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不给提现: 86.chapter 86

    午餐后, 复仇者联盟、神盾局与史蒂芬·斯特兰奇准备前往斯塔克工业总部开会, 商讨具体合作细节,托尼·斯塔克的复联大厦还在建造,目前为止,斯塔克工业总部是代理会议地点。

    而享用了满满一份甜品的魔浮斗篷对郝乐蒂越发依依不舍, 披在斯特兰奇身上将他用力向后扯,博士的大长腿差点站不稳,向后退了几步。

    郝乐蒂看着再次用衣角磨蹭她手臂的红斗篷,“晚上我会为你提供一份工作餐的,如果你不给斯特兰奇博士捣乱的话。”

    几乎是瞬间,这件古老而强大的法器立刻变得服服帖帖的, 乖乖披在斯特兰奇身上,离开时还不忘冲郝乐蒂摇衣角, 简直就像是在招手告别。

    郝乐蒂回到厨房,将餐具放进洗碗机中, 等她清洁整理好一切再走出厨房时, 食客们已经各自离开, 不算大的餐厅内, 仅剩下一位金发先生——德拉科·马尔福。

    他染着冰色的灰眼睛看过来, 语气冷淡而克制, “你是否有时间?我有物品转交给你,它被放在马尔福庄园。”

    “是原属于斯莱特林家族的东西?”郝乐蒂精准的猜测道。

    德拉科早已经习惯她的敏锐, 他站起来走近她, 黑色上衣的一排纽扣依旧一颗未解, 有些欲盖弥彰的解释道,“它很贵重,因此我并未随身携带。”

    马尔福少爷似乎在向她解释为何要亲自将她带到位于伦敦近郊的马尔福庄园,而不是直接将那份珍贵物品送来帕萨迪纳。

    这听起来多矛盾,明明他的幻影移形已经使用的炉火纯青,他完全可以现在自己回伦敦,过几秒就能拿上东西回到中餐馆,完全不可能有他人经手,难道还能有物品丢失的风险?

    德拉科面对这个总是瞬间就能猜测到他在想什么的姑娘,显然已经有点破罐破摔放任自流的意思,提出这个蹩脚借口后,便用那双浅色眼睛看着她,肤色苍白,下巴尖瘦,“你需要和我前往马尔福庄园,就现在。”

    他已经二十八岁,不再是十几岁时那个欺软怕硬但又懦弱胆小的家伙,十年时间,让曾经狐假虎威的马尔福少爷成长为典型且卓越的斯莱特林——

    野心,精明,荣誉加身,胜利至上,两面三刀,城府权谋,血统纯正,诡计多端。

    但他面对郝乐蒂时,却经常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气势汹汹但色厉内荏的小白痴。

    但幸运的是,她这一次依旧没有拆穿他,郝乐蒂很是认真的冲他要求到,“你使用幻影移形时可千万要专注,我可不想将身体一部分留在原地。”

    像是从前一样,德拉科握住她的手腕,“即使咒语失败出现分体,我也不会让倒霉的那个人是你。”

    郝乐蒂并没来得及回答他,眼前的景物便出现变化,东方风韵的餐厅变成端庄奢华的领主宅邸书房,描绘着梅林传说的天花穹顶美轮美奂,装饰着银色流苏的墨绿色天鹅绒垂下,遮挡住窗外本就不明朗的天光,水晶灯的每一个切面都折射着流转的光泽,熠熠生辉。

    而德拉科的铂金色短发却像是比灯火更耀眼。

    他依旧没有松开手,但也没有向下伸过去握住她的手,干燥温热的手掌紧贴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则举着魔杖,朝像眼前雕花精致的古旧柜子,随着一句咒语,柜门应声而开,露出一个狭长黑色礼盒。

