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赌球: 94.chapter 94

    强大而邪恶的死亡女神海拉这一晚的中餐馆之旅,不但没有像前盟友多玛姆那样被手撕痛殴, 离开时甚至还带走了几份茶点和桂花酒伴手礼, 大摇大摆重返她域下统治的黑夜死亡国度。

    而幸运的是,阿斯加德二王子和三公主的肾脏也保住了小命, 没被海拉无坚不摧的夜空之剑捅个对穿。

    托尔和洛基觉得这也许应该感谢郝乐蒂, 毕竟估计正是因为她的美味宵夜让海拉心情愉悦,才令他们这位残暴狠辣又实力高超的长姐,勉强决定大方放过两个蠢弟弟, 而不是将他俩一个捏碎喵喵锤一个薅光头发丢回奥丁面前。

    王室纷争真是残暴,尤其当你的对手是一个不怒自威的大魔王姐姐时。

    不过这两位十分清楚姐姐有多凶残的神域王子,直到中餐馆到了结束营业时间,依旧在担心海拉杀个回马枪,跑回来捅他俩几刀, 托尔抱着椅子,“我觉得留在中餐馆比较安全。”

    毕竟中餐馆老板比大魔王姐姐还要残暴。

    托尔当然不是缺乏勇气与能力强悍的海拉战斗,而是在长姐并未作出过激行为之时, 他并不想率先掀起无谓战争, 尤其在星际局势并不平稳的现在,适时地个人退让更有利于大局。

    而一向在面对强敌时,觉得跑路和以智取胜才是上策的洛基, 立刻表示认可,“海拉是阿斯加德最凶狠强大的战士, 从神力到体术, 远胜我和托尔。”

    郝乐蒂抱着手臂, 一脸搪塞敷衍的不上心表情,“所以你们当我的中餐馆是流浪汉之家怎么着?”

    她将两位神域王子赶出大门,“请立刻折返神盾局为你们提供的公寓,或者让海姆达尔传送你俩回阿斯加德,我要关门回家睡觉了。”

    比起神盾局提供的暂住公寓,当然还是阿斯加德更为安全,毕竟诸神之父奥丁依旧安稳坐在王位上。

    而海拉虽然与奥丁能力相当,甚至隐隐要强过这位已经衰老的神域国王,但她显然并不会贸然进攻阿斯加德。

    但托尔作为复仇者联盟成员,还有不少协助地球队友的任务,当然不能就这样灰溜溜的逃回阿斯加德,但他又确实觉得自己面对着海拉的攻击威胁,毕竟奥丁从前没少向托尔灌输前王储姐姐有多危险残暴的讯息。

    思来想去,阿斯加德兄弟俩还是觉得驻扎在中餐馆是个不错的选择——

    郝乐蒂哄人非常有一套,你瞧今天海拉的好脾气态度和友善笑容,简直像是大变活人,从邪恶大魔王换成了罗马教堂壁画上的圣母,就差神圣的烁烁放光了。

    更重要的是,托尔和洛基还能顺便多蹭几顿饭。

    结果现在小老板却沉迷女色,对大魔王倒戈了个彻底,毫不留情的要将他俩赶出去。

    “你这个见鬼的中庭女人!短短一个小时,竟然就完全偏向海拉!”基神前额的头发都恨不得要立起来,“我看你就是想欣赏海拉痛揍我和托尔的好戏,我们被关进死亡国度成为阶下囚你才高兴!”

    洛基脸上的表情满是愤慨,不知道的还以为郝乐蒂是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但实际上,她只不过是压榨这两位神祇,做过几天中餐馆廉价劳工而已。

    就连金发大胸的傻白甜托尔王子,也觉得郝乐蒂完全没有塑料花饭友情。

    而她正靠在门上摊手,“我觉得海拉目前懒得对付你们两兄弟,也许你们这三位阿斯加德继承人能在中餐馆学会友好相处?”

    “如果我和洛基命大的话。”无论过程如何,从结果上看,托尔确实算是抢走了姐姐海拉的王位。

    而且父王奥丁当年的做法虽然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但难免有点过河拆桥的错觉,他可不觉得海拉能轻易放下心结与兄弟俩化敌为友,上演一出姐弟情深戏码。

    你瞧,奥丁向托尔多年灌输姐姐是个大魔王的行为非常成功,卓有成效。

    “你俩想留在中餐馆也不是不可以——”郝乐蒂拉长声音。

    神域王子追问:“什么要求?”

    郝乐蒂抱着手臂,再次蒙骗廉价劳工上岗,“除了协助复联队友维护和平安稳局势之外,其他时间你们得留在中餐馆为我端盘子,并且我不再提供员工福利,但会为你们解除海拉的袭击报复。”

    早就用心灵能力了解到阿斯加德大公主忙着统治自己的黑暗死亡国度,不再故步执着于神域王位,更懒得花精力对付两个蠢弟弟的中餐馆小老板,正一脸正直的空手套白狼,蒙骗两位神祇再次敬业上岗,为她跑腿端盘子。

    “不提供员工福利?!”两个神祇声线扬高,“连员工加餐也没有?”

    郝乐蒂一脸不甘愿,好像是在讨价还价一样,“除了正常午晚餐,工作期间可以勉强提供员工下午茶和宵夜。”

    雷神和邪神一起打响指,“成交!”

