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手机官网: 87.chapter 87

    马尔福庄园待客书房的曲面墙上,有着一排排嵌入式书柜与四面法式长窗, 精致华贵的窗户下端, 是用咖啡色樱桃木制成的矮凳, 与整个墙面及书柜融为一体,能成为午后绝佳的阅读地选择, 如果光线好的话。

    可惜这里是伦敦近郊, 比起阳光明媚,本来就是雾霭细雨天居多,更何况马尔福少爷从不迷恋阳光, 他宁可在地下享受阴沉。

    于是四面法式长窗下的矮凳被完全无视了,马尔福少爷甚至还要求家养小精灵换上厚重的天鹅绒窗帘, 将那点见鬼的阳光全挡在外面。

    而今晚,看来这座矮凳遇到了它的喜好者。

    一个少女, 藏在天鹅绒窗帘后,靠在法式窗户上瞪他。

    德拉科觉得他脑袋好像有点不太清醒, 因为她眼睛里的那种色彩, 那种比海水更幽深静谧的蓝,似乎只应该存在于古典油画里,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此真实的, 就这样看着他。

    空气像是在被点燃灼烧, 稀薄的让他呼吸困难。

    德拉科觉得他也许从来没这样专注的看过什么, 他观察着这个向他讨要一百个愿望少女的一切——白的像雪, 黑发蓝眼, 面容稚气,瘦小,大概只有五英尺高。

    是那个让他找了一圈不见踪影的小麻瓜?

    而他在拉开窗帘之前,正在毫不掩饰他那与生俱来的恶毒,正在咒骂她是个见鬼的小麻瓜?

    察觉到这件事竟然差点让德拉科手足无措,那种莫名其妙而来的慌乱,也许是因为他心脏上传来的紊乱与颤抖,德拉科几乎要控制不住的迈开脚步向后退去,幸好他及时记起马尔福是这场宴会的承办方,而他和父亲是晚宴负责人。

    至于这场晚宴的成功召开,不但能巩固提升马尔福家族的政治地位,还能令德拉科在英国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的前途更为顺遂,将令他有机会在几年后,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

    但他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少女,毫无理由的差点夺门而出?

    他难道是被施加了什么见鬼的违禁咒语?不然他为什么竟然会想要同意她的“一百个愿望”不合理要求?

    德拉科依旧维持着最为体面的贵族气派,站在少女面前的样子,就像是古旧油画里的少年公爵画像,但他却知道自己只是在虚张声势,他苍白消瘦的脸面无表情,薄唇紧抿着,以阻拦住自己随时可能脱口而出的认可答案。

    而依旧坐在矮凳上,需要抬头仰视他的郝乐蒂,经过刚刚被吵醒的起床气,已经重新过渡到得体理智的对外态度。

    但她并不准备为自己刚刚的坏脾气道歉,她可是清楚听见这位贵族巫师青年,或者该说还算是少年的马尔福少爷,咒骂了一句什么话。

    想到她走出晚宴厅时,看见麦考夫正在和那位短短一年再次在魔法部高歌猛进一路升职的马尔福老爷觥筹交错的画面,想必此时她面前的小少爷很可能就是来找她的。

    毫无疑问,他嘴里的见鬼小麻瓜也是她。

    但他的眼神似乎有些莫名其妙,郝乐蒂觉得这双漂亮又冷酷的淡灰色眼睛过于专注了点,就好像是发现了财宝的贪婪巨龙。

    虽然他的名字德拉科在拉丁语里就是龙的意思,可惜西方神话中的龙大多是邪恶的,而马尔福这姓氏也没好到哪去,在法语里表示不诚实。

    不诚实的恶龙。

    郝乐蒂穿着一件裸粉色迪奥礼服,少女系,但又简洁不繁复,德拉科觉得她像是一朵浅粉色的云雾,这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像是一出声她就会消散似的。

    而他的这朵少女云先开口了,郝乐蒂笑容完美,“晚宴想必刚进行到中途,我想在书房再待一会,请您向麦考夫转告,多谢。”

    不管是魔法界还是麻瓜社会,大不列颠的晚宴总是冗长无比的,比如今晚这场,估计得凌晨四点才结束。

    而此时时针才刚刚走过最高位置,比起品尝宴会厅内的酒浸果酱布丁和黄油豌豆烤肉,她更想在这个马尔福家对宴会客人开放的小书房里度过漫长深夜。

    至于德拉科,他听见少女的声音,发现心脏又开始要命的发烫,最开始,他感到一种莫名而来的庆幸,好像是在满意她决定留在书房,这样就能杜绝其他人看见她之后,放在她身上的热切注视。

    他讨厌那些玩意,投在他身上时他就不喜欢,被注视的人换成他的这团少女云,他就更不乐意了。

    但接着,她的这段话在他脑子里又过了一遍,淡灰色眼睛里开始燃起火光——

    她让他去转告福尔摩斯,是为了支开他?想让他尽快滚蛋?懒得看见他?

