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博彩: 81.chapter 81

    中餐馆选美大赛最终得出“欧洲美洲男人最终都得秃头”这一悲惨凄凉结论, 而英国巫师的防脱发魔药似乎成了抢手货。

    当晚餐营业结束以后,郝乐蒂与史蒂文返回公寓后, 她便向大胸甜心告知, 她用两份甜品换回了他的好友巴基一事。

    巴基原名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基”是他从军后才获得的讨喜昵称,不过正如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全名为安东尼·爱德华·托尼·斯塔克, 但平时大家都习惯叫他托尼·斯塔克一样, 巴基·巴恩斯也早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名称。

    巴基和史蒂文在童年时便是伙伴,二战中更是彼此的得力战友,而巴基在二战中一次反法西斯突击行动中坠崖失踪, 史蒂文更是因此自责多年。

    而当史蒂文在二十一世纪醒来,并与神盾局有所互动后,便从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处得知, 巴基并未死于冰谷悬崖, 他曾成为前苏联部队的战斗傀儡,甚至是一位世界顶级杀手。

    巴基是美国队长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此时郝乐蒂为他找回巴基,简直像是从天而降的惊喜,将他砸的有点晕,“他这些年一直在九头蛇吗?娜塔莎说他在前苏联部队时, 被迫进行过长时间冰冻与多次洗脑。”

    郝乐蒂回想红骷髅的记忆,“恐怕算不上好, 自1942年起便开始启动的冬日战士计划, 几乎算得上失败, 巴恩斯先生已经整整沉睡了近半个世纪,多次洗脑与被植入的精神控制器让他失去了从前记忆,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甚至完全没有个人意识。”

    “这全是我的责任,我应该对当年突击行动失败负责,”美国队长在经过血清实验,成为力量强者后,总是习惯背负压力与责任,即使有时候那完全不应该责怪他,“巴基一直是我最亲密的战友与坚实后盾,他智略超群又忠诚可靠,我难以想象他这些年所承受的痛楚。”

    即便与那位失踪多年的二战英雄没有丝毫接触,郝乐蒂想到曾读到过的与巴恩斯先生有关的记载,或多或少能理解史蒂文此时对好友命运多舛的失落心情。

    巴基·巴恩斯一直是个人见人爱、品行优良的好青年,他不只是个优秀战士,还是风度翩翩的东海岸绅士,但人体改造、洗脑控制这些坏透了的遭遇,像是盆污水一样,全泼到他身上,令他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冬日战士,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的冷血杀手。

    郝乐蒂看向史蒂文,语气温和,“我会尝试用精神力让他恢复记忆,并且清除掉所有九头蛇的洗脑残留控制,至于剩下的,这些不幸遭遇完全不是他主观造出的错误,而我们不该让反法西斯二战英雄深陷泥污脏水。”

    她的话似乎给了史蒂文不少力量,他眼神温柔的看着郝乐蒂,“也许需要一些时间,但我相信巴基会重新做回他自己,那个品格良善的青年。”

    “在这之前,你需要回到自己的卧室,躺上床休息了,罗杰斯先生,”郝乐蒂伸了个懒腰,“我想九头蛇特工明天一大早就会将他们的首席男模送来。”

    郝乐蒂提到自己的抢劫行为,完全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不得不说,她的恶霸行径越发炉火纯青,虽然她长着一张天使脸蛋。

    史蒂文被她逗笑,心情轻松了不少,如果她愿意,总是能让与她相处之人放下心中重担。

    但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件好事,她以完全的友善态度与人相处,那当她心中的黑暗面冒出头来时,又有谁能为她解决呢?

    美国队长因为年轻时的“布鲁克林瘦弱小子”经历,他与人相处时非常能把握分寸,对他人的情绪感知甚至称得上敏感,至少在他与郝乐蒂相处的这几个月中,他对这个看似稚弱却极为坚强的姑娘,有着相对深远的了解——

    目前为止,她不会放任自己脆弱的一面在他人面前显露,而史蒂文知道自己还不能成为那个特例。

    或者她真的允许自己生命中有特例存在吗?

