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娱乐好吗: 100.chapter 100

    宇宙恶棍灭霸和复仇者联盟这一场“散打争霸赛”, 以紫薯精惨淡落败告终。

    至于他究竟是在超英联盟的联合围攻下不敌失利, 还是被中餐馆小老板气晕的,估计将成为新一个宇宙未解之谜。

    不过很快,灭霸就清醒了过来——

    在前得力盟友、现卧底内奸毁灭博士,帮着复联使用先进特制手铐锁链, 将他捆起来绑在中餐馆复古立柱上时。

    灭霸猩红双眼阴狠瞪向刚才化身体育解说员的中餐馆老板,她竟然还在悠闲的吃烧烤!

    郝乐蒂咬着牛肉,无辜的朝他摊手, “整个过程中, 我可一根手指头都没动。”

    说完,她又看向复联和杜姆, “为什么将他绑在我店里, 你们是故意为了影响我中餐馆饭友食欲的吗?我的营业额会至少同比下降百分之二十。”

    不但被郝乐蒂和毁灭博士联手坑骗,紧接着被复联群殴,现在连长相都被欺辱的宇宙帝王——我是立志要打遍宇宙无敌手的顶级恶棍!不是靠脸吃饭的!

    但灭霸的愤恨目前可没人在意, 复联重新回到餐桌上, 烧烤都还没放凉,吃起来香嫩过瘾, 胃口大开,极为勾人食欲。

    雷神托尔桌前的托盘上, 吃剩下的竹签都已经能摞起来, “我要把牛肉串全吞进肚子里, 才能一解对灭霸的心头之恨。”

    托尼·斯塔克斜睨他, “贪吃就贪吃, 找什么无聊借口。”

    史蒂文和巴基同时饮尽冰啤酒,连放回桌上的动作都几乎同步,烤肉搭配冰啤酒,实在是过瘾极了。

    毁灭博士站在吧台附近,看着这一屋子放纵吃肉喝酒的贪吃家伙,就连他母亲都被郝乐蒂带到了女士专属餐桌上享受美食,而他这个帮助复联制服灭霸出智出力的有功人士,竟然被冷淡的丢在原地,中餐馆老板可真是失礼!

    杜姆旁边只有一个黑暗领主多玛姆作伴,被郝乐蒂手撕了三十六次后,化身佛系反派的多玛姆语气平和的安慰杜姆,“可能在中餐馆里,反派一向没人权?”

    这理由显然完全不具说服力,不提大魔王海拉,餐厅里,变种人兄弟会和九头蛇不但各自拥有专属餐桌,万磁王、红骷髅、joker和莫里亚蒂四大恶棍甚至还同坐一桌,吃得大快朵颐。

    这时,正巧郝乐蒂准备回厨房端甜品,经过吧台时,她直接被杜姆博士拦住,“我为擒获灭霸做了如此大的贡献,难道不应该获得一份晚餐作为报酬?”

    这要求似乎很合理,郝乐蒂朝用餐区域看了看,语气有点玩味,“只剩那张双人桌了。”

    漂亮的双人桌椅摆在复古立柱旁边,景色与位置都很是不错,唯一的问题在于,灭霸就被捆在立柱的另一面,与双人桌紧挨着。

    不过杜姆博士显然没有任何对前盟友的愧疚感,他迈步就朝餐桌方向走去,与他同行的还有佛系boss多玛姆,郝乐蒂今晚心情不错,决定允许他蹭顿晚饭。

    而当杜姆和多玛姆一落座,灭霸便露出憎恨神情,就好像是要生吞活剥了这两个两面三刀的倒戈混蛋,可惜杜姆特制的锁链令他神力尽失。

    更让灭霸气急败坏的是,多玛姆这蠢货竟然还在跟他说,“冷静,沉着,淡然应对,你听说过佛教吗?我们要学会爱与原谅,来,放缓呼吸——天底下没有我恨的人,天底下没有我不爱的人,天底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

    灭霸:...等我再次卷土重来,一定要宰了这个蠢货。

    杜姆博士:多玛姆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三位宇宙恶棍进行这段一言难尽的交谈时,中餐馆大门再次被推开。

    一身英伦三件套的大英政府先生在餐馆内巡视一周,即便是向来不同声色如他,看着这一屋子“奇形各异”的食客,外加被捆在立柱上的灭霸,眉毛也没忍住抖动了一下。

    麦考夫·福尔摩斯视线扫过正和几位年轻女士交谈的欧洛斯,迈步走向另一侧夏洛克所在的方位,他解开一粒西装纽扣,在多有合作的英国巫师德拉科·马尔福和夏洛克身侧坐下,“你和欧洛斯可真是擅长给我制造麻烦。”

    卷毛侦探才懒得回答这个老问题,他饮下德国啤酒,“你比预计中早到了四十七分二十一秒。”

    这对兄弟俩一向自说自话,麦考夫看向厨房方向,“郝乐蒂想必是在准备甜品,后厨正飘出水果特有的香甜气味,是...梨子?”

