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黑人吗: 95.chapter 95

    郝乐蒂摸着自己的长发, 再看看查尔斯非常有型的光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就好像她随时有可能用电推剪把自己剃成秃子一样,而大卫·豪勒在一边摇头抗拒, 显然一点也不期待郝乐蒂的光头造型。

    在泽维尔家眼看就要诞生出秃头二代之时, 半开放式罗马亭墙面上的电视荧屏,还在如常播放着晨间新闻,cbs电视主播身穿深灰色西装外套,表情严肃——

    “受爆发性气旋风暴影响,中大西洋沿岸到东北部地区, 午间预计将遭受暴风雪吹袭,纽约市与长岛地区恐进入紧急状态,面临暴雪影响。”

    纽约及波士顿地区在凛冬季节中, 时常面临暴雪侵袭, 风暴甚至有可能造成电力中断及海水倒灌等严重后果, 公立学校甚至会因此全部停课。

    就连机场航班运作都会受到严重影响,更不用提严寒天气会让纽约客们多难熬,毕竟就连市长也会明确建议他们最好留在家中, 别到街上乱跑。

    郝乐蒂听着暴雪预警新闻播报, 摸了摸自己发量多且厚密的长发, “我还是留长发比较好,感觉光头在冬天会很冷。”

    毕竟今年冬季许多地区都受到了寒流影响, 不只是容易遇到降雪天气的美国东海岸地区, 就连日不落帝国桂冠上的璀璨明珠伦敦城, 近日也开始连降大雪,气温骤降。

    甚至英超联赛都因恶劣天气延期,郝乐蒂为了看球赛直播准备了满满一柜子薯片牛肉干和可乐啤酒,结果最后却只能坐在沙发上和喵星人大眼瞪小眼。

    而南加州明显和这些遭遇冷空气影响的地区不同,别提降温,炎热干燥的“圣安娜焚风”甚至还越发强烈,好在洛杉矶最近的几次降雨让空气潮湿温润,减弱了干枯植物燃烧造成野火的可能性。

    在纽约和伦敦纷纷陷入凛冬严寒之时,洛杉矶确实称得上是天使之城,想到英伦三岛骤降的天气,郝乐蒂昨晚和欧洛斯视频通话时,没少尝试鼓动大魔王姐姐再次越狱,来帕萨迪纳度假,至少等到不列颠天气回暖再返回谢林福特堡垒。

    至于身处贝克街的咨询侦探先生,是不是正在严寒凛冬里瑟瑟发抖,郝乐蒂完全没放在心上,反正瞧他一脸聪明相,也不可能会因为降雪被冻死。

    郝乐蒂瞄了瞄清晨时分就已经很是温暖明媚的光线,继续看向差点洗脑成功,将她也洗成秃头的查尔斯·泽维尔,“光头不只是在冬天感觉寒冷,炎热季节还容易被晒伤头皮。”

    这次轮到查尔斯有些被说服了,郝乐蒂再接再厉,列举了秃头和坐轮椅的三百六十条问题,总而言之,最后结果就是以郝乐蒂取胜告终。

    只不过年近七旬的x教授虽然重新拥有了健康,受损脊椎得以恢复站立,但长出头发显然还需要点时间,离他恢复“美的冒泡”状态,大概还有几个月。

    而泽维尔一家三口里,心情最好的明显是大卫·豪勒,毕竟不但成功解除了宝贝女儿成为秃头二代的危机,秃一代查尔斯的光头生涯也马上要成为历史,“我们午餐是不是该吃点好的庆祝?”

    大卫·豪勒这建议不知道是出于真心实意,还是单纯的早餐没吃过瘾。

    不过郝乐蒂显然很乐意配合他,毕竟她这位外貌看上去好像还不满三十岁的亲爹地,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点,“中餐馆午餐会提供藤椒豆花鸡,吃起来美味又惬意。”

    郝乐蒂留在泽维尔庄园里陪着查尔斯和大卫度过了一个上午,这段亲子时间过的很是愉快,当然,如果他们观看nba常规赛转播时,支持的是同一队,而不是各自为经典宿敌湖人和凯尔特人呐喊助威的话,估计会相处的更和谐。

    在挚爱球队面前,亲生的祖孙也各不退让——

    虽然是纽约人,但青少年时期就读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哈佛大学的查尔斯·泽维尔,年轻时就开始支持同样位于马萨诸塞州大波士顿地区的职业篮球队凯尔特人,“凯尔特人堪称东部之首,他们曾获得空前绝后的八连冠。”

    幼年时从大波士顿地区生活过的郝乐蒂,却是加州洛杉矶湖人队的铁杆球迷,“我从八岁时就开始进入斯台普斯中心为湖人队振臂高呼,他们是西部之王。”

    “湖人从04年开始就进入低谷。”查尔斯毫不留情的打击郝乐蒂。

    郝乐蒂不为所动,“但非常短暂不是吗?我认为科比能在四月常规赛结束后,当选为代表个人至高荣誉的常规赛mvp。”

    “亲爱的,看来我们应该相约总决赛现场,”x教授现在看上去和平日里温和的圣父模样差别不小,倒是更像他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机敏外向性格,还有点霸道,“你会亲眼看见凯尔特人捧起属于他们的第十七座nba总冠军奖杯。”

