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体育: 80.chapter 80

    阿斯加德邪神一向傲慢狡黠, 且最爱招惹事端。

    比如此时, 他鄙视完有点发福的复联三巨头还不满意, 还用“论美貌在做都是辣鸡”的没礼貌嘴脸, 让其他不少中餐馆食客越发生气不悦。

    “即便你们不想承认, 但比起你们这些卑微愚蠢的蝼蚁, 作为神祇,我的外貌近乎完美。”洛基再次浮夸的撸了一下他一飞冲天的发际线, 郝乐蒂简直心疼他那点脆弱的头毛。

    显而易见,自负的认为自己是“九界第一美”的基神, 得到了中餐馆食客们的一致攻讦, 几个美艳大美人还没说什么, 几大超英反派组织的男性们率先反驳。

    x战警:“你开什么玩笑,真是猖狂又无知, 瞧瞧这桌上儒雅睿智的x教授,勇猛强悍的罗根, 以及风度翩翩的大群, 哪个比你差?”

    变种人兄弟会:“你眼瞎吗?看不见我们领袖堪称完美的男性魅力?他的领袖气质远甩你十八条街。”

    正义联盟:“你自己瞧瞧超人和蝙蝠侠的强壮身躯, 再看看你苍白的脸色,知道什么叫健康性感吗?”

    九头蛇嗨爪:“你是没见过我们九头蛇首席男模冬兵, 那双蓝眼睛和娃娃脸简直颠倒众生!”

    嗨爪特工提到冬兵, 红骷髅约翰·施密特若有所思——

    冬日战士实验计划并不是在他的主导下展开的, 那时候他已经被美国队长击毙, 处于灵魂游荡状态, 他是在近几个月重掌九头蛇后, 才获知了关于冬日战士计划的完整内情。

    那位原名为巴基·巴恩斯的美国士兵,早在二战时期便与他有过交手,而巴恩斯在掉落冰谷悬崖后虽然艰难保住了性命,但却失去了一条手臂。

    前苏联部队对其进行活体改造,为他安上了一条极为先进的机械手臂,并对其进行洗脑,最终使其成为九头蛇旗下的顶级杀手。

    但他大多时候都处于冰冻状态,尤其是近半个世纪以来,他已经被冰冻了整整四十多年,没有执行过任何任务。

    红骷髅看向托尼·斯塔克,谋杀他的父母,当时的斯塔克夫妇,原本该是冬兵的任务,是当时执掌九头蛇组织的那几个蠢蛋下发的命令。

    约翰·施密特很看不上当初那些蠢蛋的做法,九头蛇与神盾局是死敌没错,你弄死我的特工我谋杀你的走狗,这当然没问题,不管是正派反派,做了士兵就得有送命的打算,但祸不及妻儿是基本的道德准则。

    即便他们是帮恶棍,也得有基本的职业道德。

    在红骷髅看来,意图谋杀霍华德·斯塔克是双方组织争端问题,但对其妻子玛利亚·斯塔克下杀手,便是无耻的过界行为。

    不过最终,被洗脑多次、早已遗失过去记忆的冬兵,并未能成功执行这场愚蠢且坏透了的任务,他被当时另一队激进组织特工抢先了,对方制造了一场车祸,夺走了斯塔克夫妇的性命。

    冬兵还没被唤醒,就被再次冻了起来。

    顺利接收到红骷髅思维记忆的郝乐蒂,很是有点吃惊,没想到大胸甜心一直在尝试寻找的昔日好友巴基·巴恩斯,竟然一直被九头蛇当成组织的强力战斗傀儡,冰冻保存了半个世纪。

    不过红骷髅会愿意将冬兵还回来吗?毕竟冬兵可是世界一流的武器专家与暗杀大师,整个九头蛇也难以找出能与其一较高下的,而且他似乎还是首席男模颜值担当?

    中餐馆里,“比美大赛”还在进行着,恰巧这时轮到红骷髅约翰·施密特来到吧台,取他的马提尼鸡尾酒。

    郝乐蒂为他多放了一颗橄榄,“施密特先生,我们来一场交易如何?”

    红骷髅显然有些搞不懂郝乐蒂这没来由的一句话,但他做了许多年的上位者,本身还是优秀科学家出身,因此看上去很是沉着机敏。

    不过因为做了几个月的中餐馆食客,他面对郝乐蒂时,眼神收起了不少平日里的残酷恶意。

    “交易?这听起来很有趣。”约翰·施密特端起酒杯送到嘴边,味蕾感受到那种极为出色的甜酒味道时,满意的发出一点喟叹。

    实际上以郝乐蒂随着几次应战,越发强大的精神力,她面对红骷髅时完全没必要如此用心攀谈,即便是明抢,对方在强大实力面前也得低头。

    不过考虑到这位危险反派带领组织在中餐馆用餐的几个月,不但从没有主动搞事,甚至还几次帮助她平复争端,她当然没必要在最开始就摆出一副仇敌态度。

    当然,如果红骷髅不同意合作,她还是会明抢。

    郝乐蒂从身后冰箱里拿出一份荔枝姜味奶冻,摆到她和红骷髅之间,“一份特供甜品,能换回巴基·巴恩斯吗?”