    面对郝乐蒂长期一副“注孤生”无意感情的态度,史蒂文当然能感觉到两人的相处方式更趋于温和,也许是因为他对待感情太不偏执了,他经历了太多跌宕是一方面,年轻时受的上世纪初期教育,也让他面对感情时更倾向于温柔和煦的方式,而不是激烈的像是要烧光每一丝空气,偏执激进到疯狂的程度。

    他的上一任爱人,英姿飒爽的美军女官员佩姬·卡特,两人相处时也从不是激情四射的,他从来不是追求激情之人,不然也不会在成为美国队长,在各种姑娘都疯狂围上来之后,依旧坚持卡特是他当年的心头之爱。

    但他和卡特错过了近七十年,这时代总是让你一次一次失去曾经最重要的,甚至无法去定义对错。

    而面对郝乐蒂,比起一定要获得什么结果,史蒂文更希望她能获得自己想要的,而他会维持让她更舒适自如的相处模式。

    也许随着时间向前推进,她会愿意涉身感情,也许不会,但比起那些,她过的开心,两人的友情能一直维持下去才更重要。

    郝乐蒂是这个新世纪最先向他伸出援助之手的人,她又如此可亲可爱,好感与萌芽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的,但最后是否能长出一个好结果,只能让时间做出裁决。

    他面对感情总是温柔而克制的,不那么炽热但却温和宽容。

    ——————————————————————————————————————————

    不得不说,九头蛇行事效率非常高,早晨六点,被一直安放在九头蛇总部的冬兵,便被嗨爪特工送来了郝乐蒂位于帕萨迪纳的公寓里。

    被唤醒的巴基并没有佩戴着从前执行任务时的护目镜与面罩,但依旧穿着一身钢铁灰色战衣,深色长发显得肤色苍白无血色,就像是刚从雪地里刨出来的一样,机械手臂更是泛着寒冷的光,令他整个人看起来冰冷阴郁的不像话。

    但他英俊野性的面容,却几乎到了令人过目难忘的程度。

    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东海岸成熟绅士美男子,他气质阴郁,但脸庞又有点娃娃脸的样子,蓝眼睛深邃无情,仿佛对一切都无动于衷,这一切几乎构成了一副令人难以忘怀的独特性感气质。

    郝乐蒂摸着下巴,这可真是个会令女人爱恨交织的非典型坏蛋。

    而史蒂文面对失去记忆,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抛给他的伙伴战友,不知是该因巴基活生生的坐在这里而惊喜,还是因他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气质模样而无奈失落。

    公寓起居室里,美国队长尝试对巴基谈论过往,以唤起他熟悉的记忆,而被洗脑多次的冬日战士,似乎也并不是一点反应没有,他紧皱着眉,看上去很不舒服,像是在与什么作斗争一样。

    郝乐蒂换下队长,坐在巴基·巴恩斯对面,看着他那双压抑着痛苦的蓝色大眼睛,“九头蛇将你卖给了我,从现在开始,我做什么你都得乖乖听话知道吗?”

    史蒂文坐在一边,很想捂住脸,以此才能对郝乐蒂恶霸一样的哄骗行为视而不见。

    而巴基本来就皱着眉,郝乐蒂这句话在他脑袋里被消化理解后,他表情变得有点不好形容,不但眉头紧皱着,薄唇都有点扭曲,像是很不乐意似的。

    于是郝乐蒂笑的更高兴了,她直视对方的眼睛,两双漂亮又圆溜溜的蓝眼睛互相看着。

    郝乐蒂先是用娴熟的催眠技巧,让他情绪变得安稳,防止这位世界顶级杀手暴起给她一拳之类的,这之后,她才使用精神力恢复他的记忆,并借机去除前苏联部队与九头蛇留下的精神控制器影响。

    这些事对她来说算不上多有挑战性,但面对这位二战英雄,她很是小心翼翼的,防止因为自己的任何不小心行为,给他增添一丁点不必要的难捱痛楚。

    渐渐地,他的气息变得沉静,不再如刚开始那样危险冰冷,但重新被激发的记忆,似乎也让他情绪激动,甚至称得上痛苦。

    一个曾为了世界和平而战的反法西斯斗士,究竟该如何承受自己成为了冷血杀手的惨痛事实呢?

    他的眼神变得黯淡,他已经记起所有,但那些黑暗过往,却令他闪亮宝贵的灵魂蒙尘。

    郝乐蒂并未对这位巴恩斯先生进行自我介绍,她直接看向大胸甜心,“我去准备早餐,你和他谈谈,对了,客房我昨晚已经收拾好了,他可以安心住下来,没必要为了没有住处,而被尼克·弗瑞骗去神盾局。”

    已经被挖角无数次的郝乐蒂,当然知道那位局长面对可能被招揽进入神盾局的人士时,有多热情洋溢,不过巴基·巴恩斯刚刚脱离九头蛇,他显然需要一些时间适应新生活,而不是直接就被骗去做特工。

