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登录网站: 102.番外二

    坏脾气小姑娘有着长及腰际的微卷黑发, 而她的双眸在年幼时似乎更能显出那种下垂眼形状,因为神情困倦, 她眼睫有些濡湿,沉甸甸的。

    尤其是现在蜷缩着靠在窗边, 需要仰着白嫩包子脸看他, 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几乎有种让他心碎的力量。

    冬夜里的奥利弗温德霍姆斯图书馆并不算多温暖, 但德拉科几乎连后背都沁出细汗, 他用了全部力量才让自己的呼吸尽量平稳, 而不是愚蠢的颤抖急促。

    更艰难的是控制身体站在原地,而不是直接冲上去将她举高抱在怀里。

    那会吓坏她的, 他是个马尔福, 不能如此轻浮冲动。

    德拉科感觉嘴唇有些发干,双眼因为舍不得闭上眨眼也感到干涩, 他甚至不敢大声呼吸,担心眼前的画面是一场梦境,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吵醒。

    而挑高的落地窗边,他的小姑娘却再次开口了, “你认识我?”

    郝乐蒂将厚重的西班牙文学书籍合上抱在怀中, 而德拉科却忍不住将视线放在她粉嘟嘟的手指头上,接着他看见郝乐蒂从窗边座椅上站起来,她刚满六岁, 在同龄人中也是偏矮的身高, 更不用说是在这所九年级至十二年级的高等中学里。

    这所曾经诞生过包括美国总统在内, 数不清政商精英的顶级私立高校, 为了招揽少年天才们,不但免除他们每年四万美元的学费,同时提供最高级别奖学金,但即便郝乐蒂智商超群,情商也称得上优越,年仅六岁便在高中里寄宿生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过的多愉悦,不被排挤都是幸运事。

    实际上,更适合她的教育方式理应是接受家庭教育,她本来从四岁起就已经加入全美天才儿童课程,接受最顶尖的教育资源授课,而就读寄宿高中似乎并不是上等之选。

    除非她在逃避什么,德拉科神情一滞——

    虽然郝乐蒂在法庭上透露她在七岁时才开始受到养父骚扰,但距离目前只有一年时间,也许早在这时,那个脏鬼恋童癖就已经表现出一些倾向,只不过还没有付诸实际。

    而郝乐蒂在孤儿院长大,自幼敏感多思,也许正是察觉到细枝末节,她才决定就读寄宿高中。

    这该死的猜测让德拉科双眼因为愤怒发红,但他谨记自己对于郝乐蒂来说还是陌生人,并不能直接就向她询问这些事,这有可能会吓坏她的。

    一向自私自利,又疯狂偏执的德拉科·马尔福,面对眼前的姑娘时,几乎称得上小心翼翼,但与此同时,他也在想着如何让那个脏鬼恋童癖下地狱。

    他父亲卢修斯·马尔福也许会出于道德感惩罚那只臭虫,但作为魔法部高官,他显然不会为了对付个麻瓜而做的太过分,以防掀起轩然大波影响他的仕途,毕竟郝乐蒂养父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这也表示没有证据能对他付诸法律制裁。

    比起郝乐蒂成年后以一场世纪审判推动严苛法案诞生,德拉科可没有那种宏大意图,他只想着等他过几年拥有真正的魔杖与强大法力后,如何将那只脏鬼切成十八段丢进下水道。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需要说服郝乐蒂,与他前往英国。

    他可知道这小骗子有多难缠,而且还聪明的不像话,想要骗她上当基本上是天方夜谭。

    德拉科迈动脚步朝她走近,九岁半的金发少年并不算同龄人中非常高的,他在少年时属于稍晚才蹿高的类型,但即便如此,他也比身形不足四英尺的郝乐蒂高上不少,好在他一向瘦削,因此并未产生过重的压迫感。

    “郝乐蒂,我是德拉科·马尔福,定居伦敦,”他尽量将自己平日里的傲慢嘴脸藏起来,扮演起优雅绅士,虽然是年幼少年版的,“我今晚做了一个梦,关于你。”

    他屏息凝神的盯着郝乐蒂,唯恐自己的措辞让她不适,“你读寄宿高中是因为养父的原因吗?”

    德拉科并未解释他的梦境都涵盖了何种信息,而这句简短话语明显已经显露出不少内容。

    他视线一秒也不想错开,她肤色很白,但脸颊上因为刚睡醒还有点漂亮的红晕,就像是一团软绵绵的棉花糖。

    而她漂亮的蓝眼睛里,因为他的问话染上了点难言色彩,可她不仅没有向他询问梦境详情,连倒苦水的意思也没有,而是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想对我伸出援手?”

    看着她专注凝视自己的目光,德拉科差点冲出一句‘我们现在就回伦敦!’,就好像他真的又变成了一个九岁小白痴一样。

    郝乐蒂并未询问他为何会梦到她,而德拉科已经开始忍不住给自己圆谎,“我来自英国的巫师家族,我想这场梦境是梅林赐福,魔法界总是会发生一些奇妙色彩的事,不是吗?”