    德拉科·马尔福犹豫一下,似乎觉得如果他还不放手,依旧用单手拿出礼盒的话,会显得太夸张了点,就好像他是患了肌肤饥渴症一样,舍不得错过那几秒钟的碰触。

    最后,他还是放开郝乐蒂,用双手端出狭长礼盒,修长苍白的双手放在黑色礼盒上时,郝乐蒂一时觉得他的手更像是贵重物品。

    德拉科将礼盒展开,露出那根诞生时间超过十个世纪的蛇木魔杖,“它原本属于萨拉查·斯莱特林,十七世纪时一位传承人使用蛇佬腔令魔杖进入休眠状态,并被埋于地上近四个世纪,我最近才找回它。”

    在他知道郝乐蒂可能是仅存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后裔之后。

    郝乐蒂垂首看向这根古老魔杖,虽然她是个哑炮,当然也知道萨拉查·斯莱特林魔杖的贵重程度,即便它是个休眠的老伙计,也不可能是一件说送人就送人的玩意。

    这根魔杖可太适合纯血巫师家族们拿来炫耀传承了,几乎是件无出其右的荣誉珍宝。

    但你瞧瞧德拉科·马尔福这个败家子,老奸巨猾利益永恒第一的马尔福祖辈如果知道他现在的行为,估计会气到从画像里跳出来踢他屁股。

    郝乐蒂将魔杖拿出来放在手上看了看,就又放回去,还直接盖上了礼盒盖,“我不知道该将它收藏在哪,还是你帮我保存比较好。”

    “你帮我保存”几个字似乎取悦了马尔福少爷,但他依旧希望郝乐蒂能接受这根魔杖,她是仅存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后裔,当然该是魔杖传承人,这无可争议。

    平日里将不择手段刻在骨子里的德拉科,面对该属于郝乐蒂的东西时,简直像是看守宝藏的巨龙,可以预见,谁敢侵害她的利益,谁就得在他手上倒大霉。

    德拉科并没有强行让郝乐蒂收下这份礼物,他不想强迫她,反正他从没成功过,她总是有十万种办法打发他。

    德拉科视线扫过郝乐蒂身后的墨绿色天鹅绒窗帘,宽大及地,能轻松藏人,但估计也只钻过一个郝乐蒂,他第一次看见她,她就是从这面窗帘后钻出来的。

    那是一场英国魔法部与麻瓜政府合力举办的宴会,德拉科刚从霍格沃茨毕业不到一年,在最后决战中,虽然马尔福家族并未加入战争,免于被关进阿兹卡班的惩罚,但马尔福家族地位难免受到冲击,但马尔福们最擅长见风使舵,并为此不择手段——

    多个世纪前,马尔福家族以与麻瓜通婚的方式获得钱权地位,后来又为了所谓的纯血荣誉与麻瓜界划清界限,以铂金贵族权势横行英国巫师界多年。

    而那时,在风雨飘摇的局势面前,卢修斯·马尔福和他的继承人,再次将两面三刀、多面投机发挥了十成十,一扫从前的纯血崇拜言论,与麻瓜政府开始了漫长的蜜月期。

    而这场英国魔法部与麻瓜政府合力举办的晚宴,便是卢修斯·马尔福多方斡旋顺利达成的。

    晚宴一如预料中的奢华气派,所有受邀参加晚宴的麻瓜政府官员与巫师都穿着得体礼服,巫师们看上去更为古典,而麻瓜人士则更游刃有余的样子。

    水晶灯洒下的暖光,似乎能让美人更添光彩,比如德拉科·马尔福,他穿着黑色燕尾服与典雅的法式白衬衣,墨绿色丝绸领结正统而优雅,紧贴着衬衫领口,不见一丝松散。

    他站在父亲卢修斯·马尔福身边,听着他和那位年过三旬便在麻瓜政府中被称为中心交换站的特务头子交谈。

    福尔摩斯语调平缓,谈起合作事宜来不动声色,像是个高效运转的机器,而在他谈完合作案预期进展,视线扫过虽然称不上杂乱但人员众多的宴会大厅,像是寻找什么,最后却一无所获时,神情中才流露出一点人类该有的波澜。

