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app怎么下载: 97.chapter 97

    夏洛克·福尔摩斯一句“我不烫头”直接被堵在嘴里, 对于咨询侦探来说, 郝乐蒂这句护短包庇, 还不如她闭嘴不说话。

    更过分的是, 中餐馆食客们还一脸怀疑的看着他脑袋上顶着的卷发,眼神透露出的意思明确——

    拉直头发?怎么可能?你瞧他这一头小卷毛。

    郝乐蒂摊手, “他的自然卷基因实在太强悍了点,就算是烫了直发也保持不了多久。”

    塑料花饭友看向英国来的侦探先生, 以一副万分理解的慈爱表情看着他。

    而膝盖被郝乐蒂用弓箭射成筛子的夏洛克, 只想对她说一句:算我求你了,能不能闭嘴。

    至于郝乐蒂,她竟然还一脸“不用谢”的表情看着福尔摩斯, “不用太高兴振奋,这是我应该做的。”

    夏洛克:她绝对是故意的, 被大魔王欧洛斯和麦考夫养大的孩子,真不是省油的灯!

    “撞脸组合”互相嘲讽之战最后以不了了之告终, 双方谁也没讨到好,而在这过程中度过最愉快时间的, 明显是魔浮斗篷, 它已经将满满一碗醪糟红糖冰粉全部吃光。

    品尝完甜品的魔浮斗篷竖起领子, 在斯特兰奇身边转了一圈后,又来到夏洛克面前, 似乎是这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五官让他有点困惑。

    更过分的是, 它还在斯特兰奇阴沉的表情下, 尝试着想披在夏洛克·福尔摩斯身上。

    郝乐蒂将斗篷拽回来, “你这花心家伙,虽然夏利年轻貌美,你也不能如此轻易的就倒戈吧。”

    斯特兰奇:她为什么总是强调福尔摩斯年轻貌美?

    奇异博士忍不住怀疑——难道我已经人老色衰?

    至于被间接夸奖的小卷毛,则决定暂时原谅郝乐蒂五分钟,夏洛克吃着豆花鸡,和郝乐蒂谈论起大魔王妹妹,“你觉得欧洛斯会不会再次依靠她智慧的大脑,重新控制谢林福特?”

    欧洛斯曾经几乎是麦考夫与夏洛克的心理阴影,但正是她曾经堪称极端又智慧的高功能反社会人格,令她在两个兄弟心中,形成近乎无所不能的形象——

    她能达成任何诉求。

    即便那座关押欧洛斯的堡垒一次次提升监管等级,号称恶魔降临人间也得在孤岛上牢底坐穿。

    建造谢林福特也许动用了整个大不列颠军方顶级专家,但欧洛斯可不是寻常犯人,她是真正的划时代天才,即便是麦考夫与欧洛斯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语。

    郝乐蒂并没有详谈欧洛斯该如何越狱,她与夏洛克坐在靠窗的桌边,用手掌托着下巴,“我昨晚邀请欧洛斯来帕萨迪纳过冬。”

    夏洛克停筷,他苍白修长的十指交缠放在桌上,粗眉向下皱了一下,显得眉目更为深邃,“你难道认为她正在来此地的路上?”

    郝乐蒂将手掌伸到窗外,感受微风吹拂,“难道你没发现今天洛杉矶刮的是东风?”

    她收回手臂,看向中餐馆竹制古朴门扇,正午的帕萨迪纳阳光耀眼,街上空气干燥炎热,有种电影画面的虚焦感,郝乐蒂捕捉到高挑消瘦的女性身影,她弯起嘴角——

    “the east wind is ing.”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一秒,便直接将侦探先生抛在身后,脚步加快走向大门方向,像是颗小炸.弹一样冲进对方怀里,“是温暖的东风。”

