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网站: 103.番外三

    郝乐蒂坐在行驶向波士顿市的林肯车上, 疑似患上了“接触饥渴症”的马尔福少爷,此时非常想紧贴着坐在她旁边。

    但他却只能谨记一个绅士的得体仪态,坐在郝乐蒂身侧隔开大概一掌的位置,毕竟这辆加长车空间一点也不闭塞, 完全没理由让他以位置紧张为借口。

    更何况他父亲卢修斯·马尔福先生还在对面坐着, 马尔福家族男人不但有相似的傲慢自负、心机深沉性情, 就连外貌也展现出一致的遗传性,卢修斯淡金色的长发垂在背上,苍白面容上,那双冰冷的灰蓝色双眼正放在郝乐蒂身上——

    六岁的麻瓜女孩有着少见的黑发蓝眼,且苍白瘦小, 这为她平添了一种带着忧伤气息的神秘感。

    但非常漂亮, 柔和又狡黠灵动的脸蛋最适合挂着甜蜜笑容,完全是世界上所有父母心中的梦幻宝贝女孩, 十个蠢儿子捆一块也赶不上的那种类型。

    至少如果卢修斯和纳西莎有这样一个漂亮女儿, 也会愉悦满足的真心感谢梅林赐福。

    可惜这小女孩似乎并不是开朗无忧的性格类型,她笑容极为浅淡,嘴角勾起的弧度精准, 卢修斯觉得她这模样看起来似乎有点熟悉, 几秒后他得出结论, 当他面对魔法部同僚时,就总是露出这样一副虚假又完美的笑。

    可她不是刚满六岁?

    郝乐蒂比卢修斯预计中还要更气定神闲, 而且还胆大的过分, 她竟然真的在短短一段谈话后, 就与德拉科一起坐上这辆驶向弗兰肯家的轿车。

    经过德拉科对时光流转之事的坦白,马尔福夫妻现在也许勉强算是知晓内情之人,但对这个人类女孩来说,他们明显还仅仅只是陌生人。

    但她这从容不迫的表现,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这女孩身上有种近乎疯狂的勇气,似乎对自己能明哲保身很有信心。

    卢修斯想到他在二十分钟获得的资料,这六岁小姑娘智商高到可怕的程度,卢修斯下意识看向她旁边的德拉科,他怀疑自己这蠢儿子即便是多了十九年记忆,也玩不过这小女孩。

    比如现在——

    德拉科轻咳一声,一惯颐指气使的跋扈嘴脸完全不见所踪,他用手指蹭了蹭下巴,虽然不至于用不知所措来形容,但明显有点紧张,“霍莉,你喜欢住在伦敦吗?我父亲在伦敦地下的魔法部就职,所以我们暂时定居位于伦敦近郊的马尔福庄园。”

    还没等对方回答,他又快速补充,“当然,如果你不喜欢伦敦的话,威尔特郡怎么样?马尔福家在那里有座祖传的庄园,比伦敦近郊的那座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

    “或者你喜欢伯克郡?北安普敦郡?如果你不想住在英格兰的话,定居威尔士当然也是不错的选择。”马尔福少爷恨不得一股脑将家族房产全让郝乐蒂住一圈。

    而他的几句话似乎是在无形炫富。

    作为古老富有的纯血家族,马尔福家的影响力当然不只体现在政治上,从卢修斯到德拉科,这对父子能一次又一次在魔法部高升,与他们强大的财力脱不了关系,金钱总能成为权力之路的钥匙。

    不择手段、胜利之上几乎是刻在马尔福血液中的价值观,不只是九岁的德拉科,就算是他活到了二十八岁时,也别指望他能友善的诚心待人。

    他只不过只把年幼时高高在上总像是在指挥奴仆的颐指气使嘴脸,换成了一位身居高位的英伦绅士高雅冷淡的态度,但实际上,他依旧是那个傲慢阴沉,意图掌控一切的小人。

    但此刻德拉科面对郝乐蒂,别说傲慢无理,他看起来简直像是个想要热情宰客的商店推销员,这积极态度与踊跃亲切笑容,几乎让坐在他对面的父亲脑仁疼。

    卢修斯简直都要开始怀念起儿子的九岁小白痴状态了,即便小白痴德拉科总是带着几个小跟班捣乱作恶,却需要父母出面摆平事宜,但那好像也比他现在这副一反常态的样子强。

    好在德拉科很快就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点过于踊跃兴奋,这勉强能够理解,毕竟他从九岁身体里醒来还不足两个小时,而且还成功将郝乐蒂说服带上车。

    好像也不能用“说服”这个词来形容,实际上,郝乐蒂竟然真的如此轻易就同意与他前往英国学习魔法,而不是跑去纽约由x教授养育这件事,此时依旧让他脑子有点懵,就像是被乐.透大奖砸中一样。

    当然,马尔福少爷如果真的是中了乐.透大奖,倒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如此振奋惊讶。

    而郝乐蒂却条理分明,她面对马尔福父子的态度称得上温和,白嫩的包子脸上有着近似睿智的神情,矛盾感让人有点忍俊不禁,“养育一个萨拉查·斯莱特林后裔,对马尔福家族是否有益?”

