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名都户型: 101.番外一

    “你把我吵醒了, 作为补偿,你得实现我一百个愿望。”

    德拉科睁开双眼, 看着卧室天花穹顶上描绘的梅林传说壁画,他感到一阵怅然若失, 脑海中的梦境画面在随着清醒渐渐褪去。

    他又梦见与郝乐蒂初遇的场景了。

    依旧是那间书房, 落地天鹅绒窗帘后面藏着一个被吵醒的坏脾气小姑娘。

    让他咬牙切齿的小骗子。

    床边壁炉燃着熊熊火光, 给凌晨时分的室内提供足以御寒的温度, 还带来了一些昏黄光亮, 德拉科知道自己该继续沉睡,毕竟这梦境甚至算不上噩梦或者美梦, 只是一段回忆而已。

    但躺在柔软床垫上的德拉科, 此时却只想披上睡袍去他的专属书房看看,也许他会随便挑个书房沙发椅入睡, 希望能继续这场梦境。

    即便书房里那些沙发椅比起他现在身下的这张床垫来,要僵硬不适的多,完全不是好选择。

    对于一向养尊处优的马尔福少爷来说,那张破沙发简直就像是铺上二十张床垫和羽绒被后, 那颗藏在下面的破豌豆。

    如果郝乐蒂知道他连宽敞舒适的沙发椅都嫌弃个透顶, 一定会讽刺他是个“豌豆王子”。

    她从前就总说他喜欢没事找事,傲慢无礼被父母和显赫家世纵容的过了头。

    他经历过的二十八年人生,事事都在追求最佳, 他也成功获得了那些, 其中不少东西是他不用努力便先天得以继承的, 不论是财富地位, 还是物质享受。

    甚至即便是他父亲被关进阿兹卡班的那段时间,他的物质生活也从未受到丝毫影响。

    马尔福家族趋炎附势几个世纪,所掌握的经济与政治权威,可不是一次波澜动荡就能轻易毁于一旦的,卢修斯·马尔福两次因伏地魔倒台而濒临重大危机,但哪一次不是重新攀上高位,一路升官兴旺发达。

    而二十岁过后,德拉科就开始接班,无论是在魔法部的政治地位还是生意上的事,他顺利成为下一个奸诈高傲、两面三刀的马尔福。

    只不过比起父亲,他的婚姻显然不尽人意,直到二十八岁也一点没有涉足感情的意思,甚至还时常一副准备永远单身下去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想要模仿那位终生未婚的英女王,将整个生命奉献与魔法界与马尔福家族。

    不过也有很多喜欢捕风捉影的小报,数次猜测他的“不婚主义”是因为初恋感情失利,而每次这些报道刊登出来,总会收到不少烂番茄,显然没几个人愿意相信这个原因,他们只会觉得撰稿者是读了太多莎士比亚、简·奥斯丁和托马斯·哈代。

    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即便是一惯信奉古典主义的魔法界,专一纯粹的英国式浪漫爱情故事也太可遇不可求了点,甚至在不少时候,英国年轻人早已习惯游戏人间。

    “见鬼的是,那些该死的小报说对了。”德拉科从床上坐起来,身体一转准备踩上室内穆勒拖鞋。

    ——但他的双脚竟然没能直接触碰到地面。

    透过昏暗的壁炉光亮,德拉科看见自己弯曲的双腿搭在床边,而他的小腿长度还没有这张四柱床高,当然没办法一下子踩实到地毯上。

    他的腿变短了!

    德拉科猛地掀起羽绒被,两秒后,他已经站到鎏金穿衣镜面前,双眼缓慢的眨了一下——

    依旧是苍白肤色与铂金发色,冰蓝色双眼,面容冷漠而高傲。

    一切都熟悉极了,他从懂事起就是这讨人嫌的傲慢模样。

    但和他早已熟悉的成熟样貌不同,现在镜子中照出的,是他年少时的身体与五官。

    而在古旧传统的日历台上,目前显示的时间为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五日。

    ——时光倒流了十九年!

    德拉科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砰砰直跳,壁炉跳跃的火光映在他剔透的双眼上,甚至有种隐隐的失控感。

    在这样诡异画面前,他本该疑惑这是否是又一个梦境,或者震惊犹疑他难道成了黑魔法受害者?

    但在此刻,他发现自己脑袋里出现的唯一念头是——

    在他九岁这一年,年仅六岁的郝乐蒂还没有经历童年不幸!