    夏洛克早已习惯郝乐蒂的区别对待,他看向只比他小一岁的妹妹欧洛斯·福尔摩斯。

    同样是从寒冷的不列颠而来,欧洛斯手上并没有厚外套,白衬衫黑西裤,这样的装扮在帕萨迪纳也许适合,但在她从英国出发时,明显单薄的不像话。

    某种程度上来说,福尔摩斯家的人都是任性鬼。

    一个熬夜不吃饭,一个寒冷不添衣。

    欧洛斯在夏洛克和郝乐蒂对她的单薄着装,发表不认可看法前,及时对郝乐蒂说道,“霍莉,我需要午餐,英航飞机餐让人难以下咽。”

    虽然知道欧洛斯是在岔开话题,但郝乐蒂当然还是更关心喂饱她肚子这件事,想到欧洛斯长期在谢林福特吃冷糟糟的三餐,就让她恨不得为她的东风小姐准备一桌满汉全席。

    虽然时间有限,不足以烹饪满满一桌美食,但郝乐蒂确实已经提前为欧洛斯准备好午餐,“脆皮叉烧怎么样?你之前很喜欢它内里软嫩外皮酥脆的口感。”

    作为粤菜烧腊名菜,脆皮叉烧味道很是让人无法拒绝,中餐馆食客虽然没有品尝过,但听完郝乐蒂的几句话,就兴趣满满,但显而易见,这是郝乐蒂提供给福尔摩斯小姐的专属美食。

    郝乐蒂回到厨房切烧腊,欧洛斯则在夏洛克桌边落座,面面相对,年龄相仿的兄妹俩,嘴角牵起的弧度都几乎相同,“中年胖子一定又在焦头烂额。”

    “谁说不是呢。”

    伦敦,威斯敏斯特宫古典奢华的办公室内,晚八点还在签署上议院法案文件的的麦考夫·福尔摩斯,在得知弟妹双双脱离控制后,差点将桌上的小蛋糕和红茶丢进火光熊熊的壁炉里。

    他按下内线电话,“我需要一架飞机。”

    没必要燃上壁炉取暖,只需沐浴阳光便温暖舒适的天使之城帕萨迪纳中餐馆里,郝乐蒂正在厨房中将脆皮叉烧再次加热,以维持其最佳口感。

    上乘梅头肉制成的脆皮叉烧颜色红润漂亮,微甜的脆皮叉烧皮则金黄油亮,郝乐蒂将火候控制的恰到好处,令其不但咸香爽口,更鲜艳诱人。叉烧瘦肉软嫩、肥肉鲜美,脂香味迷人,就连嚼劲与筋度都恰到好处,只需要配上一碗煮的香喷喷的米饭,便足以成就这一餐上品美味。

    等郝乐蒂将切成漂亮块状的脆皮叉烧和白米饭端上桌时,在周围食客艳羡嫉妒的目光下,大魔王欧洛斯目不斜视的享用起她的午餐——

    脆皮叉烧漂亮的红润色泽令人垂涎欲滴,外皮酥脆的口感几乎像是焦糖布丁一样,而香气扑鼻的叉烧肉更是软嫩多汁,肥瘦均衡,舌尖唇齿满是肉香,再吃上一口米饭,实在是美食中的上选之策。

    旁边的咨询侦探心理难以维持平衡——欧洛斯来就是专属美食,他却只能跟着食客菜单走,连饭后甜点也没有,郝乐蒂的良心简直是喂了狗!

    正在发福胖头鹅复联三巨头也忍不住眼馋双标美食时,托尼·斯塔克忽然接到了来自神盾局指挥官尼克·弗瑞的致电。

    局长语气稍显狼狈,为众人带来一个糟透了的坏消息,“宇宙魔方被毁灭博士维克托·冯·杜姆夺走,神盾局特工追击失败,那个东欧独.裁者不知所踪。”

    雷神托尔疑惑,“杜姆抢夺宇宙魔方是为了什么?”

