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不给提现: 8.chapter 8

    郝乐蒂大方的为哥谭首富送上一壶乌龙茶,之后走到餐馆另一方向,准备去和谢尔顿打招呼。

    科学怪人四人组吃得热火朝天,谢尔顿正因为霍华德抢走他的牛肉丸而恼怒不已。

    总是抱着不切实际性幻想,认为自己魅力非凡的犹太裔科学家霍华德,看见郝乐蒂到来后,立即摆出他搭讪的派头,用语调奇特的中文高声说道,“你还是这么漂亮——”

    郝乐蒂抱着手臂挑眉,这让霍华德变得有些没底气,他转而换成了浪漫的法语,“Votre jolie étonnants!”【你漂亮的令人惊叹】

    “Оценитеестьговядина.”【专心吃你的牛肉】郝乐蒂用流利的俄语回答他。

    总是凭借语言天赋猥琐搭讪的霍华德,这次无疑遭遇了核弹级打击,谢尔顿开始再次嘲笑他的硕士学历,谁让工程学硕士霍华德确实是四个书呆子里学历最低的呢。

    郝乐蒂用一颗滑嫩劲道的牛肉丸打断谢尔顿的毒舌,“工程方面更看重动手能力,本来就不需要读博士,读博士后反而要将精力专注于理论研究。”

    瞬间,霍华德觉得这位亚裔姑娘简直就是个小天使。

    郝乐蒂重新回到厨房,一边为新客人准备剩下的牛肉火锅,一边腾出时间将新鲜牛奶煮热。

    她准备做上几碗双皮奶,这是非常不错的餐后甜品。

    郝乐蒂将温热牛奶倒进五个碗里,鲜奶表层因为热气很快结出奶皮,等到牛奶完全冷却之后,她动作轻缓的留下奶皮,倒出牛奶加入蛋白和细糖,搅拌均匀后再将牛奶缓缓倒回碗中,很快,润白的奶皮再次浮起。

    漂亮的白瓷碗在火上蒸着,很快就又凝结出一层奶皮,看上去润白诱人,就连那股甜香气也十分温和,入口后上层奶皮甘香,下层奶皮香滑细腻,如丝如绸,入口即化。

    她只做了五碗双皮奶,于是除了两位侍应生和超级士兵新房客有机会尝到这份饭后甜品,中餐馆里就只有谢尔顿获得了一份,他挥着勺子开动时,不知拉了多少仇恨。

    尤其是两位超级富豪,斯塔克先生和韦恩老爷这对死对头这次终于一致对外——

    “为什么他能获得特殊待遇?”

    郝乐蒂耸肩,“我八岁时就认识他了。”

    全美第一、第二富人痛心疾首,气恼的咬破牛肉丸吃进嘴里。

    而郝乐蒂则回到后厨,将剩下的一份双皮奶用纸袋打包,对合租室友史蒂文·罗杰斯说道,“我现在要去市中心,估计回家会有点晚。”

    “需要我陪同吗?”洛杉矶市中心晚间的治安一向算不上好,史蒂文这句询问并不算夸张。

    郝乐蒂摆摆手,“记得帮我把餐厅大门锁上。”

    说着,她已经绕过厨房从后门离开,史蒂文听见她那辆老爷火箭车踩下油门的轰鸣声,接着便极快驾驶离开。

    夜色中,天使之城洛杉矶显出它纸醉金迷的瑰丽,而在全美规模仅次于纽约警察局的洛城警署总部帕克中心里,FBI行为分析部成员正忙碌于一起蒙尘十二载的案件。

    两位死者贾斯丁·托特与迪克兰·布朗已经被证实不但为多起绑架案实施者,甚至还与近期被破获的‘北美童恋协会’非法组织有关,令这起案件越发陷入舆论焦点。

    有着一头漂亮深色长发的艾米莉·普兰蒂斯探员手上拿着调查文件,“杰斐逊法医团队的贝伦博士称,从贾斯丁·托特与迪克兰·布朗的骸骨情况来看,两人死于超强的外力重击,但现场并没有找到匹配的作案工具。”

    骸骨是在十二年后才被发现,法医工作显然不轻松,因此全美第三执法机构洛城警署,甚至特邀了专门协助FBI破案的杰斐逊法医团队加入调查,而一系列调查结果更是疑云密布。

    亚伦·霍奇纳一身西装革履,抱着手臂神情冷凝,“现场只有三个人的DNA,除了两位死者,痕迹测试已经证明这就是郝乐蒂·弗兰肯被拍摄死亡照片的犯罪现场,如果两位绑架犯是在这之后遇袭死亡,那她则很有可能被凶手带走。”

