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名都户型: 93.chapter 93

    死亡女神海拉看着中餐馆小老板手上的几颗葵花籽,一时之间不太能理解对方的大脑思想构成, 还有餐厅里这些食客, 能不能别再不停的咔嚓咔嚓嗑瓜子了, 当自己是在看球赛吗?

    在海拉怀疑郝乐蒂脑回路有问题时,郝乐蒂也在观察着这位冷艳迷人至极的女性。

    仅仅是气定神闲的站立在那, 海拉身上那种惊人的优越气质,便直接跳脱于众人之中。更特别的是,她明明作恶多端, 神情也是危险恐怖, 但气质里却有种优雅而古典的调调,无论是谁站在她面前, 好像气势都会弱上三分。

    虽然海拉确实没少作恶,甚至曾数次掀起战争,但某种程度上,郝乐蒂倒是能理解她对父亲奥丁的憎恨以及对两个蠢弟弟的厌恶。

    老爹奥丁要抢地盘的时候命令女儿海拉南征北战, 结果大获全胜后却换了个嘴脸,休战止戈要做仁爱大帝,在大公主海拉的立场来看,这不是过河拆桥是什么?

    奥丁在教育子女方面,一向方式粗暴严厉,比如最近这一千年来,在托尔和不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洛基之间, 他对亲儿子偏心眼偏到了北极, 搞得不知道身世的邪神心理不平衡, 开始作恶多端。

    而面对托尔,奥丁将亲儿子教育成了鲁莽暴躁的性格,又懒得自己花时间教养,竟然直接进行粗暴惩罚,剥夺托尔神力后将他放逐地球,当初的“傻白甜”托尔如果遇到的不是简·福斯特和神盾局,而是一众邪恶人士,没准现在连骨头渣都没了。

    但这还得看跟谁比,比起差点被封印,被剥夺王位放逐到死亡国度的海拉,这位诸神之父奥丁对亲儿子和领养小儿子的态度,简直都能算是慈父了——

    阿斯加德王储兼军团统领者海拉,南征北战建立的霸权基业,被迫拱手让人,父亲奥丁有了新继承人托尔,她的王储之位和惯用武器妙尔尼尔锤子就得直接打包送人。

    郝乐蒂注视着眼前冷峻高贵又穷凶极恶,女王气场十足的华丽女反派,黑化好像是情理之中?

    面对冷艳性感大美人,郝乐蒂觉得她的三观正在倾斜。

    毕竟这年头连好莱坞迪士尼都开始流行童话故事洗白后妈计划,观众们恨不得对着美艳邪恶、气势恢宏的后妈们镇臂高呼——“请把公主们弄死!”

    当然,郝乐蒂还是有点理智的,她是不会真的让大魔王海拉将阿斯加德王子们弄死的,不过捅两刀解解恨也许勉强能接受?

    莫名其妙的,托尔和洛基忽然感觉后背有点发凉。

    而海拉看着中餐馆小老板染着红晕的白嫩脸蛋,下意识蹙起长眉,她如果直接拒绝对方的坚果,并且讽刺她行为愚蠢透顶,这个瘦弱的中庭姑娘不会当场大哭吧?

    毕竟她看起来像是会抱着洋娃娃入睡的小蠢样。

    但看起来好像怪可爱的。

    海拉想到她的坐骑巨狼格里芬,格里芬在幼崽时期毛茸茸的讨她喜爱,而这个中餐馆小老板一头黑色长发柔软漂亮,让她有点触摸的念头,就像她几千年前抚摸幼崽格里芬一样。

    不得不说,能成为毁天灭地的大魔王,海拉的审美倾向似乎也有些异于常人。

    于是在这一场所有食客嗑着瓜子,旁观郝乐蒂与死亡女神的初次会面场景中,他们竟然亲眼目睹,周身氤氲着暗黑迷雾、神情恐怖邪恶的大魔头海拉,伸出她苍白修长的手指,从郝乐蒂手心里拿了一颗葵花籽。

    虽然她没说什么,也没将那颗瓜子放进嘴里,但这位死亡女神的行为,显然不太符合她一贯在外的可怕名声。

    至于郝乐蒂,她正受宠若惊的看着冷艳大美人,蓝眼睛眨巴眨巴像是浸着水光,“lady,您需要吃宵夜吗?桂花酒今天刚刚开坛,我还准备了素食花果茶点。”

    大魔王海拉面对中庭姑娘晶莹湿润满是好意的眼眼睛,少见的摸不透对方在想些什么,为何对她如此友善。

    至于已经亲眼目睹过一场又一场郝乐蒂对性感女郎双标行为的中餐馆食客,对这原因可谓是心知肚明——郝乐蒂看见大美人就走不动道,她就是喜欢大姐姐小姐姐们!