    他大脑里的一切思虑全都消失了——比如他为何重返年少?他该如何向父母解释这一切?如果他无法再回到二十八岁,他接下来的年幼少年时期又该如何安排。

    “将郝乐蒂带到身边,如果不能将她放到自己眼皮子底下保护起来,他恐怕会在自己经历的这第二个九岁这一年,就忍不住发疯”这个念头在德拉科脑袋里不断扩大,几乎将其他所有疑虑都挤了出去。

    无论如何,他必须这样做,他要让她健康快乐的成长,没有任何人能再给她带去不幸,如果谁要是敢伤害她,他发誓自己一定会将不可饶恕咒与所有阴毒咒语轮番在那人身上使用一遍。

    他从来就不是好人,更不介意为了保护他的姑娘成为一个更阴险的恶棍。

    甚至即便现在他回到年岁时期的经历只是又一场梦境,也许只需要几个小时他就会被闹钟或者是家养小精灵叫醒,接着发现他此时的震惊与狂喜只剩空虚,但即便如此,他也必须要付诸全力为郝乐蒂剔除一切坏遭遇。

    就算是在梦中,他也要给她最好的一切。

    现在是凌晨两点,但德拉科一分一秒都不愿再等下去。

    他拉开嵌入式衣柜,本来只是直接随手拿出一身目前九岁体魄会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但下一秒,他又忍不住将衣柜全打开,下意识挑选着最为精致漂亮的衬衫与西装。

    郝乐蒂十五岁时就喜欢以貌取人,虽然现在还是年仅六岁的小姑娘,但德拉科怀疑她生下来就这样,今日会是他们的“初次见面”,他需要做好万全准备。

    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很蠢,他好像在指望一个六岁小姑娘对九岁少年“一见钟情”。

    当德拉科装扮好,镜子里精致漂亮的小绅士终于勉强让他满意,他正了正领结,快步冲到门口,拉开厚重房门。

    隔音良好的深色橡木大门一开启,便传来一阵乐曲声响,这段圆舞曲非常熟悉,他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通常喜欢用这首曲子作为晚宴结束曲。

    马尔福家族举办舞会通常会在晚八点开始,凌晨两三点才意兴阑珊,而这个时间段,马尔福夫妇当然正在舞会上觥筹交错,至于还不满十岁的德拉科,想必几小时前在舞会上匆匆现身后,便被家养小精灵送回卧室休息。

    德拉科需要和他的父母用最短时间谈论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些事,他目前年仅九岁,连根正式魔杖都没有,他有无数用来玩乐的模型魔杖,但却必须得到年满十一岁入学前,才能到对角巷的奥利凡德魔杖店购买第一支真正的魔杖。

    他需要父亲的帮助,将郝乐蒂带到他身边。

    而德拉科并不担心他这看起来很有些黑魔法色彩的奇异经历,会被马尔福夫妇当做异端关起来或者架上火堆,他是个混蛋,但也是个拥有父母无条件关爱的幸运者。

    德拉科迈步走向宴会厅,他非常清楚每一次母亲召开舞会时的盛大程度,也再了解不过他应该展现不动声色的绅士气度,他尝试以优雅姿态走下旋转阶梯,但他的脚步却像是不受控一样的忍不住加快,甚至几乎是朝着宴会厅狂奔。

    这过程中他还在嫌弃自己现在的九岁身体,腿比成年身体短了不少,影响他的脚步速度。

    当德拉科终于来到宴会厅时,马尔福夫妇正在送客,本该躺在卧室中安稳沉睡的幼子此时现身,显然有点出乎意料。

    更让卢修斯惊讶的是,德拉科站到他身边与他一同对晚宴客人寒暄送别时,表现出的娴熟与得体,那种气度与风范极为惊人。

    他简直像是一夜之间就从幼稚小白痴成长为最优秀的马尔福继承人。

    虽然不想承认,但卢修斯·马尔福确实有时会忍不住觉得儿子是个小白痴,毕竟他才九岁,而九岁的男孩通常都是白痴蠢货,尤其德拉科还是独子,并且纳西莎对他骄纵的过了头。

    事实上卢修斯也半点没有质疑妻子行为的立场,因为他和纳西莎半斤八两,两人甚至为了德拉科决定只养育一个孩子,唯恐再添上一个弟妹分走他理应获得的那一份完整的爱。

    而这份完整的爱包括满足德拉科的任何要求,为他摆平一切。

    这样来看,德拉科长成这一幅小混蛋样子理所当然,卢修斯当然知道儿子该吃点苦头,失败能让男人成长,一帆风顺只能养出懦弱蠢蛋。

    但他和纳西莎作为父母,却一点不希望他真的遭遇挫折,反正哪怕他是个虚张声势的懦弱蠢货,他们也能为德拉科提供最好的一切。

    而现在,他的“蠢货”儿子眼神坚定,同时有着旺盛的精明与野心,他背脊挺直,“父亲,我需要占用您一点时间,我要求一场正式交谈。”

    ——————————————————————————————————————————

    客人早已悉数散去,书房中,当马尔福夫妇以近乎难以置信的心情,听完独子简短讲述他从十一岁至二十八岁的经历后,卢修斯看上去还在勉强维持着不动声色的贵族气派,而纳西莎·马尔福则揉着额头,她觉得有些晕眩。

    从独子这一段信息巨大的谈话中,马尔福夫人找出关键点,“你是在向我和你的父亲讨要那个——”

    纳西莎一向是个血统主义者,但她面对儿子的目光,少见的一时有些说不出“麻瓜”这个词,“——人类姑娘,你经历了这曲折离奇的一切,却只想要她?”