    德拉科怀疑他一定是吃错了东西,他现在像是个情绪多变的疯子,跟喝了迷.情.剂的小白痴没什么区别。

    迷.情.剂?爱情魔药?

    不,这都是什么见鬼的猜测,他一定是被猫头鹰啄了脑袋才会这样想。

    德拉科·马尔福尝试朝她露出笑容,最能象征上等人体面优雅的那种笑,嘴角翘起的弧度像是经过测量,这张完美继承了父母优秀外貌的脸,能轻易让任何一个女人一见钟情。

    但他想要迷惑的少女,却似乎不为所动,郝乐蒂甚至有种错觉,认为他看似冷酷的眼眸里,暗藏着某种狂热色彩越发贪婪,恶龙看见的不再是财宝,而是满满一座金山。

    虽然德拉科怀疑自己像是吃错魔药,或者患上了什么诡异病症,但他依旧是个优秀的马尔福,最擅长两面三刀的获得自己想要的,在两人之间的沉默即将变得过长时,他转身叫来家养小精灵,“波比,去向福尔摩斯先生告知我已经找到郝乐蒂小姐,她将暂时留在书房休息。”

    家养小精灵听他吩咐完,当即便离开照做,而德拉科则想着目前和他同处一室的少女——

    她因为几天接连熬夜感到困倦,才来到书房补眠小憩,但书房窗户边那个破矮凳当然不是什么好选择,他完全可以将她带去卧室,他有一个全英国最柔软的四柱床。

    德拉科脑袋里的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竟然下意识想将初次见面的少女带回卧室,而且还是他的卧室,至于马尔福庄园里空着的其他三十几个客房,完全就没在他的脑袋里出现过一秒。

    这当然不是出于轻浮意图,即便德拉科一直都很受姑娘欢迎,但他年少时总是忙着欺软怕硬,作威作福,完全没心思放在任何其他多余事上,至少在马尔福家族受到战争冲击前,他一只都是那样一个心机城府、勇气智慧都不过关,只知道欺负人取乐的小白痴。

    而德拉科想为他的少女让出柔软大床,只是因为他想将最好的东西给她。

    但德拉科自幼受到的是严苛贵族教育,当然知道他不能向一个少女提出如此轻浮的邀请,但他也不想让她住进那些每次举办晚宴,都会有人居住休息的客房,甚至是这座待客书房,也许今晚过后,他就会将这里改成他的专属区域,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能停留。

    所以他可能还是吃错了魔药吧?这些诡异疯狂的强烈想法到底是什么见鬼的玩意?

    而郝乐蒂听见他对家养小精灵的吩咐后,虽然不太满意没能将这位马尔福少爷支走,让她继续独自留在书房休息,但对方的行为当然也挑不出错来,毕竟他才是这座书房的主人。

    主人到来,郝乐蒂觉得自己继续坐在窗边矮凳上休眠似乎有点不太合适,她这才站起身来。

    她虽然刚满十五岁没多久,但五英尺身高明显算是偏矮,尤其是站在年轻的铂金贵族面前,整整比他矮了三十三公分。

    对一切物理难题不在话下,却经常因为身高增长艰难而受挫的郝乐蒂,忍不住怨念的抬头看了马尔福漂亮的尖下巴一眼,他一定是偷偷喝了长个的魔药。

    郝乐蒂在今晚和德拉科·马尔福正式见面之前,就没少透过麦考夫了解巫师信息,马尔福当然大名鼎鼎,听说德拉科·马尔福青少年前半段也长不高,结果这几年身高向上蹿升的飞快,已经超过六英尺,还隐隐有继续长高的态势。

    马尔福少爷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然估计会恼羞成怒的发火,而且比其他人质疑他时严重的多,他迫切的想要在她面前维持完美。

