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手机登录网站: 9.chapter 9

    洛城警署监控审讯室内,郝乐蒂神情平静,双手自然的交叠摆在桌上,她的面容在四处深色墙壁映衬下更显苍白。

    而在审讯室外,一惯友善温和,几乎是整个分析组宠儿的斯宾塞·瑞德,却与BAU小组主管亚伦·霍奇纳气氛紧张。

    “郝乐蒂是受害者,但她现在却被要求进入审讯室接受调查。”英俊清秀的年轻博士只要一涉及到这个曾在绑架案中帮助他成功逃脱的年轻女孩,就显得没那么理智。

    他的手边放着一个食物纸袋,那是郝乐蒂在进入审讯室前递给他的,“从前你很喜欢我做的甜品。”

    即便是在充满少年精英的加州理工学院,十二三岁的少年也是少之又少的,再加上瑞德有些自闭倾向,敏感且害羞,又常因为智商高和语言行为怪异被旁人嘲笑,年龄相近的郝乐蒂是他少有的同伴,即便两人一个就读于物理系一个就读于化学系。

    瑞德多年来本就对郝乐蒂深怀友情与愧疚,加上他几个月前被绑架强迫注射二氢吗啡酮后惹上了毒瘾,最近正在耗费身心戒除,导致情绪容易有较大起伏,因此才会反应较大。

    而公私分明,正直不阿的亚伦·霍奇纳虽然同情郝乐蒂的遭遇,但却立场鲜明,“她今晚的出现就足够令人惊讶,再加上死亡现场只有三人的DNA,现在既然郝乐蒂·弗兰肯还活着,那她作为唯一幸存者,就不能摆脱所有嫌疑。”

    “她当时失血过多已经危及生命,常理上根本无法实施谋杀。”擅长从罪犯角度思考,重返犯罪现场一举一动的德瑞克·摩根,并不认同郝乐蒂是加害者的推测。

    亚伦·霍奇纳眉心习惯性皱起,“我不认为她是嫌疑人,但也许她十二年前见到了凶手。”

    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而她这漫长的十几年经历如同谜题一般。

    “艾米莉,你和我一同进入询问。”亚伦·霍奇纳除了出色的侧写能力外,还格外擅长审讯与谈判,而艾米莉的女性身份则相对能让审讯室内的郝乐蒂没那么紧张。

    至于瑞德则被要求与其他人一起在外旁听。

    亚伦·霍奇纳穿着整洁笔挺的深色西装,手握文件进入监控审讯室。

    郝乐蒂扬起视线,找到了他的眼睛,“审讯能尽量快一点吗?合租室友可能会担心我的安全,洛杉矶市中心的治安一向不让人放心。”

    她微张红唇,幽蓝双眼与忧郁稚气面容越发显得怯弱无辜,即便是一向理性沉着的艾米莉也稍稍有些心软,“郝乐蒂,你为何会在今晚来到帕克中心寻找瑞德?”

    “我上午收听到BAU小组将协助洛城警署的电台广播,”郝乐蒂看上去甜软清澈,但说出的内容却不是如此,“我想你们在寻找凶手的过程中可能会面临困境。”

    亚伦·霍奇纳注视她的双眼,“你知道凶手行踪?”

    郝乐蒂当即摇头答否,“我的答案可能会让你们更困惑。”

    “说说看——”霍奇纳神情严肃,不受丝毫影响。

    黑发白肤的亚裔姑娘陷入回忆中,“我当时被霰.弹.枪击中大动脉,之后被他们像是丢破烂一样的扔进地窖里,我尝试用手按住出血处减缓失血速度,但效果并不好,很快我就感觉到身体冰凉湿冷,心跳呼吸急促。”

    “我听见一个人说:‘我杀了她,杀了她,她把我惹火了。’另一个人回答,“对啊,那五只羊竟然全跑了!我要把她剁了!”

    郝乐蒂交叠着双手微微用力,“我的神志越来越不清醒,还有一系列血压下降的症状,我感觉到自己开始无法睁开双眼,昏迷前最后的记忆是那两个绑架犯说已经将照片寄往警局证明死亡,以此向洛城警署挑衅。”

    亚伦·霍奇纳追问,“这是你最后的记忆?”

    “不,”郝乐蒂迎视他,“我又醒了过来。”

    “你看到了什么?”

    “一阵金色光芒。”

    亚伦皱眉,“金色光芒?”

    郝乐蒂目光平静,“我看见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芒击倒了他们。”

    亚伦·霍奇纳和艾米莉对这个答案明显不知该说些什么,金色光芒?难道郝乐蒂是要告诉他们凶手是超自然生物?