    随着这句几乎透露出能震惊整个欧洲魔法界内容的语句,郝乐蒂伸出粉嫩软嘟嘟的手指头指了下德拉科——

    瞬间,马尔福少爷脖子上的漂亮领结就出现在了她手上。

    随着这一手精准的隔空移物,更令卢修斯惊讶的,无疑是她展现出的强大魔法波动。

    而郝乐蒂捏住领结后,又伸长手臂将它为德拉科重新戴上。

    于是马尔福少爷终于达成所愿,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不少,德拉科差点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婴儿肥包子脸。

    并不知道金发少年的“不怀好意”想法,郝乐蒂帮德拉科重新扣好领结后,再次对卢修斯·马尔福说道,“我还能让人倒霉,在德拉科出现在图书馆的四十分钟前,我成功让一个总是喜欢欺负跳级少年的大块头,滚下楼梯摔掉了门牙。”

    她白嫩小脸上一副认真神情,“鉴于车上除了我之外,只有司机和你们两位,所以这个能力还是暂时不演示的好。”

    “多谢你的好意。”卢修斯笑容虚假致谢,接着便维持这副笑容看向德拉科,不过好像隐隐多了点质问意思。

    之前并未向父母透露郝乐蒂身世的德拉科,在郝乐蒂主动提及后,才对父亲说明,“郝乐蒂母亲曾是一位巫师,而她的先祖是那位十七世纪反叛家族的斯莱特林。”

    几乎是瞬间,卢修斯脑海中便浮现出关于那位斯莱特林的记载,这非常容易,毕竟她曾广为人知,其无人能出其右的魔法天赋,甚至曾被纯血巫师族群认为其将率领斯莱特林重登巅峰。

    也许在那位斯莱特林刚刚叛逃的百年中,纯血巫师族群对她深恶痛绝,憎恨她抛下斯莱特林荣光与巫师身份,不但在那个保守年代反叛的认定巫师与麻瓜生而平等,甚至从此远离故土。

    但在现在,二十世纪末期的此时,不只是这一冠以斯莱特林高贵姓氏的巫师家族已经绝嗣,就连后裔冈特家族也随着黑魔王的覆灭而消逝于历史长河,一个萨拉查·斯莱特林后裔,甚至有可能是仅存后人,在英国魔法界的影响力与号召力可想而知。

    更让卢修斯·马尔福侧目的,是面前这个年仅六岁小姑娘的远大前景,几大纯血家族继承人捆一块估计都比不上她的聪明才智,卢修斯几乎可以预见她会成长为何等卓越的斯莱特林——

    精明冷漠,足智多谋,意志坚定,如果再能有些残忍性情,同时擅长审时度势,明哲保身,且胜利至上。

    卢修斯·马尔福可不是慈善家,如果他一分钟前同意照养这个小女孩是出于对独子的纵容,才勉强愿意为他添上这个玩伴与礼物,但此刻,这位最擅长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马尔福,领养这位“混血公主”的念头,可真是坚定到了极点。

    她能让马尔福家族更进一步,这是个无往不利的投资生意。

    在卢修斯表现出比刚才亲善百倍的态度之前,郝乐蒂再次开口了,“我想我需要说明为何决定前往英国求学,并决定暂居马尔福家的原因,毕竟德拉科已经向我告知父亲与祖父身份。”

    德拉科不喜欢暂居这个词,他早晚会让她心甘情愿与他携手同行——只为了他,而不是外力达成。

    不论是依靠诚心还是诡计,他终有一天会得到自己想要的,让他生命里这段“传统古典英国式初恋故事”得到圆满盛大的终章。

    郝乐蒂可不知道马尔福少爷的“雄心壮志”,她正理智剖析自己的行为逻辑,“比起可能连我的存在都不知道的查尔斯家,我对母亲的巫师生活更感兴趣,德拉科透露她曾就读于离此地不算远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但因为弗兰肯的关系,我不想留在麻省。”

    郝乐蒂的最后一句话,让德拉科再次在心中盘算起,如何对付那个身居波士顿政界高位的脏鬼恋童癖。

    直到郝乐蒂的蓝眼睛看向他,德拉科才将阴狠的百八十种酷刑暂时抛出脑海,他在郝乐蒂声音里听见自己的名字,“而照德拉科所说,霍格沃茨是所不错的魔法学院。”

    马尔福家不但能帮郝乐蒂摆平目前的领养关系,还专门“大发善心”的为了解救她这个小可怜跑来波士顿,虽然德拉科那个梦境解释有点瞎。

    不过既然她决定前往英国生活,甚至是就读魔法学校,当然最好找个巫师家族作为后盾,而马尔福无疑是上佳选择。

    郝乐蒂又补充道,“马尔福先生,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联络x教授,毕竟他是我的祖父,有权知晓我的行踪安排,虽然他目前为止都还不清楚我的存在。”

    而她的亲生父亲大卫·豪勒。最近似乎还为了躲避政府追捕不知所踪。

    郝乐蒂的一系列理由称得上充分,事情安排则有理有据,但依旧不能避免这是个冒险决定,毕竟她还只是个六岁小姑娘,甚至长相都是非常好欺负的那种,好像一根手指就能将她推倒。

    “当然,当我结束与弗兰肯的谈话后,会亲自致电查尔斯先生。”卢修斯·马尔福有礼的点头致意。

    卢修斯又盯着小女孩看了一会,最后还是说出疑惑,“你就一点不担心我们是骗子吗?”

    虽然有一个恋童癖养父非常糟心危险,但万一她这次再次倒霉,遇上一对人贩子巫师父子呢?

    郝乐蒂眼睛睁圆了点,一圈长睫毛框起蓝色双眸,漂亮的不像话,而她语气甜津津又软乎乎,白嫩包子脸上的神情别提多坚定,“可外貌长成你们父子这样,完全不可能沦落成骗子。”

    德拉科·马尔福:果然,她六岁时就是个以貌取人的小混蛋。

    郝乐蒂鼓起包子脸:性格糟糕差劲?无所谓啦,好看就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