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官方导航: 96.chapter 96

    辣鸡?垃圾?

    郝乐蒂看向谢尔顿·库伯博士, 他正一脸得意,“我教导的普通话是不是非常优秀!”

    这是郝乐蒂第一次觉得她不应该再放任谢尔顿诡异的中文学习方式, 继“梅毒驴子——美的日子(good day)”和“猴子睡在我肚子里——好滋味在我肚子里”之后, 她的中餐馆被当众砸场子,获得辣鸡称号。

    不得不说,她一瞬间听见“郝乐蒂,午餐真是好辣鸡!”这句话时, 忍不住有点想要关掉中餐馆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冲动。

    好在她下一秒就想清这是谢尔顿·中文十级·库伯先生搞得鬼。

    郝乐蒂手上端着一盘红糖小锅盔,小巧的圆饼形状可爱又酥脆诱人, 中心被烙成漂亮的金黄色,边缘则白润柔软,满是甜软可口的质感。

    这本来是要双标给这位物理博士的,而现在, 郝乐蒂看着书呆子童年小伙伴正为了“优秀”普通话自鸣得意的表情, 忍不住脚步一转, 直接将这盘现烤的新鲜出炉锅盔, 放到了复联三巨头面前。

    因为刚才这三位先生一直在忙着专心致志吃豆花鸡,并没有加入其他食客的“辣鸡”中文学习中。

    看来有时候贪吃也会带来好运气。

    食客们一头雾水:为什么是这三个贪吃鬼获得双标?难道郝乐蒂是在责怪他们的中文不标准?

    谢尔顿·库伯:郝乐蒂今天竟然不再夸奖他卓越非凡的普通话水平!

    而获得特殊待遇的大胸甜心,正惊喜的看着今日双标美食,“它们闻起来非常香。”

    郝乐蒂认真观察了一会史蒂文又甜又英俊的脸蛋,确定他没有长出双下巴后, 才向复联介绍这一盘锅盔, “趁热撕开, 一开始最好小口吃, 饼皮里包着的红糖融化后很烫,但也非常香甜可口,最适合解辣。”

    她还没说完,托尼·斯塔克和托尔就已经拿起一个小锅盔从中间撕开,融化的热乎乎红糖冒着热气流出来一点,粘在包裹着糖汁的白面皮上,咬上一口不只有甜润口感,面皮更是劲道且酥脆,好吃极了。

    这下托尔终于不再冲侍应生要米饭了,而是直接拿着红糖锅盔配藤椒豆花鸡满足的吃起来,胃口好的几乎让人目瞪口呆。

    郝乐蒂忍不住对雷神说道,“托尔,你真的应该控制身材了,你飞在空中的模样已经快从矫健的雄鹰变成胖头鹅,而且还是烧烤店养的肉鹅。”

    托尔本来正准备再次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听见中餐馆小老板堪称恶毒的言论后,动作一滞,冤屈的看着她,“为什么只说我,斯塔克能好到哪去?他的战甲都快套不进去了。”

    郝乐蒂耸肩,“反正我们的钢铁侠先生早就自暴自弃沉迷高热量食物,外加酗酒不爱健身,一块腹肌走天下。”

    托尼·斯塔克放纵的吃着红糖锅盔,一脸吊儿郎当,“我是靠脑子取胜的天才发明家。”

    坐在托尔旁边的邪神洛基,更是仗着长不胖的瘦削身材,非常嚣张恶毒,“每天和你们这几只胖头鹅坐在一桌吃饭,我可真是担心感染上发福病毒。”

    “闭嘴!你这即将秃头的家伙!”复联三巨头联合一致。

    郝乐蒂耸肩,一脸友爱,“别想太多,秃头和发福都是中年危机的正常表现。”

    四位“中年男人”对视一眼,面无表情的垂头吃午餐,决定单方面和郝乐蒂绝交十分钟。

    而同一桌上的史蒂芬·斯特兰奇,本来正忙着拽住魔浮斗篷斗智斗勇,以防这件不但花心,还增加了贪吃毛病的斗篷,抢走原本属于他的午餐,但郝乐蒂刚一出声,斗篷就立即变得乖巧,伸着衣角磨蹭她的手臂,郝乐蒂继续抛出双标诱惑,“你想尝尝醪糟红糖冰粉吗?”

    周围的食客难以置信看着她,声线提高,“你在和这件斗篷说话?!”

    竟然宁愿给斗篷提供美食,也不给他们?

    并不知道“辣鸡”普通话惹祸的中餐馆饭友,纷纷以控诉目光看着小老板,就连魔浮斗篷的现任主人斯特兰奇,心理都很是不平衡——他吃不着甜品就算了,还得替花心斗篷付钱,上哪说理去?

    正在魔浮斗篷欢快的绕着郝乐蒂转圈圈时,她裤子口袋里的移动电话振动一下,郝乐蒂一边将变得乖顺的斗篷揽进怀里,一边掏出电话阅读短信——

    “一杯公爵红茶,无奶无糖——sh.”

    郝乐蒂皱眉,小卷毛不会是准备跑来帕萨迪纳过冬吧?而且难道这就已经快到了?