    “非法组织北美童恋协会上层会员,时常公然拍卖儿童,”BAU元老大卫·罗西对着电脑屏幕前的FBI技术科成员说道,“加西亚,立即查询‘北美童恋协会’被查获的内部文件,找出竞买郝乐蒂的买家。”

    “瑞德,你还好吗?”德瑞克·摩根安抚的拍了拍斯宾塞·瑞德的肩膀,年轻博士脸色很差,却密切关注着电脑屏幕上的佩内洛普·加西亚,等待她的回复。

    但加西亚此时的信息工作却并不顺利,“目前FBI已破解的文件中没有任何关于郝乐蒂的信息,剩余的高度加密文件我正在尽力破解。”

    ‘北美童恋协会’的会员几乎全部都为上流社会人士,组织内部文件堪称高度机密,即便加西亚曾经是一名前黑客高手,破解过程也称得上艰难。

    在等待过程中,摩根开始询问在绑架案前就已经与郝乐蒂相识超过一年的瑞德,尝试找出一些新线索,“郝乐蒂就读加州理工的几年间,她身边曾经出现过跟踪者或者行为异常的成年人吗?”

    “我高中进入加州理工时,她当时只有十一岁,但已经快要获得物理学位,”瑞德努力回想脑中记忆,“她几乎整天埋首于实验室中,不但很少外出,甚至在圣诞节都没有离开学院回过家中。”

    “休假期间从没有归家?”对外联络官JJ皱眉问道。

    理智敏锐的艾米莉翻开郝乐蒂的资料,“她的家庭地址在波士顿市。”

    瑞德尽力让自己回忆更多,“郝乐蒂八岁时曾经被同在马萨诸塞州的哈佛大学破格录取,但她选择了远在西海岸的加州理工,这件事许多教授都曾经公开提及。”

    “她是在三岁时被领养的,”亚伦·霍奇纳看向众人,“也许她与领养家庭关系紧张。”

    有多年经验的大卫·罗西当即对远在匡提科的加西亚说道,“找出郝乐蒂的养父母资料。”

    “哦上帝——”

    电脑屏幕上,加西亚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文件信息,“楚克·弗兰肯。”

    “楚克·弗兰肯?你是说郝乐蒂的养父是那位总统潜在候选人?”摩根显得很是震惊。

    这位履历极为漂亮的政客在民调方面甚至小幅度领先于全美第三富人莱克斯·卢瑟,除非真的如小报所说美国队长跑出来参加大选,不然楚克·弗兰肯极有可能就是下一位全美三军统帅。

    “不,不止如此,”加西亚看着破解出的加密文件,眼眶因为怒火竟然有些泛红,“楚克·弗兰肯是那个该死的恋童癖买家!”

    斯宾塞·瑞德面色惨白,超常清晰的逻辑性与记忆能力这次让他极为难受,“全美75%被收养的儿童遭受过性骚扰,国际精神治疗领域权威吉恩·阿贝尔曾指出,如果没有外力干预,有恋童倾向者一生中会多次骚扰侵犯孩子,少则20次,多则达200多次——”

    年少时期曾经受过性骚扰的摩根深吸几口气,“所以郝乐蒂察觉到养父的恋童倾向,以求学为机会远离波士顿。”

    “这一定是她当初能实施的最好方法,”加西亚将楚克·弗兰肯的资料传给BAU小组,“郝乐蒂幼年时期,楚克·弗兰肯任职马萨诸塞州司法部长,我难以想象一个幼童该怎么去揭发权势惊人的加害者。”

    亚伦·霍奇纳看向瑞德,“她在绑架案中展现出一系列远超同龄人的坚强勇敢与智慧,也许这不只是因为她高超的智力,还因为她更早就已经见过了人性丑恶。”

    “案发当天楚克·弗兰肯正在华盛顿出席会议,他不可能是杀害贾斯丁·托特、迪克兰·布朗,并将郝乐蒂带走的凶手。”大卫·罗西对加西亚说道,“将你破解的文件交给负责此案的FBI调查组,联邦检察院有极大可能会对楚克·弗兰肯提起公诉。”

    斯宾塞·瑞德头痛欲裂,“郝乐蒂会在哪?”

    所有人都变得沉默,即便是破获过上百起艰深案件的行为分析精英们,也无法推测出这个遭遇过太多艰难的年轻女孩究竟会身在何处。

    正在这时,一位身穿深蓝色制服的洛城警署探员敲门示意,“中心行动部有一位年轻亚裔女孩说要与斯宾塞·瑞德探员会面。”

    当BAU小组成员来到帕克中心行动部大厅时,看见一位瘦小的黑发姑娘正靠墙而立。

    她看上去狡黠鲜活,所有血淋淋的艰难过往全被隐藏的不见分毫。这个世界沉重且喧嚣,而她已经练就一身本事应对世间所有的苦涩与离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