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登录网站: 11.chapter 11

    清晨的广东早茶无疑获得了巨大成功,一众食客几乎吃得沟满壕平,极为满意。

    早餐时间结束准备闭店,超级富豪韦恩老爷还在一遍遍的对郝乐蒂碎碎念,“你为什么不将餐厅开到哥谭,洛杉矶有什么好?”

    定居天使之城的全美第一军火商不满意的呛他,“犯罪之城哥谭几乎都要被联邦政府放弃了,你竟然还想将郝乐蒂拐去那个鬼地方?”

    “洛杉矶的治安能好到哪去?”布鲁斯·韦恩再次与他展开唇枪舌战,“市中心夜生活恶名昭彰。”

    两位超级富豪又开始你来我往的嘴炮不停,而郝乐蒂完全没搭理两人,正拉着瑞德小天使关怀送温暖,“我煮了奶茶,你带去警署。”

    六杯奶茶稳当当的卡着杯垫装在牛皮纸袋中,郝乐蒂递给瑞德,“我准备了鸳鸯和丝袜奶茶,你应该会更喜欢鸳鸯奶茶。”

    香港奶茶带有明显的英国印记,无论是将锡兰红茶经过过滤、焗茶、撞茶,口感更加香滑后再加入鲜奶和糖的丝袜奶茶,还是混合了一半咖啡一半丝袜奶茶,兼顾咖啡香味与奶茶浓滑的鸳鸯,全都堪称翘楚。

    留着乖巧妹妹头的瑞德小天使刚一接过纸袋,两位本来正吵得水深火热的亿万富翁,就将枪头调转过来,不满的看向郝乐蒂,“你为什么又区别对待?”

    郝乐蒂耸肩,“我十一岁时就认识他了。”

    全美第一、第二富人:上次那个是八岁,这个十一岁,这些瘦竹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这么早就出场混个脸熟?

    终于送走所有客人,两位侍应生佩妮和珍妮弗也暂时下班,将等到午餐营业时间再开工。

    郝乐蒂正准备关上正门,却意料之外的,迎来一位熟悉人士登门。

    在她就读于加州理工学院时,负责为她提供心理咨询那位医学教授的年轻助手——

    汉尼拔·莱克特。

    她十一岁那一年,这位就读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年轻医学精英,成为交换生来到加州理工医学工程系进修,在日常学业之外,因其在心理学方面的超高造诣,年纪轻轻就兼任了教授助手。

    郝乐蒂在失踪前的一年里,与他有过多次会面,不知为何,这位来自欧洲的英俊绅士对她有着强于旁人的关护。

    不得不说,郝乐蒂的第六感十分敏锐。

    当时仅仅二十一岁的汉尼拔·莱克特,几乎对与妹妹米莎年龄相近的郝乐蒂,产生了某一种层面的移情。

    汉尼拔的童年之初曾经充满明媚温馨,莱克特家祖辈的爵位可追溯到十世纪初,生活尊贵优渥且幸福。

    然而在他十岁时,一场恐袭带走了一切,他亲眼目睹父母与仆人死在暴徒枪击之下,而那甚至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真正毁了他一生的是妹妹米莎的死——

    残忍的恐怖分子带走了米莎,像砍鹿那样砍死了她,他们吃了米莎。

    那是汉尼拔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梦魇,是早已形成的顽固心理死结,而在他十九岁那一年,他终于用自己的方法惩罚了所有杀害米莎的罪人。

    因无力保护妹妹的自责,汉尼拔对弱势受欺凌的女性,尤其是孩子,有着以他冷酷莫测性格来说极为难得的同情心,他多年对米莎的负疚感扩延成了对此类人群的一种特殊保护欲。

    而郝乐蒂无疑正是其中之一。

    这说不上正确或错误,但汉尼拔当初确实几乎有些沉溺其中,就好像如果郝乐蒂能不受任何伤害的长大,他当年亲眼目睹妹妹被杀死却无能为力的多年梦魇,就能得到些许救赎。

    她坚强善良且智慧超群,即便是博学多识、在众多领域有着超高造诣的汉尼拔,也从未见过比她更聪明的人。

    他以为自己能帮助她治愈因高智商带来的一系列心理困惑,从此目睹她前途无量,获得卓越成就。

    但到最后,他依旧没能成功,她在绑架案中失踪,被确认死亡,成了一份冰冷的档案文件。

    很难形容当初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汉尼拔又一次亲眼目睹自己的无能为力,而他的梦魇将永远无法得到救赎。

    长达十二年的岁月过去,汉尼拔已经成为全美乃至全球最受推崇与爱戴的心理学家,但他却依旧有几次在午夜梦回时,记起那个与他并不亲近的小姑娘。

    ——在长达一年的漫长接触中,郝乐蒂对他始终不亲近,甚至称得上冷淡。

    汉尼拔发觉她总是习惯性疏远极具气势的男性,而他时常给人的感觉恰是如此。

    直到汉尼拔昨晚通过一位多年向他寻求心理咨询的联邦调查局主管,知晓了郝乐蒂十二年前所遭遇的一切,才终于想通这一切的关窍。

    郝乐蒂的养父正是一位典型的东海岸精英,杀伐决断,气势惊人。所以她才会下意识疏远这类成年男人,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自我保护。

    知道她还活着,汉尼拔觉得自己能放下当年的遗憾,感到稍许轻松,接着将很快忘了这些事。

    毕竟他与郝乐蒂已经十几年未见,而且从来都算不上关系亲密,他难道还要激动的去重逢旧识?