    她思绪刚至,中餐馆敞开的大门处,便由远及近浮现出一个身穿基佬紫衬衫和黑色西装的高挑身影,黑灰色羊毛大衣和蓝色围巾挂在手臂上,很明显是从寒冷之地而来。

    他剔透的绿眼睛看向郝乐蒂,蹙眉催促,声线低沉,“我的红茶在哪?我提前发了短信。”

    郝乐蒂又看了一眼短信发出时间,确定离现在只过了三十七秒,“你恐怕需要一个高速运转且只为你一人服务,并且还能无视你所有欠揍行为的人工智能佣人,而不是一个开中餐馆的前合伙人。”

    夏洛克·福尔摩斯将厚大衣和围巾挂到吧台旁的储物区,再次重复无理要求,“三十七秒时间,已经足够你找出一桩密室杀人案现场的所有细节,而我现在只是讨要一杯红茶而已,除非你患上了阿兹海默症,不然没理由做不到。”

    郝乐蒂微笑,声音温和,“请马上闭嘴,不然我会忍不住用双手揪住你的满头小卷毛,在你疼的弯下腰时,再冲着你的腰腹狠狠送上一个膝击。”

    夏洛克小幅度的摇头,冷淡蹙眉,“这不是淑女行为,麦考夫会为此重新花费至少一周时间教导你的礼仪问题。”

    “如果迈克知道我揍了你一顿,不但不会质疑我的暴力行为,没准还会奖励我一笔可观的零花钱。”郝乐蒂神情愉快。

    咨询侦探不乐意的撇嘴,但不得不表示认同,“恶毒的中年胖子。”

    “没有红茶,”郝乐蒂走向吧台,为他调了杯孟买蓝宝石金酒加汤力水的金汤力酒,“如果你没戒酒的话,加柠檬吗?”

    “戒酒?又没有世界末日,”夏洛克没等郝乐蒂往金汤力里放上柠檬片,便将冰爽的鸡尾酒送入口中,“‘圣安娜焚风’让南加州炎热的像是火山过境。”

    郝乐蒂往自己的金汤力里丢了两片柠檬,视线在他小两号的dolce & gabbana基佬紫衬衫上停留几秒,“是伦敦先生您穿的太多。”

    这几天炎热干燥的天气,中午穿短袖刚刚好,长衬衫都稍显闷热,而从伦敦出发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直到现在都系着西装外套的一粒纽扣,更不用说刚才还挂在他手臂上的羊毛外套。

    不过郝乐蒂暂时没精力关心他的着装问题,“欧洛斯在哪?”

    “谢林福特,”夏洛克再次强调那座提升至最高监管等级的堡垒监狱其坚固程度,“英国政府认为它能关押魔鬼,而麦考夫承认即便是他被关进去,也无法从中逃脱。”

    郝乐蒂托着下巴,“我的东风小姐一向比他智慧的多。”

    “这倒是事实,”夏洛克将金汤力酒饮尽,“而且你每次与欧洛斯通话时,总是表现的像是个需要母性关怀的小baby,没准她会被你说服,再次前来帕萨迪纳。”

    他笑容虚假且不怀好意,“这可真是件非常不错的事,不提英国的寒冷天气无聊又难熬,欧洛斯接连越狱一事,还能让大英政府先生颜面扫地。”

    麦考夫·福尔摩斯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遇到的全是一帮坑货熊孩子。

    郝乐蒂看着夏洛克准备直接痛饮金酒的样子,将他手上的酒杯夺过来,“你需要午餐,而不是用酒精或者黑咖啡代替真实食物。”

    夏洛克不但抽烟喝酒烫头,经常熬夜,甚至还频繁使用黑咖啡代替进食,他能顺利活到现在,并且还拥有远胜常人的武力值,可真是生命的奇迹。

    好在郝乐蒂烹饪的食物对夏洛克还是足够有吸引力的,他吃着藤椒豆花鸡时,终于脱下了那件英国传统老牌paul smith的西装外套,并且一脸好奇的看着郝乐蒂摆在餐桌另一侧的一碗甜品。

    晶莹剔透的冰粉看上去便清凉沁人心脾,醪糟和红糖的加入让它获得了诱人的香甜,只是看着,就能想象其生津解渴的爽滑口感,更不用说它还有清香扑鼻的玫瑰糖香气。

    而现在,这碗凉粉旁边,一件红斗篷正摆出模仿人类的坐姿,而食客们再次看见桌上的甜品逐渐凭空消失。

    夏洛克:“...这什么鬼东西?”

    郝乐蒂朝他介绍,“魔浮斗篷是那位和你撞脸的斯特兰奇先生所拥有的法器,它有自我意识。”

    作为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类,咨询侦探的接受度算是非常高,他只是稍显惊讶的又看了两眼,就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史蒂芬·斯特兰奇——

    夏洛克当然没忘记之前他和郝乐蒂进行视频通话时,曾看见过这张几乎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只不过当时两人并无交谈,因为郝乐蒂说明两人都不是对方父亲犯错造成的私生子事件主角后,就直接挂断通话。

    而此时,夏洛克看着斯特兰奇,脸上带着点不得体的怠慢,“他看起来老多了,而且脸可真长。”

    侦探先生仗着年轻美貌,而且心机的小卷毛发型让他的脸看起来短了不少,于是明目张胆的看不起额头多了几条皱纹,蓄着胡子的斯特兰奇博士。

    同样高傲自大,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还言辞恶毒的史蒂芬·斯特兰奇,其蔑视态度不遑多让,“酗酒不说,还烫了一头滑稽卷毛。”

    还没等夏洛克再次讽刺斯特兰奇,郝乐蒂就已经忍不住反驳,“我家小夏利天生自来卷,平时烫头明明是为了将头发拉直!”

    咨询侦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