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体育: 82.chapter 82

    帕萨迪纳清晨光线温暖的洒在餐桌上, 郝乐蒂面无表情的看着桌上空空如也的几个大海碗,那原本是用来乘豆腐脑的。

    她越发觉得这位冬日战士长到二百磅只是时间问题, 最过分的是, 这对老冰棍都已经将早饭全都吃光了,竟然还敢用没吃饱的委屈表情偷瞄她?!

    减肥失败的美队靠在椅子上,准确的说, 是瘫在椅子上, 只不过在多年军旅生涯影响下,他习惯性姿势笔挺,但那一脸“明天开始我一定减肥”的无神放空表情, 看上去很是有些凄凉。

    而坐在他旁边可阴郁会卖萌的冬日战士巴基,正吃下最后一块鸡蛋饼,然后扭过包子脸看向郝乐蒂, 嘴角弯起一个漂亮弧度, 看起来很有说服力,“我来负责洗碗。”

    郝乐蒂下意识看向他的机械手臂,这个号称极为先进的装置,应该不会因为接触水就短路吧?

    巴基用身体力行的方式向她解答这一问题,他和史蒂文一起收拾整理桌面,端起餐具走向厨房盥洗池, 那个冒着金属寒光的机械手臂在水流的冲刷下,没有一点呲火冒烟的意思。

    热爱烹饪却一点不喜欢洗碗的郝乐蒂, 盘着腿坐在椅子上晒太阳放空, 而在她身后的厨房里, 两位超级士兵正在勤勤恳恳的洗碗整理厨房。

    有两位又甜又英俊,还情商高超的室友,感觉好像还不错?

    尤其是巴基的到来,还让大胸甜心心情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在郝乐蒂看来,史蒂文从不属于他的二十一世纪醒来后,一直有些不轻不重的认知障碍——

    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世纪没人和他拥有相似信仰与价值观,复联成员也许成为了他新的依靠伙伴,但那依旧是不同的。

    而巴基不只是他最好的朋友,还让他更能摆脱那种孤身一人活在见鬼的七十年后的非常态生活,毕竟无论多坚强的人都需要同伴。

    郝乐蒂打了个哈欠,忍住回房再睡一个回笼觉的冲动,毕竟她已经睡够七个小时,再来一个饭后觉实在有点过分。

    她看向厨房里的两位大好青年,“先生们,你们等一会想去唐人街逛逛吗?除了午餐食材,我们可以顺便买些水果。”

    两位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人见人爱的优秀军官,当然不会拒绝郝乐蒂的提议,不过巴基需要一点时间整理自己,“我得剃掉这些乱糟糟的胡子,顺便用一件长袖外套遮挡住机械手臂。”

    郝乐蒂看着他深色长发下的漂亮脸蛋——你长这么好看,当然你说了算。

    她的颜狗属性不但没有减轻,似乎还有越发严重的倾向,不知道这算是好事坏事,希望以后找她茬的反派人士,都是丑家伙,不然她没准有可能现场跑票放过他们。

    郝乐蒂冲巴基招手,“你该去洗个热水澡,这过程中,我会给交叉骨打个电话,让九头蛇为你准备几套合身衣服。”

    不但用两份甜品将嗨爪重要战斗傀儡给买来,现在还准备让人家搭上几套衣服,不得不说,郝乐蒂的恶霸行径越发不着边际。

    她看着史蒂文和巴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的目光,无辜摊手,“巴恩斯先生为他们卖命多年,难道辞职时不该获得点应有补偿?连制服袖子衣料都是单条,九头蛇可真是抠门。”

    郝乐蒂完全无视冬兵露出机械手臂是为了方便应战的实情,面不改色的往九头蛇身上泼脏水,一脸压榨非洲黑奴的冷酷农场主嘴脸,“没让他们送一套员工公寓、跑车代驾,外加精神损失补偿、保险金赔偿就很给面子了。”