    他向前一步,想要靠近这个让他像是吃错药一样的少女,但这时,家养小精灵波比却走进书房向他回复已经完成任务。

    瘦弱但总是一脸笑容的家养小精灵,还贴心的为客人,也就是郝乐蒂,端上了一盘食物,除了宴会上的法式烤鸡肉、酒浸布丁与一碟越橘酱,还放了一小罐比比多味豆。

    比比多味豆一向是非常受欢迎的解闷休闲食物,漂亮的玻璃罐里放了许多不同形状与颜色的豆子,多味豆有整整七百种口味,除了正常食物味道的水果、肉类和甜品味道,甚至还包括许多令人崩溃的难吃品种,比如鼻涕和呕吐等等,真是疯狂。

    郝乐蒂看了看杵在她面前,完全不准备离开书房前往宴会厅应酬,并且在不久前刚刚暗地里咒骂她是个“见鬼小麻瓜”的马尔福少爷,她拿起那罐比比多味豆,“您要吃几颗吗?”

    德拉科一直以来都很不喜欢这种破多味豆,但看着眼前这双蓝眼睛,他听见自己回答,“好。”

    这算是她一百个愿望中的第一个吗?

    郝乐蒂揭开木塞,在两人手上分别倒了四颗豆子,“不如看看我们的运气怎么样?”

    而德拉科完全没精力思考他接下来是不是会吃到诡异味道的豆子,他看向她展开的手心,他的手掌和心脏仿佛在同步蠢蠢欲动。

    他一定是误饮了魔药,或者是被施加了黑魔法,简直是不可饶恕,如果被他找出是谁恶作剧让他变成现在这蠢样,他一定要用火焰熊熊将对方烧成灰。

    德拉科脑袋里“倒挂金钟”、“粉身碎骨”、“火焰熊熊”等几个咒语接连闪现,而他面前,郝乐蒂已经捏起一颗红豆子抛进嘴里,她表情满意,有着沉甸甸眼睫的蓝眼睛弯起一些,“是樱桃味的。”

    说话过程中,她看向德拉科·马尔福,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她脸上,不知不觉,就拿起一颗多味豆放进嘴里——

    那种味道简直比法国黑咖啡还要厚重且难以忍受得多,完完全全的泥土味。

    他从没吃过如此糟的味道,还没等他的味蕾获得解救,郝乐蒂就又吃下一颗,声音依旧甜津津的,“罗马甜瓜。”

    一秒后,马尔福少爷嘴里的泥土味被恐怖的墨西哥红辣椒味道代替。

    郝乐蒂的第三颗多味豆依旧被幸运女神关爱,“卡布基诺。”

    而纯血巫师中的铂金贵族继承人,嘴里变成了可怕的枯草味道豆子。

    两人都只剩最后一颗,郝乐蒂将她手上的咖啡色豆子丢进嘴里,大获全胜,“巧克力,虽然有点甜。”

    德拉科看了看手上白色的豆子,在吃下之前,对他面前的小姑娘开口,声音有着某种欲盖弥彰的冷淡克制,“我会将这当成你的第一个愿望。”

    在郝乐蒂回答之前,他已经吃下白色多味豆,脸色好像比之前还要黑上一些,“肥皂味。”

    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个毫无魔法天赋的麻瓜,德拉科早已怀疑这几颗味道诡异的豆子全是她的恶作剧,为了报复他之前恶毒咒骂她是个小麻瓜,而她这个小骗子,当然是故意看他吃瘪。

    直到十年后,德拉科才问出这个疑惑,他看着眼前比十五岁时高上了几英寸,但脸蛋依旧稚嫩的姑娘,“那几颗怪味豆,是你在搞怪?”

    郝乐蒂眼神飘忽了一下,她十二岁死而复生后就拥有了一些超能力,想要左右几颗多味豆味道当然不算事。

    马尔福少爷看见她的表情,还有什么想不明白,她总是能将他气的火冒三丈,那时年少不成熟的德拉科通常容易口不择言,她接着又会再报复回来,甚至曾经用银币砸破他的脑袋。

    但是见鬼一样,他就像是喝了迷.情剂,每一次都自食其言。

    在这间已经被德拉科改为专属区域满十年的书房里,他手上端着装有萨拉查·斯莱特林魔杖的长礼盒,垂下视线,冷酷的浅灰色眼睛染上一些温度,“我会帮你保存魔杖,将它当成你的一百个愿望之一。”

    德拉科·马尔福语调平缓而克制,有着某种看似不动声色,但却掩藏在平静之下的暗涌——

    “如果我十八岁之前没遇见你,想必能终身只致力于如何不择手段提升家族地位,但你藏在了那扇窗帘后面,向我要求了不合理的一百个愿望,你让我的心一去不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