没有,你别胡说。”郝乐蒂仗着这位英伦少年的正统绅士礼仪,很是底气十足,反正他也不会真的掀她被子,那非常无礼不是吗?

    可惜马尔福少爷作为恶名在外的小混蛋,今天似乎一定要和她作对,他漂亮修长的手指已经碰上她的丝绒被,好像下一秒就要掀开一样。

    郝乐蒂立刻从被窝里钻出来,她将被子压在身下,甚至还因为被德拉科打扰做试卷而想要发脾气,于是马尔福少爷很是坏心的开始搔她的痒,气呼呼的小姑娘就差在床上打滚了。

    很好,不愧是天才儿童,竟然为了不睡午觉,坚持做数学题而在床上打滚发脾气。

    德拉科恶狠狠的将郝乐蒂抱起来举高一点,语气阴沉沉的满是不甘愿,“小疯子,你因为我没你聪明所以不喜欢我?”

    郝乐蒂有点搞不懂他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她微微皱起些眉头时,马尔福少爷又冷着脸追问,“你对我依旧没有好感吗?”

    当然,德拉科指得好感还只是孩子间的情谊,单纯而真挚的感情类型,毕竟两人现在还一个六岁一个九岁,但这没关系,他有很多时间陪她长大。

    而他怀里的小姑娘正眨巴着蓝眼睛看他,“你会解数学方程吗?”

    “——会…一些?”德拉科难免对她这句似乎与谈话完全无关的询问有点疑惑,还是她其实是在讽刺他是个连数学方程公式都不会解答的蠢货?

    在马尔福少爷习惯性多疑时,郝乐蒂已经从被窝里将纸笔摸出来,她从试卷背面写下一道公式,语气软乎乎的,“如果你能解出来,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德拉科看向试卷,黑色笔迹清晰写着一个短短公式——

    r=a(1-sinθ)

    金发少年怔愣一下,他下意识看向郝乐蒂,小姑娘正鼓着包子脸,“你真的不会?”

    这则公式可是源自一通传播性极广的传奇轶事。

    德拉科虽然不是天才人士,但传说中数学家笛卡尔与瑞典公主大名鼎鼎的公式情书,他当然有所知晓,即便这则爱情故事的真实性基本就是胡扯,但那封另类情书却称得上享誉世界。

    午后温暖光线洒在四柱床上,德拉科看着坐在他旁边一脸“你不能真这么蠢”表情的郝乐蒂,他清清嗓子,“你能帮我解出答案吗?”

    小姑娘无奈的叹一口气,握着笔在纸上将方程图形画出来。

    德拉科故意摆出一副恍然大悟表情,“原来是——”

    数学试卷背面,坐标系上画出的图形,是一颗心的形状。

    马尔福少爷在郝乐蒂关爱小白痴的目光下,将这张试卷牢牢的握在手上,他打算用鎏金的相框将他裱起来挂在卧室里,或者是镶嵌在天花板上?

    这样他每天一醒来最先看见的,就是郝乐蒂为他绘制的一颗心。

    虽然这是他骗来的,而且他还准备继续骗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