    史蒂文和巴基对视一眼,忽然觉得前纳粹组织九头蛇遇到这个年轻姑娘,估计比遇到希特勒还倒霉。

    至于交叉骨接到郝乐蒂的电话时,心情具体如何,就不在两人考虑的范围了。

    总而言之,当巴基还泡在浴缸里,享受近半个世纪没拥有过的温暖舒适热水澡时,郝乐蒂帕萨迪纳公寓再次响起门铃声,交叉骨布洛克·朗姆洛一脸颓废的将几个购物袋交给郝乐蒂,心内充满对嗨爪组织与个人反派人生的怀疑。

    九头蛇送来的几身“员工离职赔偿”合身衣服,并不是什么昂贵的欧洲奢侈品品牌,而是来自于美国本土中等专柜品牌,满足舒适又得体的要求。

    实际上,要是按照交叉骨大早上就被驱使干这种见鬼事的糟糕心情,他只想冲进超市买几身开架便宜货——

    那两份甜品给我吃了吗?凭什么要我跑腿?

    不对,什么见鬼的甜品,我身为世界一流雇佣兵,红骷髅左右手的超级反派,怎么能如此没有出息?

    这时,郝乐蒂接过他手上的几个大购物纸袋,将仅剩的一份姜汁糖豆花递给他,“可以当作早餐,也是不错的甜品,希望你能喜欢。”

    交叉骨下意识接过她手上莹白软嫩的豆花,眼睫小幅度的扇了一下,接着看向郝乐蒂,“您还需要什么吗?我明早可以继续为您提供这点举手之劳小帮助。”

    如果还能继续获得双标食物的话。

    他看上去别提多诚恳友善,简直像是联合国慈善大使,“实际上九头蛇的员工福利一向非常不错,冬兵为组织完成过诸多任务,仅仅是几身衣服怎么足够呢?保险金补助?住房福利津贴?”

    嗨爪高层领导交叉骨先生,开始全心全意的卖组织。

    史蒂文觉得交叉骨再说下去,估计恨不得自己脱离嗨爪,跑来中餐馆打工。

    毕竟中餐馆老板的厨艺不说,战斗力也极为彪悍,完全不用像他在九头蛇工作时那样,时不时还得担心组织覆灭、老板跑路。

    哦,不对,以中餐馆老板没心没肺不着调的程度,似乎也很有跑路的风险,比如重新钻进大学做学术研究,或者回家继承上百亿美元身家之类的。

    这年头打工者可真是危险,老板们总是说跑路就跑路。

    不过郝乐蒂暂时对交叉骨没什么新要求,她摆摆手道别后直接关上门,将几个购物纸袋全放到浴室门外,象征性敲敲门,“衣服全在这,你等会自己选一身穿上。”

    史蒂文站在起居室内,习惯性的为她整理房子,回想这个极为特别的早上——

    只不过是两个小时而已,巴基好像就获得了稳定生活:有了落脚住处,几身不昂贵不廉价的衣服,看他洗碗整理厨房时的样子,没准还将成为中餐馆的新任兼职工。

    跟他当初的经历如出一辙。

    ——所以郝乐蒂有安置无家可归小可怜的爱好?

    还没等美队想明白这个魔幻问题的答案,将自己的外貌修整一行,穿着漂亮整洁衣服的巴基·巴恩斯,便走出了浴室。

    郝乐蒂看过去,觉得自己脑袋里住着的那个颜狗伙计再次被惊艳了,剃掉胡子的青年必须得用风度翩翩人见人爱才能形容,他眉骨突出,习惯性皱眉的样子,让本来可爱风流的娃娃脸变得深沉不少,金黄光线洒在他的蓝眼睛上,那种清澈的色彩看上去更透明。