    蓝眼睛小姑娘气定神闲的看着他,只不过可爱的下垂眼包子脸似乎和她的稳重神情有点矛盾,德拉科忍不住轻咳一声,这一刻他很想试试九岁半的他能不能轻松将郝乐蒂抱进怀里。

    虽然年龄只差三岁,但他还是比郝乐蒂高大强壮不少不是吗?

    他觉得她一定香香软软的像一块棉花糖,就和她的脸蛋一样。

    而郝乐蒂再次说出的询问内容,却让马尔福少爷的表情有点僵——

    她像是单纯出于好奇,而没有多少祈愿的问道,“你的梦中,有关于我父母的事吗?”

    德拉科当然知晓她的父母信息,她母亲早已去世这件事郝乐蒂自幼就知道,其家族也很是凋零,已经无人可依靠。

    但郝乐蒂的父亲与祖父却很是大名鼎鼎,不过就目前来说,大群大卫·豪勒不但并未回到父亲x教授身边接受协助,甚至还正被政府机构追捕,不知道藏匿在何处,短时间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人。

    而x教授作为变种人领袖,几乎将自己的所有时间精力,都放在了教育变种人少年以及平权运动上,并且他的居所还时不时就被武装袭击,当然也不是照顾年幼孩子的合适人选。

    至于曾经养育郝乐蒂多年的福尔摩斯家,现在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存在,自然更不可能和他争夺监护权。

    德拉科能想出几百种借口说服自己霸占郝乐蒂,在她尚且年幼,对父系家族毫无所知时,直接将她带去英国,陪伴她长大,实际上他最开始就是怎么打算的。

    但德拉科面对她令人词穷的蓝眼睛,竟然说道,“你祖父是变种人领袖x教授,父亲则是大群大卫·豪勒,而你的母亲在就读麻省理工之前,曾是一名年轻巫师。”

    哦见鬼,他从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是个高尚圣人,这算什么事,他难道要将她送回亲人身边,当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善良之辈,从此与她相距千里?

    “巫师?”比起父亲和祖父,郝乐蒂的注意力似乎全在母亲身上。

    而做完圣人的德拉科,开始有点不怀好意的将她的关注方向往魔法界方向引领,“是的,巫师,她曾就读魔法学法,并且拥有强大天赋,而这天赋也许是来自于她的祖先——大名鼎鼎的英国巫师萨拉查·斯莱特林,他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创始人之一,更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奠基人。”

    马尔福少爷背脊挺直,补充到,“而我在满十一岁后,便将进入斯莱特林学院。”

    显而易见,重来一次的拽哥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分到其他学院,他已经是个卓越典型到了极致的斯莱特林,除非分院帽疯了,才会让他穿上其他颜色制服。

    随着交谈,德拉科又开始添油加醋的向郝乐蒂告知她父亲和祖父一个下落不明,一个忙碌不堪内忧外困,完全不适合养育她成长,而他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会负责为她解除与弗兰肯家的领养关系,“你是个自由的姑娘,选择权在你手上。”

    说完这句话,马尔福少爷恨不得甩自己一个耳光。

    见鬼!他明明是个两面三刀的混蛋!在她面前这是充当什么高尚之辈?

    “按照你的说法,魔法天赋传承与血统有关,如果我的母亲是巫师的话,”郝乐蒂依旧将那本西班牙文学书籍拿在手上,“我是否也会觉醒天赋?”

    德拉科该为郝乐蒂对魔法生出好奇而满意喜悦,这非常有利于他将小姑娘拐到英国,但比起这些,他更不想郝乐蒂日后因为她自己是个哑炮而失望。

    他解释道,“情况不尽相同,有些人出生起便携有魔法波动,但有些小巫师会在满十一岁时才觉醒天赋——”

    郝乐蒂抬手制止他,她握着文学书籍的粉嘟嘟手指放开,下一秒,那本厚重书籍竟然悬浮在她手上,接着隔空移物的回到它原本放置的书柜上。

    她看向苍白英俊的金发少年,“在你出现前一小时,我发现自己开始能隔空移物。”

    德拉科差点忍不住冲上去将她抱起来举高,他不知道这是由于蝴蝶效应、平行世界带来的影响,还是其他什么难以预计的原因,他只知道自己能更名正言顺的将郝乐蒂带回英国。

    他放缓呼吸,就像是在拐骗小红帽的灰狼,或者是对黄金满是贪婪之心的恶龙,“郝乐蒂,你想就读魔法学校吗?你在十一岁生日当天,会收到录取通知书。”

    德拉科又补充道,“比起位于麻省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我更建议霍格沃茨,英国的教育资源古典且优越,而且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先祖创立的学院?”

    “我会陪你成长,做你最好的朋友,”金发少年放轻声音,却仿佛蕴积着整个生命都难以承受的郑重,“我会实现你所有愿望的。”

    “愿望?”郝乐蒂眼睛睁圆了点,白嫩小脸染上疑惑,“你真的要答应那一百个愿望?”

    德拉科实在没忍住用手指蹭了蹭她的包子脸,“不,不只一百个。”

    为你,千千万万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