    “毁灭博士多年来虽然始终在探寻宇宙秘闻,但似乎并未对宇宙魔方表现出太大兴趣,”作为历经百战的美国队长,史蒂文·罗杰斯敏锐猜测到,“但如果他已经选择与灭霸结盟,无限宝石之一的宇宙魔方,会是最佳诚意信物。”

    曾经假意与灭霸结盟,顺利骗来心灵宝石权杖的洛基补充道,“灭霸当初将权杖交给我,就是为了增强我从神盾局手中抢夺宇宙魔方的实力,而宇宙魔方能开启传送门,令灭霸麾下的齐塔瑞外星大军得以源源不绝入侵中庭。”

    齐塔瑞军队作为灭霸走狗,其战力高于人类数倍,一旦入侵地球势必将掀起一场恶战。

    洛基透露的内容无疑将局势的严重性完全揭露出来,史蒂芬·斯特兰奇蹙眉,“我们该找个了解内情之人求证灭霸是否已经与杜姆结盟,比如黑暗领主多玛姆,他们都是出了名的宇宙恶棍,想必会对彼此举动有所探查。”

    而多玛姆昨晚被按在地上摩擦之后,可是亲口承诺成为地球盟友对抗灭霸。

    斯特兰奇施展魔力撕裂空间,进入黑暗次元寻找多玛姆,但却一无所获,他只能重返中餐馆,看向两位阿斯加德王室成员,“或者我们该找死亡女神海拉询问,她和多玛姆是多年盟友,同样是实力强大的宇宙黑暗力量统领者。”

    托尔和洛基对视一眼,虽然死亡女神海拉残暴狠辣,但确实是目前能询问的最佳人选,即便托尔有可能会在询问过程中被海拉痛揍一顿。

    正在阿斯加德王子准备冒着被大魔王姐姐捅死的危险前往死亡国度时,一阵氤氲黑雾中,海拉竟然与多玛姆同时现身于中餐馆中。

    气势蓬勃的海拉大魔王揪着多玛姆的盔甲领子,没有虚与委蛇,海拉直接浇灭复联想要询问多玛姆内情的希望,她笑容嘲讽又轻蔑的打击众人,恶意十足,“多玛姆昨晚惨败后,一直在和恶魔墨菲托斯酗酒消愁,别说探查灭霸的举措行径,直到这一刻他脑子都还没清醒。”

    多玛姆出局,复联只能再接再厉,试图对昨晚勉强成为饭友的死亡女神海拉询问,她是否知道灭霸与毁灭博士结盟内情。

    而郝乐蒂却托着下巴,用她晶莹湿润的蓝眼睛,看着一身黑色铠甲墨绿色披风的大魔王,“您风采依旧,可真是迷人的翻天。”

    海拉松开揪着宿醉的多玛姆衣领的手指,她将黑暗领主直接抛到一边,看向郝乐蒂的目光别说带着恶意,就差神圣的点缀着熠熠光辉了,“灭霸与杜姆确实有结盟意图,但对于谁地位更高有些矛盾,杜姆恐怕不会轻易将宇宙魔方交给灭霸。”

    郝乐蒂眨巴了下眼睛,问出一句似乎与眼前危机毫不相关的语句,“您和多玛姆,都与恶魔墨菲托斯是多年盟友?”

    “恶魔与死神本就该是朋友,不是吗?”海拉气定神闲,却不怒而威,气势惊人。

    而郝乐蒂摸着下巴,“我们可以找毁灭博士谈谈,来一次充满爱与和平的友好谈话。”

    复联成员表情有点不好形容,就好像目睹霸王龙装成小白兔吃草一样,“——只是谈谈?”

    “当然,我一向以智取胜,”郝乐蒂弯起嘴角,语调温柔的补充,“对了,还有以德服人,从不滥用暴力。”

    她一脸无辜的询问,“难道你们不觉得吗?”

    复联成员:“......”

    被海拉随手丢在吧台旁的多玛姆,摸着宿醉后意识混乱的脑袋,听到中餐馆小老板的自我形容后,脑海中瞬间回忆起被她手撕了三十六次的痛苦,他努力说服自己:我不怪她,我不恨她,我不记仇。

    黑暗领主多玛姆放缓呼吸——

    天底下没有我恨的人。

    天底下没有我不爱的人。

    天底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