    很不错,她决定要跟尼克·弗瑞继续抢员工,有这样一个侍应生放在店里,即便是卖美国人不敢尝试的鸡爪猪手,估计都会生意爆棚,吸引无数少女为了美色大胆光顾。

    当然,她的中餐馆生意本来就好到了一定份上,她用不着再添上一个吉祥物,所以招一批外貌出色的兼职工,只不过是为了她自己养眼,做菜时心情都能好上不少。

    郝乐蒂抬腕看眼时间,“时间刚刚好,从帕萨迪纳开车到唐人街就当顺便兜风,购买食材的时间也很充裕。”

    “巴基,如果你想完全遮挡住机械手臂的话,我让交叉骨买了手套,”郝乐蒂从购物纸袋里翻出漂亮的机车款皮革手套,“长袖外衣加手套,能让你的左臂不透一丝光,虽然你可能会被路人怀疑是不是患上了罕见的低温畏寒症,毕竟今天气温会逼近七十华氏度【21摄氏度】。”

    她与人谈话时总是很有说服力,来自控制狂麦考夫·福尔摩斯的教导,让她难免从骨子里带上了一点习惯性的驱使欲,那很不易察觉,被她极具欺骗性的稚弱外貌隐藏的很好,甚至和她的催眠天赋无关,但当她说出提议,旁人总是会下意识听从。

    好在郝乐蒂时时避免让自己成为那种傲慢冷酷,无情玩转法则,像是她养父那样的倒胃口家伙,不然以麦考夫摒弃感情、操控规则的教导方式,没准很有可能会再教出一个大魔王。

    巴基接过她递来的手套戴上,“比起有一只机械手臂,还是患上畏寒症的几率更高点。”

    郝乐蒂带着两位室友离开公寓,从车库里开出一辆水蓝色的古董款式雪佛兰敞篷车,比起保时捷最新款,她还是更喜欢五十年代的老爷车。

    不得不说,巴基对这段兜风路途很是满意,帕萨迪纳休假胜地名不虚传,让他的心情都放松不少,到了唐人街水果超市里时,他甚至还有心情考虑是不是要买几个黑布林李子。

    听说这种水果富含的抗氧化剂,能延缓阿兹海默症,减轻记忆衰退,毕竟他失忆了几十年,也许该进行些预防。

    郝乐蒂看着巴基挑选了六个黑布林李子,心想他不但人俊嘴甜,还爱吃水果,果然是生活健康的好青年啊。

    关于午餐,郝乐蒂准备向食客们提供干锅土豆片,听起来平平无奇,但这道菜却总能让人不知不觉就完成光盘行动,可谓是下饭利器。

    油炸过的土豆片色泽金黄,外焦里嫩,郝乐蒂将烹制这道菜时的五花肉换成了腊肉,炒制腊肉时香气四溢,估计整条街都能闻到那种烟熏的特殊奇香。

    土豆片与腊肉一同煸炒时,可谓喷香无比,青红椒作为配菜颜色亮眼,带来迷人的复合型香气,别有一番风味。

    干锅腊肉土豆片与米饭一同端上桌,中餐馆食客们品尝着焦香的土豆片与腊肉,丰富醇香的口感,竟然让他们不知不觉就快将碗里的米饭吃光,那种脆嫩鲜香的味觉享受停留在舌尖上,实在是回味无穷。

    复联这一桌上,阿斯加德王储已经吃上了第二碗米饭,而他旁边领养来的弟弟,仅仅是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托尔疑惑,“你今天胃口不好?”

    洛基苍白英俊的面容神情不明,他视线不时扫过厨房方向,一向任性妄为的性格,竟然像是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

    但后厨区里,郝乐蒂依旧没有来餐厅溜一圈的意思,实际上,她正从食物收纳柜里将一袋子咸鱼翻出来,准备在晚餐做一道咸鱼茄子煲或者咸鱼鸡粒炒饭。

    而餐厅里,洛基在迈步走向厨房之前,先向桌上的塑料花饭友透露今天胃口不佳的原因,“灭霸向我讨要心灵权杖——”

    托尔吃着腊肉,当即着急询问,“你难道把郝乐蒂供出去了?”