    这份荔枝姜味奶冻看上去很是漂亮,晶莹剔透的荔枝肉凝在香醇浓郁奶冻之中,一些玫瑰花瓣点缀其中,香气袭人。

    但她的行为似乎很是滑稽,指望用一份甜品换一个大活人,还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间谍大师。

    但红骷髅并没有因此嘲笑她,想到对方的强大能力,这先礼后兵的方式虽然浮夸滑稽,但郝乐蒂的意图无疑表现的很明确——

    她要求九头蛇交出冬日战士。

    约翰·施密特下意识蹙眉,大脑飞速思考这位中餐馆老板是如何知晓冬兵真实身份的,当初参与改造实验的科学家早不知道死到了哪去,没准尸首都化成了渣,难道是九头蛇内部文件发生了泄露?

    郝乐蒂将桌上的荔枝姜味奶冻向他的方向推了推,“姜汁味道辛辣爽口,与清甜荔枝搭配在一起非常完美,你可一定要尝尝。”

    人也必须得还给她家大胸甜心,那可是他最亲密的战友。

    看着约翰·施密特,郝乐蒂笑的很是甜蜜稚气,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好欺负,但想到曾经折在她手上的反派们,红骷髅完全不想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而导致他成为下一个跪下叫爸爸的倒霉蛋。

    什么交易?这明明是硬抢!

    但他能拒绝吗?这年轻姑娘能瞬间秒杀他,将他撕成一条一条的挂在墙上展览!

    虽然现在约翰·施密特这个克.隆身体,已经恢复了曾经被毁容的脸,但他早已习惯面无表情,比如此时,脸上就一直没有多余神情,但这完全不代表他内心平静。

    最终,他接过吧台桌面上的荔枝姜味奶冻,语气听起来并没有不情不愿的情绪,“当然,这是个不错的交易,最迟明早,冬兵会被送到您的公寓门前。”

    遭遇强盗,连不情愿都不能表现出来的红骷髅:做了这么多年反派,我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面对嗨爪首领称得上配合的态度,郝乐蒂表现的简直像是联合国亲善大使,她甚至又端出了一份外形极为惊艳动人的荷花酥,“这是特别赠送,希望这份餐后甜点能让您满意。”

    荷花酥外形优雅,颜色很是漂亮,酥皮层次清晰,还未品尝,似乎便能想象到那种酥脆香甜口感。

    面对中餐馆老板的友善大方态度,红骷髅怀着“被抢劫后,抢劫犯又给了颗甜枣”的复杂心情,向郝乐蒂告知一些原本不准备谈起的内情,“经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多次任务洗脑,冬兵完全失去了从前记忆,收留他不是件容易事。”

    “他是个命运不幸的英雄,”郝乐蒂语气轻柔而坚决,似乎完全不受可能会面对的不便与挫折影响,“英雄不该落得如此结局,他理应重获光明。”

    在不少食客疑惑又带点艳羡的目光下,红骷髅端着荔枝姜味奶冻、荷花酥与马提尼回到九头蛇专属餐桌上。

    如果现在这些满脸羡慕的嗨爪特工,知道领袖的具体交易内容后,不知道会露出何种神情——

    组织精英冬兵,竟然就值一份荔枝姜味奶冻和荷花酥?

    面对强权武力镇压,被迫交出组织战斗傀儡的红骷髅,完全懒得考虑手下如何想,他品尝着自己独一份的餐后甜点,荔枝姜味奶冻清爽又浓郁,令人回味无穷,而荷花酥的酥脆外皮与香甜内陷的搭配,更是趋近于完美。

    不得不说,这两份甜品让红骷髅遭遇抢劫的悲催心情,难得好了不少。

    而中餐馆里,比美大赛还在继续——

    脸颊有着酒窝伤疤的心理专家汉尼拔·莱克特博士,加入讽刺基神的行列,“你在自我夸耀之前,至少应该戴一副假发挡住那可悲的发际线。”

    不得不说,我们的莱克特博士还真是会找重点。

    于是在场的美国先生们,纷纷抓到这一痛脚猛踩,“瞧他一飞冲天的发际线,如果他不说自己是北欧邪神,我还以为他是个英国佬。”

    在场的英国纯血巫师德拉科·马尔福语气冷淡的发言,派头十足,“英格兰水质硬、风大、食物油腻,确实带来了不小的脱发压力,但即便如此,依旧有许多先生不受脱发困扰,比如我。”

    郝乐蒂抱着手臂看向马尔福少爷,“你说什么鬼话?如果不是你偷偷喝了防脱发魔药,你的发际线估计比他还夸张。”

    “防脱发魔药?”在场男士一致看向郝乐蒂,眼睛似乎正在冒光。

    郝乐蒂摇着头,语气带着点同情,“全球有2.9亿成年人秃头,在脱发率排名中,英国排在第四位,而美国则是第六位,你瞧,英美男人的脱发问题永远半斤八两,何必互相讽刺。”

    说完,她那双漂亮的土耳其蓝眼睛,满是欣赏的看向几个美艳姑娘——

    十个男人九个秃,还有一个正在秃,果然还是小姐姐们永远美颜盛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