    于是他结束与联邦调查局主管的通话,回到卧室就寝,安稳入睡。

    但他却做了一个堪称灾难的梦——

    气氛紧张的法庭上,黑发白肤的亚裔姑娘坐在证人席位,律师团队与心理学家接连上阵,对她提出一声声质疑:没有丝毫证据、证词无力、因案发年龄问题,导致记忆虚假不可取信。

    而她母亲早逝,生父不明,辗转于孤儿院长大,更在幼年时就被心理医生认为有自闭倾向及潜在的叛逆愤怒,精神状况堪忧,证词全然值得怀疑。

    律师团一次次地向控方发出挑战,使案件枝节横生,旷日持久,在舆论旋涡中,开始有无良记者将她的所有信息配发在报道中,还辅以文字说明“被楚克·弗兰肯猥亵过的养女”。

    没人再记得她曾经是被全美物理领域寄予厚望厚望的天才少女,疯狂的舆论盛宴挖掘着每一个新闻点,将她架在烈火上焚烧,而这样的二次伤害仿佛将她推入无边地狱,在熊熊烈火中受尽折磨。

    当汉尼拔醒来时,尚是凌晨时分。

    他穿上风衣,乘坐航班自马里兰州出发,动用一切匡提科人脉得知郝乐蒂的地址,风尘仆仆的来到西海岸。

    作为一名心理学家,汉尼拔太清楚性侵案面临的灰色现实,他不能让二度伤害再次谋杀她。

    中餐馆里,郝乐蒂看着走过来站在她面前,身穿昂贵风衣与挺括衬衫西裤的男人。

    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已经有三十三岁,但外貌看上去却像是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气场蜕变的更加惊人,有着宛如将一切全都掌控在手的强大气势。

    同样吸引眼球的,还有他极为出色的样貌。

    深金色的头发向后梳拢的一丝不苟,面颊削瘦,鼻梁坚.挺,略显冰色的灰蓝色眼睛仿佛并存着人道主义与邪恶气息,却又极为绅士高雅。

    汉尼拔比她高上许多,郝乐蒂得仰视他才行,他看着亚裔姑娘的下垂眼,嘴角牵起笑容,左脸上的一个小伤疤似酒窝非酒窝,隐隐显出一丝神秘不羁,魅力惊人。

    让人想要伸手去戳一戳。

    “郝乐蒂,真希望你没忘记我。”他的声音十分独特,英音中带着一抹慵懒的法兰西腔调,有种难以形容的性感气息。

    “医生,好久不见。”郝乐蒂笑起来简直甜到了骨子里,让人想把她藏起来,帮她面对世间一切的喧嚣。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映在汉尼拔冰蓝色的双眸上,形成了一种有点奇幻的色彩,他的眼眸仿佛是巨大的真空地带,蛊惑着一切。

    而郝乐蒂却只觉得抬头看他,让她脖子有点疼,于是顺势坐到了餐桌一旁的软椅上。

    她以为汉尼拔会坐到对面,但他却选择向十几年前一样,哄孩子一样的弯起长腿屈膝在她身侧。

    与她对视着,汉尼拔挑眉想了想,“你好像只长高了六英寸【15公分】左右。”

    郝乐蒂十二岁时就只有四英尺九英寸【145公分】而已,在亚裔中也称得上垫底,目前五英尺三英寸的身高已经是她努力后的结果了,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矮个”基因。

    因为汉尼拔是单膝跪地的姿势,这次变成坐在椅子上的郝乐蒂稍稍垂下视线与他对视,她幽蓝色的眼睛美的令人词穷,“你知晓了绑架案起因是吗?来劝我不要出庭?”

    郝乐蒂有着超常的逻辑性,尤其在她和某位伦敦咨询侦探做了几年合伙人之后,对方的基本演绎法让她获益匪浅。

    汉尼拔想要摸摸她的头,他以前就想这样做,但郝乐蒂本就不愿亲近他,如果他这样做了,估计会让小姑娘冷下脸瞪他。

    “我确实不希望你出庭作证,我愿意替你出面全力协助FBI与联邦检察院,提供所有专业协理。”他声音低沉,带着某种心理学家独有的可信赖感。

    汉尼拔的姿势有着不易察觉的保护欲,他温和的将郝乐蒂额边碎发顺到耳后,“但如果你坚持出席,我将帮你应对对方聘请的所有所谓大名鼎鼎的心理学家,让他们知道全美心理学领域,究竟是被谁左右。”

    汉尼拔·莱克特屈膝在他十二年前没能救赎的姑娘面前,郑重且温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