    一边的德拉科·马尔福面无表情的抱着手臂,似乎早就习惯郝乐蒂对女性的偏爱。

    马尔福刚认识她时,郝乐蒂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那时她就总是对年长她几岁的赫敏·格兰杰区别对待,她向来更容易对女性放下戒心,尤其是年长她的。

    德拉科十分了解郝乐蒂的成长经历,年幼丧母父不详,但比起在她成长时期一无所知的父亲,因为生下她而去世的华裔母亲,显然在她生命里占据着重要地位。

    郝乐蒂幼时不幸遇到恋童癖养父,男性父亲形象在她潜意识里是大打折扣的,而养母虽然并未向她伸出援手,但总归不是直接加害方,并且在她十二岁之后,欧洛斯·福尔摩斯还担当了亦母亦姐的形象,几乎是她生命中最值得信赖的存在。

    德拉科为此读了不少心理书籍,他认为郝乐蒂有些恋母情结,从儿童时期延续至今,去世的母亲是契机,而欧洛斯·福尔摩斯加重了这种倾向,因此郝乐蒂对年长女性总是更为友善。

    至于死亡女神海拉此时获得她的好感就更是正常,海拉和欧洛斯都属于性情沉郁乖张的女性类型,一个是让九界闻风丧胆的大魔王,一个是被英国政府视作恶魔的怪异天才,就连和家人兄弟关系紧张这一点,都异曲同工。

    不过即便如此,她双标也太严重了点吧?桂花酒?花果茶点?马尔福少爷看着桌上光秃秃的一盘葵花籽,心里越发不平衡。

    而身姿高挑曼妙的海拉,已经早忘了她今晚是为了排除异己来探查对手内情的,大魔王被郝乐蒂领着走向平日里并不开放的包厢,准备去享用她的专属夜宵。

    郝乐蒂走出来时没有关上包厢房门,也没有直接走向厨房,而是到不同餐桌上邀请其他客人进入包间,共同品尝这一餐宵夜美食。

    她邀请的客人分别是——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神奇女侠戴安娜公主,小丑女哈莉·奎茵,金发尤物丽贝卡·迈克森。

    加上最先进入包厢的死亡女神海拉,这间甚少开放的包厢,可谓是集结了各类顶尖美人,无一例外的性感貌美又气势惊人。

    被直接遗弃在餐桌上嗑瓜子的男性食客们——郝乐蒂怎么能性别歧视到这份上?这是人干的事?

    被歧视的蠢男人们垂头丧气,包厢里的几个大美人则相处的不错,不提早有合作的娜塔莎和戴安娜,算得上坏女人的哈莉·奎茵和丽贝卡也很有共同语言,而武力吊打众人的死亡女神海拉,比起在战场上的暴戾狠辣,面对同性姑娘们时态度也好了不是一点半点。

    透过包厢大开的房门,餐厅区域的几桌食客,亲眼所见女士们相处的其乐融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基督教浸理会女性聚餐,满怀神圣与爱心的准备品尝甜点。

    复仇者联盟:这是曾完成无数暗杀任务,被称为致命毒蜘蛛黑寡妇的女特工?

    哥谭首席恶棍joker:这是我拿着一把大锤和棒球棍,暴揍对手的女朋友?

    托尔和洛基:这是我们动不动就想侵略其他星球的弑杀姐姐?

    吸血鬼始祖:这是我们一个不高兴就拧断人脖子的任性妹妹?

    在中餐馆男性食客面面相觑时,郝乐蒂已经端着桂花酒和茶点走出厨房,她连眼神都没分给旁人,直接进入包厢,“花果茶点都是新鲜食材,味道清清淡淡,最适合配花酿酒。”

    几盘造型精巧雅致的苏氏茶点,看上去便令人觉得赏心悦目,郝乐蒂用豆沙蛋黄与牛奶奶油制成饼皮,代替传统做法中容易感到油腻的酥皮,不但卡路里降低不少,酥软浓郁口感更是诱人。

    馅料则选用清新的花果食材,复合型香味层层在口腔中蔓延舒展,恐怕没有女人能拒绝这样的甜香美味。

    而桂花酒更是令人惊艳,色泽浅黄,澄清透明,桂花是漂亮的黄色,与红润的枸杞飘在酒杯上煞是好看,桂花的甜香清冽而浓郁,还带着一点山葡萄特有的醇香,甘醇而柔和,余香绵绵,芬芳馥郁。

    阿斯加德大公主满意的将杯中的桂花酒饮尽,舌尖上弥漫着甜丝丝的桂花香,让她一惯严肃危险的神情都温和不少。

    郝乐蒂支着手臂托住下巴,笑吟吟的看着冷艳大魔王,“如果你喜欢桂花酒的话,可以多带走几瓶回去喝。”

    包厢外,神域二王子三公主对视一眼——

    如果现在海拉要捅死咱俩,郝乐蒂是不是会开开心心递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