    郝乐蒂和查尔斯一起看向坐在两人中间的大卫豪勒,“大卫,你担任见证人,对了,负责买票。”

    弱小无辜的大卫:“......”

    nba总决赛还得几个月后才能见分晓,现在摆在郝乐蒂面前的,是抓紧时间准备中餐馆午餐,不过在她刚刚买上足够的鸡肉回到餐厅时,就发现两位本应该在纽约读高中的青少年,已经占据了一桌好位置。

    郝乐蒂看着彼得·帕克和哈里·奥斯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似乎刚离开洛杉矶两天。”

    阴郁美少年哈里将手机屏幕展示给郝乐蒂看,“纽约半小时前开始降雪,而从昨晚开始,几乎所有纽约高中就因为暴雪预警决定停课,我和彼得在五小时前登上飞来洛杉矶的航班,显然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但航班也会受暴雪预警影响,”郝乐蒂挑眉,“你的飞行员胆量惊人。”

    毕竟暴雪预警的时间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精准,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飞行员会选择延误或停飞。

    哈里·奥斯本嘴角翘起一点弧度,看上去绅士又意气风发,“我的机长是个俄罗斯人。”

    战斗民族一向疯狂,别说降雪,飞机冒烟他们都敢驾驶。

    清秀又逗趣的彼得·帕克还在一边补充,“我们抵达la的时间不但没有延误,甚至还早到了二十七分钟。”

    这对年轻人此次抵达天使之城,乘坐的是奥斯本工业旗下制造的公务喷气式飞机,中型民用型,而机长是退役空军,从前一直驾驶战斗机,现在成为私人飞机机长,显然很是游刃有余。

    “哇哦——”郝乐蒂皮笑肉不笑的赞叹,“青少年们,你们两个可真是任性,那位机长在哪?如果我是你们的监护人,恐怕会忍不住想一拳将他鼻子打歪的。”

    因为美东恶劣天气预警,全美有超过数千航班被取消,其飞行危险性显而易见,更何况乘客还是两个年纪轻轻的青少年,这位机长即便再技术高超,这当然也算是冒险行为。

    只不过看到两人安全落地,郝乐蒂并未再继续执着于这件事,年轻人总是热衷冒险,强调太多倒是容易适得其反,而且两人也很是配合的做出了点反省表情,虽然不见得多真心。

    看见郝乐蒂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后,彼得很快就追问,“午餐是吃鸡肉吗?”

    “鸡肉和豆花,”郝乐蒂走进厨房前询问两人,“需要来点豆浆吗?点豆花时我顺便磨了些豆浆。”

    哈里和彼得连忙点头,“当然!”

    面对两个清秀英俊少年,郝乐蒂的脾气很是不错,“乖乖等着。”

    给两人分别端上一杯香醇的甜豆浆后,郝乐蒂就开始忙碌于烹饪藤椒豆花鸡。

    现点的胆水豆花香气浓郁,细嫩又保留住足够的韧性,并且没有一丝豆腥味,炒鸡滑嫩多汁,而产自四川的藤椒比起麻椒与花椒来,更为清香温和,在加热沸腾中,郝乐蒂烹煮出辣而不燥,豪爽浓郁的汤汁。

    藤椒豆花鸡端上桌时,鲜嫩豆花已经吸满汤汁,甚至比烹饪前更为香嫩爽滑,哈里直接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几乎是入口即化,鸡肉香味与笋丝清香融于汤汁中,鲜香味道瞬间征服味蕾,而锅中美食还在沸腾,热气袅袅中,令人食欲大振。

    尤其是想到纽约城正严寒降雪,而他和彼得却围坐在一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暖食面前。

    浓郁香气四散开来,锅中滑嫩的豆花颤巍巍的,而爆炒至金黄的鸡肉外焦里嫩,彼得显然更喜欢鲜嫩多汁的鸡肉,他惬意的连吃了几块,“纽约天寒地冻,帕萨迪纳简直是天堂。”

    旁边不少最近几乎是定居在洛杉矶的中餐馆食客,立即表示认同,“而且还有美食相伴,豆花和鸡肉搭配的是在太完美了。”

    复联三巨头完全将减肥事宜抛到脑后,边吃还讨论着美食心得——

    托尼·斯塔克:“豆花酥滑,鸡肉浓香,我能一个人吃一锅!”

    史蒂文·罗杰斯:“鸡肉麻辣过瘾,豆花鲜嫩入味!”

    托尔·奥丁森:“我需要再来一碗米饭!another!”

    加州理工科学怪人四人组桌上,自称中文十级的谢尔顿,这次普通话倒是标准了不少,“我爱辣鸡!”

    “辣鸡?”周围食客模仿者发音,询问库伯教授这是什么意思。

    谢尔顿一脸傲慢自得的翻译,“就是说我喜欢辣鸡肉。”

    周围食客在谢尔顿的教导下纷纷模仿学习,等郝乐蒂结束午餐烹调,走出厨房时,就看见她的食客们一脸诚恳的对她整齐喊道——

    “郝乐蒂,午餐真是好辣鸡!”

    中餐馆小老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