    麦考夫猜的完全正确,郝乐蒂正在将烹煮好的一盅盅冰糖雪梨端出锅,烧烤肉类容易上火燥热,而梨子清热去火,生津润燥,与冰糖一起慢炖后,味道清甜鲜嫩且爽口多汁,十分美味。

    香甜的雪梨被剃掉外皮后放入漂亮的白色瓷盅中,郝乐蒂并没有将梨子切成块,而是直接取出果核,挖出大部分果肉后,将梨子作为天然器皿使用。

    半透明的雪梨很是漂亮,经过小火慢炖,放入雪梨中的冰糖与汁液融合成甜润果汁,再撒上糖桂花与枸杞,便完成了这道果肉细嫩,清甜多汁的养生甜品。

    郝乐蒂从厨房里端出冰糖雪梨,最先在麦考夫面前摆上第一份,“您的甜品,福尔摩斯先生。”

    麦考夫很是满意的用木质汤匙舀着一勺雪梨汁放进嘴里,越发觉得孩子没白养,可真是乖巧贴心,与此同时,他将从前无数次叫郝乐蒂小白眼狼的记忆完全清出大脑。

    等郝乐蒂将冰糖雪梨端到复联这一桌上时,当然得到了一致欢迎,不过她同时也敏锐的察觉到托尼·斯塔克情绪似乎不像刚才那样兴致勃勃,有点隐隐的焦虑感,“托尼?”

    他用汤匙挖了块梨肉吃,“晚餐非常棒,我只是有些...”

    斯塔克似乎在尝试找到最精准的形容词,“对未知的恐慌,对,恐慌。”

    “你可以尝试和我们谈论,而不是独自承受。”美国队长总是很有说服力。

    “我们击败了灭霸,再次捍卫地球安全,这非常让人振奋,没什么比这更值得兴奋激昂了,”托尼抱着瓷盅,再次挖了勺梨肉,“但振奋之后我却感到一种难言的恐慌,我是说——宇宙无穷无尽,谁知道下一个威胁何时来临?”

    他不畏惧自我死亡,但担忧世界与人类的前景,未知最为令人沮丧,而作为超级英雄,前路莫测。

    托尼咀嚼着清甜梨肉,“这是我们的工作,我热爱成为钢铁侠的感觉,但从古罗马至今,英雄很难有好下场,似乎只有死亡才是退休计划。”

    “亲爱的,没人有把握能获得善终,”郝乐蒂露出笑容,“但无论如何,即便死亡才是超级英雄唯一的退休计划,我们依旧并肩而行。”

    托尼·斯塔克咽下雪梨汁,郝乐蒂的话似乎让他的恐慌与焦虑感找到了释放窗口,他长睫毛框起的双眼露出笑意,“没错,向死而生。”

    史蒂文无疑读过海德格尔的哲学著作,“当你无限接近死亡,才能深切体会生的意义。”

    郝乐蒂从桌上拿起一杯开瓶未饮的啤酒,“为向死而生举杯,致英雄。”

    复联成员纷纷举杯相应,“致生命——”

    随着复仇者联盟的举杯,其他几桌超级英雄随后加入,甚至就连反派们也对着复联方向举高酒杯,“伟大的敌人值得敬重。”

    坐在角落里喝酒撸串的多玛姆:这中餐馆可真是和谐的过了头,搞得他都有点忍不住反思自己为何要作恶。

    于是黑暗领主又再次看向旁边被捆着的灭霸,“来,我们再探讨一下成为佛系反派的可行性。”

    被迫接受近距离现场吃播,还被安利的灭霸:你们干脆给我一刀!

    而这位宇宙恶棍明显还不准备就这样善罢甘休,他看着一屋子敬完酒又开始胡吃猛塞的食客:“常吃烧烤等于慢性自杀!”

    中餐馆食客: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朝你扔了一把光秃秃又扎人的烤肉竹签。

    灭霸: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郝乐蒂坐在一桌小姐姐中间“左拥右抱”,吃着烤鸡翅表示,“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所谓春花秋月何时了,不如来顿小烧烤。

    食客们将这顿晚餐直接延续到了夜宵时间,依旧其乐融融交谈言欢,而被绑在立柱上,明明不需要进食的灭霸,竟然感觉到难以形容的饥肠辘辘凄凉之感。

    肥胖,可怜,又无助,还饥饿。

    但中餐馆老板当然不可能理会他,郝乐蒂已经开始考虑起第二天的午餐菜单,“下一顿吃什么这个问题,注定是人生永恒疑问。”

    她看向餐馆里满座的塑料花饭友们——

    “所以,我们明天吃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