    在卢修斯·马尔福礼貌得体的好奇询问后,这个特务头子甚至无奈的用手碰了下额头,“抱歉,幼妹年纪尚轻,想必是在宴会中途感到困倦,躲起来休息片刻,她今天下午刚完成博士论文,在这之前的几天接连熬夜,难免体力不济。”

    麦考夫·福尔摩斯提到他找不到身影的妹妹时,说的这几句话比他谈论首相时用的字数还要多,在马尔福之前与他的接触中,他遣词用句简洁的有点过分,但现在几乎像是个关心家人的傻哥哥,而且还带着点不太明显的炫耀。

    毕竟老谋深算的马尔福们,在合作前就已经尽可能多的了解合作伙伴,虽然调查这个特务头子的个人信息很是不容易,但马尔福当然能成功获知对方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的家族构成。

    其中最小的妹妹并非亲生,刚满十五岁,就读于剑桥大学理论物理系。

    十五岁完成物理博士论文,福尔摩斯这不是在炫耀还能是什么?

    卢修斯·马尔福看了独子一眼,想到他十五岁时做的不少蠢事,莫名觉得有点拿不出手。

    别说现在马尔福家族乃至英国巫师界已经与麻瓜界进入蜜月期,就是卢修斯从前还是最狂热的纯血支持者时,当然也不会看轻智商超群的麻瓜天才们,聪明人总是能莫名其妙让人们心生敬畏的。

    卢修斯看向即将年满十八岁,已经成长为高大英俊青年的德拉科,极为擅长人情世故的叮嘱道,“不如你去帮福尔摩斯先生寻找他的妹妹。”

    德拉科虽然本性傲慢,但毕业后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明显成长了不少,虽然他完全对那个十五岁小麻瓜不感兴趣,但为了利益当然没问题,他一向是个货真价实的两面三刀混蛋不是吗?

    福尔摩斯向他说明那个不见人影妹妹的外貌特征,“五英尺高,亚欧混血,黑发蓝眼睛。”

    麦考夫犹豫了一秒补充道,“她起床气有点重。”

    郝乐蒂一向早熟,性格甚至称得上长袖善舞,平日里极为友善,但在她没睡醒时,却很是孩子气的不讲理,比如上次夏洛克打扰到她的休息时间,就被狠狠敲诈了一通,被迫同意了不少丧权辱国条件。

    可惜马尔福少爷似乎并未将福尔摩斯的最后补充放在心上,他向父亲点头致意,转身走向宴会厅开启的厚楠木大门,他高挑而英俊,就像是在霍格沃茨就读时一样,总是能获得女性热切的目光。

    但马尔福少爷一如既往的目不斜视,禁欲又冷淡,就好像谁也不能让他驻足停留。

    在德拉科几乎翻遍整座庄园,也没有找到那个见鬼的小麻瓜时,他的耐心早就去见梅林了,他径直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宴会开放区待客书房坐下,管她去死,就算是那个小麻瓜遇上摄魂怪,又管他什么事。

    扣到喉咙口的衬衫和领结令马尔福少爷觉得呼吸憋闷,但他并不想像是个下等人一样让领结和衬衫领口变得松散邋遢,看向厚重的窗帘,他决定开窗通风,换进来一点新鲜空气,让他的呼吸舒服些。

    “见鬼的小麻瓜!”德拉科语气带着不掩饰的恶毒,唰的一声,窗帘猛地拉开,竟然露出一个蜷缩着沉睡的小姑娘。

    她像是被声音惊醒,困倦的揉着眼睛,将眼眶周围弄得有点红,长而弯的眼睫毛投下阴影,令她土耳其蓝色的双眸越发深浓。

    德拉科看着她微卷而蓬松的黑发,她肤色白的发冷,嘴唇殷红,有种颜色对比强烈的美感,神秘又脆弱。

    她嗓音中带着点孩子气,夹杂着一些被弄醒的不乐意,语气很坏,不讲理的要求到,“你把我吵醒了,作为补偿,你得实现我一百个愿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