    瞬间,一圈中餐馆食客全都目光审视的看向基神,大有抄家伙揍他一顿的意思。

    总是坑哥捅刀的洛基,第一次被托尔陷害,他立刻反驳,“当然没有,我找借口敷衍过去,但灭霸拥有不少耳目,我担忧他获知真相后来找中餐馆麻烦。”

    作为谎言之神,洛基的银舌头极为擅长骗人,虽然能暂时将灭霸欺瞒过去,但灭霸那些层出不穷的耳目走狗,显然很容易刺探到真相。

    毕竟郝乐蒂当初从他那里骗去心灵权杖时,可不是多隐秘的事,她几乎是明抢。

    美国队长询问,“灭霸还没能成功搜集到六颗无限宝石,没有无限手套的他,战力能达到何等水准?”

    洛基想到被郝乐蒂的精神力弄成短路的毁灭博士,“灭霸与毁灭博士都十分擅长借助外力装备,但常态来说,毁灭博士能力要高于灭霸,没有无限手套的灭霸力量虽然强大,但复联与他对上依旧有不小的获胜几率。”

    复联智力担当托尼·斯塔克看向尼克·弗瑞,“郝乐蒂向我透露过,那柄心灵权杖上镶嵌的宝石,很有可能便是无限宝石之一,而神盾局多年来始终在进行研究的宇宙立方,同样是六分之一。”

    娜塔莎做出常理推测,“所以灭霸很可能不只是要谋求郝乐蒂手上的权杖,还包括神盾局的宇宙立方?”

    她话音未落,竟然有一股强力能量波击中复联专属餐桌,轰的一身,令人胆战心惊。

    下一瞬间,中餐馆内便现出一个身高超过两米,极为壮硕的恐怖身影。

    他穿着蓝色与金色战甲,全身皮肤是诡异的紫色,且坚不可摧,能抵御任何攻击,下巴有无数条沟壑,他看向已经幻化出金色铠甲墨绿长袍的邪神洛基,“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满口谎言。”

    灭霸并没有戴上无限手套,他目前仅仅收集到两颗而已,不过过了今天,手套上将镶嵌上四颗宝石,来自心灵权杖与宇宙立方。

    至于这些中庭人,会被他撕成肉干挂在他的浮空王座上,陪着他穿越银河。

    灭霸目光中带着难以形容的轻蔑,就好像他眼前的物种都是一群小蚂蚁,一脚就能将他们的头盖骨踩碎,“交出无限宝石,我会尽量让你们的骨头少断裂几块,不至于化成灰。”

    面对这个曾经对家乡泰坦都进行过血腥杀戮的宇宙恶棍,中餐馆内的超英与反派几乎是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他们将携手对敌,让地球免于被屠戮的后果。

    正在双方一触即发时,后厨区漂亮的布帘被掀开,郝乐蒂拿着条晒干的咸鱼走出来,白嫩稚气的脸蛋上,很是有些不耐烦。

    灭霸当然早已听说过这个模样瘦小到他一脚就能踩扁的中庭人,他并未轻敌,以免像是毁灭博士那蠢货一样丢人现眼,但作为战无不胜的宇宙帝王之一,他早已习惯性的傲慢狂妄,“如果你确实像惊恶先生说的那样有趣,我倒是不介意拧掉那两个变种人父子的脑袋后,选择领养你。”

    灭霸一向有种另类怪异的收集癖,他麾下不少得力干将都是他领养的子女,而他通常在实行领养之前,会先杀光对方父母,“这将是至上的荣誉——”

    郝乐蒂打断紫薯精的疯言疯语,朝他举高手,“看见这条咸鱼没有,我这一咸鱼下去,你可能会被拍死。”

    灭霸竟然愣了一下,像是一时间没搞懂毕业于南加州戏精学院的郝乐蒂,现在这是什么套路。

    而郝乐蒂一手叉着腰,语气比他还傲慢,“来,看爸爸给你变戏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