    郝乐蒂看着两人走出中餐馆返回神盾局公寓的背影,她语调轻松自得,“果然还是做骗子最有成就感。”

    ———————————————

    清晨,帕萨迪纳阳光温暖,怪不得每年都有数不清的游客从东海岸来此过冬,这里的气候实在是舒适宜人,郝乐蒂享受的沐浴着阳光,着手准备早餐。

    早餐食物算得上简单且家常,但味道却毫不逊色——腊汁肉夹馍与粉丝汤、小米粥。

    三十多种佐料与中草药熬制的红润腊汁老汤,令猪肋肉在文火慢炖中变得软烂鲜香,不但肥瘦适宜,更是完美做到了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就连与肥肉相连的肉皮也在熬煮间变得入口即化。

    而白吉馍则烤烙的外酥内软,带着面粉特有的香甜口感,夹上腊汁肉后更是绝妙,软糯醇香的肥瘦肉与酥香的白吉馍像是最佳组合,经典且经久不衰。

    馍香脆,肉酥软,满满的诱人味道,引人垂涎。

    史蒂文和巴基刚坐上餐桌,郝乐蒂就已经将腊汁肉夹馍和粉丝汤、小米粥端上餐桌。

    边缘焦脆,外脆里嫩的肉夹馍瞬间俘获了两位合租室友的味蕾,尤其是一口咬下去时,鲜香肉汁满满,肥肉滑嫩,瘦肉酥软,肉香与面饼香味同时在口腔中蔓延开来,将各自美味发挥到极致。

    而紫菜粉丝汤看似寻常,却将味道调的刚刚好,大胸甜心搭配着肉夹馍,感觉粉丝细软又不过于绵糯,小虾米带来更多层次的鲜香味道,却没有腻人的腥味。

    至于巴基,他似乎更喜欢用香喷喷又开胃的小米粥搭配腊汁肉夹馍,他对这顿早餐满意极了。

    不过很快,还没吃饱的两位先生就停下动作,看向装上两份早餐准备起身离开的郝乐蒂。

    不得不说,面对这两双蓝眼睛,大早上的还真是赏心悦目,郝乐蒂抬高食篮,“我去给查尔斯和大卫送早餐。”

    等郝乐蒂到达泽维尔庄园时,强大变种人父子正在排排坐等着宝贝孙女/女儿送爱心早餐,查尔斯甚至还特意将用餐地点,选在了郝乐蒂喜欢的玫瑰园罗马式开敞纳凉亭内。

    虽然肉夹馍小米粥好像和古典罗马式纳凉亭不太搭,不过泽维尔一家三口显然没人在乎这点小事。

    查尔斯和大卫满足的品尝着郝乐蒂带来的爱心早餐,而唯一的晚辈郝乐蒂小姐,正在盯着x教授的脑袋放空。

    郝乐蒂看过不少查尔斯年轻时的照片,他年轻时有着漂亮的褐色微卷头发,在阳光下还会变成漂亮的深金色,结合古典漂亮的面容,美的冒泡。

    但查尔斯在青年时期,就因为对抗天启用脑过度而导致脱发,这其中似乎也有一些精神力的副作用,总而言之,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有一张堪称第一美的脸蛋,却年纪轻轻就秃头了。

    而且在这之前,就已经因为万磁王防御子弹时的反弹,被误伤击中脊椎,导致腰部以下瘫痪。

    查尔斯·泽维尔多年依靠轮椅代步,但其实他的心灵能力是足以支撑他正常站立行走的,只不过为了更好的使用超能力,大部分情况下,他通常不愿分出精力放在摆脱轮椅这件事上。

    郝乐蒂托着下巴,向查尔斯建议,“我可以使用精神力让您恢复健康,瘫痪和脱发问题都能解决。”

    “这是个新奇提议,”查尔斯暂时不急着用餐,“我近半个世纪来早已经习惯如此生活,倒还真没有考虑过恢复。”

    毕竟x教授给人的印象就是坐在轮椅上的精神领袖,而且他的瘫痪并不会对他无与伦比的超能力有任何影响,至于生活的不便利,他早已完全克服,“每次我对轮椅觉得厌烦,通常会使用心灵控制能力站立行走一段时间,就当是放松休息。”

    只不过这会减弱他在战斗时能投入的精神力,就好像他分出了一部分力量用于抵抗瘫痪,脑力难免不如全放在心灵感应上强大且源源不绝。

    “你完全不需要再关心这点,查尔斯,你将恢复健康体魄,”郝乐蒂语调温和又轻松,“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面对和前几十年不太一样的便捷生活,虽然需要些改变,但这是向上且良好的不是吗?你本来就该过着和常人一样的生活,而不是被困于轮椅之上。”

    虽然恢复健康、摆脱瘫痪状态是好事,但对于真实年龄已经年近七旬的查尔斯·泽维尔来说,他早已习惯轮椅,而且也不是太在乎不良于行这件事,贸然做出改变,没准倒需要面临不少新状况。

    而郝乐蒂当然不会勉强他非要照她说的做,她会将决定权完全交给查尔斯。

    不过对于查尔斯光头这件事,郝乐蒂明显很是有些意见,“亲爱的,虽然你的光头看起来相当有型,但你也不能仗着长得好看就为所欲为。”

    郝乐蒂想了想自己从查尔斯身上完美遗传到的矮个基因,再看看对方锃亮的头顶,突然有一种要成为光头的恐慌,毕竟猝死早已不是当代青年人最担忧的问题——

    脱发才是。

    查尔斯被她逗笑,故意逗她,“甜心,光头还真是有好处存在,不用洗头发,非常方便快捷。”

    郝乐蒂想了想自己每天浪费在清洗、梳理头发上的时间,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不得不说,听你一提,我有了点剃光头的冲动。”

    一旁的大卫·豪勒连忙制止女儿,他堪称美颜盛世的英俊脸蛋上一副被真实惊吓到的表情,“亲爱的,你可不能冲动!”

    大卫·豪勒:孩子果然不能给长辈带!又甜又软的宝贝女儿难道要成秃头二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