    “你当时已经失血过多,也许是神志不清出现了幻觉。”艾米莉只能想到这个合理解释。

    郝乐蒂并没有反驳,“这也是一种可能,但我的记忆里确实只有这些画面,等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洲际公路一侧的荒草中,身边空无一人。”

    “发现骸骨的废弃房屋地窖周围荒芜空旷,距离最近的洲际公路六英里左右。”霍奇纳接着问道,“之后你遇到了什么?洛城警署当年并没能找到你,甚至没有你的就医记录。”

    郝乐蒂竟然弯了弯嘴角,“我遇到了一位来洛杉矶度假的伦敦小姐,她捡到了我,将我带回英国。”

    郝乐蒂的伦敦小姐智商极高远超牛顿,甚至还能轻易催眠任何人,不然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的将她偷渡回大不列颠。

    “考虑到你下落不明失踪多年,这位英国女士的行为更像是绑架。”霍奇纳依旧眉心紧皱,他的问题非常多,因为眼前的年轻姑娘就像一个疑云密布的巨大谜团,“你目前的身份郝乐蒂·李,被列入蒸发密令名单之中。”

    蒸发密令,即联邦证人保护计划,是美国联邦政府一项旨在保护证人不受人身伤害的措施和政策。

    “这是一位英国绅士的好意帮助,他在CIA有些影响力。”郝乐蒂神情冷淡下来,“这两位英国人士与案件无关,我不会透露任何信息。”

    当她冷下脸,那种完全分割了她本人与全部旁观者的距离感极难亲近,即便是最擅长审讯与谈判的亚伦·霍奇纳也束手无策,或者说因为这姑娘的经历太过艰难苦涩,令他下意识放弃了过度逼迫。

    审讯到现在已经告一段落,唯一证人郝乐蒂的证词无法提供任何有效信息,而她本人当时的受伤程度能捡回一条命就是奇迹,更不用说实施谋杀。

    亚伦·霍奇纳合上文件夹,看着坐在审讯室椅子上越发显得身形单薄的亚裔姑娘,“FBI会坚决建议联邦检察院对楚克·弗兰肯提起公诉。”

    虽然FBI与联邦检察院分工明确,但FBI的建议通常会是联邦检察院的重要参考之一。

    郝乐蒂敏锐直接的问道,“FBI希望我出庭作证?”

    亚伦·霍奇纳和艾米丽看着她,竟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负责这一恋童癖组织案件的FBI调查组确实希望郝乐蒂能出庭作证。

    这起案件如果由联邦检察院提起公诉,无疑将令全美乃至全世界舆论哗然,而郝乐蒂一旦公开出席,将会成为所有媒体追逐的焦点。

    对于性侵害案件的受害者来说,成为公开审理案件的证人,无异于二次伤害。

    “无论在任何国家,性侵案件因为取证困难都极难打赢,”郝乐蒂声音平静,“楚克·弗兰肯拥有极尽完善的司法背景,常年以语言及行为暗示骚扰,对我造成心理上的反感与压抑恐慌,但狡诈的从没有留下任何可取证的证据。”

    她勾起嘴角,“即便联邦检察院真的对他提起公诉,你说他会出动多少个助理律师?十个?还是十二个?一个助理律师按400美金计算,一小时五千,大陪审团的官司一般都得耗时至少半年以上,他将会心甘情愿的支付数千万美元,请来最有才能的律师,最有名的刑侦专家,甚至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心理学家,他们会运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和经验,一次次地向控方发起挑战,使案件枝节横生,旷日持久,并让陪审团对所有证据的可靠性产生强烈怀疑。”

    “而联邦政府愿意花多少钱打下去,半年后会如何?不断对楚克·弗兰肯的律师团队要求和解?认罪就可以减刑?还是直到最后再次让法律沦为可笑游戏,而楚克·弗兰肯获得当庭释放?”

    郝乐蒂站起身,微挑着眉强势且锐利,“司法部连胜负把握都不愿多加考虑,竟然就开始希望让我再一次成为钱权法则下的牺牲品,这可真是滑稽透顶。”

    推开审讯室的金属门,斯宾塞·瑞德泛红的双眼撞进她的视线中,郝乐蒂叹口气,抬起手臂摸了摸他的头顶,“今天的甜品味道怎么样?是不是比当初的红豆冰好多了?”

    熬得绵糯的红豆沙,与淡奶碎冰混合在一起,是瑞德记忆中最难忘的甜品。

    郝乐蒂很是担心瑞德小天使这会儿万一哭鼻子怎么办,于是说道,“我在帕萨迪纳罗夫莱斯大街上开了家中餐馆,明天来吃早餐好不好?”

    今晚恐怕不行了,BAU小组想必还有不少资料需要处理。

    正如一小时前郝乐蒂独自来到洛城警署帕克中心,此时,她依旧独自驱车离开。

    行道树与沿路灯光斑驳映照下,火箭型老爷车罩着顶蓬,就连单面可视的车窗也紧闭着,驾驶位上郝乐蒂单手操控着金属方向盘,另一只手微微抬起——

    她的手掌上出现一簇耀眼的金色光芒。

    ————————

    在满是鲜血的地窖里,郝乐蒂停止了呼吸,然后又醒来。

    她在死亡阴影中堕入黑暗面,同时拥有了极具破坏性的超自然能力,在神志恍惚间攻击了绑架犯。

    仿佛永无尽头的黑夜里,她拖着失血过多的身体,走了整整三个小时才找到洲际公路,之后彻底失力倒地。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遇见了她的福尔摩斯小姐。

    郝乐蒂曾长久因她不可控的超自然能力厌恶自身,唯恐伤害到无辜者。

    她曾怀疑自己是变种人,但整整十二年,没有任何一个心灵感应者发现她的存在,来寻找她,教会她应该怎样做。

    没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All is riddle,and the key to a riddle…is another riddle.

    所有的事物都是谜团,而解开一个谜的钥匙……是另一个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