    德拉科并未向父母透露郝乐蒂是萨拉查·斯莱特林后裔,他不希望马尔福家族将她当成一个吉祥物,这件事是否向他人透露,只能由郝乐蒂决定。

    “这并非讨要,郝乐蒂不是个礼物,”德拉科看着母亲,“是我需要她。”

    卢修斯将视线放在他唯一的儿子身上,他身上的轻浮与胆小懦弱完全不见了,转变得像是个荣誉加身的真正智者,而这一切,也许是岁月洗礼,但更有可能的,是源自于那个让他挫败却成长的麻瓜女孩。

    德拉科是他和纳西莎唯一的儿子,他们总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而在卢修斯表示暂时同意他的要求前,妻子纳西莎先开口了,“虽然她是个——”

    纯血贵妇人再次将嘴边的‘麻瓜’忍下,“虽然她是个人类姑娘,但卢修斯你确实该立刻将她带来马尔福庄园,并且还得让她那个脏鬼养父体会一下‘火焰熊熊’咒语加身的滋味。”

    出自极端信仰纯血布莱克家族的纳西莎·马尔福,依旧觉得麻瓜、混血巫师都是下等人,但作为女性,她当然无法眼见小女孩经历如此可怕的事。

    至于其他的,都可以稍后再谈。

    德拉科惊喜的扑上去给了母亲一个热烈拥抱,虽然他一直都有自信能说服父母达成要求,但在他的预计中,那恐怕需要一段冗长谈话才能成功,但母亲现在的反应,显然比他的预计要顺利不少。

    他立刻看向父亲,“郝乐蒂目前就读于距离波士顿二十英里的菲利普斯学院。”

    正准备带上德拉科使用幻影移形的马尔福掌权人停顿了一下,“那所全美顶尖私立高中?”

    妻子纳西莎说出了他的疑惑,“但这个麻——人类姑娘,不是刚满六岁?”

    德拉科抿唇,“我刚才说过了,她是个天才。”

    “但你没说她是六岁就能上波士顿地区排名首位高中的那种天才。”卢修斯看着他在几小时前还是个九岁小白痴的儿子,不知为何,从心底浮现起一点嫌弃。

    无论如何,目前最重要的是帮蠢蛋儿子带回他的女孩。

    卢修斯·马尔福幻影移形至曾经到过的波士顿市,由于五小时时差,波士顿地区现在是晚十点。

    他对菲利普斯学院了解有限,并不能直接使用魔法前往,于是在抵达波士顿后,只能暂时选择以麻瓜交通工具出行,即便是短程代步工具,这位铂金贵族也选了一辆林肯豪华加长车。

    所以说傲娇又骄纵这性格真是家族遗传。

    晚十点,当豪华轿车抵达麻省安多福镇菲利普斯学院外时,德拉科几乎是立刻便推出车门,而卢修斯则决定留在车上等他。

    既然儿子心理年龄都已经达到二十八岁,想要获得什么当然该自己达成。

    德拉科眼前是典雅开阔的学院建筑,这所贵族高校在全美只有百分之六的家庭能负担的起,其环境优美程度基本上可以成为观光胜地。

    但他完全没精力欣赏建筑与绿荫,他在从波士顿市前来安多福镇的路上便已经致电校方,想方设法了解得知郝乐蒂的公寓宿舍房号,庆幸于他是个狡诈阴险又富有的斯莱特林,他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但在他抵达那间郝乐蒂独自居住的宿舍时,却扑了个空——她尚未归来。

    德拉科知道他该在原地等待,她早晚会回来,但他的脚步却不受控制,像是个冒进愚蠢的白痴一样,迈步走到宿舍楼外,意图在这间占地五百英亩的校园里,奇迹般的与她相遇。

    深夜的波士顿地区寒冷难捱,德拉科走进奥利弗温德霍姆斯图书馆,期望奇迹诞生。

    藏书12万册的奥利弗温德霍姆斯图书馆在深夜里寂静无声,但依旧有不少高中生在公共区查阅记录。

    德拉科缓缓的呼出一口气,他本该朝物理书籍方向走去,但不知为何,却转身走向西班牙文学藏书区。

    他停下脚步,冰蓝色双眼甚至因为难言的情绪有点发红。

    挑高的落地窗前,紧贴着墙面的座椅上蜷缩着一个黑发小姑娘,娇小的过分。厚重的文学书籍摊开在她腿上,而她正垂着头靠在窗上,呼吸平稳而缓慢。

    德拉科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声调难听,“郝乐蒂!”

    ——“郝乐蒂!”

    她终于被声音惊醒,困倦的揉着眼睛,将眼眶周围弄得有点红,眼睫阴影下眸色深浓。

    也许是因为天气寒冷,她肤色白的发冷,嗓音中满是被吵醒的不悦,“你把我吵醒了,作为补偿,你得实现我一百个愿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