    虽然加入神盾局确实是个不错的决定,但谁让尼克·弗瑞老是得罪她呢,给他找点麻烦还是非常不错的。

    在史蒂文与巴基进行这一场晚了七十年的好友交谈时,郝乐蒂正在公寓厨房里准备做些豆腐脑和鸡蛋灌饼。

    豆腐脑是常见的中式小吃,各地口味差距称得上天堑般巨大,北方喜爱咸鲜口感,而南方则偏爱甜味,关于豆腐脑咸甜的问题,估计能吵上三天三夜。

    而郝乐蒂今天做了咸甜两种口味,软嫩的豆腐脑莹白可口,咸味佐料铺在其上,浇上色泽金红透亮的浓稠鲜香卤汁后越发.漂亮,且别有风味。

    而甜味豆腐脑不只能做早餐,糖浆的加入让其更为香醇,豆浆布丁一样的口感,还能充作甜品食用,软嫩而不散,清香袭人。

    至于鸡蛋灌饼,也是深受欢迎的早餐,饼皮酥脆不说,鸡蛋的鲜香更是增色不少,制作简单快速,上锅只需要几分钟,便能获得这一份色泽金黄,咸香酥脆的可口美味。

    当郝乐蒂将鸡蛋饼切成方便食用的小块,接着把豆腐脑端上桌时,起居室里那两位九旬老冰棍,似乎也谈的还算顺利,至少巴恩斯先生看起来不再浑身充满自我厌恶,好像下一秒就要去跳海自尽一样。

    “先来吃早餐,”郝乐蒂坐在餐桌旁,看向两位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的男士,“我准备了不少食物,毕竟巴恩斯先生已经近半个世纪没吃过食物了。”

    九头蛇可真不靠谱,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吃草,说冻起来就冻起来,连饭都省了。

    在那位用两份甜品,就将自己买来的女士叫他吃早餐之前,巴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饥饿感,毕竟刚找回记忆,太多事占据他的大脑了。

    但在他听见对方的话之后,闻着空气里的食物香气,他听见自己胃部传来尴尬声响。

    她说的是事实,他确实几十年没吃过东西了。

    大胸甜心立刻带着好友走向餐厅,巴基脸上的胡子还没刮,这帮他一定程度挡住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作为一个前二战英雄现冷血杀手,他怎么能说饿就饿呢?

    巴基比美队稍矮一些,但身躯充满力与美完美结合的男性魅力,娃娃脸上即便留着胡子,也能看出那种让女人疯狂的坏男人气质,玩世不恭的,又好像随时能摆出一副无辜神情,无论他做什么坏事,你最后都会选择原谅他。

    餐桌上,三人已经全都落座,两种咸甜不同味道的豆腐脑与鸡蛋灌饼,看似简单又让人无法拒绝。

    不过只有郝乐蒂表现的最为正常,活在上世纪初期与中段的巴基,看着模样陌生的早餐,并未很快尝试,而三个月重了十磅的史蒂文·罗杰斯,则陷入减肥与早餐的天人之战中——

    不行,我要开始减肥了

    不吃不吃,吃饭不要喊我

    我就只是看看

    要不我就尝一口?

    豆腐脑和鸡蛋饼真好吃啊

    我就再吃一碗

    我可能又要胖了,我真没多吃

    明天开始我一定会减肥

    巴基看着已经吃上第二碗豆腐脑的好基友,很快就拿起勺子舀起一勺放进嘴里——

    明明是看似简单的食物,但那种软嫩鲜香,简直能瞬间征服品尝者的味蕾,豆腐入口即化,汤汁浓郁味浓,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就已经吃光了一碗。

    而鸡蛋灌饼香而不腻,外皮酥脆内里软嫩,咬上一口满是蛋香,恰到好处的火候,令原本平庸的面饼变得味美极了。

    郝乐蒂越发觉得这位巴恩斯先生,是因为被冻上饿了半个世纪,才对这顿早餐如此热情。

    她看着对方漂亮的脸蛋,忍不住将他又要夹过去两块的鸡蛋灌饼连盘端走,并认真叮嘱道,“虽然你不高兴嘟嘴的样子萌炸了,但巴基,你最好还是别太放任自己的好胃口,你瞧史蒂文,他三个月重了十磅,但他有个漂亮的方下巴,长点肉只会显得更有气势。”

    郝乐蒂掏心掏肺的好心建议,“但你可是一副清秀无辜的娃娃脸,如果增重到二百磅,你这张倾倒少女的无辜坏男人脸蛋,会变成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的!”

    她说着,巴基再次舀起一勺豆腐脑放进嘴里,蓝色大眼睛就这样看着她,郝乐蒂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我这么可爱,你会原谅我吧?

    郝乐蒂:怎么忍心怪他吃得多,是我准备的早饭数量过了火。

    看着这张令人爱恨交织的坏男人娃娃脸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他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